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腐的多喵

岁月长河,观之如瀑;绵绵尔期,攥刻于吾。



最近沉迷狐狸精,恨不得打死他(喂喂)

 

乌龙蜜桃【中】

该蹭蹭的时候就蹭蹭啊……


为了不显得荒川太犯罪我把狗子拉下水了

虽然那边一定是狐崽先动的手(望天)

上一章:乌龙蜜桃【上】


——————————————————————


荒川办公室所在的公司果然离新家很近,一目连被套上了和荒川几乎是同款式面料的西装,就被他抓着手带到了荒川的办公室。

“我已经叫后勤再加一把椅子了,”荒川指了指桌子旁的两张椅子,“最开始你先看我怎么处理文件什么的,然后再慢慢接触上手?”

公司很快上下都知道了,他们的董事长带了一个小可爱来办公。

那真是一个小可爱,一目家的小公子长相清秀斯文有礼,当然比那个只知道剥削压榨他们的老板受欢迎多了。往后的时岁里有时候他详细更近一个项目在各个部门是如何运行的时候,还得荒川亲自去把他带回来才能摆脱那些闲暇时间凑上来逗弄他的员工——尤其以已婚女性居多。

“你倒是摆出点架子啊。”

“我……我又不是……”一目连咽下那句即将脱口而出的“我又不是你”这样的话,僵硬的转了一个话题,“我只是觉得这样对于员工和公司的认同感有帮助而已!”

啧啧,荒川挑了挑眉毛,见好就收地放过了这个话题。

都敢顶嘴了,养了快一年终于养出点小脾气了,可喜可贺。

他和一目连的关系在慢慢的靠近,比起最初相处时的如履薄冰小心翼翼,到稍微后来一点的相敬如宾,至少现在这样这样完全称得上融洽了。果然如同他最初所预料的那样,如果卸下了惶惶不可终日的对未来的畏惧和无力感,走出了那段被阴霾笼罩的记忆的话,一目连的各种状况都会好转很多。

原本在老宅各种端正的坐姿和固守的礼节终于去掉了大半,在节假日的时候一目连终于也爱上了赖床的感觉,搂着他的宠物黄金蟒绵软地窝在被褥里面,要是荒川弄醒他的话还会有一点小脾气。这样的一目连似乎整个人都鲜活了起来,比起最初相遇的谪仙样终于有了些许人间的冷暖。

所以他愿意教导一目连如何处理公司上的各种事物,少年的心性太过于简单了,基本上的活动范围和能接触的事物都处在荒川的掌控之中的话,怎么可能养虎为患。

哦……说起来要是能养出一只性子野的小猫的话倒也是蛮期待的,荒川想到了什么似的舔了舔嘴角。

就是一直躲着他这点实在是让人不太爽。

在他的指导下批阅文件的时候,稍微靠近一点呼吸碰到耳垂都能激起一目连的反应,想要躲避又不敢瑟缩得太明显的少年耳朵尖都红透了,从一开始僵着腰死活不让他搂到怀里到如今最多肯坐在他身边比起来,进度实在是太慢了。

而且他确实舍不得操之过急。

他对于一目连的态度强硬只会用在禁止他用眼过度亦或者是任何有损他身体恢复的事情上,这个时候心虚的一目连格外乖顺,即便是他带着些许小心思的把人抓到怀里揉捏也不会有丝毫反抗。

荒川带他熟悉公司的运营,然后带他出入各种商务会议亦或者是谈判,用公司之间的交锋教导和打磨一目连,细细给他分讲复杂的人际脉络。

当然也不是什么场所他都带一目连去,不带少年去的多半是些涉及色情的地方,不仅一目连被他留在了家里,他自己也会尽可能早的回去。

就像是遵守承诺一样……

一目连捏了捏手上的笔,坐在书房内有些心绪不宁地盯着眼前的文件,却一个字都看不进去。

就像是他说过的那样,不管是合同上说的亦或者是嘴上说的,其实他要是反悔的话一目连恐怕连抗议的话都不会说出来。但是荒川不仅不会带他去那种应酬的地方,反而叮嘱他早点睡便出了门。以往他总会在一目连睡觉前赶回来,今天倒是个难得的意外……

这个点还没有回来的话,是被什么绊住了吗?

他突然赌气地把笔扔到了桌子上,即便是飞快的捂住了脸也没法阻止蔓延上来的热度让他自己越发的难为情了。

“我才不管那个家伙……我……”

他连自己都说服不了了。

其他不懂的可以问,不会的可以学,但是一颗心走丢了迷茫了应该怎么办?

他觉得他自己就是故事里面掩耳盗铃的家伙,明明荒川靠近的时候心跳得那么快,自己却要故作镇静地压下去;有些动作已经亲昵过分了他还要告诉自己,他们只是合作关系。

白纸黑字写在合同上的,他用家族仅剩不多的遗产和自己换来的一时安稳而已。

他渴望着……

但是他更是怕……

一旦有过过多失去的过往,被蜜糖填满安抚后,他就格外害怕那段岁月的再次降临。不确定和确定之间摇摆就像是被拽住了要害悬起一颗心不知所措。

哪怕一点点小事,他都控制不住自己去胡思乱想。

人都是贪心的,就算是压制到最底层的欲望,但是埋下了种子的话,总会有破壳而出的小芽。

夜凉如水,他听到荒川开门的声音欢喜从心底升腾起来,顾不得早就过了他该去睡觉休息的时间,脚底一凉接触到地板的时候才想起自己似乎没有穿鞋……

“你给我小声点,”书房门外传来荒川的声音,“他应该睡了。”

突然间的寒意就从脚心冒了上来,一时间他连自己该抬哪只脚亦或者该做什么都不知道了。他隔着一扇门只能听到明显放轻了的动作以及半晌后一个他似乎在哪里听过的声音隐隐约约响了起来。

“你这是真定下来了?”

“难道我表现的还不明显吗?”荒川的声音似乎由远及近,像是穿过走廊要去哪里一样,“我以为我已经对外公布的很明确了。”

“你的口味真是……”来人像是寻找什么措辞一样,顿了顿接着说“17岁是吧?你为了一个未成年,喜好改了作风也改了,挺拼的,目的听上去真单纯。”

“还差一个月满17,到时候他要是想庆生的话我可以考虑给你发请帖。不过说起来你家里那个……不对,应该说跟着你的那个听说年龄更小,我想想是15还是16来着?”

来客明显是被戳中了什么心事,沉默了。

“饭纲三郎啊,我可不管外面怎么说,说我做戏也好或者是还没达到目的所以暂时没暴露真正的意图也好,不需要你特意来提醒我吧?”

饭纲三郎……一目连顿时在脑海里面抓出了他到底是谁,另一个唤作大天狗的财阀的八位执行董事之一,脾气傲慢而又耿直的一个家伙,据说和荒川关系……很不好。

“好奇而已,”来者恢复了最开始语气,“想来看看你是不是真的栽了。”

“如你所愿,就像是你想的那样,”荒川像是丢了什么东西过去,“拿上干净的衣服赶快走,自己回车里换,至于我是不是栽了的事……”

一目连的心提到嗓子眼,他不知道自己是在期待着什么亦或者是等着荒川的话落下来给他一个裁决。

“我就是栽了。”

荒川眉目温柔的看着桌子上还热着的一壶茶,想必是一目连留下来等他回来解酒的。他可没有留下大天狗的家伙再品品茶什么的爱好,干净利落的撵走了人坐回了沙发上。

这个点,想必那个小家伙都睡了。

他却不想解酒了,从酒柜上随便翻了瓶什么酒,打开了咕咚灌下。

有些事说出来就像是给自己一个结局了一样,一锤定音划出了以后该怎么走的道路,那真的应该再喝一点庆祝一下。不过一会他闻到了比桌上那壶茶更浓烈的茶香,有些恍然大悟的一拍脑袋。

走去洗漱间的时候他瞥见书房的门缝中似乎透着灯光,眉头皱了起来。

居然还有灯光,一目连这个点了还没睡吗?

尘埃落定以后他似乎不知道真的该做什么了,眼睁睁的看着门锁被扭动然后打开,客厅过于明亮的灯光衬着只开了一盏桌灯的书房格外深邃,逆着光站在门口的荒川突然让他醒悟过来了一般,一步一步把自己逼到绝境一样退到桌边直到无路可退……

荒川只需要走过来稍微抬住他的腰臀把他往书桌上一送,手臂压下来撑在他的身边就能把他死死的锁在怀里,一目连手足无措的一昧往后躲闪着,偏偏眼睛直直地盯着荒川的眼睛,微张着双唇似乎想说什么。

“为什么还不睡?”

“我……我……”一目连往旁边躲偏偏撞到荒川的手臂里,就势被搂住了腰,“你……”

那只大眼睛眨了眨,几经挣扎说出的话声音飘忽似乎随时都要散开了:“你刚刚说的都是真的吗?”

荒川酒意蒸腾着他的翻滚的各色欲望,脾气变得格外的捉摸不定,明明这个时候要是承认了的话是最好的选择,他却本能的抓住陷在他的掌心中无处可逃的小家伙,想要撩拨试探出更多的小心思。

“我刚刚说的什么?”

“就是……就是……那个……”

一目连的呼吸不知道是因为心境还是这样的气氛下,越来越急促,他的心快跳出来了,偏偏脸皮薄的连坦白说出自己内心的想法都做不到。

他明明就是知道自己想问的是什么。





微博




下一章:乌龙蜜桃【下0.5】

  364 23
评论(23)
热度(364)

© 天腐的多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