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腐的多喵

岁月长河,观之如瀑;绵绵尔期,攥刻于吾。



最近沉迷狐狸精,恨不得打死他(喂喂)

 

大义

名字瞎取的

就是个群里的脑洞摸鱼

这是个传销狗,有毒

顺手捞捞流年通贩好了:喵喵喵喵

——————————————————————

晴明大人平生见过的最奇葩的一对情侣,当数大天狗和妖狐。

有时候真的搞不懂他们谈的是怎样一段曲折波澜的感情……

家里但凡来了新的式神,如果是个漂亮的小姑娘的话,妖狐回寮的主动性回蹭蹭蹭上升到第一位。

平时他都是恨不得死在外面不受拘束才好的样子。

“你不都是有情人了吗?”阴阳师揉着太阳穴看着在他面前疯狂摇尾巴的小混蛋,“寮里的式神不需要你操心啊,你操心好自己就行了……”

“小生又不是那么无情的人!”狐狸精振振有词的说道,“当然要来关怀一下新来的小姐姐啊!”

“你有这心思拿去关怀一下大天狗。”

“但是小姐姐离开小生会死的啊!啊!!”

前一个啊是他情不自禁的感叹,后一个啊是他惨不忍睹的嚎叫。

被提着耳朵丢出寮的妖狐,还不忘一路上给捂着嘴凑在一起看着他狼狈模样笑嘻嘻的小姐姐们疯狂抛媚眼。

真不知道谁离了谁会死,晴明一边嫌弃的拍手一边想,世界上怎么会有妖狐这种贪花好色到极点的小混蛋啊。

他一度很是怀疑妖狐和大天狗是怎么搞上的,虽然妖狐是他的式神,但是说句不客气的话,他一开始就觉得妖狐是不是给大天狗下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然后……

被捉奸在床的时候妖狐哭得可凄惨了,裹着被子缩在角落蜷成了一个球。本来一直被觉得是受害者的的大天狗已经整理好衣物似乎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般,正在给自己系上面具。

这个情况看上去有点不对……

阴阳师慎重的选择了措辞,委婉而又凝重的询问大天狗:“他……没对你做什么……坏事吧?”

大天狗摇了摇头:“尚未成功而已,不过他内心过于糟污,吾已向他灌输大义,替他洗涤身心。”

哦,晴明天真的以为狐狸精被狠狠修理了一顿,满意地走了。

然后……

有天晚上他对于隔壁的隔壁那个已经不是若有若无的呻吟而是过于浪荡的叫床声忍无可忍,一脚踹开房门怒喝道:“大半夜的你们两个在干什么?不能消停点啊!”

大天狗一脸正直的看着他:“吾在向其灌输大义。”

这句话听上去有点耳熟……

“灌输大义?”

“是的,以便洗涤他的身心。”

若不是狐狸精还勾在他肩膀上那条白嫩中带着狐毛的腿,要不是大天狗敞开的寝衣露出他脖子胸膛上大片的挠痕和牙印什么的,一瞬间晴明有点恍惚觉得自己置身在什么严禁的佛堂……

“谁教你的这个?”

“自然是为了贯彻黑晴明大人的教导!这是为了贯彻大义必经的道路!”

…………黑晴明知道你是这样贯彻他的教导走了这样一条通往大义的道路吗?

大抵是不知道的。

这么羞耻的话你让黑晴明说他也是说不出口的。

所以说,他们两个那是在谈恋爱吗?

做爱都像是在传教现场一样。

做完爱妖狐还在四处勾搭漂亮的小姐姐,甜言蜜语不要命的往外蹦,简直多情地都要溢出来了。

“你能不能收敛一点啊,睡了要负责知道吗?对人家大天狗有点真心好不好?”

“小生哪里没有真心了!”

“那你四处搭讪小姑娘算什么?”

“小生对她们也是真心的啊!”

……

“只要是美人的话,小生对他们每个人都是真心的啊!”

所以说……

所以说……

晴明大人请来大天狗,对着坐姿端正的他诚恳建议道:“这只妖狐还是心思污秽的很,劳烦你多管管,对他多灌注点大义洗涤一下身心吧。”

  437 19
评论(19)
热度(437)
  1. 夏方思天腐的多喵 转载了此文字
    大义赛高(ΦωΦ)

© 天腐的多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