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腐的多喵

岁月长河,观之如瀑;绵绵尔期,攥刻于吾。



最近沉迷狐狸精,恨不得打死他(喂喂)

 

强项令【51】

真的

不要……再刷……活久见……有生之年了……(有气无力)



上一章:强项令【50】

————————————————————————

诚如方世镜和喻文州分析的那样,魏琛养黄少天养的太剑走偏锋,要不是有喻文州和他之间极高的契合度吊着,有时候真不知道这把利剑是捅了自己还是捅了别人。

但是小云豹这么可爱怎么让别家弄走呢?

喻文州和方世镜商量完事情,前脚踏进房门,后脚就被埋伏好了的小家伙凶残的一把抱住腿根又啃又咬——虽然半点杀伤力都没有。

“是饿了吗?”

回应他的是从扯裤腿持续到扯着他的手臂又啃又咬。

“看来是要长牙了。”

喻文州淡定而又专制的下了个定义,完全不管小云豹目瞪口呆的样子,温柔地掐住小家伙的后颈脖子把他提起来:“乖,你现在只需要该吃吃该喝喝就好了。

???不要把我当猫养啊!!!

小云豹奋力和强权政治搏斗了起来,喻文州抓住两只粉嫩的爪子由着两条后腿又踢又蹬。然后找了个合适的时机抓住专用的毛毯一裹……

仿佛蚕宝宝一样只露出脸的一只小云豹包裹就裹好了。

小家伙惊恐地睁大了眼睛,从他这个角度看上去喻文州的笑容着实有点诡异,很快他就发现诡异不仅是喻文州,他和黄少天之间的联系被切断了!!

这么大的闹腾动静黄少天居然还没醒??睡得跟下了蒙汗药似得!!

“因为我给了他个暗示啊,我想想大概就是出门前你缠上来的时候通过你传递过去的。”

喻文州掂了掂手上幼崽的分量,顺便拍了拍他越发圆润的屁股:“你问我为什么要这么做吗?”

小云豹艰难地挣脱出一个爪爪,很快就被捏住了粉嫩地肉垫顺便又塞了回去。

“因为老师要大概离开一天左右,之前你太贪吃了啃掉了我的精神屏障,于是新一轮的成长我也压制不住了。为了防止少天乱跑也只能摆脱他睡一觉了,顺便好好消化一下。”

“至于你嘛……”

我们来玩个游戏吧。

向导的精神世界是一个全新的精神平台,然而成长是一个特殊的时期,一个特殊到可以向现实展示这个新世界的契机。不同的向导有着不同的防御措施,虽然大多都采取在四周遍布了淬上剧毒的精神碎片,但是如若精神能量强大到可以具象化显露精神世界的向导的话,他们会利用这个契机布下一个充斥着剧毒的森林。

难以分清是真实的现实亦或者是构建出来虚无的精神世界,第一脚踏入的时候就会被困在里面或者说欲念从心底被诱发出来,不断地怂恿着你……

穿过那座森林吧,渴求着宝藏的探索者。

穿过他,你就会有一个绝妙的机会俘虏一个向导,和他强行构建联系,搜刮他的精神能量储备。

无比美味的一顿佳肴。

黄少天也分不清楚自己到底是睡梦中还是清醒的了,就像是做梦一样,一个他能够感知的而又无比熟悉的梦境。

他回到了森林里面。

他知道这不是现实,但是根本没有办法醒过来。

一定是喻文州那个王八蛋给我下了个套!!!

被迫成为森林中的一员甚至于被迫要迎战可能前来的入侵者……

有好处吗?

有的,黄少天拽下一枚果子恶狠狠地啃了一口,发现和记忆里面的味道别无什么区别,或者说还要更加甜美一点。

这不仅仅只是精神上一种模拟的享受了,这是向导给予的实实在在的报酬。他很快就感知到了来自精神的一点饱意。

实在是太狡猾了好吗?

即便是如此,他还是不得不走上了一条“认命”的寻找食物,兼巡逻在这片诡异而又熟悉的森林里面的任务。反正哨兵难得可以进入一次向导的精神世界还是在成长期,而且淬毒的陷阱也被完全豁免掉的话——

我也不介意去找寻一下森林后的宝藏。

“所以说……”叶修顿了顿,露出一个匪夷所思的笑容,“你就放着他两去相爱相杀了?”

“这是磨合的一种方式好吗?”方世镜交叠起腿似乎终于有点明白了什么,“所以少天这种散养一样,想起来了捞一把的觉醒者培养方式,老魏是跟你学的?”

叶修立马看天看地看星星。

苏沐秋在另一边同时笑出了声,说实话比起培养小辈来说叶修的耐心远不如方世镜,有些时候恐怕连魏琛都比不上。完全看他的兴致高不高,他要是开心能因人而异因地制宜给你搞一整套方案出来,他要是懒起来……

谁管你啊。

“有时候我真的无意翻旧账,”方世镜顺着沙猫脖子往后背撸的方式,简直让正在逃跑中的魏琛有种芒刺在背的感觉,“但是我可算知道当年嘉世的战队受不了你的一部分原因了。”

“我还是有所教导的……”

“嗯,是否能够领悟得到就看个人造化了,”方世镜从善如流地接受了叶修的说法,“如果领悟不到那就是资质太差不是您这个当队长的错了。”

苏沐秋在一边都要笑死过去了。

天啦救命啊,上一个能把叶修呛得这么死去活来的人是谁啊!??苏沐秋幸灾乐祸地一时间找不到北了,被叶修淡定地一脚踹下了沙发。

“所以你过来干嘛?”他淡定地给自己点了烟,拿下巴点了点方世镜怀里的沙猫,“跑远了,别问我,还有他欠着我肉债呢,没还完之前你就别想要回去。”

苏沐秋的脸色马上就垮掉了,仿佛在无声的控诉我这么一个强悍的哨兵难道不能满足你吗?

叶修转过脸去吹了口烟到他的脸上,无声用精神波反驳着他的控诉。

那前几年需要你来满足的时候,你丫的死哪去了?

还在跑路中的魏琛突然有了一种极坏的感觉,正如这边方世镜静静地看着叶修和苏沐秋两个打情骂俏,等他们两个互相折腾完了才开出自己的条件:“再加一倍他的还债期怎么样?”

被掐着后颈脖子拎起来的沙猫震惊了!

叶修和苏沐秋也震惊了,还有这种操作啊?主动把自己的哨兵送出去给别人用?向导啥时候这么无私奉献了?

“我要少天所有的测试结果,”方世镜挠了挠沙猫的下巴,嘴角露出的笑容和喻文州简直如出一辙的恶劣,“当然是叶神你当年受魏琛不惜用肉债来抵的委托,得出的那些结果。”

“说好的不翻旧账呢?”叶修喃喃地喷了口烟,“要不是这会我真联系不上老魏,我真的非常想把他弄过来听听现场,看,方世镜看上去你的童养媳决定不要你了。”

“拟态型的向导真是太可怕了,”苏沐秋装模作样地摇头,“明知道最后绑定的哨兵还是会上赶着回来抱着你的腿说我错了随便罚我好了什么的,还能为了个小家伙铁石心肠地再把他卖一次。凭我的直觉我觉得你肯定很早就知道老魏那个家伙背着你养了个小的了。”

“而且你还知道那个小的最后会觉醒成一个哨兵。”叶修补充到。

“我当然知道啊,”方世镜抚摸沙猫的动作越发的温柔,“有几次老魏临时有事或者说他忘了少天还在森林里面,物资还是我送去的。”

……可怜的老魏!

“唔,”叶修漫不经心地伸手在终端上拨弄着什么,一边问道,“让我猜猜,你是不是用拟态的优势,完全把自己留下的物资上面的信号换成老魏的了?”

“对,没错,”方世镜点点头,似乎没看到沙猫已经懵逼了的表情,“还有几次我是让文州送的,你猜文州做了什么?”

“啧,”叶修摇了摇头,点中几分资料朝着方世镜发送过去,“你签了老魏的卖身契就可以接受资料了,反正绑定的哨兵向导就这点好,你完全可以模拟老魏的精神签名是吧?”

方世镜不置可否地点点头。

“文州那个小黑心肝的,让我猜猜他做了什么……”叶修凭空抓出那份数字文件看了看,微眯着眼睛,“他想必留下了什么暗示能够不动神色的进入到那个小哨兵的脑海里……”

他从此完全确定这是一位和自己有着高契合度的未来的哨兵,然后为今后的相遇埋下了伏笔。



【1】 

强项令【52】

老魏你年老色衰就拿来卖好了

(为了(儿子)黄烦)

  537 69
评论(69)
热度(537)

© 天腐的多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