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腐的多喵

岁月长河,观之如瀑;绵绵尔期,攥刻于吾。



最近沉迷狐狸精,恨不得打死他(喂喂)

 

檀檀棠棣【2】

一点肉渣渣

舅舅和阿爸上线

不知道为什么写到舅舅出场自动播放bgm:Blumenkranz

哈哈哈

上一章:喵喵喵

——————————————————————

妖狐在睁开眼结束装睡前想过很多关于一夜情结果是他被搞了后应该怎么装无辜装可怜装不知所措,可是把各种情况似乎都考虑进去的他,独独没有想到被大家长发现了会怎么样。

那恐怕是他内心深处最大的恐惧,甚至于潜意识里面想的都是不管谁知道都好千万不能让伽御财团的社长大人玉藻前这位大家长知道了就行。

可惜人生总是这样一次又一次的验证着墨菲定律,门突然被打开,仿佛自带了一个令人印象深刻的节奏的脚步声吓得妖狐直接哆嗦成了一团。

那种带着一点跟的皮鞋的脚步声,气势强大地不容忽视的压迫感一听就知道是……

两位太阳的气息在房间内冲撞地厉害,玉藻前的眼里似乎并没有看到下意识护住瑟瑟发抖的妖狐的大天狗,表情闲适地仿佛只是单纯的在自己的财团产业内进行的一场突如其来的巡查一般。温柔的、不容抗拒的抓住了少年一只雪白又带着斑驳青紫的胳膊,一把托住妖狐发抖的腰肢由着这个小家伙根本没有站起来的力气就势靠在自己的怀里。

“看来我要是来的再晚一点,”伽御财团的大家长一边轻描淡写地感叹着,一边脱下自己身上的风衣把妖狐裹起来,“你是不是都可以告诉我我要涨辈分了?”

几乎明眼可见的他怀里那一团狠狠地打了个哆嗦。

“看来我不必问做到哪一步了。”玉藻前搂着妖狐坐在了沙发上朝着旁边招了招手,紧跟在他后面的容貌艳丽的女子立马递上了他想要的东西,同时朝着他怀里惊恐地睁着一双大眼睛拼命朝着自己求救的妖狐递了一个自求多福的眼神。

“来,我的小乖乖,先把药吃了,”玉藻前捏着妖狐的下巴言语和眼神温柔地可以掐出水,“然后我们做完检查再说其他的。”

知道社长大人脾气的三尾狐美人由衷的给妖狐递了个“安息吧”的眼神,温柔成这样,玉藻前大人怕是已经要下狠手收拾他了。

一直被他们故意忽略成背景板的大天狗在这一小段时间内已经穿好了衣服,并且尽可能的稍微收拾了一下皱巴巴的西服,摸出手机发送了什么消息。然后趁着这个安静地空挡施施然地走到了玉藻前的面前:“我会负责的。”

藏在玉藻前大衣里的妖狐瞬间僵直了,然后抖得更厉害了。

“所以您不必为昨夜的事情责罚他,”他的态度陈恳而又直接,“待二位稍微冷静后,我会再来商讨后续的。”

“哦,是吗?”玉藻前伸手去抬起藏在他怀里的那张巴掌大的素白小脸,仔细端详着,“还在抖什么啊小可怜的,听到了吗他说他会负责的。”

虽然看不清楚少年到底是什么表情,但是从他哆嗦的程度来说基本上可以断定他害怕极了。

“是我的错,”大天狗难得面露难色,心里料定大概是昨天晚上给少年带来了什么不可磨灭的心理阴影,他神色郑重地向着似乎是少年的长辈的玉藻前保证到,“我会娶他的。”

抖成一团的妖狐内心顿时犹如被雷劈了!!!

“玉……玉……玉藻前大人啊……”哪怕是已经都过了半天了,妖狐崩溃的心情似乎没有半点好转,用一种可怜又招人疼的哭腔结结巴巴地给他的大家长控诉着,“他……他说要娶小生……”

“是啊,”心情莫名好了很多的玉藻前一边处理着事务,一边和蔼地摸了摸趴在他膝盖上都要哭出声的妖狐的脑袋,“想想你都到可以出嫁的年龄了,哎,一晃这么多年了啊。”

“但是……但是!!”妖狐就像是抓到救命稻草一般抓住玉藻前的手,急切而又气急败坏地抗议道,“小生……小生才15岁!!更何况……更何况就只是睡了一晚上而已!!!”

“都15了,16岁就可以结婚了正好我们还有一年时间可以好生准备一下,伽御财团和八大天狗财团的联姻当然不能敷衍了事啊。”

“玉藻前大人……”这回真的哭出声了,

“嗯……所以说……”

似乎是捉弄够了,玉藻前笑眯眯看热闹的神情稍微收敛了一点,连带着趴在他膝盖上软的没骨头的妖狐也乖乖的恢复了严肃一点的跪坐姿势,老实地等待着他接下来的决定。

“我当初把你送到晴明那去,似乎是想着让你收收性子,而不是他前脚有事出个差,你后脚就和一个太阳搞上了不说,还被直接标记了吧?”

“玉藻前大人昨天晚上真的是个意外……”

“是挺意外的,要不是我早上听到经理的报告,等你们两个闹够了出来,怕是该吃应急避孕药的时间都过了吧。”

妖狐蔫哒哒地跪坐在玉藻前的腿边,表情真的是十万分的悲痛欲绝后悔莫及。

“但是玉藻前大人,小生在晴明大人那里真的很乖啊,小生还按照您的吩咐赶走了很多窥觊晴明大人的家伙……”

“对,”玉藻前肯定地摸了摸他的脑袋,“让我想想你是怎么赶走的,尤其是对那个源氏的家伙,你说你是晴明的童养媳对吧?”

“……”妖狐生无可恋地抱紧了玉藻前的大腿,“小生……小生……小生错了大人……”

“你还提醒我了,”突然想起了什么的玉藻前兴致勃勃地拎起电话吩咐下去,“吩咐下去,把这几天我们社里的几家媒体的头条都给我空出来,给我关注一下那个源氏和大天狗的动向,然后把之前几年妖狐这个小王八蛋放言说自己是童养媳的旧事热度炒起来……”

前几年因为这位瑜伽财团最小的小少爷说自己是童养媳的事情很是被各大媒体当做豪门噱头新闻炒了好几天,关于是谁的童养媳这点简直争论不休百花齐放。玉藻前得意的想着,听闻那个大天狗和源氏的那个老是喜欢缠着晴明的混蛋关系不错,正好了放点风声出去,管这小王八蛋被外面炒成什么样呢,反正热度也有了报纸销量也打开了,还能一洗晴明和那个姓源的混蛋那些隐隐绰绰的纠葛,多好的事啊。

反正妖狐这个惹事的也就这点用了,至于他对外白莲花一般干净单纯的形象?

这不一直都保持着的嘛。

除了落实他还真的是个童养媳以外。

妖狐想不明白,一边揉着还肿痛的屁股一边给自己灌着药依然想不明白,玉藻前大人是位太阳,三尾姐姐也是个太阳……

所以为什么到了小生就是太阴了??

他还没有彻底深入思考一下这个严肃的问题,很快就迎来了第二波打击。

他名义上外加大部分实质上的监护人,安倍晴明,在得知消息的情况下匆匆赶回来了。

玉藻前大人不会揍他但是一个眼神过去妖狐便怕他怕得要死,晴明大人说着说着直接拽过这个小混蛋打得他嗷嗷叫,生性狡诈的小东西就知道,这事起码过去一半了。

他真的一点都不怕晴明大人。

甚至于一边哭得假惺惺的一边往晴明怀里钻:“小生才不想娶那个混蛋呢!!!”

小生才15!!!

大把青春的岁月怎么可以就吊死在了一棵树上!!!!

“你先给我说清楚!”晴明一把架起妖狐的胳膊,让他们两个眼睛可以互相直视,“你怎么大晚上跑到伽御的夜总会去了?!去干什么?!”

妖狐眨巴着一双大眼睛,模样无辜而又饱含委屈:“小生就是好奇么……”

他若愿意装出一副懵懂无知又满含少年满满好奇心的模样,自然是十分的招人疼爱了,幼嫩的脸上带着些许婴儿肥,眼神干净又隐匿着些许无伤大雅的狡黠,还故意做出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一直以来并不太知道他斑斑劣迹的晴明心都软了。

“好奇你就……”晴明搂住卖力讨好他,往他怀里拼命蹭的妖狐,忍不住轻轻抬手揍了一下翘起来的屁股表示惩罚结束,“我给你下的11点后必须在家的门禁你是不是忘了?!”

“小生没有……”

“那你怎么会被舅舅从大天狗的房间里面抓出来?”

“那是个意外!!!小生……小生都不知道他居然是太阳!!!小生才冤枉!!!”

妖狐有一张颠倒是非能言善辩的嘴,而且天性不知道悔改,不过审时度势的本领倒也是一等一的。在玉藻前大人面前要乖乖认错,到了晴明大人怀里就可以可劲往自己有利方向说了!

“小生现在屁股还疼呢……”

“哎,”晴明无可奈何地叹了一口气,“不过我之前也找人打听了一下,据说大天狗还不错,至少他也跟舅舅说会负责的。”

“但是小生不想结婚啊!!!小生才15!!更何况……更何况小生又不……额……”

妖狐回想了一下大天狗的样貌,突然一时间原本那句“小生又不喜欢他”还有点说不出口了。

虽然养了这么多年晴明一直被玉藻前和妖狐联手蒙蔽在这个小东西无害的印象中,但是对他“喜好颜色”的性子还是知道个七七八八,一看这个呆愣的小样就知道——

“怎么觉得他长得不错一时间又舍不得了?”

“……就不能不结婚……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么……他又不吃亏!!!!”

是啊,大天狗又不吃亏,晴明纳闷的想着,第一次见到吃亏的一方死活不要负责,而占便宜的一方上赶着要负责的呢。

但是不管怎么说,妖狐哪怕撒娇撒的腰都要扭断了,也只能让晴明大人出面去劝玉藻前大人把结婚改成订婚。事实上他和大天狗恐怕也这辈子撕扯不开了,对于贪花好色的小东西来说也至多从死刑改成了死缓。

更何况哪怕是晴明也觉得,让这对有实无名的未婚夫夫提前解除一下也是好事,妖狐甚至于不得不去面临一下每个月有10多天得和大天狗住一起!!!

“小生不要!!!!”妖狐哭得梨花带雨地抱着晴明的腰死活不出门,“他会占小生便宜的!!!阿爸你不能这么对小生!!!小生才不要跟他一起住!!!”

“快走快走,”积极前来帮忙搬东西的博雅提着妖狐的衣服后领想把他从晴明身上撕下来,“大天狗才不是你说的那样的人!”

“你对他了解很清楚嘛!他是什么样的人都知道那你干脆和他一起过好了!!”

“搞错没有小混蛋!!你才是和他订婚的那个!”

“对啊!你这么积极的奔前走后莫不是对大天狗有企图啊!正好啊!小生把大天狗让给你啊!!”

“乖乖乖,”晴明安抚地哄着妖狐,“就当去朋友家玩玩,要是实在不行我明天就来接你?”

“那为什么干脆就不过去了嘛……”

“是舅舅安排的啊,他说的也没错,你们两个是绑定了的太阳和太阴,注定要过一辈子的当然要好好培养一下感情啊。”

“小生才不要跟他过一辈子,”妖狐可怜巴巴地看着晴明,“小生想跟晴明大人你过一辈子……”

源博雅被妖狐这个小混蛋气的火冒三丈:“死心吧,你现在只能和大天狗过一辈子了,真不知道大天狗倒了什么霉,要跟你这样的太阴过一辈子。”

“你这么心疼他你可以去替小生去跟他过一辈子啊!”

源博雅和妖狐八字不合不说,而且根本吵不过牙尖嘴利的小东西,每次被气得肝疼现在也只能指望大天狗这位好友来“镇压”住他追求晴明路上的巨大的绊脚石。

虽然比起另一块称得上“杀生石”的玉藻前大人来说,连妖狐这种“绊脚石”他都没法收拾利落,显然他在追求人的道路上阻碍重重。

妖狐噘着嘴坐在大天狗家的沙发上,那是一间距离他学校不远的高级公寓,从装修上来说蛮新的,大概是近期才置办的。

“首先,”大天狗一板一眼的模样简直不像是在家,活像是刚刚进入了会议室,拿着一摞整齐的资料顺便还架上了一副金丝眼镜,“根据玉藻前的建议,我制定了如下几条家规。”

家规!!!!你都要霸占小生周围美人位置一辈子了你还要管着小生???

这个不守妇道吃醋满心嫉妒的男人!!!

“不准晚上9点后出门或者不归家,还有作息要严格按照指标来,另外。”

“……凭什么!!!??”

妖狐和大天狗单独相处的第一天,晴明大人就在自家楼底下遇到了一个离家出走满肚子状要告的妖狐,气的小脸绯红说话都哆嗦了。

“9点回家!还要检查小生的行程!!他……他……他就是个妒妇!!!”

晴明厚道的拼命想忍住笑,歪在听闻妖狐被送走了有人想趁虚而入和侄子过过二人生活而前来视察的玉藻前的肩膀上整个人都在抖,玉藻前稍微好一点,不过打开的折扇遮住了他下半张脸,从他弯弯的眉眼来看,显然也在幸灾乐祸中。

“这么苛刻都能忍一下午才回来,”玉藻前大人语气慢悠悠的揭露着妖狐的真实内心,“看来那位大天狗的长相很符合你的审美啊。”

的确如此……

妖狐一进门一双眼睛全落在大天狗的脸上了,拿出谈论正事的口吻和表情的大天狗比那天夜里惊鸿一瞥还要勾着妖狐心痒痒,他心猿意马地听着大天狗叨念的那些内容,基本上是左耳进右耳出,直到大天狗念到——

“婚前禁止发生性行为……”

你吃素就算了还要逼着小生一起吃素就过分了!!!!

碍于妖狐知道他要是说出真实原因晴明铁定拍手赞成大天狗的“婚前禁欲”计划,所以死活赖着不肯走,直到晴明说服大天狗勉强把门禁时间延后到晚上十点半。

虽然妖狐很快就又后悔了。

和大天狗同居,是一件,对于他来说非常苦闷的事情。

接触了几天妖狐才恍然大天狗的信息素的味道是白檀香是十分有道理的,因为这个家伙礼佛不说,还俨然在这一脉上天赋异禀修行很深。妖狐觉得要不是大天狗被自己弄上了床破了戒,怕是下一步计划就是要出家了,还是清修的那种。

是的,在外人和媒体眼里事业有成家境豪富哪怕是单凭那张脸就绝不缺桃花的大天狗,在几个月前被妖狐搞上床之前还是个在室男,禁欲修行,一心奔着寺庙出家前行。

而且八大天狗财团似乎家风如此,各个都是佛教虔诚的信徒,虔诚到一个二个都不成家,本来整个财团的董事们对此都看开了,以至于听闻大天狗分化成了太阳甚至还直接标记了独属于他的那个太阴之后,整个董事会都沸腾了!

这意味着他们后继有人啊!

就像是玉藻前盘算的那样,他似乎可以期待以后有一只可爱的继承了伽御一族漂亮狐狸眼的小家伙逗着玩了,大天狗财团的董事们也想象着一个继承了金发蓝眼睛的小可爱,甚至于一而再再而三的劝大天狗多容忍一下比他年龄小10岁的太阴。以至于妖狐要在挣扎很多年后才会发现一个问题,他的一切奋斗都是无望的。

他奋斗的方法大多数都是试图激怒大天狗,好吧,大概是大天狗讨厌做什么他就偏要做,比如说大天狗选择婚前禁欲,偏偏妖狐就要想着办法把他往婚前性行为上面带。

家风严谨的大天狗拿年岁尚小脾气早就被惯坏了的妖狐毫无办法,态度稍微强硬起来立刻小东西怂得跟被家暴了一样,稍微有点退让妖狐就缠上来想要窥觊更多底线一般。

非常……难缠。

他们的矛盾可以从早上起床开始蔓延到晚上睡觉,生性懒散的妖狐酷爱赖床,闹钟哪怕响了千百遍了仍然装作听不到,需要亲自动手把一只这个时候脾气格外不好又会撒娇又会作妖的小东西从被褥里面挖出来,套上衣服拎到盥洗室刷牙洗脸。

大天狗怕是长这么大第一次伺候别人穿衣服,偏偏妖狐穿衣服都还不老实,仗着自己还没睡清醒一边黏黏糊糊地往大天狗怀里钻,一边伺机用手指和嘴唇四处占着人家便宜。

毕竟大天狗是长得真的好看。

工作日妖狐还算收敛一点,到了周末,那简直就是他和大天狗斗智斗勇的开始。

他做出一副可恶到可爱的被惯坏的小少爷模样简直是轻车熟路,撒娇也好讨饶也好都是他狡黠的伪装。假日的清晨大天狗准备把这个小东西抓起来喂点东西再放他去睡,意外的发现了藏在被窝里面让人面红耳赤的陷阱。

少年精力旺盛又正值15,16岁格外敏感又容易接收刺激的青春期,半梦半醒的状态下像是陷入了困顿的梦魇里面,黏稠而又挣脱不开意外猛烈的感官刺激。浑身皮肉火烫一双细长的腿不自觉地磨蹭着,感受到一双温度稍低的手的靠近就像是抓住了一根求救的稻草。

“大天狗……唔……好哥哥……”

“唔……难受……”

溺水的人会紧缠不放救命稻草,年少者会下意识去依赖年长的人一样,大天狗尚未完全反应过来妖狐到底要做什么,就被少年胡乱抓着胳膊攀附而上了。

像是在梦里或者说又回到了似乎和最初相遇的时候有点相似的场景中,本梦半醒的少年蜷在自己的怀里像是讨要着什么好处一般,带着祈求或者撒娇一般蛮横而又不知所措的抓挠着。他似乎不知道怎么解决或者并没有遇到过晨间这样的生理问题一般,扭着腰把自己整个往大天狗怀里送。

顺便胡乱咬着可以触碰到的皮肉,仿佛是在撒气一般。

“怎么办啊……好哥哥……呜唔……好难受啊……”




下一章:檀檀棠棣【3】

  206 12
评论(12)
热度(206)

© 天腐的多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