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腐的多喵

岁月长河,观之如瀑;绵绵尔期,攥刻于吾。



最近沉迷狐狸精,恨不得打死他(喂喂)

 

悉伽罗【上】

悉伽罗是梵语里面六道中的一种狐狸

是个可爱的小变态

小变态长相提供感谢 @Fall in sky (配色稿请大力继续骚扰重花花)

私设黄爹那只四翼白毛大天狗是八大天狗中的荣术大天狗

以上

(ps我觉得古代14岁算成年了)


————————————————————————————————




狐狸是一种与生俱来脾性就很恶劣的生物,只是恶劣的程度有所不同而已。

而能成为精怪的,更是这一族中的佼佼者。

曾经有这一族中实力顶尖的大人友善的提醒过阴阳师大人,对于改造他们一族中“恶”的一部分不必抱有希望。

“这般不可能的事情,还是请务必不要抱有这样奢侈的幻想了。”

“真的……一点办法都没有吧?”

“唔,如果彻底剥夺神智,变成唯命是从的木偶也算办法的话,应该还是有可能的吧?”

“那已经不归属于狐狸的范围了,只是披着一层狐狸皮的存在了。”

“那就对我们一族不要抱有太多的幻想,不管是哪种狐狸也好,至多他们向你展露的是你希望看到的那面。”

“包括您在内?”

“那是自然,我在人间修行上千年了,应该伪装成你们人类认可的何等模样,当真一清二楚。”

那位大人缓缓展开手上的折扇遮住了自己大半张脸,露出来的是让人心动的绝色面容,望之可亲又像是隔了千万里而无法求得一抹彩霞。一举一动带着天成的勾魂摄魄,就像是本应该全天下都为之倾倒的那样,遇到的一瞬间自然而然的会因为他屏住呼吸,也会为了他失魂落魄甚至神魂颠倒。

“可惜本性还在那里,即便是吾辈再熟悉人世间的规矩,但是天生的性情却是无法压制的。”那把纸扇勾住阴阳师的下巴,“所以安分的伪装总是一时的,稍微闹出点事情来,人类也真是的……”

他稍微啧了一下,似乎不满于自己总会被发现的事实。

“那是因为您闹的都不是什么小事。”

“是么?吾辈只是想玩玩而已,寻个开心。”

狐狸一族的寻个开心,真的是极其恶劣而又难以捉摸的事情。

就像是那位大人所说的那样,阴阳师安倍晴明最近被好友苦求着拜托了一件事情,是关于近日贵族家中豢养的珍禽被虐杀的真相调查,似乎就和狐狸一族恶劣的天性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那是真的虐杀,还是带着消遣的成分在里面的,受害的贵族还不止一家。据说被发现时吓晕了好几个在场的侍女,甚至于见过血的武士也有些腿软。

地上是散乱的羽毛和飞溅的血,还有深深浅浅的类似于犬的梅花脚印,但是那些脚印反应出来肇事者的体型甚至于可能和半岁左右幼犬差不多大小。那些脚印带着家犬所不会有的更加尖细的指甲,嵌在沙土上比起肉垫落下的痕迹更为深入。

“是狐狸的爪印,”武士打扮的源博雅很是头疼,似乎想不明白什么,“但是为什么这里只有后爪印?”

阴阳师慢吞吞地看着一地被撕开了羽翼和身体的残骸,血溅的满地都是,似乎找不到一个完好的尸体了,角落倒还有一堆挤作一团的完整的珍禽尸骸,但是那是活生生被吓死的……

“因为那只狐狸是站着的。”

“哈?”

“嗯,站在这里,应该布下了一个结界,然后一只一只的撕着玩,就这样活生生的用自身的力气撕开……甚至还有空专门蹲在那群怕是要被吓傻了的挤成一团的鸟的面前撕给他们看,然后……”

然后这个坏东西还开心地拿残骸摆了一句话给鸟的主人,也有可能是带着挑衅的心态留给会前来处理事情的阴阳师的。

难怪能吓晕好几个侍女呢,那只坏东西留下来用鸟的残骸摆出来的话语是——

コンニチハ、ハジメマシテ、ヨロシクオネガイシマス(您好,初次见面请多指教)

那些贵族单是听听转述的过程都吓得直哆嗦,战战兢兢地问阴阳师大人和武士大人:“他……他意思是还要再来吗?”

嗯……这个……

依照狐狸的性格还真不好说,还是这么恶劣的一只。

追踪这个满身血腥味的小东西真的不太难,跟着气味一路往山的方向走去,在山脚的位置一处向阳的巢穴里面,就蜷着一只半身是人半身是兽腿的带着尖尖的毛耳朵和蓬松又粗软尾巴的小少年一般的精怪——

他抱着尾巴睡得迷迷糊糊的样子和人类的小孩子没有什么区别,甚至于更加可爱天生带着一股招人喜欢的小模样。身上穿着也是像是三五七节小男生穿的衣服,干干净净的模样一点都不像是在京都干了这么血腥事的样子。

“不是吧晴明……这看上去和童男童女那样的小妖怪没有什么区别吧?”

“别相信狐狸一族向你展示的皮相啊博雅,”阴阳师毫不留情地展了个缚字诀,然后才伸手抓着这个被捆得严严实实的小狐狸的尾巴把他拎起来,“普通的小妖怪可干不出那样的事。”

就像是阴阳师说的那样,这个被阴阳师几巴掌就打回一团毛球模样的原形的小东西,性格上已经不是一般的恶劣了。聪慧、顽劣、残忍甚至于喜好杀戮这样的天性,就像是根植在他骨血里面的本能一样,随着天生的好天赋一并对外展露无遗。

这只狐狸特别年幼,年幼到什么程度,他的原型在阴阳师再三确定下真的只有半岁左右的幼崽模样,而不是为了逃避惩罚而故意变幻出来了的。

“唔,才一根尾巴,可能就一百来岁吧?”

玉藻前大人提着毛球帮着阴阳师大人确认了一下:“一只小东西,干了什么事撞到你手上了?”

还指望着玉藻前帮着他一并教训狐狸的阴阳师把前因后果说了一番,拧着自己还委屈上了的小东西的耳朵问他:“知道错了吗?”

小狐狸声音都还带着奶气:“……小生做错了什么?”

“你杀那些鸟是为了做什么?”

那个小东西狡猾地眨了眨大眼睛:“那阴阳师大人以为小生是为了什么?”

可惜阴阳师还没回答他,尾巴还在狐狸祖宗手上的小狐狸被掐了一下尾巴根,浑身都哆嗦地抱着玉藻前的手可怜兮兮的问道:“玉藻前大人……为什么要掐小生的尾巴?”

“好生回答晴明问题,不准耍心眼。”

被拆穿了心思的小狐狸蔫哒哒地回答道:“当然是阴阳师大人认为小生这么做是为了什么就是什么啊。”

狐狸很快就被掐的唧唧叫,听那声音简直可怜死了的屈打成招。

“小生……本来就是!”被抓着揍了几巴掌屁股的小狐狸声音都带上了哭腔,“小生饿了想吃肉不行吗?至于杀那么多小生有屯粮的习惯不可以吗?!”

“你屯粮还有杀了摆盘的习惯?”

“那是小生的标记!本来就是小生的食物之一,小生怎么处理都可以啊!”

“你杀了那么多一口都没有吃,你这是为了食物?”

啊,玉藻前内心哂道,没出息的小东西,取乐的事还能被抓个正着,也太没用了。

“看,小生就说,小生说是为了食物但是阴阳师大人您不信,所以自然是阴阳师大人认为小生这么做是为了什么就是什么啊。”

阴阳师实在是不想跟这个小东西兜圈子了,点向狐狸的额间默念了一串咒文。很快那只狐狸就像是陷入了一个梦境中,眼神变得格外坦诚而又天真。

“所以,为什么要弄得遍地都是血,还故意撕给那群被吓死的鸟看?”

“因为很好玩啊,”小狐狸抬头看向阴阳师的那张漂亮而又精致的小脸上还带着天真的笑意,暖暖的像是在描述什么有趣的事情,“看着他们唧唧叫着又躲不开,只能缩成一团在那里发抖,真的好好玩啊!”

“留言是什么意思?”

“因为那几个常来那里的小姐姐很好看,小生想给她们打个招呼留个深刻的印象,就把那些不能唧唧叫的小东西摆成好看的样子了!”

事后被揍得屁股都肿了的小狐狸到底知道自己被阴阳师逼出了真话,眼眶红彤彤地表示自己错了,要跟阴阳师认错。

“唔,”跟着来看热闹的武士打量着这个看上去似乎很老实了的小东西,可怜的模样似乎真的知道错了,当下有点心软地想要不自己就再去山上打一只狐狸来伪装完成任务,放过这个小东西好了,“哪里错了啊?”

“小生……小生不该吓到小姐姐。”

……狐狸精一族要是这么不可救药的话,武士心想自己还是狠下心来斩草除根比较好。

又挨了一顿打的小狐狸窝在玉藻前大人的脚边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心有不甘地求助于他唯一的同族大人:“玉藻前大人小生到底做错了什么?”

玉藻前大人一边修着自己的指甲一边漫不经心地瞟了这个小东西一眼:“错在你没处理好后续被抓到了吧?”

那一刻正巧路过听了个正着的阴阳师彻底感受了一下,所谓的狐狸精一族天性的恶劣到底有多不可救药。

所以……这个小东西是不能扔给玉藻前大人教了,到底拜托谁来下狠手掰一掰这狐狸扭曲而又恶劣的性子啊?

其实玉藻前大人在晴明的竭力拜托下,还是勉强收敛起了性子认真教过这个小东西。

“普通人类是很胆小的生物,所以弄那么血腥,还弄得到处都是,在你没有特别强大的力量或者支撑之下,你这样就是会被阴阳师这些守护人类的家伙抓来的,知道了吗?”

“知道了,”小狐狸乖乖地点头,“小生下次会做的更隐蔽的!”

……好像不是这样教的玉藻前大人……

“所以说,正确的审美也很重要知道吗?弄得到处都是并不能彰显什么,既然觉得是美丽的东西,你就要保持好它美丽的状态,懂吗?”

终于觉得玉藻前似乎教到点子上了的阴阳师还没松下这口气,小狐狸就兴奋地点头了:“小生知道了!玉藻前大人说的很对,美好的东西就应该永恒的维持的美好的那一刻!小生下次动手前会去先了解学习一下怎么制作能够保持永恒的标本的!”

“……玉藻前大人!!不是这样教的!!!”

玉藻前大人也头痛的揉了揉太阳穴,他实在是没法更加正确的帮着阴阳师教导狐狸改邪归正了:“教实在是太麻烦了,要不我直接帮你弄死他吧?”

出乎晴明的预料,那只被他揍几下都哭得可怜兮兮的小东西那时候正缩在玉藻前脚边舔爪子,闻言面对来自死亡的威胁似乎没有任何触动。

“死亡而已,”小狐狸莫名其妙地看着阴阳师,“有什么好怕的?就是变成一点都不好玩的那些小鸟一样嘛。”

“而且小生这么可爱,肯定会有小姐姐因为小生死了而哭泣的!”

在庭院里招猫逗狗吓得童男童女见天地往阴阳师怀里瑟瑟发抖的小妖狐似乎一点都不畏惧死亡,他天性似乎带着某种宿慧,那些因为天生恶性而诞生的言语都带着那么些许禅意。

“反正小生也是狐狸化作的妖怪,成为妖怪之前小生就知道会有被杀死的一天,难道成为妖怪之后就会逃离死亡了吗?”

“那既然一直会走在生与死的道路上,只是时间长短的问题,那小生当然要找点开心的事情做啊!!”

“你知道你做的事情会给人类带来很大的麻烦甚至是伤害吗?”阴阳师头疼地提着他的耳朵责问到。

“那关小生什么事!小生开心了就好嘛,更何况就像是人类狩猎动物是顺应自然而已,小生狩猎人类和其他动物,这样有什么区别嘛!”

“那我作为阴阳师狩猎你也是顺应自然!”

“小生又没说您不能抓小生……”

“都说了别让你和狐狸讲道理,”玉藻前闲闲地摇着扇子,敲了敲脚边小狐狸的脑袋,“这个小东西不会被你说服的。”

坐在一边看热闹傻呵呵笑的挺开心的博雅还捣乱:“我觉得他说的还挺有道理的,我知道阴阳师不太擅长杀生,要不晴明我帮你好了。”

“你觉得现在是弄死他的问题吗?”

“好吧,”被阴阳师横了一眼的武士耸耸肩坐一边去了,“目前来看,这个小东西干的事情直接弄死他似乎确实太过了,几只鸟而已……要不让他去山里抓相同的还给那些贵族?”

“也不是这个问题!”

“晴明你就是想太多……”

“他现在这个岁数已经有了玩弄生命的爱好,看得出来在这个家伙眼里,玩弄的对象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差别,人也好鸟兽也好,甚至于还偏向于长相好看的——”

“你是怕他长大弄出更麻烦的事情吗?”

“现在只是些许小事而已,但是既不能放纵也不能直接扼杀,更何况找不到合适的教导他的家伙……”

被阴阳师言辞中意有所指的玉藻前大人无辜地摇着扇子,似乎觉得自己什么都没教错。

“你把它管成玉藻前大人那样不就好了吗?”

“武士,”玉藻前大人冷笑着开口了,“吾辈只是现在玩腻了杀人那套而已了。”

小狐狸似乎一点都没有为自己以后会怎么样担心的样子,现在追着一个球满屋子的乱滚,皮毛丰美又可爱活泼的模样一点都看不出来像是个天性恶劣的小怪物。

“说到教训人,”源博雅好像想起了什么,一拍脑袋站了起来,“哎呀,晴明你忘了爱宕山那位吗?他前身可是圣德太子大人的老师百济僧日罗啊。”

“啊,那位啊……”阴阳师敲了敲自己的脑袋,“荣术太郎大人,他有这闲心吗?”

被唤作荣术太郎的大天狗大人,即爱宕山太郎坊,乃是大天狗中年岁最长也是最厉害的一位。

“带点酒去呗,顺便我跟他吹会笛子,”源博雅伸手去抓那只小狐狸,“说不定他会答应的,不行的话去问问鞍马山僧正坊那位,反正实在不行扔到饭纲山去让饭纲三郎把他做成管狐吧!”

“我觉得爱宕山那位会答应你的,”玉藻前大人突然笑了起来,“这只狐狸怕是很有点佛缘,他似乎应该和你庭院里面缠着小琴师的那个家伙是一道的,或者说……”

“是第六天欲界下来的小东西。”

本来以为说服荣术大天狗会是件很困难的事,但是就像是阴阳师晴明大人说的那样,那些恶劣的小事情却不能作为斩杀这个还很弱小的小妖怪的理由,而小狐狸作为精怪,比起人来说,他最难以界定的就是他拥有着过于漫长的时岁。

谁知道在他变成大妖怪后会怎么样呢?

阴阳师自觉目前能管住玉藻前大人已经是万幸了。

他需要一个同样拥有漫长的生命,坚韧的意志以及可以站在人类的立场来约束一心奔着为非作歹的小妖怪的存在。

由得道高僧而化作的大天狗无疑是个绝佳的选择。

“玉藻前大人大天狗是个什么样的家伙啊?”

上山前乖乖被拘在玉藻前脚边的小狐狸睁着大眼睛懵懂地问道:“是个好看的大妖怪吗?”

玉藻前一边修着指甲一边难得认真的想了想:“应该没我好看吧?”

“嗯,据说一般都是脸是大红色的,有着高高的鼻子,有点像长臂猿,身材十分高大,穿着修验僧服、高齿木屐,手持羽扇的奇怪怪物。”

小妖狐的脸色眼见着就垮下来,好像比起和一个长得不符合他审美的家伙在一起生活还不如直接一刀杀了他好了。

“不过有什么好担心的呢,你又不是不知道吾辈一族实力增长地最快的办法”玉藻前勾起手指头挠了挠毛团的下巴,“虽说是苍鹰一般的存在,却是个吃素的和尚性子。”

所以当小狐狸抬头看到随着长风落在他们面前的那个家伙的时候,在玉藻前大人的描述中,除开身材十分高大,穿着修验僧服、高齿木屐,手持羽扇是对的以外——

那是个眉发皆白的极其俊美的大妖怪,带着搏击青空猛禽的气息却又像是沉积在山顶的雪一般冷漠,他的高傲和岁月赋予他的实力都展露在他淡然的神色中。是小狐狸为数不多记忆深刻的属于狩猎者的无法与之抗衡的形象,盘旋在高处静待着、凝视着什么,带着一击必杀的强大自信和眷属于和人类有着过于羁绊的大妖怪由时间打磨出来的妖异气息。

就像是他还是个动物的时候,在山上树林的阴影中瑟瑟发抖,期盼着等待着离去的高空中、也亦是盘旋在他心中的巨大阴影。

“他的翅膀……好大啊……”

“那当然啦……”武士得意的话还没说完,就听到小狐狸补上了一句。

“还是两对翅膀……看上去就好好吃的样子……”

“你死心吧!”博雅掐住了这个小东西的尾巴,“你是不是不知道怕字怎么写?他是年岁最长的大天狗,别说你能不能吃掉他!单说那肉就很老了好吗?”

……别说那只小狐狸了,阴阳师有些头疼地想,我觉得源博雅你也似乎不知道怕字怎么写,该夸人家荣术大天狗脾气好吗?

荣术大天狗看着小狐狸的眼神仿佛像是在透过他看着不存在世间的谁一般,就像是玉藻前说过的那样,他居然真的伸手接过狐狸同意了阴阳师让他在今后长久的管辖这只小精怪的做法。

“的确与吾辈有缘。”

“哦,有什么故事吗?”

“也没什么,”爱宕山的山神提起狐狸上下打量了一番,“想起了多年前某个仗着有点小聪明,妄称开悟而流入邪僻的家伙。”

“嗯嗯嗯?”武士似乎一点都没明白荣术大天狗在说什么一般,“妄称开悟?”

“对,即汝等所谓的,野狐禅。”

那高高在上的气势和居高临下的解说是作为曾经有着过分天赋和能耐的高僧,独有高高在上的被烦恼的经历。是被世人崇拜着,尊敬着;被同伴以为导师,以为明灯;被魔物憎恶着、嫉妒着而堆砌起来的过分高傲。

这份高傲过于沉重了,甚至拖拽着他们无法升入天道,最终被放逐至六道轮回之外的天狗道。

即便如此他们依然高傲着,就像是传言中凤凰甚至不屑于降落在除开桐木以外的树枝一般,即便是堕为大天狗也极其不屑所谓的野狐禅。

谓所为不契合禅之真义,然却自许为契合。

“称之小巧而已。”

在这只狐狸确实很爱耍小聪明这点上,阴阳师和大天狗的见地达成了一致。不过区别在于阴阳师试图的是说服教导好这只小狐狸精,而大天狗采取的是无视和武力镇压。

就算是狐狸能舌绽莲花给他说上一大段歪理,大天狗只会静静地看着他说完,然后坚定地驳回。

“您……您……小生说的哪里不对!?”

“不用鉴别你说的对不对,吾辈认定了应该怎么做即可。”

“您!您!……您不讲道理!”

大天狗对着小狐狸气急败坏的神色粲然一笑:“吾即是正理。”

狐狸差点没把自己气死,更可气的是他说不过大天狗就算了,他还打不过。

介于他的恶劣前科,收留下这只小妖狐后,大天狗给他布置的日常的修行就是先为他弄死的那群珍禽念上一年的《地藏菩萨本愿经》、《阿弥陀经》和《往生咒》,然后把妙法莲华经给完整的背下来。

小狐狸有一肚子不念经的道理要说却一句话都没让大天狗听进去。他倒是有心偷懒,但是大天狗的处罚也很直接,一天不念一天不给饭吃,下了禁足令的院落让妖狐变回原形都没个洞给他钻。

超过三天不做日课,大天狗话也不多说,直接抓过来摁在膝盖上把妖狐打一顿。

“小生……呜唔……不给小生饭吃你还打小生!!!”

小妖狐撅着被打肿的屁股终于端不住他在人类那里学来的风雅样,又咬又抓又挠地在大天狗怀里撒泼,十足的像是被逼急的野兽模样。

“要不是看汝实在是年纪小,”大天狗端过天目盏静静地品起了茶,“吾就用藤条了。”

这只妖狐不畏惧来自死亡的威胁但是却意外的娇气,怕饿怕痛还生性懒散脾气娇惯,修炼都不愿意太过于努力,在大天狗看来简直是一堆毛病等着要改,简直都搞不懂这个惹是生非又实力不强大的小东西怎么安全长这么大的。

果然是……

有时候被管得严了,妖狐还要顶风作案,明明又怕痛又怕饿的性情,却最是喜欢踩着大天狗的底线撩拨他的脾气。似乎能惹大天狗动怒,他就能开心的忘记被教训的滋味了。

他的天性聪明都用在了一条“歧路”上,如何在大天狗离开爱宕山时破开庭院的结界,然后好生的在山里玩闹一番,折腾着满山林的飞禽走兽都不得安生在弥漫着血腥的恐惧中瑟瑟发抖。他还会在最后望着山神匆匆赶回来降落时并不好看的脸色,递过去一条烤的半生不熟的鸟翅带着一脸天真的笑意抬头看向大天狗。

“您要尝尝看吗?”

被抽得要哭断气的小妖狐正经挺可怜的,他的脸长得生来比人类多几分可爱和狡黠,在堆满委屈后简直可怜地能让人心碎。

可惜大天狗是只大妖怪,更何况在他尚且为人的时候就已经是个“铁石心肠”的出家人了。

“小生才不要你管!”小狐狸哭得一抽一抽地,“你休想把小生管成你记忆里面的谁!别以为小生不知道!”

“呵,”大天狗补了一巴掌在小狐狸被抽肿的屁股上,“汝比其他人等难管多了。”

所谓野狐禅的那段公案,大抵上指的是惯用小聪明和主观见解曲解佛法,喜欢在黑山鬼窟里做活计的家伙,堕入“野狐身”之报成为狐狸五百世的故事。妖狐虽然懵懂于被送上山前大天狗和阴阳师所谓的那些对话,但是被逼着看了这么久的经书,自然也能猜到几分真相。

前世今生所谓的不昧因果,可惜大天狗能看透的,不代表谁都能看透。

但凡求着不落因果的,都落入了因果密密麻麻织就的锁链网中。

就像是所谓的“真相”,大家都只是愿意相信自己所看到的那一面而得出的结果。

乖了个把月的小狐狸到底按捺不住心底的那点好奇,缠着大天狗想要知道比他好管多了的那些家伙里面,是不是就有当初在山脚见面时大天狗透过他仿佛看到的谁。

“吾已经活了上千年。”

“千年之中不乏各式狂妄、叛逆亦或者是天生反骨额家伙,终归是凡人。亦有天生不凡之人,终归是证道历劫而来,自然从何来而又从何去。”

妖狐眨巴着眼睛,跪坐在大天狗身边前爪搁在他的膝盖上,似乎就没懂大天狗想说什么。

然后他脑门上挨了一下狠弹,痛的耳朵都耷拉下来委屈极了地盯着大天狗:“大天狗大人你做什么又打小生……”

“但是像汝这般的,吾辈唤作——”

痴儿。

沉溺于一种亦或者是多种脾性,天生的痴迷于什么,感官上的快意亦或者是精神上的取乐,甚至于色贪形贪,只是沉迷进去,沉迷到不可救药。

如朽木如金玉,易摧易折又顽固到千万年皆是如此,不可恕不可渡。

点不醒亦是望不穿的家伙,入魔入劫比比皆是,纠缠着求不得的彼方,大抵上是第六天亦或者是欲界下来,专门给修行之人添堵的可怜又可恶之化身。

距离圣德太子逝去已经三百余年了,荣术大天狗空闲的时间太过于漫长以至于百无聊赖了,于是决定给自己找些麻烦事做做。

比如说重拾自己当老师的光阴,来教导一只连有点本事的妖鬼都能看出来,是专门下来给诸位修行之人添堵的小狐狸。

顽劣、固执、恶性难改以及迷恋尘世。

“大天狗是一种骄傲到宁愿堕入天狗道的家伙,”千姿百媚的九尾天狐吞吐着渺渺烟雾惬意地倚在榻边,慢条斯理地为阴阳师解释到,“你问他是否能够管教地了那个小东西的时候,不管言语有多恳切亦或者是试探,他会自动的理解为——”

你有没有本事渡了他。

看破了七情六欲三毒八苦唯独败在过分骄傲上的大天狗,当然是选择把狐狸精给教出个出家人该有的样子啊。

真惨,玉藻前啧啧了几声,一时间都不知道该同情哪个了。


悉伽罗【下】

  236 8
评论(8)
热度(236)

© 天腐的多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