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腐的多喵

岁月长河,观之如瀑;绵绵尔期,攥刻于吾。



最近沉迷狐狸精,恨不得打死他(喂喂)

 

妖狐艳史

其实就是个,妖狐猎(挨)艳(打)的故事

唯一cp就是狗崽

其他,至多就是撸毛和揍狐狸的关系

————————————————————

三月七日

春日的山阴山阳是一个极美的地方,辛夷素雅地开满了枝头,契合着层峦叠嶂的翠色,像是一朵朵云簇拥在山间,堆砌出更美的场景。

听闻山脚的村民时常传言,山中有精怪一般貌美如云的身影出没其中……

背着行囊仿佛四处游历一般书生打扮的青年似乎有了主意。

睡在辛夷树枝上的风神一目连醒来时下意识检查了一下自己设下的结界,意外的发现居然被破坏掉了。破坏这个结界会受到猛烈的反击,睡眼惺忪的风神四处打量了一下,发现树下有一只体型格外大而且毛色纯白的狐狸。

那只狐狸毛皮真漂亮啊,一目连拎起蓬松的大尾巴抖了抖,满意的发现这个小东西一动不动似乎是——

咽气了?

“就是你破坏了我的结界吗?”

风神一边自言自语一边手拎着狐狸尾巴便上了树,这只狐狸比寻常的狐狸大很多,皮毛也更加柔软浓密手感上佳,所以一看就不是什么普通狐狸。一目连把他往树枝交并的地方像是毯子一般铺上去,惬意地倒下去感受了一下那个柔软度。

果然不是普通的狐狸!!

毛垫子真的是!!非常棒了!!

还特别暖和!!

“小生……小生还……”

咦?

“小生……不是毯子……”

风神惊奇地抱着到手的毛茸茸的尾巴感叹道:“咦,你还活着吗?”

小生当然还活着!!!

妖狐这样素来品行不端的小坏东西,看着过于美好的事物总有一种蠢蠢欲动的破坏欲。酣眠在层层辛夷花中的美人哪怕只是露出了裹着绷带也无损容貌的小半张脸,也比脸庞雪白辛夷花还要多几分殊色,只是惊鸿一瞥妖狐已经按捺不住各色糟污的心思了。

“所以你是妖怪吗?”

这个看上去,娇弱纤细似乎一阵风都能刮走的病美人俨然是个硬茬子,才吃了结界猛烈反击带来的去了大半条命甚至被打回原形的教训,妖狐一边念叨着出师不利,一边谨慎地总结经验教训。

“小生……小生明明是宠物!”

“宠物?”一目连搓揉着怀里手感良好的尾巴似乎很好骗地相信了狐狸的说辞,“难怪皮毛手感这么好!”

“是啊……既然小生是宠物……所以……能不能给小生应该有的宠物的待遇?”

而不是皮褥子的待遇!!!

宠物的待遇?

一目连想了想,把铺好的狐狸整个翻了个面然后继续躺上去开心地决定到:“那就这样好了!”

这……这……在您这宠物的待遇也是皮褥子啊!!???

 

三月十一日

在一目连大人那么享受了几日“宠物”皮褥子的待遇,妖狐还是毅然决然的拿出说辞溜走了。

“小生……小生是有主的宠物!”

“哎?”一目连一边躺在狐狸皮褥子上,一边喂自己和狐狸吃新鲜的莓果,“那你怎么到山阴山阳来了啊?”

“因为小生离家出走!!!”

一目连大人确实什么都好,温柔又体贴,虽然还是逃不了作为皮褥子的下场,但是妖狐觉得这样似乎也算是一种美人在怀……

要是美人能把自己当成谈情说爱的对象那就更好了。

然而,一目连大人似乎很好骗,但是也很不开窍。

当然妖狐致力于溜走的原因不是因为一目连大人不开窍,是因为一目连大人他——

也是个吃素的!!!!

“哎,你为什么用这种奇怪的眼神看着竹鼠啊?”

“因为……因为小生觉得他们实在是太可爱了……”

小生真的不想再过每天吃水果和竹笋、都能盯着竹鼠流口水眼冒绿光的日子了!!!!

“虽然小生很舍不得一目连大人您,但是小生的主人是一个蛮不讲理凶狠毒辣的大妖怪!小生不能给美人……啊是一目连大人您带来危险!!”

“他每天还要拿棍子打小生屁股!!”

“小生实在是忍不了了于是决定离家出走!!!!”

听上去真是异常凶残的大妖怪啊,一目连不舍地把执意要为了自己安全而离开的狐狸送到了山下,挥别自己已经睡得很习惯的皮褥子。

“所以说,你那个可恶的主人是谁啊?”

临别之前风神忍不住多问了一句。

妖狐一边朝着一目连挥手作别往路上窜,一边回答道:“就是黑夜山那个可恶的山神!!!”

黑夜山???

那不就是……

一目连一边思索着一边回去准备给黑夜山的山神写一封信。

内容大抵就是——

狐狸在我这里当宠物很乖的,请不要再拿棍子打他了,要是实在是不喜欢他的话,请务必送给我当宠物褥子吧!!!

 

三月十三日

听闻不远处城镇中有一位永恒保持美貌的少女……

拥有一个巨大又藏匿着诸多珍奇事物的匣子,似乎是为了守护而生的一般。如果你成为她的朋友的话,说不定她会赠予你恰好你渴求的一件属于她的宝物?

“这世间对于小生来说最好的宝物……就是美貌的少女啊!”

妖狐合上了扇子,自信满满地朝着传言中那间特别的房屋走去。

“小生最想要的属于您的宝物,您难道不知道吗?”

少女的手比最上等的白玉还要滑腻白皙,笑声带着被取悦的欢喜,清脆地像是屋檐下悬挂的风铃。

“想要什么,自己来选吧。”

“小生想要您的真心啊。”

“你嘴巴真是太甜了。”

嬉闹间匣子打开了,就像是少女期待的那样,或者说绝大部分是像她平日里期待的那样发展着,除了书生脸上的表情似乎和过往的家伙有所不同——

这是……是兴奋?

“哎呀,保存着这么完好,真是意外高超的技术呢!”

“这是我之前最珍惜的一位朋友,所以也把他一并藏在了匣子里呢。”

“这的确是一个好方法,所以不知道您保存的方法对于厉害的大妖怪来说是否管用吗?”

“比如说?”

“嗯……就拿黑夜山的山神举例吧!”

交流似乎转变了另外一个方向,房间里的灯彻夜没有熄灭,这次双方似乎都对谈话的内容非常的满意。直到早晨妖狐兴高采烈的带着一肚子交换回来的经验离开后,似乎才陡然想起——

“小生……小生最开始来这个城镇……是想干嘛来着?”

 

三月十七日

春日的气息越发浓厚了,空气里都弥漫着浅粉色甜蜜的气息。

妖狐盘算了一下,决定还是绕开京都附近,先渡海去九州一代看一下吧!

听闻九州一代可能因为接受从大唐而来的遣唐使次数多了,连风声中都藏着风雅的管弦丝竹的曲调。这种风雅事不说遇上传闻中的正主,去游历一番回来也是以后和漂亮的少女交谈的话资。

事实上他也确实见到了渺渺仙音的正主。

虽然……这是一位在妖狐靠着一张甜嘴和能屈能伸的性格行走四方无往不利中,极少遇到的不吃他那套的家伙。

“闭嘴,碍事多毛的虫子。”

态度极度傲慢冷淡就不说了,眼底还满是睥睨和嫌弃。

小生……小生还没开口说什么呢……

但是对方真的是一位极少见的美人啊!!

纯白的长发整齐的垂落下来,拨动琴弦的时候如诗如画硬生生能把身后繁茂而又华美的成群樱花比下去。素雅的身形就像是远山的云雾山巅的那一点白雪,亦或者是竹林中缓缓落下身形优美的鹤。

妖狐看着看着,就情不自禁伸出了爪子……

“离我远点!”然而面对妖狐,美人脸上的厌恶都快实质化了,“你这个掉毛的虫子!送给我擦地都不要!”

“小生……小生还没做什么呢……”

“作为虫子你的存在已经够污秽了,还想试图做点什么彻底和泥淖融为一体吗?”

妖狐觉得,美人真的什么就好,就是那张嘴,真真有点……不是一般的刻薄。

顺便在这样密集而又刻薄的攻击下,小生还能一如既往地保持自己热切的态度,简直太棒了!

 

 

三月二十一日

在妖狐执着而又没脸没皮地刻意接近下,奏琴的美人对于他的称呼已经从诸如多毛的虫子、掉毛的虫子、动手动脚的虫子等等,变成了固定的——

“那个多毛又掉毛喜欢动手动脚的虫子。”

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但是小生为什么高兴不起来……

可能因为离别的日子都要到了,美人对于小生的称呼还固定在虫子上不说,小生连美人的手都没有摸到吧?

虽然除开刻薄的言语外,并没有什么太厉害的攻击,但是美人的力气出乎意外的大不说,但凡妖狐那点小心思萌动想要抓紧一切漏洞看看能不能占到什么便宜……

奏出的琴音就有着异样的魔力。

在这样的琴声中妖狐晕乎乎的,第一次一头栽到了旁边的河里,第二次一头撞到了树上,第三次给了自己一巴掌,第四次……

妖狐已经学会规规矩矩坐在不会引起妖琴师厌恶的距离范围外,安安静静地听琴了。

“小生……即日起怕是要离开了阿琴你这里了……实在是舍不得这样美妙的琴声,就像是要诉说着什么喷薄欲出的情感一样让小生感到震撼。”

“你这个多毛又掉毛喜欢动手动脚的虫子居然还有这样的见地着实不容易了。”

“所以……阿琴,就没有什么话……在离别前想跟小生说吗?”

难得没有针对妖狐的话再刻薄上几分的妖琴师想了想,指了一个方向:“往那边走,还有一位笛子吹得能让木石心动的乐师,如果你这个多毛又掉毛喜欢动手动脚的虫子感兴趣的话,可以去看看。”

“啊,那位吹笛子的有阿琴你这么好看吗?”

意外的,素来不怎么露出笑容的妖琴师,嘴角展露出一丝迷得妖狐七晕八窍的弯起的弧度。

“非常好看。”

妖狐晕乎乎地去了。

 

三月二十二日

九州岛有了一条新的传言。

据说时常传出动人的笛音的竹林里的精怪,似乎为了争夺能演奏天籁笛音的归属互相大战了一场,有一只白毛的巨大狐狸狼狈的逃窜出来,一边跑一边呜呜的叫的可惨了。

那应该是争夺中败落的一方吧。

 

三月二十七日

大抵上觉得应该没事了,休整好了的妖狐决定出发去京都品鉴一下美人了。

听闻乐坊出了一个名动京都的乐伎,妖狐已经按捺不住一颗想要一亲芳泽的心了。

那种似乎带着魔性的舞蹈有着极强的侵染力,哪怕是作为在此道上极有造诣的精怪,妖狐也轻易迷失在这种过分的国色天香中无法自拔,直到他摸上美人的手,然后顺应着抚过自己脸颊端起自己下巴的手往上抬的力度——

“哎呀,今天吊到的只小狐狸啊。”

“玉……玉……玉藻前大人?!!!!!!”

距离那张嫣红的薄唇大概只有那么一丁点距离了,妖狐白眼一翻活生生把自己吓晕过去。

昏过去前,只看到美人骤然变成一条又粗又长过分华美的——

狐狸尾巴。

 

三月二十八日

有道是,夜路走多了,总会闯鬼。

妖狐觉得,自己一直就在闯鬼的路上,艰难前行。

玉藻前大人的手放在他脊背上顺着毛发生长的角度一路滑下去直到尾巴的手法,都优雅地不得了,比起一目连大人又搓又捏又揉的过分欢喜,凭空多了几分漫不经心的施舍。

“您这样子……”

“怎么,晴明你也想试试这只狐狸的手感?”

“不是,我只是觉得,您这个姿态实在是很少见到,似乎比起宫中的那位还要多几分……”

“啊,可能是受我还在大唐那块天地时,我前一位夫君的影响吧,这般姿态一来有利于等下和大天狗的交涉,二来,这个小东西也会老实一点。”

那个他口中的“小东西”瑟瑟发抖地缩在玉藻前大人的膝盖上,简直……可怜极了。

“害怕什么呢小乖乖,”玉藻前架起膝盖上狐狸的两个前爪,“你说等会我拿你换点什么好呢?正巧我还嫌天皇那个家伙给我建的宫室不够大气,你说我拿你换个鹿台怎么样?”

“玉藻前大人……”

“嗯?晴明你也想要座大点的屋子?”

“太过于奢靡了玉藻前大人,劳烦您克制一下啊。”

“好吧好吧,”玉藻前搂过坐在旁边的阴阳师爱怜而又宠溺地摸了摸被他视若子侄的晴明的脸颊,妥协道,“听你的,只要你开心就好。”

……包括现在缩成一团的狐狸精在内,阴阳师实在是很想知道,彼方近两千年前的那位出了名被美色迷得一团乱的暴君到底是怎么把玉藻前大人影响成这样的!

但是对于现在的妖狐来说,首位的问题是——

比离家出走更可怕的,是离家出走后被抓到。

比这还要可怕的是,想要抓到自己的家伙是大天狗。

比想要抓到自己的家伙是大天狗更加可怕的是,玉藻前大人抓到了他还想拿他和大天狗做点交易。

狐生……惨淡……

小命……休矣……

“我听闻大天狗说,你为了把他支使下山,说你怀了崽需要来京都找我要保胎药?”

“小生……小生是公狐狸……更何况作为山神什么药找不出来,也只有这种药可以……”

“这我当然知道,我就是觉得,你说我要是告诉大天狗我有办法让你怀上小山神,你说他会不会答应给我修座鹿台呢?”

“玉……玉……”

“咳咳……”

屋子里面同时响起阴阳师意有所指的轻微咳嗽的声音,和狐狸已经带着哭腔地颤音。

“好吧好吧,听你的便是了晴明。”

如果有两千年前伺候过那位暴君和他那位名唤苏妲己的美人的家伙在场,定会觉得此刻的玉藻前大人和当年的暴君宠溺人的模样简直十成的相似。

“先不说鹿台的事,”阴阳师打量着瑟缩成一团的妖狐,嘴角弯起一个带着让妖狐瞬间毛骨悚然的微笑,“您说,能让这个家伙怀上小天狗的事……当真吗?”

 

三月二十九日

玉藻前大人到底和大天狗在阴阳师大人的监督下达成了什么样的邪恶交易,妖狐不知道。

不过他离家出走的日子就这么结束了。

醒来的时候已经又回到了属于大天狗在深山里面的风雅小筑之中。

小生……小生真的好想哭啊……

春天这个季节,是狐狸躁动、亢奋,不思饮食也要贪图一响贪欢的时节。

近一个月前,缠着大天狗又是蹭又是扒衣服又是趴在他背上腰肢耸动都没有得逞的狐狸,一怒之下用大天狗无法拒绝离开山的一个借口把他支使下山,然后偷偷地离家出走了。

“是我的错。”

妖狐看着端坐在自己面前的大天狗陡然缩回了被褥里面。

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吧,大天狗这个家伙居然没有直接动手打小生?还跟小生道歉?

“玉藻前已经跟我说过了,之前没有在最好的时节努力让你怀上是我的错。”

……玉藻前大人您跟大天狗这个死脑筋的家伙说了什么?????

“所幸春日还尚未过去……”

“小生突然想起有些重要的东西落在京都了小生这就去——”

“不急,”大天狗伸手拦住突然跳起来就往外跑的妖狐,一本正经地继续说到,“等我们办完正事再说。”

“什么正事?”妖狐惊呆了!

“首先,一目连给我来信说让我别用棍子打你了,我比较想知道我何时用棍子打过你?”

一……一目连大人您害得小生……好苦……

“不过,这也不是什么太大的事情,春日已经过去了一月有余,我们的时间不多了。”

“什么时间不多了????”

“在狐狸发情期让你真正怀上的时间。”

“小生……小生是公狐狸!!!”

“无妨,我不嫌弃,”大天狗一本正经地抽开自己的腰封,“至多我多努力便是了。”

 

四月二十九日

远在京都的玉藻前大人收到了一封来自山里的来信。

“啊……没有怀上小狐狸的话,就告诉大天狗可能还是需要多努力一下吧……”

唔,至于真的可以让妖狐怀上的药……

还是拿鹿台来换吧。





——————————————————————————

昏君藻好棒棒哦

我们群里一致觉得大舅的画技,就是被纣王这样宠出来的

“美人画的好,谁说不好的?拉下去炮烙了!”

在纣王身边,藻似乎觉得自己学会了

真正宠人的方式

(真的不是藻晴)

  482 22
评论(22)
热度(482)

© 天腐的多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