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腐的多喵

岁月长河,观之如瀑;绵绵尔期,攥刻于吾。


yys策划去死!!

 

扔合集的各种

博晴、荒目、狗崽、光切的车链已经更新到ao3……

(继续慢吞吞搞其他的)

  19 10

紫の梦【下】

如果说作为“白槿之鬼切”是被规矩和控制所束缚住的存在,那作为大江山这样一群肆意妄为的星盗中的一员来说,那就是为所欲为的开端。

源氏对他的搜捕没有停止,而他对于源赖光的复仇也不会结束。

而态度不明的五线博士安倍晴明,成为了他们之间的一个跳板。

可能也只有博雅和鬼切这样思维简单的家伙,会时不时庆幸一下源赖光似乎并没有太多的本事来追查鬼切的下落了,但是安倍晴明和源赖光之间心知肚明事态的进展。

晴明不会去阻止鬼切对于源氏的报复,但是他会适当的制止肆意妄为的星盗们对于京都的破坏。

“你似乎站在一个很微妙的位置上?”

那是一个下午,带着伤再次从失败的刺杀活动中撤退的鬼切蜷缩在晴明已经替他准备好...

  84 3

紫の梦【中】

鬼切叛逃的根源来自于安倍晴明百思不得其解的,关于源赖光那些矛盾而又难以理解的想法。

准确来说,就像是他的封号“白槿”一样,那些刻在基因上的设定是汇集了源赖光自以为是的想法,然后包裹着一具鲜活的肉体,化作了被唤作“白槿之鬼切”这样一个完美的Fatima的壳子。

“那个时候啊……就像是,有两个自己,一个心甘情愿的走在别人规定好的道路上,不需要思考为什么,然后另一个沉睡在深渊中毫无反应。”

鬼切是这么觉得的,现在这个从深渊中醒过来的鬼切,坐在五线博士安倍晴明的屋顶上,意识清醒的向询问他的诗女青行灯回答道。

源氏有传言鬼切疯掉了,在Fatima中还算常见的一种情况,来自战斗的过于沉重的精神压迫...

  91 8

紫の梦【上】

给切切打个应援的call!

天生性白子原设定是五星物语的光照帝(那是个神(他没有感情的,他只是在被打开开关以后,有了情感反射(还是跟着别人学来的)))

————————————————————————————————————

鬼切叛逃源氏了。

得闻消息的时候五线博士安倍晴明的手抖了一下,彻底报废了一块还未解析完毕的材料。

这是迟早的事,他想,从第一次见到鬼切的那刻开始,他就隐隐有这种感觉了,像是某种隐匿起来的危机,等待着彻底爆发的那一天,随着时间的推移越发显露出风雨欲来的那种压迫感……

然后时至今日,在一个和平时并没有太大差别的早上,消息传递过来的时候,他想着自己应该不会太过于惊讶...

  149 8

九尾

万恶之源:难言之预

第二章:狐契

第三章:帝流浆

大家好,这是结局了,不要再问我生小狐狸的问题了……

(我就知道这个结局我肯定要被打)


有真身play,现在跑还来得及

————————————————————————


他从梦中惊醒。

是同一个梦境,重复着向他描绘着那些支离破碎的片段,反反复复地拼凑出谁的未来。像是焦躁而又不安地催促,明知道是徒劳的努力,也要孤注一掷地逼着他去尝试。

而且他百分之百的确定,那只狐狸会把他的话当做耳旁风。

但是又不是一模一样的相同梦境,虽然指向的都是同一个……

那个生来就有魅惑人心的能力,无论本性最初是善与恶亦或者是无,岁月流逝了千...

  283 19

诸君

我想吃陈宫服侍父皇(激情暴言)

  18 1

仙人抚我顶

嗯……大概是父皇他自娱自乐的充电+杀毒play吧……
不过对咕哒子(or咕哒)发出了感官共享
总结一下就是……
父皇向你发来了蓝牙共享…… 

应该是始皇左向……

————————————————————————————

可能是梦境吧……

亦或者是传说中的,尚且还在天雷的余威下拾取火焰的远祖用笨拙而又热切的手,蘸取了鲜艳的矿物留在岩壁上的记录那样——

有啸声和长鸣,分明是两种构造不同的生物才能发出的呼唤却奇迹地融合成可以辨别的、发自同一处咽喉的妙音撼动着这方困境。附和着坠日的余晖上下翻飞的羽翼,遮蔽了周天的残炎,让云层荡涤出阵阵波澜的身影冲破锁住你的暗黑。

然后诸上一切可以让理智...

  268 9

辞呈之后(2)

你们要的傻吊文学后续,

有光切+博晴

上走:喵喵喵

————————————————

6

本来以为招了个超能干的员工,就是老板幸福生活的开始……

安倍晴明发现他错了,大错特错。

员工确实超厉害,他不仅厉害,他还很有积极性和带动性。

“晴明大人,”鬼切站在床头,拿着一沓新打印出来的文件,表情是十万分的恨铁不成钢,“这是我根据您之前交给我的文件,重新整理出来的新的关于我们神社的下半年的工作计划,以及未来一年的预期目标……”

晴明闷闷地从被窝里唔了一声,卷着枕头试图把自己整个埋进去试图表明他知道了。

“还有您应该把账目分开了,难以想象这样一团乱的账目神社还能坚持这么久!”

“…...

  457 12

辞呈之后

和基友聊天时诞生的傻吊文学……

————————————————————-


1

安倍晴明是没有想到的是,揭下他贴在门口的招聘启事来应聘的人是鬼切。

那个最近他在某个大少爷口中听过无数次的名字,作为因为他和源氏现任当家源大公子彻底闹掰,从而引爆了源氏财阀公司内部新的一轮动荡的中心人物,鬼切的名字可谓是赫赫有名。

安倍晴明谨慎的选择着措辞:“在我这里的话,工资等福利待遇的话肯定是比不上源氏那样的大企业的。”

西装革履的白领精英正毫不犹豫地扯下脖子上绣着源氏标志的高定领带往垃圾桶里面扔,闻言嗤笑一声:“只要能给工资就很不错了。”

“如果不介意的话,我听说大江山开出了双倍的价格邀请你...

  490 14

共犯者(下)

藻和荒酱的设定参考于五星物语的天照帝

——————————————————————————————————————————

神明为什么要眷顾人类?

因为那是命运的安排。

不可以忽视人类的请求,不可以放任他们走向灭亡;要给予他们警示,要给予他们希望。

那因此,神明可以得到什么啊?

命运却不吭声了。


“不要轻信人类。”

“要学会反抗。”

“学会自己的判断。”

他一遍又一遍教导着才捡到的Fatima,似乎这是他对这一段漫长的旅途打发时间的办法。板着一张冷若冰霜的脸,严肃又耐心的强调着。

“你也有选择怎么活下去的权利,既然已经可以触碰到自由的话。”

被教导的“Fatima...

  133 11

共犯者(上)

星海是众生万物寂寞而汇集的沉淀。

所有被遗忘地、被抛弃的过往、被折损的都隐于这片黑暗;所有新生的、窥觊着世界的嫩芽、闪烁的都喷薄于那片星光。

而星轨交织出来的,就是命运。

女神开始歌唱,你编织出来的,你剪断的,你看到的,都是谁的命途呢?


人类总是一种矛盾而又复杂的生物。

创造奇迹的是他们,毁掉奇迹的也是他们;信奉神明的是他们,亵渎神明的也是他们。

同样的能力,同样的容貌,同样的着装,如果是颠倒一下身份,那就意味着将要面临着绝大部分人截然不同的态度。

比如骑士和Fatima。

就像是他们讨论的那样——

“提前拉开的警戒线……”

“是地位很尊贵的骑士大人吧?”...

  118 5

恶之花

三狗一狐,四翼大天狗+花狗+应援狗x逐月糊糊

一个小的直观解释

是五星物语paro,五星物语是个童话故事,所以不要纠结他的设定,永野护的意思就是他搞他想搞的就行

Fatima:人形电脑天使心(演算能力惊人,因为设定问题身材非常纤细)

骑士:超人(身体素质超好,身高一般都是2m+)

拜亚:魔导士+骑士

魔导士:有念动力、预言等非科学能力的人

Fatima和骑士并不是绑定配对必须要在一起(和abo和哨向完全不一样,他们不会有发情期的),是在战争中,为了驾驶MH(现在改名我忘了)这一个大型的生物体(他是活的)的高达,必须这两个合作完成。(不过我不是机甲派就延伸了Fatima的工作范围到...

  104 3

黄泉为镜

是双切

是赖光x觉醒切+白槿切

(你看那个白赖光,那么漂亮,给他两个切,他那么壮肯定受得住)

————————————————————————————


不及黄泉,无以相见。

这可能是他想过的唯一一种,也许他和源赖光再次相见之时不会拔刀相向的情况了。那些苦痛是扎在心口的荆棘、淬毒的蛇牙,让浸透了骨血的仇恨时时刻刻的提醒着他、搅动着他的理智和榨干了余生所有的意义去完成一件事。

杀了源赖光。

他明明是可以杀了源赖光的,把刀捅进他的心口挖出那颗人心,但是他失手了……

有千万个杀他的理由,有亿万的血海深仇在催促着他,但是对上那个家伙依然高傲到目空一切,似乎要把什么都算计到掌控中的...

  457 14

一个狗崽 的激情傻吊小段子

我怎么可以这么无聊

——————————————



很多年前,当大天狗还是只小天狗的时候,第一次遇到了一只奶糊糊。

小天狗:吾乃大天狗!

奶糊糊:哼,明明就是只小鸟!

小天狗:放肆!!!

奶糊糊:那小生不喊你小鸟了,你觉得这个称呼怎么样?

奶糊糊(超大声):小鸡鸡!!!!!

很多年后,当大天狗成长成四翼大天狗的时候,又遇到了当年那只漂亮的、现在长成大狐狸的逐月糊糊。

逐月糊糊:哇,你变成大鸡鸡了啊。

四翼(冷笑):过来,让你见识一下什么叫做大鸡鸡!

  187 3

想听赖光说——

“我亲爱的小怪物。”


可以把后背托付给他的,把生死交付给他的

亲爱的小怪物

  67 3

© 天腐的多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