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腐的多喵

岁月长河,观之如瀑;绵绵尔期,攥刻于吾。



最近沉迷狐狸精,恨不得打死他(喂喂)

 

强项令【50】

千里追杀的持续效应……

以及继续抄抄冷饭

不要……再刷……活久见……有生之年了……(有气无力)



上一章:强项令【49】

对了…………看到链接是微博的应该没有失效,ao3的是已经补档了的,ao3超麻烦……………………补档有点慢

————————————————————————

惯猫科和哄猫科这种事,做多了难免很是得心用手。

黄少天明显很吃这套,一边警告自己不能被向导的甜言蜜语给哄骗了一边暗地里内心全是欢喜的小情绪凑在喻文州肩背上,埋脸不自觉地蹭来蹭去。

喻文州看顺着毛撸把黄少天哄好了,就咨询意见问他:“是我们继续上小课啊还是吃饭吗?”

之前上课的记忆太深刻了,黄少天一咕噜从喻文州怀里爬起来捏着他的脸威胁他:“吃饭吃饭!谁要你这个小向导给我上课!我要去上镜镜的大课才不跟你胡闹呢!”

嗯,喻文州扬了扬眉毛,由着黄少天对他动手动脚,假装真不知道刚刚胡闹的到底是谁。

大概因为过了长夜和结合热再加上他们两个契合度实在是太高了,黄少天不知不觉很是有点黏着喻文州。虽然小哨兵一时半会反应过来了又觉得自己这个状态很是丢人,但是还是止不住时不时地就要凑上去骚扰向导。

被甜言蜜语哄好了的黄少天闻着味又凑到了喻文州身边,身体永远比言语上更诚实,连努力学习一下专业知识这么枯燥无聊的东西,都能耐下心来了。

虽然授课还没完全结束,他就窝在喻文州怀里彻底睡着了。

小哨兵的睡颜可比他醒着的时候活蹦乱跳的模样恬静多了,喻文州一拖二抱着黄少天和小云豹把他们送到了床上,顺便亲了亲探出头的小脑袋:“我去找方老大商量一下事情,安心休息吧。”

小云豹眯着眼睛凑上去舔喻文州的嘴角,比起本尊来说,不知道热情直接多少。

喻文州离开了缠人精x2很费了一番功夫发,然后他从头到尾都是笑眯眯温柔的模样由着小云豹闹他。然后得到自由的喻文州终于可以推开方世镜的房门乖乖的坐在一边,自然而然地捡起方世镜已经批阅过的文件看了起来。

“哄好了?”

“算是吧,”喻文州若有所思地捏住了自己的下巴,“但是很明显埋藏在过多的思虑下面的居然是疑惑,大大咧咧的性格下面居然能做到这个样子的冷静和掩饰,很了不得啊。”

方世镜停下了手上的工作,抬起头来看着喻文州:“我很难听到你这么真心的夸人,所以是来求助的吗?”

“当然啊,”喻文州的表情是十万分的真诚,“还请老师指教呢。”

方世镜一直知道,喻文州是某种意义上的怪物,那个小孩他从塔中带走的时候,就一直有个问题缠绕着他。

蓝雨迎来这样的怪物到底是……

是好是坏。

喻文州并不是那一年“塔”认定的最优异的向导,严重的偏科以及较弱的运动神经反射,就和每一个有着或多或少缺陷的高阶向导一样,让人只能可惜一下难以达到的完美性。

若不是魏琛无意的一句话,方世镜最开始的目标也是排名第一的那位向导。

“这么高的精神储量和控制度?哎,你看这偏科的小东西这一项还高于第一名哎!”

哨兵、甚至于一些高阶的向导都可能不太清楚这每一项数据之间隐秘而又难以察觉的联系,顶尖的向导也容易忽略掉一个细微的问题。

总量和控制度都高于第一名的话,那他的冷静度也应该和第一名持平到一个程度,而不是看似相差不远,实际上还在高阶向导极度冷静范围内的96%。

似乎发现了一个小怪物。

而且他很快发现,这个细小的漏洞,大概是这个小孩故意制造出来的。

就像是一块饵料,他等待着能够发现这个隐秘的邀请的猎物。等待着能够发现他的,拥有足够力量的伯乐。

心思缜密复杂到这个地步,他还是个未成年的小向导,已经最够让方世镜叹为观止为之亲自出手了。

这位顶级的拟态系向导干过两件最出乎意料的事情,选了魏琛作为自己的哨兵,然后找个喻文州这个大家其实并不太看好的学生。

“你还记得我跟你说过,有一种人是你天然的克星吗?”

“直觉敏锐到几乎都要返古的家伙。”

“额,其实……”方世镜顿了顿,“你不用说得那么好听,就是直觉敏锐的要兽化的哨兵。”

喻文州嘴角弯起似乎有些忍俊不禁:“少天听到会哭的。”

“我当年跟你说的是什么?”

“至少情绪要伪装到高阶的向导和哨兵无法察觉到哪里不对。”

魏琛很难体会到这种对于顶级向导而言,难以言诉的那种头皮发麻的感觉。本来就是在特殊年代,冷血和残忍其实算不上什么特别罪恶的情感了,魏琛自己还要主动杀人越货呢。

方世镜在试图成就或者说教会一个怪物更加完美的藏匿方式,然后让他隐藏在人群中可以尽情的释放出自己的能力和手段。

而喻文州的可怕在于,他明明已经对情感的感知缺失到一定程度了,他却可以理解甚至于代入自我去分析另外一个人在一件事上情感和思维的走向。

然后借此布下天罗地网。

“小怪物啊……”

“您这么说我,我可真的会伤心的。”

“伤心的话,抿嘴暗自委屈的动作还要再到位一点。”

方世镜有时候觉得比起喻文州来说,自己也挺变态的。

喻文州的第一次狩猎,就是他主动带着他的小怪物学生去的。那一次喻文州的脸上是真真浮现出了惊愕的神情,让他真正发现喻文州其实也不至于到情感感知缺失的地步。

他只是真正的情绪波动很少而已,少到其实也跟到情感感知缺失也不远了。

大概就是还能拯救一下和放弃拯救的区别吧。

在那一场狩猎中喻文州完完全全向他展示了一下自己的本性,不能说是恶趣味,但是他真的就是带着一种探索和好奇去拨弄和牵引着可怜的狩猎对象的感知。不管是情感也好还是触感也好,就像是实验室的记录一样,严谨有条理到冰冷的地步。

“有什么感想吗?”

“人类的感情还是很复杂啊,”喻文州若有所思的交出了自己的答案,“果然还是要多试验几次才能进一步的把控到吗?”

方世镜嘴角抽了抽,认命的带他去寻找下一个猎物。

这种完全背着魏琛的行为持续了很久,直至方世镜他确定在除开类似于叶修这种明显不是讨论范围的顶级向导面前,都不会露馅才停止了下来。

所以说黄少天还是本能的察觉到了不对,真的就是意料之外的事情了。在黄少天心里的疑虑明显就是喻文州对他的态度太好了,好到简直要宠坏他的地步,一见钟情也没干柴烈火烧的这么旺的。

“所以说,这就是本能吗?完全压制本能和完全依靠本能,嗯……又是一个永恒难解的命题啊,”喻文州若有所思的合上了文件,“正常来说,要是一般的家伙早就应该沉溺在这样的爱河里面,由着我——”

“这个不准玩。”

“我当然知道,”喻文州的眉目之间突然温柔得让人恍惚,“当年我就知道啦,他是我命中注定的哨兵,我此生唯一的共鸣,对比捉弄他,我更想知道一点——”

“我的冷静会不会为他崩裂。”

自己的情感都要玩弄,真的是小怪物啊……

喻文州更可怕的一点就在于,这样一个家伙居然可以安于现实。他真的冷静到极致了,甚至于很早之前他就知道这一生会和一个叫黄少天的、还未觉醒的哨兵捆绑在一块,也毫无反抗的接受了这个现实。

说好的这种人的反骨呢?他都冷静到连反骨都磨平了吗?

方世镜叹了一口气,伸手去摸喻文州的脑袋:“也不准欺负的太狠了。”

“您是怕来闹您吗?”

一个大磨人精已经很麻烦了,再来个小的……

方世镜表示他这把老骨头可吃不消。



【1】 

强项令【51】

这个鱼是个小怪物

然后黄烦烦也是个小怪物

互相把对方吃得死死的呢

  599 78
评论(78)
热度(599)

© 天腐的多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