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腐的多喵

岁月长河,观之如瀑;绵绵尔期,攥刻于吾。


yys策划去死!!

 

点文啊,

结合给我的信息

喻黄的话,希望看到,吃醋,四手联弹

我就揉到一起了

请配合梦中的婚礼观看

谢谢

不不!!!俺得说一句!!喻黄俺只会写HE!!!!


暗恋是最苦涩的甜蜜。

他是植根在你心底的妄念,你最渴求的虚妄,你期待着的,你寻求着的。

一场无果的现实。

你可以远远地看着,可以亲密地和他勾肩搭背嬉戏胡闹,甚至同塌而眠。

但是这些都不是你真正所渴求的,就像饮鸩止渴一样,一口一口咽下最致命的思念,缓和疼到心底的欲念。

然后是更加不可抑制的疯狂和沉默。

你会和他相处地越发自然,心底会越发地酸苦。

因为你怕着。

怕吐出一丝心底的渴求,就被他猜到你对他的欲求,从此他远离你,从此你再无一丝机会。

哪怕那一丝机会是拿自己压抑已久的心愿换来的。

只因为那个人在自己心中太重,太聪明,太完美。

所以你舍不得。

这就是喻文州之于黄少天。

一场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开始的暗恋,发现的时候已经深陷心牢,不得解脱。


等待是最漫长的思念。

他是漫延在你心底的阳光,你最期待的未来,你追寻着的,你守候着的。

一个遥远的未来。

你把自己和情感剥离开来,一个冷眼看着他挣扎在告白和暗恋的边缘,一个压抑着最渴求的思念。

但是你要等下去,等到他来发现,等着他来寻求。

等着他亲自发现,他所得到的可不是一段最遥不可及的无果,而是承载自己多年的思念。

等着那个小笨蛋去自己发现这一切,可不是一个单向的箭头。

等着他陷得更深一点,等着他把自己在心底刻画得更加清晰。

就像埋藏在沙漠中千年的石板,再次现世的时候上面的爱语还是清晰可见。

我等着你过来。

等着你再也逃不出我织下的一个关于爱情的网。

困住你的同时困住了我。

这就是黄少天之于喻文州。

一场从发现黄少天眼底藏得最深的感情的时候便已经沦陷,从此分不清楚谁是猎人谁是猎物的等待。

                                                                                 

                                                                                             ——前记

喻文州最近似乎多了一件事情。

他会一个人安静地坐在休息室,带着耳机听着歌,手上是一本久久不会翻动的书。

他的嘴角有一丝笑容,带着最让人沦陷的温柔。

他似乎在思念着什么。

黄少天看到这一幕心都揪了起来。

他不可遏制地在想是不是喻文州喜欢上了谁,是不是最近队长在谈恋爱了,是不是……

在心底一次又一次地念着这个人可不属于自己啊黄少天你在干什么啊这是吃醋么还有……

你知道的你连吃醋的地位都没有。

黄少天扑上去拍着喻文州的肩膀:“队长,最近春风得意啊你对着空气笑这么温柔是不是在想谁啊?老实交代是不是有喜欢的人了?还是说最近有什么好事了?”

喻文州看着黄少天笑了笑:“确实有喜欢的人了。”

黄少天被噎得胸口疼,脸上还绷着笑脸:“谁啊谁啊,我们认不认识?圈里还是圈外的?队长说说么!来作为我们蓝雨第一个脱团的队长你可不能藏着啊!”

“圈内的啊,你们都认识。”

黄少天的心里面就像裂了一个越来越大的口子,还有人拿着锥子一点一点地扎着。

疼得都快喘不过气了。

“卧槽队长你简直深藏不露啊,是哪个?苏沐橙还是楚云秀还是谁?哪个战队的!队长你简直厉害啊!”

“不,”喻文州拍了拍黄少天的后脑,“都不是,那个家伙啊,怕是不知道我喜欢他。”

黄少天听着喻文州满语气的宠溺和叹息,一方面恨不得找个东西撕一下缓解一下自己心中无限扩大的疼痛和酸楚,一方面心想是那个没眼色的连我们队长都看不是是哪根葱啊!老子都看上的人你都看不上。

“好了,快去训练了,”喻文州拿起衣服拉着黄少天往训练室走去,“这些事啊,你就。”

喻文州叹了一口气。

黄少天难得没有接着说话。

气氛压抑到了一个极点。


“你觉不觉得,”宋晓戳了戳身边的徐景熙,“黄少他最近几天……”

“安静得过分了。”郑轩接道下一句。

“但是喻队他,”郑轩接着纠结道,“好像更开心了?他们怎么了?吵架了?”

徐景熙收拾了一下东西:“两口子的情趣你们管那么多干什么?”

宋晓和郑轩想想也是,不过蓝雨出了名的闪光弹二人组最近黄少天那一处气氛够压抑的,压抑地让他们都觉得,还是以前闪瞎眼的模式比较适合蓝雨。

“黄少,队长最近经常去对面那家琴房。”你至少看着点你家联盟第一苏啊。

“黄少,休息室里面多了一架钢琴你要不要去听听队长弹琴?”说不定队长想给你一个惊喜啊。

黄少天心里面乌拉拉一阵拔凉拔凉的,对面琴行的钢琴老师是一个特有气质的姑娘,要不是黄少天最近几年一颗心挂在喻文州的身上,说不定他早就跟那个姑娘套近乎去了。

结果队长你居然下手了。

不是,队长你不是说喜欢圈内人么?那你去琴行干什么?去学钢琴谈给谁?

黄少天更焉了。

宋晓郑轩不知道为什么黄少像是更加的,不开心了?

这两口子闹什么情趣啊!我们还是别掺合了万一喻队知道我们一句话让把黄少都不话唠了还不知道怎么折腾我们!

宋晓和郑轩回想起喻文州笑眯眯地说出加训或者扫厕所这几个字。

一身冷汗。


黄少天偷偷到那个琴行去过,插科打诨和那个琴行姑娘混熟后,他还是顺利套出了喻文州最近在琴行学的曲子的名字。

虽然他不知道为什么看上去很有气质的一个姑娘为什么听到这后笑得一脸……

额,那个猥琐。

而且让他有一种阴风阵阵的感觉。

比如她着重加强说:“弹琴嘛。”

为什么有一种谈情的感觉?

黄少天催眠自己那是幻觉那是幻觉,抱着琴谱回去了。


喻文州最近经常弹钢琴。

一首旋律相当浪漫相当温柔的曲子,万千的思念和爱语都揉碎在了每一个音符中。

黄少天抱着琴谱偷偷站在休息室门口,鼻子里面一片酸意。

好想哭。

看到沉醉在音乐里面,给那个爱恋着的人献上寄语的队长,那个不属于自己的喻文州好想哭。

看着那个曲子的名字。

黄少天偷偷溜走了。

曲谱上面化开了一行。

喻文州听到身后不小的声音勾起了嘴角。


黄少天半夜偷偷溜到了琴房。

他一个一个笨拙地戳着琴键。

一个一个。

6……6…7…7…1…1

一点都比不上他弹得好听,连心意都没办法送达。

黄少天把琴谱砸到了地上。

一双手从后面捉住了他的手。

“是这样弹的。”

6  6771 1776 6331 1665  

梦中的婚礼。

喻文州的手架在黄少天的手上一点一点地教着他弹完这首钢琴曲。

有错音,喻文州轻柔地带着黄少天的手去修正那个错误。

一遍又一遍。

黄少天觉得自己心里面没有什么想法了。

满满的怮动。

“知道这首曲子的名字么?”

喻文州贴着黄少天的耳朵问道。

声音温柔地可以把如水的钢琴声比下去了。

“梦中……的婚礼。”

黄少天的声音带着一点点的哽咽和不可思议。

“知道我弹给谁的么?”

喻文州带着最大的期盼和全部的温柔。

黄少天的心底炸开了最灿烂的烟花,那么久的寻求和期盼,那么多的怮动和探寻,那么深那么久。

那么那么的喜欢你,那么那么的渴求你。

到如今。

那么那么的爱你。

我是冬天里面开出的花,等到了属于我的春天。

“呜……”

一滴眼泪砸到了喻文州的手背上。

“你就这么笨啊,”喻文州语气里面带着无奈和叹息,他坐在黄少天的身后,把整个人都包裹进了自己的怀里。

“我要是不说,你是不是就打算永远这样等下去?”喻文州一点一点吻着黄少天的额头和鼻尖,“等到把我的心都等疼了?”

“明明是你!”黄少天一把撞进了喻文州的怀里,“你早就知道是不是?”

“从你偷偷吻我喝过水的杯子,”喻文州一点一点摸着那个人有些咯手的脊背,“献祭一样的暗恋啊!你黄金狮子座的勇气哪里去了呢?”

看到那一刻喻文州就觉得那颗心被什么撞进来了,砰砰跳动的声音似乎可以惊扰到那个偷偷吻着自己杯子的少年,他只能捂着心口,悄悄地离开。

然后开始一场漫长的等待。

但是他等不下去了。

原来自己的耐心没有自己估计的那么好。

原来,最胆大的人也会在爱情面前胆怯。

但是。

喻文州轻轻吻了一下黄少天的嘴唇:“幸好我没有放过你。”

黄少天扑上去吻住喻文州:“你心脏!”

“对啊,”喻文州搂住黄少天,“不心脏怎么可能逮到你啊。”


  154 29
评论(29)
热度(154)

© 天腐的多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