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腐的多喵

岁月长河,观之如瀑;绵绵尔期,攥刻于吾。


yys策划去死!!

 

强项令【52】

在拔了牙不能吃饭的日子里

我是不会自讨苦吃写美食文的


上一章:强项令【51】

——————————————————————

就像是他毫无防备的敞开自己的精神世界一样,赋予哨兵信任和食物。然后就把自己送到捕食者嘴边一般,由着他肆意妄为了。

那么这样被对待的哨兵呢?

黄少天一边毫无良心的想着怎么把喻文州吃干抹净然后不认账,一边大概……可能……也许是身不由己的努力四处侦查警惕着随时可能出现的入侵者——

听上去似乎非常的口不应心。

他化作云豹在森林里面攀爬着,像是感应到什么突然弓起了腰绷紧了后肢,隐匿在树叶和阳光斑驳分割的阴影中随时准备扑上去。

“乖,是我。”

靠!

这种熟悉的……让猫科哨兵简直痛恨到极点的抓脖子的手法!!

还有熟悉的入侵精神波动,好吧,这个时候应该叫对接的精神波动了。

方世镜拎起小云豹的后颈脖子,拍了拍圆滚滚的屁股把它抱在怀里:“吃了这么多了?太贪心了啊少天,跟我出去消消食。”

“嗷嗷嗷嗷!!嘤嘤嘤!”

“少天,你很想知道一个拟态向导的侦查精准度吗?”

把自己伪装成精神体的黄少天放弃了挣扎:“方老大你太残忍了,你要让一个哨兵把倒手的食物都吐出来吗?”

“是啊,”方世镜温柔地拍了把云豹圆润的屁股,“还要教你这个猫科哨兵,什么叫做节制。”

……那一刻黄少天突然怀念起了喻文州毫无底线的惯猫科教育法。

年长的向导从容自如的走出了布满陷阱的森林,很快现实回归他抓着实质化的精神体小云豹终于看清了喻文州房间里的状况。

喻文州抱着黄少天睡得挺香的,睡姿安静又闲适,仿佛沉浸在什么美梦中一样。可惜他怀里的小少年一点都不安分,打着小呼噜手脚还不停折腾着,时不时就一头埋到喻文州怀里又拱又蹭,和他手上那只装乖巧的的小东西简直判若两人。

就像是真正绑定了的哨兵向导一样,在每一次成长的时候开始发自内心的互帮互助。

“融洽度这么高吗?”方世镜顿了顿才上前唤醒被迫沉睡的黄少天。

被从催眠暗示中拯救出来的哨兵饿的肚子咕噜乱叫,简直迫不及待的把方世镜丢给他的精神体一把塞到喻文州怀里后,就奋力扑上去讨好他未来的老大。

“方老大你怎么来了啊!”

“向导的成长,还是有个年长的向导看着比较好。我处理完一些事,便顺便过来看看了。”

“那!方老大!”小哨兵一头埋到他的怀里,给自己系上围裙后显得十二分贤惠和狗腿了,“想吃什么啊!小的都会做,只要冰箱里面有的!我们今天……”

方世镜把一根手指头抵在了他张张合合的嘴唇上:“想知道什么?”

年长经验丰富的向导,只需要一眼便识破了稚嫩的小哨兵冲着自己撒娇的企图。

“就……”黄少天的眼神胡乱瞟了一下,“想知道老魏他……就是魏老大他干什么去啦?”

“你说魏琛啊?”方世镜和颜悦色地摸了摸黄少天的脑袋,无情地告诉他,“丢下你跑了。”

……“跑了?”

什么叫做跑了啊?

“就是扔下你不管,不知道躲哪里去了。”

黄少天惊恐的表情简直就是五雷轰顶,简直就是在一瞬间把他能依仗着肆意妄为的资本给清理了个干净。那种被魏琛抛弃的恐惧感似乎远大于……

“好了,好了,”方世镜摸了摸他脑袋,稍微安抚了一下,“你乖点我也宠你行么?”

“这不一样方老大!”黄少天像只貂一样在方世镜怀里拱来拱去,“还有我哪里不够乖了?!”

“书看完了吗?”

“除开这个!!!!”

“那日常训练……”

“我去做饭!”黄少天非常明智的转移了话题,迅速的打开冰箱拽出几块肉然后飞奔到料理台。

方世镜看着黄少天似乎依然活蹦乱跳不受影响的身影,顿了顿才缓缓开口:“如果你愿意的话,蓝雨依然是你的后盾。”

你肆意的资本。

“我才没有担心这个!”黄少天胡乱抹了一把眼睛,“这洋葱好冲哦!”

哦……明明你拿的是土豆哎。

方世镜默默调高了黄少天的五官感知度,然后瞬间得到了一只真哭的稀里哗啦的小动物。

“我不好吗?”

“方老大你特别好!”

“那蓝雨不好吗?”

“吃的又多地盘也很大当然超级好啦!”

“那文州哪里不好吗?”

黄少天难得扭捏了一下,继续抱着方世镜的脖子一阵猛蹭:“我没说他不好啦!”

“所以说……”小哨兵把自己的眼泪全抹在了方世镜的衣服上,“我只是有点想魏老大了嘛,谁知道他居然真的不要我了!我还……我还没……”

方世镜想到了很多黄少天会说的,那些年他和魏琛“相依为命”的日子,但是万万没有想到的是,黄少天说的是——

“我还没打赢他呢!!!!”

好吧,方世镜捏了一把黄少天的脸颊,打发这个小磨人精做饭去了。

来日方长,总会有把魏琛抓回来的时候,满足黄少天这点小心愿的。

当务之急,当然是让喻文州彻底的圈养好这只小云豹,让蓝雨彻底成为他的归属。

喻文州的成长不太算是什么秘密,反正方世镜都坐在他屋里的沙发上了,也不必像是当年在野外那样需要警惕和隐蔽了。很快和他差不多同属于一个层次上的向导先后感应到了一阵,诡异而又特殊的精神波动。

“说起来我还没见识过拟态型的向导成长哎……”

“你和叶修掐了这么多年,”张新杰一边整理着东西一边头也不抬的回应张佳乐,“真的没见识过吗?”

“别说了,”张佳乐撇了撇嘴,“我倒是有心见识但是当年嘉世也不让我进去啊!”

嘉世倒不是怕他进去把叶修掐死了,毕竟祸害一般都是能活千年的。但是包括孙哲平在内倒是很担心,他进去被叶修气到要和他同归于尽殃及所有人,才死活把他拦在了外面。

“所以还是新杰你好啊……”张佳乐突然挤过去摸了一把弟弟的下巴,“可爱又听话……”

“还特别满足你的好奇心是吧?”

“那这么说!”张佳乐理直气壮地搂住他的肩膀怂恿他,“我们过去看看拟态型的向导成长的过程嘛!隔着这么远!方世镜的屏蔽早就把波动岔的解读不出什么东西了!”

孙哲平和韩文清去干了一件张佳乐怂恿了很久的事情——对,他们两个切磋打架去了。

可以独霸弟弟一整天的张佳乐内心是非常爽的,他这种不惹事的状况张新杰心知肚明持续不了多久的,只是一时没想到他把注意打到了正在成长中的喻文州头上。

“首先你应该知道,方世镜前辈的话,他是相当护短的……”

“我当然知道,我还知道老魏那样他都下得去手,真的是非常心狠手辣了!”

张新杰诡异的沉默了一下,张佳乐得出的结论和前面提出的基础都是对的,但是这个推导的过程到底哪里出了什么问题??难道张佳乐的精神稳定波动性大还能影响到他思维和逻辑的波动度???

他看向张佳乐的表情不由得带上了几分担忧和痛心疾首。

“喂喂宝贝新杰你那是什么表情啊???”张佳乐抗议了,“一副我到底是不是你亲哥的样子!”

“你到底……怎么从魏琛前辈的长相,推导出方世镜前辈他心狠手辣的?”

“因为老魏那长相他都能下手了,所以他对自己也就够残忍的了啊?这样再推导下去,难道不就是他心狠手辣吗?”

魏琛在亡命天涯的过程中一连打了好几个喷嚏,总觉得身上一阵一阵的出毛毛汗——

他有些心猿意马地想,是不是方世镜想大爷我啦??



【1】 


一直觉得

老魏觉得自己神一般的少年

大概是少年时期和小韩田森做出的比较

  613 95
评论(95)
热度(613)

© 天腐的多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