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腐的多喵

岁月长河,观之如瀑;绵绵尔期,攥刻于吾。


yys策划去死!!

 

共犯者(上)

星海是众生万物寂寞而汇集的沉淀。

所有被遗忘地、被抛弃的过往、被折损的都隐于这片黑暗;所有新生的、窥觊着世界的嫩芽、闪烁的都喷薄于那片星光。

而星轨交织出来的,就是命运。

女神开始歌唱,你编织出来的,你剪断的,你看到的,都是谁的命途呢?

 

人类总是一种矛盾而又复杂的生物。

创造奇迹的是他们,毁掉奇迹的也是他们;信奉神明的是他们,亵渎神明的也是他们。

同样的能力,同样的容貌,同样的着装,如果是颠倒一下身份,那就意味着将要面临着绝大部分人截然不同的态度。

比如骑士和Fatima。

就像是他们讨论的那样——

“提前拉开的警戒线……”

“是地位很尊贵的骑士大人吧?”

“应该还带着Fatima吧?带着签名的那种而不是量产货……”

所有嘈杂的声音在一瞬间戛然而止——

那是怎样的Fatima啊!

骑士和Fatima的身形都极为好辨认,骑士拥有高出平民不少的个头,而Fatima永恒的拥有超越人类想象的美貌。即便是和同行的骑士、拜亚亦或者是魔导士,拥有来自最古老的同一份基因蓝本,却基于此演化出了无与伦比的璀璨容貌的Fatima。

仿佛带着实质性的可以触碰到的花香,或者是华美的交响乐,那种富贵又堂皇的华美气质是宣泄而下的瀑布,摧枯拉朽地就轻易动摇了人类的意志。然后借此在这份脆弱的意志上,凭空的造就一份感官上的盛宴,在窥见“她”的片刻就仿佛日光为此倾斜炫目到头晕眼花。

那是一份不可描述却能直观感受到的人世间的顶级奢侈,想象中一切顶级而又奢华的用度堆积出来的,因为过于切切实实属于尘世而无法触及的美貌。

“她”的足尖踏出舱门的一瞬间,四周自发地陷入了带着窒息的沉默中,心猿意马地浮现出无数想入非非的念头。

然而这样的念头在与他同行的那位骑士大人挺拔的身形出现的时候被冻结了,那也是拥有一张凌然而又带着夜空下熠熠星光一般英俊的脸,比起依偎在他身旁光艳娇媚的Fatima来说,是另一种高山雪峰冷冽银河一般的漠然而又游离在尘世之外的美丽。

在他们的身形消失后许久人群爆发了如同阵雷一般的讨论声,无外乎纠缠着那位骑士大人和他的Fatima的容貌,兴奋的仿佛人人都喝醉了一般,语无伦次地诉说着意义不明的短句,但是偏偏素不相识的交谈对象也能瞬间了解到想要表达的意思。

震惊的、亢奋的,过度的热情、单纯的激动……

以及浮动在空气中的无法掩饰的恶意。

“那么美的Fatima……”

“是啊,那么美……”

“真是……好艳福啊……”

 

就像是大人物不知道小角色的苦楚,下层阶级不懂上层阶级的烦恼,但是无一例外的,人类都可以因为利益,在某一瞬间达成某种无法言说的默契。

就像是蜂巢,只有一个蜂王,1%的雄蜂,剩下的都是汲汲营营的工蜂。相类似的,人类的社会也是这样,当然要更加复杂。

他们追求公平于是制定下规则,规则被人情打破,甚至民众汇集而成的呼啸随着刻意的引导冲击着制定下的不可逾越的底线——

这就是人类所追求的公平吗?

神明百思不得其解。

 

作为Fatima独行的话,是极为麻烦的一件事。

但是骑士就不一样,身形高大的骑士大人,走在混乱而又肮脏的街市上的时候,也不会有不长眼的平民敢于上前骚扰他们。

特别像是这种,弥漫着腐臭和难以描述的烟熏味,污渍、涂鸦、垃圾在墙壁和地面覆盖了一层又一层,一看就不像是这种大人物能委屈自己的鞋尖涉足的地方。

更何况他周身围绕着对于常人来说用处不明的几个小的物件,不像是用动力操控而飞起的机械,更像是基于某种来自于他自己的力量,而环绕在他四周。

这不仅仅是位骑士大人……

年长而且经验较为丰富的平民拉住了身旁熟人的胳膊,悄无声息地离这位面若冰霜的大人物更远了一点。

兼具了骑士和魔导士的能力的话,这一定是位拜亚吧……

那么向来罕见而又行踪不定的拜亚大人,怎么会出现在这种小巷里面?

他是来找人的。

命运的线在人类和普通骑士看不见的地方,编织着一条为他指出前进方向的指引。顺着那份指引不断往前的话,就像是小说或者歌剧里面的情节一样——

拜亚和落单的Fatima相遇了。

两份过剩的美丽降临尘世相触碰到的时候,不管当事人内心的真正想法是什么,有幸围观或者成为这个故事最开始的“反派”的人类都在想。

这到底算是英雄救美还是……

美人救美?

实在是因为那位拜亚大人若不是身姿过于挺拔高傲,出手也是雷霆震怒一般的猛烈,也不像寻常的Fatima那样遮蔽了容貌。这般鼎盛的姿容,居然不是难得一见的带着博士签名而诞生的Fatima。

这样的出乎意外不仅仅是他,和他从一群人类混混中救出来的那个陷入了即将被欺辱的境遇的Fatima一样。斗篷和兜帽掩盖了“她”的身姿,但是拉扯中露出的那一小半脸颊和如同瀑布一般倾斜而下的墨色长发,能一瞬间让窥觊的视线被那份没有完全展露出的风姿逼迫地甚至有些心惊动魄。

拜亚似乎并不太熟练地钳住“她”的下巴拨开长发让那双明显不属于人类的眼睛露出来,有那么一瞬间因为那张脸恍惚了神智,以至于他一遍又一遍地在那双金色的眼瞳纯粹而又干净地折射着日光的确认着——

是无比干净而又潋滟的金色,没有一点点多余的色泽。

这意味着在“她”的瞳仁上并没有找到编码。

属于那些,在博士手上诞生的,远超工厂设定的“量产货”的Fatima,独一无二的身份编码。

“你……是工厂出产的Fatima?”

如若不是这份展露出的姿容美貌的太过于超乎想象,这根本不是一个需要质疑的问题。

不过想来也只有工厂出产的,普通骑士都能随意舍弃的Fatima,才会被从这种地方找到。虽然以拜亚大人对于人类和普通骑士的认知来说,总觉得冲着这份美色“她”也……

或许正是因为是普通的工厂货,更拥有着这种能带来灾厄的美貌,才会沦落到……

他没有注意到那双金色的眼睛因为他的询问流转过怎样潋滟的色泽,但是很快对方就收敛起来,轻易揣测出他的所思所想,照着拜亚大人已经替“她”写好的剧本,顺水推舟地继续让故事进行下去。

 

人类中多数是愚昧的、无知的、贪婪而又盲目从众的,他们弱小的时候祈求神明的垂怜,理所当然的认定神明是万能的。

倘若有一天,他们发现神明不是万能的……

没有什么是可以逃避已经注定的命运,神明也不可以。

那些号称战胜了命运的、玩弄了命途的胜利者,谁知道他们最终的结局是否早已被命运安排在了自以为的“胜利”上呢?

 

那位仿佛从天而降的拜亚带走了陷于泥淖的一颗珍珠。

他神色凛然的绷着脸,姣好的眉尖微微蹙起,像是在发怒的前兆亦或者是在思索着什么麻烦的问题。连对着Fatima交代自己的名号的时候,也这般严肃而又凛然。

“可以叫我荒,亦或者叫我神使也可以。”

就像是所有落难的Fatima,遇到强大而又性情高洁的骑士、拜亚亦或者是魔导士那样,眼里似乎含着感激的泪花,温顺而又依恋地依偎进对方的怀抱中……

自称是荒的那位大人,微不可察地瞬间身体僵硬了一下。

“是的,荒大人。”

这个Fatima开口的一瞬间,似乎周围出现了幻觉,那种慵懒而又带着丝绒一般的挠的人心痒的声线华美的就如同这个Fatima过于绮丽的容貌一般,想入非非的让人觉得“她”从本质上来说,果然不是现在最为珍贵的战略储备资源——

而是最开始,为了满足人类欲望而诞生的那种。

“你……你的基因蓝本是谁?”

“是玉藻前,大人。我的基因是玉藻前。”

意料之中又出乎意料的一个答案。

成年体的女性Fatima不太容易见到,因为整体而言,带着签名而诞生的Fatima的年岁比对他们接近于无限的生命来说并不太长,除非是基于特殊的设定。第一代具有签名的“狐”系列的Fatima中最为年长的那个,也不过于是M型的青年体,像眼前这个无论从体型还是容颜来说,都带着明显成年体特征的Fatima来说……

确实是因为是最早那批事故中,量产的Fatima才有成长进入了成年状态吧。

毕竟他们的使用年限只有200-500年左右,还是在实验室中无使用的状态。

“你的名字呢?”

Fatima歪了歪头,露出一张相当符合各种传说中,属于他基因蓝本的那位大人,美艳到惊心动魄而又举世无双的一张脸。

“当然是玉藻前了,大人。”

……

这是“她”、或者说是“她们”,最开始诞生的原因。

不知道是那家工厂,亦或者是说那些投资人、实验室还有已经走火入魔的好色之徒哪来的天大的胆子,不管他们是怎么弄到了玉藻前一族亦或者真的是玉藻前的基因蓝本,然后打造出的满足那些充满了人类龌蹉而又肮脏欲望的造物。

也有可能是想恶心玉藻前来着,反正这一批工厂货Fatima诞生的时候,统统都叫玉藻前。

至于带着签名诞生的那些……

他们自己可没这胆子。

“……我能……只叫你藻吗?”

“当然可以的,荒大人!”Fatima的眼里似乎充满了闪烁的微光,“您的愿意是成为我的主人吗?”

荒遵从命运对他的指引而来,来寻找一个能带他去往传说中被妖魔诅咒的一片星海的家伙。他不是完全体降临这片宇宙,对于那些纺织地密密麻麻的命运线的把控,总会有一点偏差,以至于他在遵循自己的预言而不断向前时,总会遇到一些麻烦和意外。

比如说他没有想到,预言中的那个家伙会是个Fatima,一个从诞生开始就被命运安排上了最糟糕的结局和悲剧的过程的Fatima。

而且,“她”还是一个麻烦,那个真正唤作玉藻前的家伙,不管他的想法有多离经叛道亦或者是难以揣摩,但是从当年制作工厂在最后即将完成那批作品的一瞬间天降的无法熄灭的大火来说——

那位拜亚、拥有着国王级别的地位、强天位甚至更高实力的拜亚,对“她们”的存在,非常的不喜。

 

Fatima就是这样的地位,哪怕你是神级的奇迹。

人类就是这样愚昧的生物,岁月流逝了那么久,故事变作历史,历史化为传说,他们还在重蹈覆辙着先祖的错误,把奇迹化为灾厄,把希望堕为绝境。

但是他们仍然生生不息的繁衍到了如今,命运女神编织着的,赐予他们的到底是怎么样的一条撰写在时光中的结局?

 

这个幸运的、能逃过最初那场大火,在星海中辗转至今还没有被折辱离世的Fatima知道如何抵达他所需要的降临的那片暴乱星海。

荒是如此的确定。

“你应该知道如何抵达这里?”

低垂着头看着手上变化莫测的星图的Fatima眼睛里面闪过一丝若有所思地光,回答的时候依然是属于Fatima固有的过分温顺:“是的主人,我就从那里而来。”

“……可以不用……算了……”

神使大人侧过脸去用拳头抵住嘴轻轻咳嗽了一下,似乎想要反驳什么但是又被自己强压了下去。

他在庆幸,庆幸这个Fatima似乎为了在人类之中活下去,连宝石都遗落了。

孑然一身,没有换洗的衣物也没有Fatima随身应该带着的行李,连宝石都遗落的Fatima。穿着不应该是Fatima在外专属的衣物,脖颈的皮肤裸露在外……

果然是因为前一位主人在穿越那片狂暴的星海的时候丧生了,只留下这位不知道是幸运还是不幸的Fatima吗?

“可以带我过去?”

“当然可以,”Fatima微微抬起头,似乎作为成年体的话,“她”的个头并没有太矮于眼前这位大人太多,“我知道星图,也知道哪里可以找到穿越这片星海的飞行器,但是主人……”

目光盈盈之间,似乎是“她”对于己身无法做到一点的羞愧和恳求的请求:“但是基于我的演算能力很差,请大人在找到另一位Fatima的时候不要再丢下我。”

不会的……

不会有更多的Fatima了。

神使大人带着安抚意味着摸了摸“她”的脑袋:“不用担心验算问题,我有办法。”

“狐”系列的Fatima好像验算能力都有点问题,这肯定是玉藻前基因蓝本的问题吧?

依偎在他身边的Fatima,突然打了一个小小的喷嚏。

携带Fatima的路途是格外引人注目的,人类总会对这样一对“风景”报以各色的目光,那些浮动于人心的想法简直喷薄欲出。

关于骑士的,关于拜亚的……

更多的是关于那位貌美的Fatima的。

那么美的造物,美到让人类嫉妒到无法忍受他们在公共场合展露出任何一点皮肤,眼睛也要带上专制的眼膜镜片让人无法看到瞳孔。

一定是Fatima吧。

“不要对人类放松警惕。”

根治于基因的困锁束缚着绝大部分的Fatima对人类的认知和态度,让他们从最初和最终都始终如一的对人类表示最大的善意和绝不反抗收敛起来的武力。

“即便是我说的违背你们的精神束缚也要记住。”

不要轻信人类,不要对他们毫无保留的释放自己的善意。

Fatima望向自己的眼神里面似乎是对从未接触过的认知空白区的茫然,似乎从未有过“她”的历任主人要求“她”这么做过。

“不用现在强行遵从,”神使摸了摸对方柔顺浓密的一头长发,眼神坚定而又浮动着翻滚的情绪,“在我解除掉你的精神控制后,你就会明白了。”

解除掉精神控制……

“是作为主人给我的奖励吗?”

“不,不是。”

不是奖励,是返还你作为一个有智的生命体、哪怕是基于玩弄意味的造物而诞生的,那一份存在于世间的最基础尊严和本质的性情。

而不再是作为被精神控制束缚下一味牺牲自己的悲剧的玩偶。


  118 5
评论(5)
热度(118)

© 天腐的多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