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腐的多喵

岁月长河,观之如瀑;绵绵尔期,攥刻于吾。



最近沉迷狐狸精,恨不得打死他(喂喂)

 

此非人间【三】

说明:五星物语paro是个童话故事哦

本章出没狗崽+黑白

拜亚=骑士+魔导的能力

(所以依次推论狗子其实应该也是拜亚)

上一章:此非人间【二】


——————————————————————

3.起始的风和相遇的人

人类对于Fatima的形象总是固定的,就像是骑士也一直觉得,那些Automatic Flowers,是要依附他们而活的娇花。

甚至于部分地位特殊的骑士,他们的力量和掌握的权力让他们能够拥有不止一位Fatima。

所以他们乐于向遇到危险的单身Fatima伸出他们的手。

当然也有极端抗拒着人形Fatima的骑士。

以及极端抗拒着骑士和武器的Fatima。

 



“如果是Fatima的话,”少年摘下了面具,夺目的容貌在晚霞下熠熠生辉,“您还愿意跟我走吗?”

爱情总是不可思议的,所以陷在爱情里面无论发生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似乎都是可以解释的。比如绝美的少年行踪不定,比如为何他会爱上自己。

因为如果是Fatima的话,是不会说谎也不会伤害人类的。

他给你看过属于Fatima的水晶,眼睛中带着忧郁描述着他那些苦难的过往。

你是照亮他前路的一抹纯真的光,一缕拨开他的烦恼的清风或者说你相信你们的相遇就是命中注定。

哪怕前路是看不清的,不知道未来偏向于何处——

你还是握住了他的手选择跟他走。

就像是你所不知道的,曾经也有很多像你一样的少女或者是其他的人类,也是这样牵着这样的一只手,然后世间再也没有他们的消息了。

“第几个了?”

少年苦恼地皱起眉头,舔着染血的手指,语气里面带着百无聊赖:“阿琴,这个虽然好骗但是有用的资料也没多少了,我们换个地方继续吧。”

“玩够了?”

“小生才没玩呢!”

和他有着同色头发的Fatima头都没抬,清点好他们到手的物资就准备启程:“骑士你玩玩就算了,这种贵族少女有什么……”

“有钱啊,”少年伸了伸懒腰一转身趴在同伴的背上,“而且自大好骗,家里或多或少也有些我们需要的资料吧,再说……喂喂阿琴!”

“滚去洗澡!”

“……小生只是手弄脏了而已!”

“你嫌你身上血腥味不够大吗妖狐?!”

“闻着血腥味来的,”被唤作妖狐的Fatima伸了伸懒腰,从怀里掏出一把扇子摊开,“不是苍蝇就是鲨鱼,前者有什么好怕的,至于后者……”

他嘴角露出一丝兴奋的笑容,就像是喝醉了一般脸颊带着红晕眼角还蔓延着绯色的痕迹。他的身体在战栗他的内心的狂欢,那种带着稍微的粘稠的液体漫过手上的皮肤的时候,那种表情凝固后的永恒的固定无不让他彻底的兴奋起来。

“我怀疑你是真的应该有精神控制了,”似乎很头疼同伴这个样子,“杀人只为了取乐的话,是不会更像人类一点的。”

“小生从未说过想要成为人类一般……”妖狐还是依言洗干净了自己的手和身上的血迹,搂住他如今唯一的同伴的肩背,“阿琴你也是啊,不然不会一直跟着小生走下去了吧?”

我们从未想要成为人类,就像是人类从来都认为我们只是Fatima一样。

包括那些骑士。

所以吾辈憎恶着,杀戮着,肆意践踏着就像是他们做过的那样……

 

“所以说,我讨厌人形Fatima,”被牢实地绑在束缚椅上的骑士微微眯起那双眼睛,“或者说我憎恶一切尚未死去的生灵,包括我自己。”

我明明应该死了。

强大的骑士很少会有期待着自己去死的,但是他是例外。

所以他疯狂的涉及一切危险的地方,毫无目的也毫无保留地释放着自己的暴力,尽可能的把自己浸泡在死亡里,渴求着还未泯灭的神灵听到他的祈求。

带他走吧,去往那个他渴慕已久的死亡国度。那里有……

但是他无法彻底死去,就像是他无法彻底活着一样。

不仅仅是骑士而已,他还是激活了特殊魔导师血脉的拜亚。

如果死亡已经无法选择了,还让他选择伙伴的话,不如就这样继续一个人在黑暗和血腥中继续厮杀下去吧。

“但是你还是一个骑士。”

“老太婆,我说过不需要。”

在他看不到的单面玻璃的后面,坐在王座上的领主一页一页翻着身旁的Fatima递上来的资料调笑着开口问道:“废了吾一个军团才抓回来,这么厉害吗?”

“即便是实力如此!但是他对陛下您是大不敬!”

“很快吾会让他心甘情愿地诚服的,把他叫过来,让他乖乖的装作一个正常的Fatima坐在那。”

这样的话——

“先别拒绝的这么快,”那个低沉、而又带着无尽尊严的女声再次响了起来,“把你绑过来也不是为了别的,新的Fatima发布会要开始了,你看这个小Fatima怎么样?”

就像是所有他见过的Fatima一样,坐在那里,微微低着头没有露出可想而知的漂亮大眼睛。温顺的、精致的以及像是木偶一般的——

那间拘禁室的警报骤然响了起来,束缚装置被粉碎地、破败地扔在了地上。如若不是他和那个小Fatima之间隔着的是三层特殊玻璃,从内层和中间层已经密布的蜘蛛网一般的痕迹来看的话——

他已经抓着这个Fatima开始了一场逃亡。

Fatima还是那样安安静静地坐在房间里,似乎根本不知道仅隔着最后一层玻璃的对面发生了什么。素白的头发垂下来,浓密的睫毛盖住了殷红的眼睛,就像是瓷做的美人一样。

“你是……你是……”

他的心底一片绝望,绝望地凭空生出了一丝丝的希望。

“老太婆……你希望我做什么?”

“先对吾换个称呼如何?比如陛下。”

 

骑士为什么会抗拒着Fatima?

因为骑士是强大的,Fatima是弱小的,带着他们唾弃的深深根植于基因骨血的“奴性”。

大概是属于古神的血脉赐予他黑羽,风托起他的翅翼递上供其趋势的契约。但是这样容貌俊美实力强大的骑士为什么会出现在这种地方?

“Fatima?”

“是的大人……”

跌坐在尘埃和血渍中的少年带着面具,四肢纤细,露出来的脸的下巴弧度精致地像是按照美学的尺寸丈量雕刻出来的一样。

“我……我还有一位同伴在……”

“Fatima怎么会在这种地方出现?”

“因为发布会上出现了爆炸……我们也不太清楚所以……”

骑士的裤脚被抓住,就像是所有恳求他向他匍匐的弱小家伙一样。

“大人求您救救……”

Fatima是不会说谎,从描述上来看他指向的地方只是一群对落单的一对Fatima美貌垂涎三尺的地痞流氓,临时作乱的一个据点。

他带着那个小东西依言去了他所指引的地方,血腥味隔着门都挡不住地扑面而来。

他只来得及看见了,端坐在四分五裂的尸骸和浓厚血腥中一双素白的、还在打理着什么带着反光的金属丝线的手,然后——

尖锐的刺痛麻痹了神经,截断了所有的生理反应。

他眼前一黑便昏了过去。


第一章:此非人间【一】

下一章:此非人间【四】

  76 7
评论(7)
热度(76)

© 天腐的多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