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腐的多喵

岁月长河,观之如瀑;绵绵尔期,攥刻于吾。


yys策划去死!!

 

狐说

前文走:共犯者

大舅活的就像是皮皮虾

是平安京的大狐狸

——————————————————————————

“所以说,神明大人为什么要选用Fatima的身份来降临这片星域呢?”

“因为不想像你一样情绪失控的时候惹出大麻烦!”

如果说作为神明而言,为了不给分身所降临的时空带来过多的负担,自愿加上压制力量的束缚是可以理解的行为的话。那么作为Fatima而言,荒觉得这个想法糟透了。

神明的降临如若说是至少是为了解决某件事端的话,那神魔的降临就纯粹是为了取乐了。

以世间取乐,以他人取乐,甚至以自己取乐。

不过即便是肆无忌惮到如此,荒也还是第一次见到玉藻前情绪失控。毕竟这个肆无忌惮的家伙一向展露出来的都是一种,看戏一般恶劣而又戏谑的眼神。一切都是基于取乐基础上的自我放纵和于世间灾厄一般的存在。

老实说,荒并不想和玉藻前有任何交集,作为神明也罢亦或者是作为这个世间的神级Fatima荒也好。但是不凑巧的是玉藻前偏偏要来招惹他,至于说招惹他的目的嘛……

是的,这才是最可气的地方,因为玉藻前觉得这样好玩。

更可气的是,玉藻前这绝对说的是真话。

“你板着脸的样子真的可爱~”

荒摁压着额角,与其说是想缓解头疼不如说是努力遏制着自己的脾气。自从破开了第一层禁锢阈值以后他的态度已经淡漠了很多,比起所谓的“人”而言更像是作为神明的样子了,不过饶是如此他也被玉藻前气得够呛。

那个惺惺作态演得很开心很投入的“Fatima”现在正像没骨头的蛇一样依偎在他的身上,尖尖的牙若有若无地啃咬着后颈就像是非要留下什么记号一样——

他是无法认主的Fatima,禁锢自身为这片星域所在时空背负着最为严苛的有智生灵已经是荒所能接受的极限了,作为神灵降世而言的豁免就体现在了最直接对己身的保护上。

很明显玉藻前对此很不满,无理取闹地索要着补偿一般,牙尖在咽喉一代细嫩的皮肉流连忘返,似乎非要落下一个有主的记号才能让他心满意足的安分一会。

“玉藻前!你非要跟狗一样吗?”

“唔……生气的样子也很可爱嘛~”

“……”

不过除开故意惹对方生气的时候,玉藻前也是他见过的包括神明和神魔在内,最会把控气氛的家伙。或者与其说是把控,不如说是玩弄更加恰当一点?

那就像是他手上随意揉搓的物件,只要玉藻前想,他可以和任何有智生灵之间展开一场谈笑风生的交流。或许你之前是站在他的对立面,甚至和他有血海深仇,但是眼神相接触亦或者是他展露笑容的一瞬间,他的嘴角微微扬起,手指拂过衣角……

然后就对方就沦陷在他的天赋中了。

属于拜亚玉藻前的,属于那个更高维度的神魔的,能够跨越时间和空间的束缚的天赋。只要玉藻前想,你会赞美他,跪下诚服他,心甘情愿地沦陷沉溺在他漫不经心的陷阱中无法自拔。

即便是神明也会承认,和玉藻前待在一起其实是一种享受。

至少荒得到了难得的平静。

“选用Fatima这样的身份行事真的不为难吗?”

“被算计了一具分身而已。”

虽然荒的神情看上去并没有他言语中的那么大方。

“那为什么你对我就这么小气呢?”玉藻前尖尖的指甲轻轻点了点荒的心口,“我甚至还在床上取悦了你呢。”

“……玉藻前你给我闭嘴!!!!”

“所以说,神明大人为什么要选用Fatima的身份来降临这片星域呢?”

“因为……”

荒并不是一个好脾气的家伙,他甚至发怒起来动手相当狠戾,这样直接导致一位据说是来帮他忙的神明的合作,在一开始就有了相当大的……额……

理念不合。

有些言语,只有遇到有着同样看法的家伙才会一吐而快。比如说,荒很讨厌人类,无论是作为神明还是作为Fatima,他始终觉得这种物种糟透了,甚至更糟糕的是他们还是有智生灵。

怎么还没被自己作到灭绝啊??

“因为他们不仅作,还很顽强。”玉藻前这般有感而言。

玉藻前对于人类的态度处于一个很微妙的状态,他同样深深憎恶着人类,但是他又发自内心的喜欢着其中一部分。他本性恶劣残忍,但是学着人类风度翩翩的样子又是十成十的像。

是个奇怪的家伙,荒心底这样想着。

奇怪而又强大,残忍而又故作姿态,甚至还带着天赋的魅惑……

难怪即便是他带来的是灾祸,也有的是人为之神魂颠倒。

结伴在星海旅行的时候,荒见过玉藻前最多的,也就是那副懒散雍容的妖娆模样。像是鼎盛的浮华艳丽,甚至过于璀璨了,带着难以言述的惊心动魄,仿佛下一刻就要玉山倾倒一般展露出更为头晕目眩的华美。

他还是第一次见到玉藻前的暴怒,对方似乎得到了什么消息,属于神魔的癫狂和狂野在一瞬间实质化了,从玉藻前的眼角渗出侵染到他整个身躯。

切实的向这片时空展示着属于恶意和疯魔的真实模样。

“玉藻前!”

那份癫狂带来的美意更甚于他平日所散发的魅力,似乎可以闻到的血腥气和化为实质的疯魔,都成为一份更加浓烈和危险的华丽。混杂着愤怒仇恨等一切可以点燃的情绪,成为他点缀眉目之间的一份装饰。

“我一般不会这样的……”

事后玉藻前百般伏低做小试图解释,可惜另一位当事人看着他就觉得头疼,相当不耐烦地把腻歪在身边撒娇的家伙往外推:“离我远点……”

“为什么嘛~”

“看到你这副妖相我就头疼!”

“嗯?”抓着被子坐在床边的玉藻前沉吟了一下,不怀好意地歪过头露出一个充满暗示的笑容,“只有头疼吗?”

“……你!!”

荒心情不好的时候就想动手,更何况被锤倒大狐狸似乎撞到了枪口上。

尤其是他还是让荒心情不好的始作俑者。

危险有的时候比美艳更加吸引人,堕落而又过剩的华美就像是把金玉摆件奢侈地摔碎一样。玉藻前发怒的情形,就像是这般,比平日他的美艳更加具有诱惑性。

也许是不想因为显露出这个时空隐隐无法承受的属于神魔本相,而导致胧车毁坏自己要漂泊在太空里,也许也是为了保住这一方时空的稳定,总之在玉藻前完全失去理智之前荒伸手拦住了他。

或许这个家伙其实根本就没有失去理智!!!!

咬着玉藻前的肩背泄恨的荒,在欲火侵蚀下神智朦胧的突然想到,或许玉藻前这家伙就是想找个机会撒气!!

AO3


不过从结果来看,荒足够倔强了,虽然不肯求饶和屈服的结果就是浑身酸痛地软在被褥之间,还要毫无力气地忍受某个始作俑者的言辞骚扰。

“所以说,神明大人为什么要选用Fatima的身份来降临这片星域呢?”玉藻前舔了舔自己的嘴唇,似乎觉得非常可口,“是想方便吾辈这等坏家伙吗?”

“玉藻前你给我闭嘴!”

“嗯……那亲爱的神明,在闭嘴前再允许我禀告一件事情吧。”

“……你说……”

“这回衣服真的又被撕坏了……”

玉藻前看着背对着自己的荒意有所指地说着,然后爬上床趴在对方身上咬着那只红透了的耳朵尖轻声建议道:“接下来,就陪我穿裙子吧!”



  101 8
评论(8)
热度(101)

© 天腐的多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