天腐的多喵

岁月长河,观之如瀑;绵绵尔期,攥刻于吾。



最近沉迷狐狸精,恨不得打死他(喂喂)

 

恶之花

三狗一狐,四翼大天狗+花狗+应援狗x逐月糊糊

一个小的直观解释

是五星物语paro,五星物语是个童话故事,所以不要纠结他的设定,永野护的意思就是他搞他想搞的就行

Fatima:人形电脑天使心(演算能力惊人,因为设定问题身材非常纤细)

骑士:超人(身体素质超好,身高一般都是2m+)

拜亚:魔导士+骑士

魔导士:有念动力、预言等非科学能力的人

Fatima和骑士并不是绑定配对必须要在一起(和abo和哨向完全不一样,他们不会有发情期的),是在战争中,为了驾驶MH(现在改名我忘了)这一个大型的生物体(他是活的)的高达,必须这两个合作完成。(不过我不是机甲派就延伸了Fatima的工作范围到...

  62 2

黄泉为镜

是双切

是赖光x觉醒切+白槿切

(你看那个白赖光,那么漂亮,给他两个切,他那么壮肯定受得住)

————————————————————————————


不及黄泉,无以相见。

这可能是他想过的唯一一种,也许他和源赖光再次相见之时不会拔刀相向的情况了。那些苦痛是扎在心口的荆棘、淬毒的蛇牙,让浸透了骨血的仇恨时时刻刻的提醒着他、搅动着他的理智和榨干了余生所有的意义去完成一件事。

杀了源赖光。

他明明是可以杀了源赖光的,把刀捅进他的心口挖出那颗人心,但是他失手了……

有千万个杀他的理由,有亿万的血海深仇在催促着他,但是对上那个家伙依然高傲到目空一切,似乎要把什么都算计到掌控中的...

  263 8

一个狗崽 的激情傻吊小段子

我怎么可以这么无聊

——————————————



很多年前,当大天狗还是只小天狗的时候,第一次遇到了一只奶糊糊。

小天狗:吾乃大天狗!

奶糊糊:哼,明明就是只小鸟!

小天狗:放肆!!!

奶糊糊:那小生不喊你小鸟了,你觉得这个称呼怎么样?

奶糊糊(超大声):小鸡鸡!!!!!

很多年后,当大天狗成长成四翼大天狗的时候,又遇到了当年那只漂亮的、现在长成大狐狸的逐月糊糊。

逐月糊糊:哇,你变成大鸡鸡了啊。

四翼(冷笑):过来,让你见识一下什么叫做大鸡鸡!

  172 3

想听赖光说——

“我亲爱的小怪物。”


可以把后背托付给他的,把生死交付给他的

亲爱的小怪物

  56 3

猫咪退治

实在是赖光说鬼切居然和大江山妖怪这种没教养的混在一起

既视感太像是有洁癖的主人对自己的纯血喵喵出门和野猫浪野了心,弄得一身脏脏的不肯回家的既视感太强了哈哈哈哈

一个极度ooc化的猫咪版大江山退治

——————————————————————

源赖光要气死了。

他那只血统纯正品相极佳的布偶猫鬼切喵,就出个门的功夫,放着打扫得纤尘不染铺了古董地毯的豪宅不要了不说,和某个跟自己互相看不顺眼的家伙散养的野猫疯玩了一天滚了一身泥还不肯回来了不说,以前乖乖地跟在自己身后,“咪呜咪呜”叫的又甜又软把脑袋往自己手心送的小可爱变成什么样了?

都学会弓起背冲着自己“喵嗷!!!!”地威胁人了!

安倍晴...

  675 20

闲来无事算了一下一些无聊的事情

阿爸到972年出任的是阴阳博士(正史他都50多的人了……),这是个七品官,根据平安时代官邸的面具规定的话:

三位以上的官员,给予1町(约14400㎡)的土地;

四、五位官员则授予1/2町(约7200㎡);

六位以下官则给予1/4町(约3600㎡)。

[1町约为纵横各120m的正方形]

所以阿爸家,我们就算现在年轻的阿爸也是个七品官吧,大概是60x60的宅基地。

(事实上根据晴明旧宅修建的晴明神社也很小,属于在门口的鸟居一眼望到头规格)

(在图中东北角,从上往下数第二行中间那个黑格子的四分之一大概就是阿爸的地皮)



哦,至于源博雅和源赖光这种天生土...

  96 13

命途


我真的很烦举报……

————————————————————————————

吸血鬼paro

光切

发疯的是白槿切切

——————————————————————

还拥有眷属尚且存世的吸血鬼亲王中,酒吞童子这一脉似乎格外声名远扬。

不管从人类那一方来说,亦或者是黑暗眷属这一方来说,都是同样等级的让他们畏惧和头疼。

实在是因为这一族的眷属,大抵是在他们亲王某些方面的影响下,有着和大部分吸血鬼而言相当大的审美差异以及行为举止,总而言之就是——

“相当不优雅,而且很容易在打斗中发狂,一旦发狂他们的攻击可就是敌我不分了。”

另一位向来以优雅著称的吸血鬼亲王玉藻前如此评价道。

“如...

  203 10

帝流浆

咳,那两篇藻荒的售后

上上篇:难言之预

上一篇:狐契


藻:皮这一下就是很开心

——————————————————

越逼近这个月的月中,阴阳师便越发强调一点,禁止绝大部分式神和一切人类出入阁楼了。

除了荒大人。

有性格被阴阳师大人娇惯过了头的小式神,仗着天大的胆子偷偷溜上去满足自己的好奇心,然后统统都是被吓哭得都要哭破音了一般被从楼梯上抱下来。

比如说金鱼姬,她怕是要把荒大人半边衣服都哭得滴水了。

“玉藻前大人,请不要再擅自给我增加麻烦了。”

“可是被锁在阁楼上真的很无聊,有小东西主动凑上来给我解闷也不让我动手的话,那可太过分了。”

大抵上就是仗着自己好看亦或者是实力...

  156 21

如是观

赖光啊,我跟你说,人啊,出来混迟早都要还的你懂吗?

小傻切某个香艳的黑历史

以及一只黑化了的切切

因为是肉里带刀于是决定错开七夕发

————————————————————————

如若是想困住一个灵魂,让他沉溺在编造而成的虚幻梦境中,如同猛虎失去对猎人的戒心、毒蛇舍弃捕食的毒牙亦或者苍鹰收敛起铁羽顺服地垂下他的头颅,这样编造而成的那片虚幻的牢笼需要从真实中诞生,切实的融入了无法反驳的天下大义和原本他所接触不到的更高层次的享受。

这样便落入了罂粟的陷阱,那是会从虚幻的梦境中长出真实的藤蔓,缠上四肢百骸融入骨血魂灵根植在他无法舍弃的血脉深处,哪怕有一天凶兽寻回自己发狂的真实,也会因为...

  362 14

云狐不喜

安祭大天狗最近格外喜欢在阴阳师安倍晴明的庭院里徘徊,像是在找什么一样。

不过与其说是寻找,他的举动更多的来说是像挑衅一样,他在试图把玉藻前新送来伺候阴阳师晴明大人的那只小狐狸弄生气。

那只小狐狸年岁似乎很小,和庭院里面来去匆匆的那几只一比化为人形的身量俨然是个少年模样。但是他有一张藏在面具下面的脸看不真切真实的面容,以及不同于其他常在庭院出入的妖狐一族的毛皮颜色。

那是只漂亮的黑毛小狐狸。

还是只凶巴巴,看着安祭大天狗就很不高兴的小狐狸。

除了立起来的尖尖大耳朵和尚未隐去的兽爪,他的化形比起他那些年长不少的同族来说已经是非常厉害了。不过区别于远高于同族的小狐狸的懒散的修为来说,妖狐一...

  351 9

现在光切整个走向就是

敌对向导趁乱绑定敌军失忆哨兵

还特么想仗着自己牛逼多绑几个哨兵

然后人家哨兵记忆恢复向导遭遇反杀(不知道是否成功)

看,这就是向导渣哨兵的下场

(赖光你还是活着让切切多捅几刀出出气吧哈哈哈哈)

  37

我觉得这首现在绝配大江山任何cp

君の匂いは帰る场所

细い指先は向かう场所

万感の想いで积み上げた今日も

嘘になるなら 真実などもう頼らない

怒りもせず 涙も见せぬ 空と陆の狭间で生きるは

现を背に 痛みに狂う 我ら似て非なる群れた愚者


彷徨う友が 帰る道しるべとして

出逢えたから ここに在るこの

空っぽだから大事にするよ

运命か 采か 昨日と今日の

狭间に终えた 君の御霊と

引き换えに得た この身のすべては

形见だから 守り通すよ

はじめてだよ 迹形も无い君に

声を振るわせ 届けと愿うのは


  56 4

倾盖

荒目的吸血鬼paro

倾盖如故,白首如新


————————————————————

并不是所有的归属于深渊的物种都如同吸血鬼一般畏惧着太阳。

他们诞生于黑暗的原因各有不同。

这栋公寓的主人在拂晓的时候归来,已经踏上复古雕花的转角楼梯的脚顿了顿,搭在扶手上手指随意地点了点手下的木头,微微侧过身询问垂首站在一旁的侍者:“他今天有好生进食吗?”

“大人他今天一直在上面未曾下来过。”

这么说的话,那肯定是又饿了许久了。

遥远的海的另一端有一个国度曾经所谓过“金屋藏娇”,切实的实施后才能体会到这般举动的妙处。被藏的那位是出于自愿而又困于自由地选择待在这栋房屋最隐秘的房间里,这样的行为...

  148 7

知道了,你堕了妖鬼你衣服还和渣光一个红白色系

然后样式也从袴变成了渣光一样的单衣样式……

好的切切,我懂

我会让你定期回去砍砍他的

  44 1

飞蛾扑火

似乎光切

小伙伴说插满了刀子,不过我虐点一直很奇特,看惯了的应该知道吧

可能是个oe吧……

基本上是根据现有的剧情和切切的真实史料改编的

唯一确定,源赖光是个变态,真的变态

hei长,1w4,大家耐心看

————————————————————————

那是他的光。

他记不清楚作为一把刀而言,在成型之前会经历什么,大抵上是交融着紫红色火焰舔舐的温度和一击又一击的重敲粉身碎骨的滋味。就像是他驻守在一代又一代主人身边的漫长岁月中,听闻佛经上说过的那般,千般苦楚万种磨砺方能成就最剔透的一颗佛心。

于是在水和火之间来回交递锻造中得以成型,得以在刀身上展现洒上银沙般的颗粒状纹样。然后收...

  2268 63

© 天腐的多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