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腐的多喵

岁月长河,观之如瀑;绵绵尔期,攥刻于吾。



最近沉迷狐狸精,恨不得打死他(喂喂)

 

金鱼姬の冒险

天热…………

(只想摸鱼………………)


————————————————————————


荒川大人带了一位美人回来。

虽然行事匆匆而又隐秘,但是总有长居荒川流域的大妖瞥见了一角明显异于荒川之主深色衣袍的布料,以及瑟缩在荒川大人怀里过于纤细的身影或者是若有若无的一抹莹白。

是一个美人吧?

如若不是美人的话,哪里值得荒川之主连夜还唤了惠比寿过去呢?

大约还是个受了伤的美人。

英雄救美亦或者是荒川之主下手掳了个美人的各种版本的故事在荒川流域,以一种极快的速度广泛而又低调的流传着。

大家都用心照不宣的眼神彼此交谈着,隐晦而又充满了各种摁耐不住的好奇。

“喃,我还是很好奇啊!”金鱼姬扇着扇子来回地踱步,“鲤鱼精姐姐你去殿前也没见到吗?”

“小金鱼你也不是不知道川主大人他不喜我们上前伺候啦,”鲤鱼精摇着尾巴安抚她,“你也别太好奇啦,川主大人脾气不好小心你又哭着跑出来了。”

哼!

我才没有哭呢!!

我金鱼姬才不会怕荒川之主这种独裁的暴君呢!

不过为了不让这种混蛋发现!一定要有个周密的计划才行!

所谓的周密计划——

不过是趁着荒川之主有事外出偷偷溜进他的寝殿而已,反正那大坏蛋不在还怕什么?!

等等!我怎么可能害怕!

我才不怕荒川那个大坏蛋呢!

说的是寝殿,也其实就是荒川之主在荒川流域一个用妖力构架阻挡了水而成的巢穴,里面胡乱堆着属于他的战利品和各种珍宝。她小心翼翼地探出脑袋,借着随意丢弃的夜明珠看了眼巢内的情况,然后摩拳擦掌地准备正式上去了。

就在金鱼姬正在奇怪为什么今天荒川之主设下的结界格外容易打破的时候,她就被架着胳膊托离水。

“荒川说今天会有一个小朋友来陪我,是你吗?”

金鱼姬睁大了眼睛。

真的是个美人啊……

他的眼睛好漂亮啊,脸也很好看,头发长长的就像是流水一样还带着发梢微微的泛蓝。

“你……你……”

金鱼姬被抱在了他的怀里,一起坐在各种昂贵奢华的皮毛上——那些都是荒川之主猎杀或者打败的大妖的本体上剥下来的。

“我是一目连,你呢?”

声音还那么好听!

金鱼姬晕乎乎地看了一目连一会,突然一头埋进他的怀里。

赚到了!居然是这么好看的大美人!冒着被荒川那个大混蛋打一顿的危险来这里都值了!

“我……我是……我是金鱼姬!”

一目连的脸色微妙的变了一下,不过金鱼姬也没有看到,当日不知道一目连内心在翻滚着什么。

其实一切都因为荒川之主离开时的原话是——

“肯定会有一个蠢透了的叫做金鱼姬的小笨蛋要来。”

居然……

不过这个孩子这么可爱,应该不会像是荒川说的那样吧?

金鱼姬觉得自己背着荒川之主干成了一件大事!

为此她战意满满地在自己的日记本上写着未来的计划。

那天下午是个极为美妙的下午,她第一次成功地偷偷潜入了荒川的老巢还没有被发现,还和那个一定是荒川掳来的美人交流上了。

金鱼姬咬着笔杆子想,他也应该很讨厌荒川吧!把他关在那个地方,一定是很讨厌荒川的!

讨厌荒川之主那个大坏蛋的!都是金鱼姬的朋友!

她趁着荒川之主不在,就去找一目连,而且信誓旦旦的拍着肩膀保证到:“你不要太担心啦!我很快就会长大!然后变强!把你从荒川大魔王的手里救出去的!”

每次她这么说,一目连眉目弯弯笑起来的样子真的超级好看的!

一定是感受到自己隐藏的力量了吧!

“所以说金鱼姬你是小金鱼化作的精怪吗?”

“是啊!是超厉害的金鱼变成的!所以人家是不是超可爱!”

“是很可爱的,但是……”一目连看着金鱼姬神秘而又兴奋地带给他看的属于她自己的日记,百思不得其解,“你这么可爱的女孩子,为什么理想是统一世界呢?”

当然是因为饱受荒川这个大魔王的欺压啊!!

说起对荒川之主的“恨”,金鱼姬是滔滔不绝的,甚至于什么时候该走避开荒川之主回来的时间都忘记了。

比如说敲自己的脑袋连腰都不弯一下就不说了,每次都换着法的叫自己矮子是凭什么啊!!!

“我又不是像他那样的大叔!!我是可以再长的!!”

“但是……”一目连捧着她的日记迟疑地问,“女孩子的身高目标是两米一是不是不太好……”

“一定要两米一!”金鱼姬恨恨地握住了自己的小扇子,“这样我就可以拿扇子拍着他的脑袋叫他矮子了!!”

话音未落她突然发现自己脖子一疼整个身子就悬空了,她脑袋嗡的一下还没反应过来就整个跌入水中。

荒川那个大混蛋回来了!!!!

她扑上去却被结界结结实实地挡住了,完全不像是之前进出那么自如!!

怎么办!!被发现了!!但是美人一目连还在里面啊!

他会不会被荒川折磨???

一定会的!!

金鱼姬在外面焦急无措,一目连拽着荒川的衣袖没来得及阻止他丢掉金鱼姬的那个动作:“你这是干什么啊?”

“吾觉得那个笨蛋大约离水太久了,脑子有点问题,让她回去再泡泡了。”

金鱼姬还在持续不断地撞着那层结界,节奏固定,还特别坚持。

荒川之主不耐烦了,伸手把金鱼姬捞起来:“你长到两米一再来!”

“混蛋!!!!”金鱼姬尖叫着掐住他的手腕,“你居然还偷看别人的日记!!你太可恶了!”

荒川之主冷笑一声:“吾在汝身后站了许久,从汝发誓要长到两米一的时候开始。”

“你居然还偷听!!!!!”

“这是吾的居所,”荒川之主拎着金鱼姬甩了甩,“莫不是汝不是离水太久有点痴傻,而是在水中泡了太久以至于神志不清了?”

“你……你你……”

“还有,”荒川冷笑地把金鱼姬扔出结界,再补上一个消音的结界之前补充到,“汝和汝那小破鱼垒一起,想必穷尽此生也长不大两米一吧?小矮子!”

啊啊啊啊啊啊啊!!!我要和他拼命!!!

然后她的笔记从荒川之主的结界里面飞出来,不偏不倚地正好砸在她的脑袋上。

可恶!!!一定是故意的!!!!

金鱼姬的征服世界计划,变了一个小目标——打到荒川!救出一目连!

一目连这边拉着荒川之主的衣袖劝他:“你干嘛跟孩子计较啊!她还小!”

荒川之主摸了摸一目连的额头:“汝看是吾在跟她计较吗?”

……一目连哽了哽。

事实上,除了荒川之主叫金鱼姬矮子以外,一直以来都是金鱼姬努力在跟荒川之主计较。

“你就不能不老叫她小矮子吗?”

荒川之主沉默了一会,开口问一目连:“小矬子怎么样?”

一目连被他们两气笑了。

很快他的笑意被吻住,荒川之主一边舔吻着他的嘴角一边问:“怎么,一日不见吾只想提那个蠢笨的小丫头吗?”

当然……不是的啊。

只不过一目连没想到第二天跟着荒川之主出个门,就见识到了荒川之主和金鱼姬之间“不死不休”。

“决斗吧!”金鱼姬经过一晚上的内心挣扎,准备直面荒川之主救出一目连,“我要让你知道!美人只配强者拥有!”

荒川之主沉默地打量了一会金鱼姬,大踏步上前一把揪住她的衣服领子几巴掌就拍下去,“汝再给汝说一遍?”

“哇!呜唔!!!大混蛋!!!哇哇!!”

“你别使这么大劲啊……荒川!”

金鱼姬一边哭得打嗝,一边坚持地说:“美人……呜唔……只配……只配……呜!”

“汝觉得汝是强者?”荒川冷笑着又给她屁股一巴掌,“再说一遍?”

“不准打了!!”

一目连强行抱过哭得稀里哗啦的金鱼姬,给她擦了擦眼睛:“你没事和孩子计较什么啊!”

“别怕,”他亲了亲金鱼姬的脸颊,“有我在呢,不要担心。”

窝在一目连的怀里,金鱼姬突然感受到了无比安心的安全感。

她死死抓着一目连的衣襟,那一双哭红了的眼睛不屈不挠地看着荒川:“美人就只配强者拥有!呜唔……我是美人!一目连大人是强者!不行吗?呜唔!!!”

据鲤鱼精说,荒川之主很久没有这么暴怒过了。

暴怒的结果是,他逼着金鱼姬一边哭一边吃掉了两盘刺身。

可怜的小金鱼……

干嘛想不开老是要招惹川主呢?

这次连一目连大人在旁边求情都不行啊。


  472 32
评论(32)
热度(472)

© 天腐的多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