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腐的多喵

岁月长河,观之如瀑;绵绵尔期,攥刻于吾。



最近沉迷狐狸精,恨不得打死他(喂喂)

 

吉光片羽【下】

继续先……吃肉吧……


吉光片羽【上】

——————————————————

微博


冬季这样可以熨烫身心的痴缠格外的难以分舍,哪怕是完事了妖狐也死死缠在大天狗身上,由着无可奈何的山神大人拽过衣物和被褥干脆把他们两一块裹起来。

这么说起来大天狗大人的容忍度真的是意外的高啊。

这样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间杂着妖狐时不时想起了又来了兴致纠缠着大天狗又是一番云雨。

“呐……大天狗大人……”

他惬意的眯着眼睛,难耐地拿腰肢磨蹭着身下的衣物,手指不安分地划过大天狗的脸颊:“大人啊,您过去的那么长岁月你有像小生这么爱您的吗?”

这么深爱着您,这般深爱着您,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哪怕是一次又一次只有在百无聊赖的时候才会想起,或者说大概是似乎他在世间混迹了太过于久远了,想要逃离什么的时候一转身,就能抓到一根救命的稻草。

小生当然要爱您至深了。

“不记得了。”

“听上去真的很绝情啊……唔……”小狐狸喘的仿佛要断气了,眼神迷离地伸手勾着大天狗的脖颈就缠绵地落下一个又一个吻,“那您爱小生吗?”

“吾也不知。”

“哎呀,这样说也太绝情了吧?”

妖狐脸上却没有半点不悦,只是稍微疑惑了一下大天狗对于自己的措辞,很快就在断断续续的欢愉中把这点疑惑也一并抛弃在了一边。就像是知道大天狗会这样回答一般,一边继续放纵自己沉迷在声色犬马之中,一边又想着把大天狗也一并拉进来:“明明这么死板的性子还不是和小生做这样的事情,还说什么不知道……”

他的声音沾了蜜糖,带着钩子,想要牵扯出最隐秘的过往来满足自己的一时欢心。

“那大天狗大人滞留人世是为了什么啊?”

据说有大智慧的修行者因其佛性免于堕入地狱、饿鬼、阿修罗、畜生四道,但又被什么牵绊而也无法升入天道,最终被放逐至六道轮回之外的天狗道。

大天狗丝毫不以妖狐这种专门踩着别人痛处的地方为乐的行为为忤,甚至由着他越发放肆地缠在自己身上索取着:“可能因为吾尚在修行时欠了什么,或者吾太过执着于什么。”

“所以呢?找到了吗?”

“大概是……找到了吧。”

妖狐像是突然得到了什么心满意足的答案,满足而又得意地亲了亲大天狗的薄唇,配合着扭着腰试图把性器吞吃地更深一点:“所以说……唔……小生最爱大天狗大人您了……呜唔!”

不管是欠了什么也好,执着于什么也好,似乎找到了的结果统统都落在了小生身上,如若是还是不知道爱恋小生与否,配上大人您那张认真的脸来说……

可真是难得的情话了啊。

大天狗无奈地笑了笑,大抵知道妖狐应该是又误会了什么……

他是真不知道。

是欠了什么也好亦或者是太过于执着了什么也罢,都不是最重要的问题了,牵扯着他和尘世没有完全断绝开的似乎是无法窥见的一份难以看破的缘。或许是命中注定或许是心有不甘,但是他仍然想要弄清楚到底是什么……

直到遇到这只妖狐。

似乎是前世的冤家亦或者是今生的债主,那些缠在禅意中的结落在了一个小混蛋的身上。他对于狐狸化作的精怪而言,最多的印象唯有曾经大雪封山的一年,在自己的禅院内捡到了一只看上去才满月的幼崽。

嚣张,又意外的胆小。

春日到来并未长大多少的毛团离去的时候,他还想过是否来年的冬天还会相逢,然而雪再次落下的时候,终究没有一个偷偷吃掉自己晚饭的家伙出现了。

修行的居士入了关,出来的时候顿悟了世间的离意。

所以思来想去,如若还有什么没有看破的话固执地把他拽住在大道之外的话,大抵也只剩下情之一字了。

他已经忘了是哪位曾经的主持这般说过他,过骄则生不甘,不甘而生固念。

固念丛生自然看不破堪不透。

不过既然有只狐狸就这么撞上来了,那便拿他磨磨情关便是了。

反正,岁月悠长,他们都有的是时间。

——————————————————————

补充说明:一般天狗都是因为过分骄傲才不能升入天道,但是一般修行的人有壁障,他们不知道自己是哪出问题了,所以需要点醒

得道有两种方式,压根就不去涉及或者真正看破

狗子是因为过分骄傲才没有升入天道的——但是他自己不知道,以为是情关没参透——遇到一个和自己有过纠葛(然而双方都忘了),以为是孽债来了所以拿狐狸参一下(咳咳)

狐狸精纯粹炮友精神,但是看在狗子脸好的份上大概是看不破了

过情关这种东西,一般来说,故意去参的话,大概十有八九是参不透的……

既然参不透……他两就这么浪着过吧………………

反正当事人双方都觉得自己赚了……


  158 5
评论(5)
热度(158)

© 天腐的多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