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腐的多喵

岁月长河,观之如瀑;绵绵尔期,攥刻于吾。



最近沉迷狐狸精,恨不得打死他(喂喂)

 

溯游


一个带着剧情的9k荒目小车车

是oe,补魔梗

作为国庆的更新和抽到雪童子的吧……


——————————————————————


“汝的结界已经脆弱至此的话……”

溯游而上的鱼带着水的颜色从他的指缝间溜走,就像是从未存在过的一样,除了湿漉漉的痕迹似乎什么都没有留下来。

如果汝的结界脆弱至此的话,是不是意味着,汝作为神明也虚弱至此?

他想他可能在虚弱之际出现了什么幻觉,怎么可能有水会地处蔓延到山巅,然后用着他似乎熟悉的嗓音询问他——

“想要活下去吗?”

当然想啊。

此时此刻如果仍然挣扎着想要活下去的话,亲爱的神明啊,汝总要学会活得不像一个神祇。

“想要活下去,”一双手摩挲过他的脸颊,盯着他的那双眸子浮动着异常的温柔,“那告诉吾,结界外均是咆哮着要将汝这种对于他们来说大补之物,连同汝之结界撕碎了咽下去的妖魔,怕吗?”

“世间本就如此,有何可怕?”

“害怕消失吗?”

“只是心有不甘……”

作为守护者而生的神祇,似乎不知道那种能剥离掉他神性的恐惧到底是什么,茫然而又信任的把自己的手交给了穿过结界而来的家伙。

一个吻落在了他的脸颊,穿过结界而来的河神打横抱起孱弱的风神,由着越来越多的流水蜿蜒而上盘旋在他们四周,然后彻彻底底把他们一并吞没干净。

“那就……如汝所愿吧,一目连。”

如果是想活下去的话,执着已经无法让你继续强撑下去,恐惧无法深刻到让你彻底的感受到不甘,既然如此的话亲爱的风神啊,爱和恨之间汝总要选一个吧。

选一个可以让汝活下去的理由。

荒川之主作为河神,在荒川流域历经的岁月中见过的“恶”远比“善”还多,对于他而言,如何让一个白纸一般的家伙学会恨的可远比爱容易的多。

越是纯良干净的本心,越容易被染上污糟的颜色不是吗?


微博


“您实在是太胡来了这次。”

“啊……”荒川之主看了看惠比寿苦笑地捏了捏眉头,“吾也是没有想到供养一个曾经是神明级别的神祇是这么……”

但凡一目连贪心一点,恐怕就能把他真的榨干了。

“那位大人作为妖鬼来说,恐怕也不是安全的吧。”

“老爷子,”荒川之主转过身来盯着他,“说下去。”

“他并没有作为妖鬼的自觉,只是单纯有了这个契机,丝毫没有领悟到作为神祇和作为妖鬼,他到底要面临的是怎么样的一个尘世间。”

作为神祇只需要接受信仰满足愿望,而作为妖鬼,需要活下去。

丝毫没有作为妖鬼自觉的纯善的堕神,恐怕比起神行溃散前夕的他更像是对于其他妖鬼而言行走的补药。

“吾知道……”他拿扇子抵住自己的额头,像是下了一个决定,“吾会处理好的。”

总会有办法的……

他吻了吻还在沉睡中的风神额头,打横把他抱了起来。

荒川流域在京都拐了一个弯,阴阳师正在自己院落里面写着什么,就像是有感应一般抬起头来看着院落中的水池:“请进吧。”

蓝色的水汇聚出了一个通道,荒川的主人居高临下地看着端坐的阴阳师大人:“阴阳师,和吾做一笔交易。”

吾可以成为汝之式神,以水为契以血为誓。

“即便是我将他奉为式神,这样的封印也并不牢固,”阴阳师把玩着手上的扇子,看着荒川之主对被他抱在怀里的一目连落下一个郑重的亲吻,“我是可以给他这样的封印,完全忘记你,仍然是作为神祇的模样即便实际上已经成为妖鬼。”

“那汝还等什么?”

他一旦忘记你,一旦忘记和你相关的感情,神魂自然会回到最初那个不谙人事的风神一目连的样子,他自然就会变成神祇的模样,让一切对他打主意的家伙敬而远之。

即便是他已经是妖鬼了,但是除了荒川之主和阴阳师安倍晴明还有谁知道呢?

亵渎神明的话,会有天谴的啊。

阴阳师画上最后一笔符咒,打开的折扇遮住了他微微弯起的嘴角。

“因为这样的封印有它的禁忌啊。”

“什么禁忌?”

“如果他一旦触碰到情爱的话,封印就会自动解开。”

“不用担心阴阳师,”荒川之主摸着一目连安睡时恬静的眉目,“想要他开窍的话,实在是太难了。”

吾这次不过是因缘巧合而已。

就像是远去的河水不会回头一般,荒川的主人应着自己立下的契消失的无影无踪,就像是他从未遇到过一位天津神一般,直到再一次在召唤中和其相遇。

“简单介绍一下,”阴阳师摊开扇子遮住自己的下半张脸,“这位是天津神一目连,这位是荒川的河神唤作荒川之主就好。”

“您好。”

像是对待每一个第一次相见的陌生式神一样,一目连没有缠着绷带的那只眼睛像是一块干净的翡翠,澄澈又华美的在日光下发出粼粼的波光。


  255 18
评论(18)
热度(255)

© 天腐的多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