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腐的多喵

岁月长河,观之如瀑;绵绵尔期,攥刻于吾。



最近沉迷狐狸精,恨不得打死他(喂喂)

 

藏の秋【2】

所以黑哥是真贤惠……

大家蹭饭都靠他


上一章:藏の秋【1】


——————————————————






踏进房门后香气更加浓烈了,除开猪排盖饭的香气还有一股浅浅的甜香。清淡地裹挟着一丝一缕的甜味,然后飘飘然的在更加浓烈的肉香里面穿插着,微弱而又不容忽视一般。

熟悉的食材带来的熟悉的味道可以更好地刺激到食欲,你可以想象得到曾经尝过的美味怎么在舌尖带来丰盛的刺激,然后给予你更多的精神上和身体上需要的饱腹感。

“做了猪排饭吗?还有豆腐?这也太丰盛了吧……鬼使黑你……”

“因为下班很早啊。”鬼使黑熟稔的替他解着领带,顺便撩起弟弟过长的头发摸了一把他的后颈,“这么热吗?先去洗澡吧,正好汤还没有好。”

“你也是的……”他伸手摸了一把对方汗湿的额头,“怎么忙得一头的汗啊?”

“因为想多做点好吃的,犒劳一下还在辛苦上班的弟弟嘛!”

“说的你好像不上班一样,领带也没取,”他伸手去解鬼使黑腰上的围裙,“你先去洗澡,汤我来看着就好,再说……”

“说过多少次了,我可没承认你是我哥哥。”

这么说的话——

“当然不可能承认啦是吧小白?”还没关上的门上探出了一个脑袋,“承认了的话,得到的可会比失去的更少,所以一点都不划算是吧?”

“想挨打吗妖狐?”正在被往浴室推的鬼使黑转过头来凶狠地看着无事生非的邻居

“哎呀,戳到某人痛处啦……”妖狐装出一脸好害怕的样子,像是抓到了什么把柄一样回过头去,“阿琴你说小生会被灭口吗?”

“要揍他的话请便。”妖琴的声音从后面幽幽的飘过来。

鬼使黑朝妖狐挥着拳头的同时被鬼使白推进浴室,一边走还不忘一边回过头来警告他:“把你那些歪主意给我收起来听见没有!离我弟弟远点我警告你!”

“略略略~~~人家都不承认是你弟弟!”

鬼使白摁不住被妖狐狠狠刺激了一下的鬼使黑,只能耸肩看着他把妖狐摁在门板上几下就揍得嗷嗷叫。

嗯……距离上一次鬼使黑动手揍妖狐,大概是发现他用一种暧昧的态度给自己送甜品吧。

“看吧,”妖琴看着假哭的妖狐,“你大概忘了上次因为什么被打了。”

“上次?”妖狐茫然地挠了挠脑袋,“上次被打难道不是因为我送了妖刀小姐姐一盒羊羹吗?”

……!!!上次你被打难道不是因为送鬼使白马克龙还顺便摸了人家的脸吗??!!

“那就是上上次!”

“上上次明明是阿琴你打我!”妖狐突然激动起来,“你动手打的我你都能忘!”

我怎么知道你有多少次试图勾引美人未遂然后被打啊!?

“你们两要在门口站多久?”鬼使白终于成功地把鬼使黑塞回了浴室,“这个点来……”

“小白我饿了!”妖狐迫不及待地换了鞋坐在了餐桌边上,“真的太折磨人了,五点开始你亲爱的哥哥就开始下厨,然后整层楼都闻得到!”

“我也被他吵闹得感到饿了。”

大概也只有妖琴能把蹭饭这种事表现得如此仙风道骨了,恳切而又冷清地站在门口,让你觉得你如果不开口邀请他的话——

实在是太过分了。

“好吧,你们进来吧,”鬼使白回过头去看了眼开放式的厨房,“虽然食材肯定够的,不过你们肯定只能吃我的手艺了——我想鬼使黑他不会想给某些居心不良的家伙做饭的。”

“尤其是对他宝贝弟弟居心不良是吧?”妖狐无聊地接住话头,“放心啦,我对男孩子没有兴趣的,都说了喜欢漂亮的小姐姐了,上上上上次那是个意外!”

“你送一目连草莓蛋糕和小动物的时候也是个意外吗?”

“……那是他的问题!个子也不高留着长发穿着粉白的浴衣!谁看的出来他性别是男啊!”

妖琴神色清淡地插了一句:“般若还穿过女装呢,你可是当时就认出来……”

“我似乎听到有谁说我那件浴衣……”电梯门突然打开的,他们都熟悉的温柔嗓音从门外透了过来,“唔,似乎还有草莓蛋糕和什么来着?”

不过这都不是重点,一目连摸索着探出脚步朝着香味扩散的根源地走去:“但是我最想说的是,真是让人怀念的味道啊——怎么办我也饿了啊,还有我的位置吗小白?”

“喂喂一目连你倒是慢点啊!还有你的行李不要了吗?”

好不容易摸索到鬼使白家门口的一目连一僵,只能艰难地摸索回去:“我忘记了……”

“还有医生不是叮嘱过你不能吃过甜过油的食物的吗?要吃的清淡好吗!?你在车上才答应的会好好的去联系餐厅送粥来!”

“博雅……你怎么就两三年不见,变得这么唠叨啊……”

“咦?”

鬼使白对博雅这个名字有几分熟悉,大概半年前的样子,鬼使黑就职的那家宠物医院的店长新招了一个助理,也叫这名字。因为终于有了可以帮忙摁住会奋力挣扎的大型动物的帮手,鬼使黑还很是感叹了好几天。

“哦……你是鬼使黑的弟弟吧?叫鬼使白是吧?”

“嗯,”鬼使白点点头,伸手抓住一目连的胳膊把他人转过来看了看,“你不是说只是小毛病吗?怎么这只眼睛也出问题了?”

“小白你还是这么让人怀念而又熟悉的……”

本来想去帮着提行李的一目连被抓回了沙发,惴惴不安地接受了来自鬼使白和妖狐对他病情的仔细盘问。好吧,对于妖狐来说趁机沾点美人便宜的动机似乎远大于关切的初衷,可是一目连的样子着实和他在电话里面描述的“小问题”大相径庭,连带着妖狐也难得正经了起来。

“怎么搞成这个样子的啊?”

“这真的算不上小问题哎,”妖狐伸手去捏一目连的下巴,“小生本来以为一目连你这么纯良的家伙是不会撒谎的,草莓蛋糕都给你准备好了,看来现在应该全部没收掉!”

“真的是小问题……”

“雪盲症还是小问题啊?”博雅接过鬼使白递过来的寄放在他家的钥匙,帮他把大件的行李依次先放到他的家里,顺便毫不留情的揭露他,“明天给你预约了医生,早点睡啊!我回去还车了明天再来接你。”

完蛋了,一目连几乎可以想象自己的小蛋糕就这样飞走了。

“放心吧,”妖琴突然伸手拍了拍一目连的肩膀,“他压根就没做小蛋糕,所以你可以彻底绝了你的妄想了。”

一目连萎靡的样子仿佛一只瑟瑟发抖的小动物,连博雅给他再见道别的时候反应都有气无力的。妖狐满脸怜爱地伸手摸了两下他的脑袋:“草莓小蛋糕有这么重要的话,你要不考虑一下跟小生……”

“不可以,”鬼使白冷着脸打开妖狐的手,“眼睛没有好之前不可以过油过甜,所以……我去麻烦鬼使黑给你做碗茶泡饭吧。”

唔……这样来说似乎是一个勉强可以接受的安慰,

幸好汤正咕嘟咕嘟冒着一个有一个香甜的泡泡,鬼使黑从浴室出来随便披着浴衣擦着湿漉漉的头发。对于鬼使白的请求欣然接受,由着弟弟替他拢了拢衣袍就继续去了厨房。

昆布和柴鱼花在烧开的水里面依次翻滚着,熏染出一片带着橘色的暖意,层层的鲜香随着水汽的弥漫不断蔓延着。另一边也架上了一个烧着水的小壶,准备着等下冲开茶叶。

很快柴鱼花就被过滤出来留下清凉的汤汁,准备好的冻豆腐也依次跌落到重新盛满出汁的砂锅里面,汁水灌入开始让他们更加饱满而藏匿更多鲜润的秘密。整个房间都开始弥漫热气腾腾的香气,大家对于一目连的关切也渐渐放轻松了起来,话题转移到更加闲适的方向。

“跟着wcs去了一趟拉丁美洲和青藏高原,”一目连描绘着他走过的地方,“高原上天空真的很蓝也很干净,有时候云都没有,只有一片特别纯粹的蓝色。”

“难怪是雪盲症……”

“真的不是大问题,而且已经不疼了……”

“对于你的忍耐力大家都知道的,天知道你的不疼到底是什么定义来着,你别忘了你胃病怎么被你忍出来的。”

“所以……”一目连无奈地靠在沙发上,再次努力试图转移话题,“茶泡饭是要好了吗?”

他闻到了些许生奶芝士咸香的滋味,还有带着苦味热气腾腾的茶香。奶香在热气中渐渐融化了出来,带着徐徐的暖意和几乎可以想象的。鬼使黑似乎走进问了什么问题,然后他就听到了油锅滋滋作响的声音。

鸡蛋熟悉的香气开始强烈起来,饱满而又软糯的膨胀起来然后又被翻了一个面,在锅上滋滋作响展现着他马上就要成型后的甜美滋味。

“偏心啊……小生也想要鸡蛋丝!”

“猪排饭都堵不上你的嘴吗妖狐?不会做饭的人没有资格提要求!”

比起鬼使白来说鬼使黑一点都不好说话,妖狐瘪了瘪嘴转过头来看着鬼使白:“你哥哥真凶。”

“都说了不是我哥哥!”

“那你怎么不在刚刚走掉的那个人面前否认啊!他问你是不是鬼使黑的弟弟你可是没有反驳哦!喂喂!打小生干什么?难道你不觉得在背后不否认这个事情当面又这样的行为很……喂喂!唔!”

一目连接过递到他手上的垫上了什么东西免得烫手的热气腾腾的茶泡饭,仔细辨别着周围的声音,转头朝向妖琴感叹道:“不过,妖狐他至少有一个愿望达成了啊——”

“是啊,”妖琴师矜持地端过盘子朝着鬼使黑道谢,“这样出卖小白的话,至少鸡蛋丝是肯定会有的。”

嗯……至于猪排嘛……

被鬼使黑作为替自己弟弟出气的理由,完全减免掉了。



下一章:藏の秋【3】

  140 12
评论(12)
热度(140)

© 天腐的多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