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腐的多喵

岁月长河,观之如瀑;绵绵尔期,攥刻于吾。



最近沉迷狐狸精,恨不得打死他(喂喂)

 

平安京霾系男友测评报告

最近写核心写的有点崩溃的一个产物……

涉及部分狗崽和那么一点点灯刀吧……

这个连连有点毒

——————————————————————

妖狐最近和寮里面的小姐姐们混的格外的近,他听闻闲来无事的时候寮里面漂亮的小姐姐们给晴明大人驱使供奉的式神们分了个类,那种特别适合做男朋友的或者是哪一种类型男朋友的分类法。

狐狸精有点荡漾,摆出一脸矜持的表情假装很不在意的、转弯抹角的问自己是哪一类?

小姐姐们表情很慈爱,摸着他的脑袋回答他——

“宠物和暖手袋哪里需要这样的分类呢?”

“可是……可是!!!!一目连大人都在上面呢!!!凭什么小生就被归类为宠物了??!!!等等……霾系男朋友是什么形容词?”

妖狐捏着那摞纸百思不得其解:“是说他身后常带着云雾吗?”

“我们这样分类怎么可能是你这么肤浅的家伙说的那样!”

“小生哪里肤浅了!?”

看透了妖狐本质的小姐姐们一针见血:“你跟大天狗大人好上的原因是因为他长得好看,这个理由难道还不够肤浅?”

妖狐张了张嘴,决定向小姐姐们虚心求教,以显得自己不那么肤浅:“所以一目连大人是霾系男友啊?”

众人沉默了片刻,还是椒图小姐姐用一种沉重而又痛心疾首的语气开口解释道:“因为一目连大人……他有毒啊……”

“哈?”妖狐不可置信的拿出扇子扇了扇,试图在这个大冬天让自己和小姐姐们都再清醒一点,“小生才和一目连大人处理了一些事务回来,半点没有觉得他……”

“不是说他像鸩那样的毒,是说他性格有点……毒。”

妖狐觉得自己仿佛在听什么笑话,一目连是出了名的好脾气,温和又耐心,寮里面一群幼稚鬼就特别喜欢缠着他玩闹什么的,而且自从他栖身在阴阳师大人的家里后,妖狐就没见过他生过气。

椒图似乎深受其害的样子:“我最开始只是以为一目连大人他只是胆子大……”

一目连大人胆子确实有点大,入秋以后一些爬虫开始了最后的疯狂,尤其是家里总有那么一些不怎么讲究的式神大妖怪什么的,出个远门还能带些难以想象的“纪念品”回来,或者是家里以山兔童女小松丸为首的调皮蛋……

尤其是山兔这个捣蛋鬼!哪怕是姑获鸟大人教了她千遍万遍,童女是因为小有些控制不住本能看着昆虫会流口水,但是鲤鱼精和金鱼姬是绝对不吃虫子的!!!!

那天捉回来一条又长,腿还多的不知道是什么恐怖玩意的山兔,提着在手上扭来扭去的昆虫就去问当时还在水池边和椒图聊天的鲤鱼精和金鱼姬——

“喃!我知道你们是鱼鱼哎!!蛙先生说这个特别好吃,我去专门给你们抓的虫子你们吃……”

“啊啊啊啊啊!!!!一目连大人!!!!!!”

金鱼姬哭到奔溃地窜到她的一目连大人的怀里,吓得指着追过来的山兔浑身哆嗦的连话都说不清楚了。

“是蚰蜒而已啊……”一目连接过山兔手上的虫子,似乎不知道金鱼姬在怕什么,“不怕啊。”

金鱼姬哭得更大声了,她搂着一目连的脖子都快缩成一团了,似乎很绝望为什么一目连大人对着这么恶心恐怖的玩意直接就上手拿了。

“对啊,蛙先生说很好吃的我才去专门捉给金鱼姬尝尝的……”

“是吗?”一目连似乎对这个吓得金鱼姬都快晕过去的昆虫很熟悉,“以前单独在废墟里面的时候就看到这个很多的,跑的特别快,山兔你能抓到真厉害啊。”

山兔闻言骄傲地挺了挺她的胸膛。

“不过金鱼姬应该不太吃这个,”一目连把手上的蚰蜒还给了山兔,“小心一点别被这里蛰到,有毒的,你拿去给蛙先生吃吧。”

山兔遗憾地抓着蚰蜒走了,金鱼姬看着一目连大人突然有一种不太好的预感。

椒图的话语里面饱含痛心疾首:“毕竟那个时候一目连大人还不太会吃东西……”

他在做神明的时候不需要进食,在堕妖初期守着废墟就更别提吃什么了……

吃这种脱离了生存必要状态,需要提升到享受这一层次的行为,是荒川大人这样热衷于享受的大妖怪一点一点教会一目连大人的。

“都是荒川大人乱教……好吧这种事也不能全怪荒川大人……”

椒图愤愤地撕扯着手上的扇子:“确实我们水里的鱼什么的,长得越丑越好吃没问题……”

深水区那些鱼因为长久见不着日光,大概就是秉持着反正大家都看不见那就随便长长的理念,长得真的是……

至少对于椒图来说,长得十分难以下咽,虽然勉力克服一下去咬一口就会发现,是真的长得越丑的越好吃。

一目连大人的胆子太大了,性子又单纯,那些对于椒图来说看着就恶心的鱼,他都不需要荒川之主去稍微鼓励劝说一下,开开心心夹起来一口咬下去,发现好吃了还会主动再要一些。

那一刻椒图听到了自己信念裂出小口子的声音,一目连大人怎么会是这样的……

一定都是荒川大人的错!!!!

那段时间一目连大人似乎被激发出了某种本性,他特别喜欢吃,同时也像个没长大的孩子,时不时拎着一些东西回去问荒川之主:“这个好吃吗?要怎么吃?”

那种天然而又单纯的眼神,那段时期椒图和一目连大人对视的时候看到这种眼神,内心就一个哆嗦,生怕下一刻一目连大人会用这样的眼神看着她然后去问荒川大人,椒图好吃吗?要怎么吃?

其实荒川之主也拿这样的一目连挺无奈的,窝在他怀里的风神似乎从开了荤以后就没怎么停过嘴,闲暇之余总喜欢啃着什么东西。他小口小口吃着食物的样子仿佛是沉浸在了某种享受里面,认真又可爱。

虽然有一次正在吃东西的时候,一目连冷不丁咬了荒川之主一口。

“汝这是……”荒川之主放下手上的东西,搂着趴在他怀里的一目连把他整个就往那张宽大的王座上面摁,“怎么?觉得吾很好吃吗?”

一目连无辜地咽下嘴里的东西,搂着荒川之主的脖子抱怨道:“太硬了咬不动……”

“倒是有软的地方,不用牙的话吾教汝尝尝?”

仗着神明单纯就哄骗他的结果一点都不像是荒川之主想象中的那样顺利,察觉口中的物件硬热起来后一目连就用了牙。

得亏吾反应快,事后荒川之主心有余悸的想。

“后来有一次,”花鸟卷温柔的声音听上去都格外沉重了,“阴阳师大人委托我们去调查一个破败的小村庄有幢闹鬼的小房子的事情……”

作为同行的唯二两个男性式神,一目连大人觉得自己要担负起保护大家的责任。

虽然在青行灯妖刀姬和花鸟卷眼里,那个小可爱的风神才让她们充满了保护的欲望。

“那天晚上有什么东西突然就很猛烈的撞着破碎的窗户,黑乎乎的一大团……”

猛然惊醒的妖刀姬已经把刀拔出来横在他们面前了,从荒川之主怀里睡得迷迷糊糊的一目连打着哈欠梦游一般爬起来,决定肩负起保护大家的责任,然后晃悠悠的出去,很快就……

抓着一个比他自己脸还大的蛾子进来了。

“大概是被青行灯周围的光吸引过来的……”

“啊啊啊!!!”

青行灯和花鸟卷已经抱紧了妖刀姬的细腰和腿躲在她身后瑟瑟发抖了,要不是她们抱得实在是太用力了,估计这回妖刀姬被刺激到已经冲上去把那只蛾子砍成渣渣了。

说实话那东西长得有多吓人倒不至于,但是它长得恶心啊!!!那么大一只!!!!比一目连那张巴掌大的小脸大多了!!!!还是活的!!!还在不停的扑棱!!!

还不停地掉粉!!!

那么脏的东西一目连大人你怎么就徒手去抓回来了啊!!!!

被吵醒的荒川之主无可奈何地揉着太阳穴:“把汝手上那个放了……要不交给妖刀姬弄死……然后过来洗手。”

“可是它长得那么丑……”一目连难得有点迟疑,“会和长得丑丑的鱼一样好吃吗?”

“怎么会,”荒川之主盯着一目连把手上的那只蛾子扔出去,赶紧把他抓过来洗手,“汝看着不就又可爱,又很好吃的样子吗?”

一目连的耳朵尖红了红,由着荒川之主亲了亲他通红的耳朵尖,抓着他一对手翻来覆去地召唤着水流一遍又一遍的洗着。

一向沉默的妖刀姬气势汹汹地扛着刀出去砍死那只蛾子撒撒气了,徒留下花鸟卷内心复杂地看着他们两,还有似乎从荒川之主的言行举止里面学到了什么技巧满脸若有所思的青行灯。

这不,妖刀姬一回来,她就温柔缱绻地拉着妖刀姬的手说帮她把手上的灰和脏东西吸干净。

呵呵,荒川之主和青行灯对望一眼彼此心知肚明地收回来意味深长的眼神,都是破势系的,谁不知道谁啊?

那个村子闹不闹鬼花鸟卷已经不记得了,她至今为止记得最清楚的就是抓着比自己脸还大的蛾子的一目连,那张淡然又单纯的脸。

“怎么会是这样的呢……”现在想起来花鸟卷显然有点哀伤了,“明明最初相见的时候,一目连大人说话声音大一点都会脸红的,那么的惹人怜惜那么的可爱,怎么现在就……”

就……就这么毒呢????

关于这种问题,椒图已经可以非常熟练的总结答案了:“一定是荒川大人的错!!!”

妖狐听的津津有味的,到了最后终于想起关怀一下他的男朋友大天狗的分类了。

“那大天狗大人呢?你们把他分哪了?”

大天狗大人啊……

花鸟卷意味深长地看着妖狐,收起那一地的纸张回答他:“当然是僧系啊。”

“啊?”妖狐目瞪口呆的等着小姐姐们对此的解释,毕竟在他看来大天狗除了吃素管得严太禁欲以外也没啥太像和尚的地方。

……

“毕竟大天狗大人他能想的这么开,找了你这样的小男朋友啊。”

“是啊,要是不想开点的话,恐怕会真的想不开吧?”

“大天狗大人恐怕想的就是,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才收了妖狐吧?”

妖狐十分委屈了:“小生哪有那么说的那么坏啊!”

“傻狐狸,”青行灯看着他的眼里充满了慈爱,“你作为暖手袋怎么可能是坏呢?”

“那是什么?”

“你浪啊。”


  374 13
评论(13)
热度(374)
  1. 被連連萌死@(・●・)@天腐的多喵 转载了此文字
    椒圖好不好吃wwww @怪獸家長maO 偷發狗糧ㄉ小品文最高\(^o^)/

© 天腐的多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