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腐的多喵

岁月长河,观之如瀑;绵绵尔期,攥刻于吾。


yys策划去死!!

 

恒星【上】

五星物语paro

傻狍子你开心就好……

真的……

————————————————————————-

据说小天位骑士源博雅,很讨厌Fatima。

“那是谣言,我讨厌的只是用Fatima!”

“但是博雅少爷,”立在门边的Fatima身姿挺拔,秀丽的眉眼之间带着天生的傲气,“恕我直言,这句话无论如何解读,讨厌用Fatima的关键原因即便是主人再如何偏袒您,源氏也不允许它被外界知道的。”

言下之意就是,他只能被解读成人类最普遍的认知。

那些98%甚至于99%不属于这个阶层,甚至于还有大部分属于这个阶层的骑士、魔导师、拜亚或者贵族们的认知,新晋的小天位骑士源博雅,讨厌Fatima。

至于这位出身和血统都无比高贵的骑士,是因为讨厌人造的战场花朵的卑劣身份,还是他们娇弱的面容身姿而讨厌Fatima,亦或者是有什么难以启齿的经历——

这些只是他们茶余饭后津津乐道的谈资而已。

仅此而已。

“所以说,请您不要在赌气了,换上礼服参加属于您的庆祝大典吧。”

庆祝这位刚成年的年轻骑士取得了小天位这样显赫的成绩,还是在没有Fatima的帮助下完全凭借个人过高的武力和匪夷所思天生强悍的直觉取得的战果。甚至为了照顾幼弟这样偏执的脾气,为了避免他在贵族中被一波又一波有意献上能让这位小天位骑士心生好感的Fatima而被激怒,他的长兄大人,甚至把最喜欢的Fatima暂时借给了他。

“我真的不是讨厌Fatima……”

“嗯嗯,时间不多了,请还是先更衣吧。”

“我只是……”他用一种苦恼又无奈的表情看着守在门边的Fatima清隽的面容,“鬼切你不觉得你和骑士没有什么区别吗?甚至远强于大部分骑士。”

“正确来说,我的初始战斗力确实强于98%的骑士和95%的拜亚,如果主人设定的‘自我锻炼程式’持续运转的话,我将有可能在百年内强于现世所有的骑士和99%的拜亚。”

不同于大部分厌战的Fatima,鬼切好战甚至主动寻求战斗。品格至今未知,型号大概是S-M型,虽然一度源博雅以为他是L型的Fatima,因为就身高和体型来说鬼切远不符合L型的设定,但是精神稳定值和战斗经验很明显超过了M型Fatima的已知界限。

他很强,如果长兄允许的话,其实源博雅是很愿意和鬼切交手的,即便是骑士和Fatima对打的话是不太符合星团法的规定,但是谁管他呢?鬼切是国王级别拜亚的Fatima,源博雅是国王级别的骑士,星团法是被他们踩在脚下的。

认真的说,源博雅很尊敬鬼切的……

额,实际上,稍微从心底来说,博雅面对这位媲美芙罗瑞斯级品格的、拥有被授予“白槿之鬼切”的称号的Fatima,有点发憷的。

“我的意思是在……地位上来说,其实我还蛮尊敬Fatima的,我觉得他们很厉害,那团搅得我脑子一团乱的数据在你们手上理得很清楚……”

“准确来说,没有Fatima的帮助,在一团能搅得您脑子乱糟糟的数据中本能地抓到关键点,然后拿下小天位的称号,博雅少爷您也是很厉害的。”

……这听上去一点都不像是在夸我……

“但是你们这么厉害……不公平你知道吗?”

闻言鬼切姣好的面容俏皮地露出一个配合思考的表情:“这种问题我是被禁止思考的。好了源博雅少爷,我觉得当务之急是请您换好衣服,如果您配合的话,那就万事大吉了。当然您如果不配合的话,我想您是懂主人把我派过来的另一个原因的。”

这个我当然知道……

他的长兄拥有8个实力强横的Fatima,这个是他最喜欢也是实力最强劲的鬼切……

论武力的话源博雅当然在他兄长源赖光之上,关键是热衷于踩在星团法脸面之上的拜亚源赖光大人,不仅要踩一脚星团法,还要多踩踏几下才更加心情愉悦一般,他的这位最心爱的Fatima鬼切,不仅拥有吊打主人的实力,也应该拥有吊打小天位骑士的实力。

“如果源博雅他敢又在这个时候偷偷跑掉的话……”

“我会注意带他回来的时候不打脸的。”他的Fatima鬼切体贴的补充完了主人的言外之意,甚至对“源博雅逃跑”这件事的发生隐隐有点跃跃欲试的期待。

于是,不管是碍于鬼切的武力威胁还是他的劝告起了作用,准点的那一刻,源氏新晋小天位的骑士源博雅大人,带着他兄长那位声名远扬的Fatima鬼切,如约到达了庆典现场。

对于在场的贵族来说,源博雅向来是个脾气孤傲而且执拗的家伙,鬼切脾气较之源博雅还要清冷,更何况还是个有主的、战斗力着实爆表的Fatima。两个都不是什么搭话的好对象,而且似乎厌烦了贵族之间的来往迎合,作为家主源赖光也就在最开始露了一面,像是对外证明他们兄弟和睦一样,大概在开场致辞半个小时后就不知道何时就消失了。

而他们眼中孤傲又执拗的骑士大人源博雅,其实正想方设法和兄长留下来看管他的Fatima讨价还价——

“我坐够10分钟了,我可以走了吧?”

“主人说这是您的庆典,上次您在主人的庆典只坐了一分钟不到,导致庆典还没结束就有传言说源氏内部不和。所以作为惩罚,主人说这次您必须坐够1个小时。”

源博雅在心里痛骂兄长的冷酷无情和专横武断,流言和小道消息而已,有什么好怕的?哪家传的就揍哪家一顿不就好了吗?!

“但是……坐在这好无聊啊……”

“陪您站在这我也很无聊,但是职责所在,还请博雅少爷您打起精神来!”

作为一个看板亦或者是观赏品坐在宴会和庆典最尊贵的位置,对于来往贵族的迎合和歌颂用点头或者干脆板着脸一动不动博雅还是会的,但是对于那些贵族小姐意料之外的热情,他实在是有些招架不住了。

什么?邀请我跳舞?你要是不怕脚被我踩骨折的话……

品花品茶品诗?这几个东西可能它们认识我但是我实在是品不来它们……

还有那些笑的细声细气的还试图前来拉着源博雅的胳膊撒娇,有意无意地询问在对方眼里自己是否好看的小姐们……

源博雅很耿直的回答到:“我觉得你们都不如鬼切好看。”

这是一句很容易激怒在场所有女性的答复,但是恳切真实到无法辩驳。Fatima的容貌绝胜世人,如若出行不遮蔽他们的容貌和肌肤的话,恐怕连头发丝都能引起人类行人嫉妒的火焰。

鬼切俨然已经对各位大小姐嫉恨交加的目光习以为常了,后知后觉才反应过来似乎自己又为Fatima招惹了麻烦的源博雅登时就如坐针毡了。

所以说……

还是找个机会提前先溜走吧……

比如说没有灯火的小花园就是一个很好的地方,还能勉强算是在大典场所的范围内,除了想用“独辟蹊径”的办法惹人注意的贵族少女,用一种在源博雅看来几乎没有任何隐蔽作用的方式躲在花丛中以外,简直就是一个完美的可以让他偷跑的具有战略意义的地方。

当然鬼切也这么认为,不过只要源博雅还在他的监控范围内,这样勉强也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地算作他仍然在典礼上。

可能人生就是这样,当你勉强想要逃离什么的时候,对方就会给你一个把脚步钉在原地的惊喜——

比如说,另一位也想方设法想要提前离开这种场合的贵族。

源博雅的心被击中了,他发誓就算是口径最大的等离子炮就在他眼前凝聚能量准备发射,而且炮口就对准他的那一瞬间,也没有这么跳的这么快过。

像是屋顶落了一堆雪正中头顶、猎场中投怀入抱的猎物亦或者是别的什么……

很久很久以后源博雅才比较清楚的知道,这种感觉叫怦然心动。

虽然他那个时候,正抓住了那条试图翻过他家藤蔓围成的篱笆的腿,让对方猝不及防之下整个摔进了满是过分热切软香的花堆中,露出了一张姣好的脸。

像是月下的仙鹤,雪中的白狐,目光太过澄澈流动着隐隐的狡黠,让人窥觊到后就舍不得再挪开眼睛。

源博雅听到自己的心跳的过于激烈的声音,然后脑袋仿佛浸在了滚烫的岩浆中,他红了耳朵和脖颈低下似乎快要烧起来的一张脸,用一种磕磕绊绊的声音结结巴巴地说道:“你……你好……”

“你好啊,”对方似乎听上去并没有生气,“我认识你。”

“是……是么?”

“是啊,极为讨厌Fatima的小天位骑士,源博雅嘛,您的名字对于我这样的人来说,真的是如雷贯耳呢。”

好吧,鬼切远远的停下了准备去抓人回来的脚步,听上去好像……

好像源氏的小少爷碰上了硬钉子,被嘲讽了呢。

可是源博雅似乎并没有感受到对方语气有什么问题,依然结结巴巴地试图解释到:“我……我其实没有他们说的那样讨厌Fatima,我只是不太习惯用他们……不,准确说,我不知道……我不知道应该用什么态度去对待他们……”

这似乎勾起了对方的一点兴趣,他站起来拍了拍身上的枝丫和花瓣,饶有兴趣地问道:“那像您这样的骑士,如果说并不讨厌Fatima的话,那您会讨厌谁呢?”

月光渐渐移过来,照亮了对方的脸庞,让远远站在路灯顶端的鬼切都能看清楚到底是谁帮他绊住了讨厌庆典试图逃跑的源氏小少爷。

源博雅有些呆愣地看着对方在月光下清隽的面容,脑子一热脱口而出:“我更讨厌制造Fatima的那些家伙!”

很好……

鬼切站在高处慢慢地抽开了随身的佩刀,漫不经心地思考着——

嗯,等下要不要救这个即将被源博雅眼前站着的、被当面说“最讨厌的人”就是制造Fatima的五线博士痛殴的小少爷呢?

或者说,先去给主人汇报一下,源氏的小少爷他说,他最讨厌的人里面,还包括他的长兄,源赖光大人啊?


  93 4
评论(4)
热度(93)

© 天腐的多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