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腐的多喵

岁月长河,观之如瀑;绵绵尔期,攥刻于吾。


yys策划去死!!

 

檀檀棠棣【1】

预警:


类abo!!

和荒目的蜜桃乌龙同背景!


说明: 

那个伽御财团就是藻在室町时代所谓的御伽草子‘玉藻的草纸’(通称“玉藻前”)的称呼里面的御伽二字倒过来,因为正着读太像瑜伽了

太阴太阳就是abo里面的omega和alpha,没有b

棠棣是蔷薇的一种

应该都说明清楚了吧………………大概吧……(错别字自己替换一下)

还有不要因为这个狐狸精太浪忘记他15……虽然我写着写着老是想不起他15(大概是真的天赋异禀)

以上预警和说明确定?

以下正文

—————————————————————————————

檀木和蔷薇是在花园两种风景,春日正晴的时候,细软的蔷薇细软而又缱绻着勾缠着可以帮着它们窥见更高处风情的乔木,然后毫不遮掩地展示着过剩的灿烂和生机。层层叠叠的艳丽带着热切的香气毫不遮掩的展示着一种……

绮丽的妖冶。

他以为他绝不会和这样一种浓烈而又甜软到放肆的香味纠缠上,但是他确确实实的纠缠在了这样的一个绮丽的陷阱里面。带着春日暖阳直射在身体上似乎比夏日酷热还要难熬的热切,缠绵而又放肆到要剥开什么,然后趁机侵占进去填满霸占住所有的地盘。

最开始以为是一个梦境,毕竟在表明了身份的场合上,还在伽御财团的地盘上,就算是有不开眼的想要打什么主意,也不会放肆到他的头上。

可若是那个胆大妄为的家伙,不仅占了一尽地主之谊的便宜,又素来无法无天惯了,而且至多在真正能够完全压制住管着他的人面前做出一副乖巧的样子的话,大天狗觉得这样自己栽得也不算不冤枉。

至多有点憋屈。

因为这个乱来的小家伙,素来有一张能言善辩和颠倒是非的嘴脸,一旦被蒙蔽在他故作乖顺的外表下,在最开始的印象中留下的顶多以为那是年少者在那段固有的岁月里稍微带点可爱的叛逆,以至于忽略了很多顽劣的问题。

比如说明明是个该在学校乖乖上课的年龄,到底是怎么样躲过伽御严密的安保进入到这样的场所的,甚至于还出现在了为属于最高级别的VIP客户所留的长期客房的大床上。

不同于大天狗一时抱着温香软玉的一团震惊到摸不着头脑,窝在他怀里勉力睁开眼睛浑身酸疼的妖狐心里才叫憋屈!

他恨不得时间倒流到事情发生之前,然后一巴掌把那个稍微喝了点酒就开始胆大包天的自己打醒。仗着社长大人工作太忙而监护人又去国外出差的机会,好不容易能释放一下本性的妖狐,扔下校服就直奔他最得心应手的场所的妖狐,在一群莺莺燕燕的小姐姐们的身边混得风生水起。

以至于得意忘形地在隔壁较大的场所举办的晚会中惊鸿一瞥的那一瞬间,简直就遵循着他最恶劣又肆意妄为的本性和本心,做出了相应的举动。

“喂,”伽御财团年龄和辈分最小的小少爷朝着附近的管事招了招手,眯着一脉相承的天生就带着笑意一般仿佛狐狸那样漂亮又狡黠的眼睛,“去给小生查查那是什么晚会,有我们财团的人吗?”

“如果有的话,从酒库里提些好酒来让管事的多劝劝那位美人尽兴。要是没有的话,为敬地主之谊,我们也可以多提供一些品尝的机会嘛不是?”

妖狐当时有多得意自己的安排,现在就有多后悔……


ao3


下一章:檀檀棠棣【2】

  355 14
评论(14)
热度(355)

© 天腐的多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