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腐的多喵

岁月长河,观之如瀑;绵绵尔期,攥刻于吾。


yys策划去死!!

 

群作业【怪不得情侣凑在一起学习的话,后来就不会学习了】【这是上我保证会有下的】

这是一个神(精病)奇的喻黄群,群号:305013562

在这里你可以逮到野生的扣子太太 @有颗圆扣子 ,泗清太太 @清青倾卿 ,以及!

美丽的!大天使!

重花太太!

这是一个两岸关系交流群。

湾家妹子又多又萌

群作业:昨晚上玩拉霸玩疯了,我们励志要刷一个喻黄出来,结果就是在历经千辛万苦!

我们终于!

感谢小天使喵姐!

以及 @叶叶叶不修 群主我交作业


我保证会写完!

肉在保证里面!

其实……第一个拉出来的喻黄是:喻文州和黄少天在做第九套广播体操……

你们不觉得这个也很萌吗?





  “是θ。”喻文州坐在沙发上,手上摊开一本基础音标发音注解,黄少天靠坐在他怀里,揪着那本书翻来翻去。

  “来跟着我发音,快,是θ”喻文州揉了一把蔫搭搭的黄少天,“是谁说要跟我练习英语口语的?”

  “我后悔了成不成?”黄少天顶着喻文州的下巴蹭来蹭去,“文州我可以保持不说话的我真的不要学英语了我现在都学厌食了……”

  喻文州顺手揉了一把圆鼓鼓的肚子:“看来确实我该考虑一下给你换清淡一点的食谱了,晚上吃凉拌秋葵怎么样?”

  “不文州你不能这样太残忍太过分了呜呜呜”黄少天搂着喻文州的脖子,“我继续读继续读还不行吗?来我们继续继续,那个发音是吧?是s是吧?”

  “是θ。”

  “s。”

  “牙齿咬住舌尖,别……”喻文州连忙伸出手指卡住黄少天的小尖牙,“别咬那么重啊,怎么觉得自己太笨了准备咬舌明志给我看?”

  黄少天愤怒地拿那根手指磨了一会牙,最后还是没舍得咬下去。

  “sssssss!!!!!!!!!!”

  “错啦,是θ。”

  “我不学了!”

  最后还是被喻文州揽着腰搂了回去:“来,我不笑话你了,跟着我读,θ。”

  黄少天认认真真地看着喻文州的口势,然后深吸了几口气,蕴量了一下:“s。”

  喻文州把那本书扣到自己脸上,无声的转过去。

  “你说好不笑我的!”黄少天像是尾巴尖被踩了的猫一样,扑上去掐住喻文州不断抖动的肩膀使劲摇,“还笑还笑!文州你这样太过分!太过分了你居然为这个笑我!”

  喻文州抬起手示意:“我的错,我的错,我们继续,我保证不会笑你了。”

  黄少天瘪瘪嘴,从喻文州身上爬了起来。

  “来,手放这里,”喻文州捏着黄少天并拢的手指尖往自己声带一截摸索,“θ是清辅音啊,气流经过但是声带没有震动的,来你来感受一下。”

  “咬住舌尖,发音的时候不要松开啊。”喻文州摸上黄少天的喉间,“声带大概在这个地方,对喉结上去一点点,你看我发音,θ。”

  “是不是声带没有震动?”

  黄少天胡乱点了一下头。

  “发一个试试。”

  “th……”

  “有点靠近了啊,”喻文州握着黄少天的手往上移了一下,“在这里啊声带,θ。”

  黄少天眼睛有些控制不住的乱瞟这,喻文州的手指抵在自己喉结稍微偏上的地方,每一次呼吸和吞咽的动作都可以如实的传递给手的主人,就像是在自己手指下面,喻文州传递给自己的一样。

  仿佛可以触摸到对方呼吸,对方生命的起伏一样。

  黄少天指尖下面的振动和软腻的触感引得他不自觉的按压磨蹭起来。

  “不专心啊……”

  黄少天陡然惊醒,喻文州已经用大拇指抵住他的喉结,食指和中指在下颚那一条漂亮的延伸线上摩挲起来。

  “想到什么了?”喻文州趴在黄少天的耳边问道,“一点都不专心啊,说过声带在喉结上方一点点的位置啊,你在声带下面划来划去干什么呢?”

  “没……没啥文州……文州真的我……我没……没摸那个,我没想摸……”

  黄少天耳朵红透了,结结巴巴语无伦次地解释着,在准备撤离那只不老实的爪子的时候,却被喻文州按住手,贴在了他的喉间。

  喻文州的声音里面带着一点点的笑意和慵懒:“刚刚在摸这里?好摸吗?都摸到走神了。”

  “不好摸,不是!我不是说摸起来不舒服!不是我我我我的意思是我不是想摸走神的!哎呀我的意思是……”

  “摸起来手感很棒是吧?”

  黄少天咬着下唇看了喻文州一眼,鼓起勇气扑上去压住喻文州:“我就摸了怎么样!我就觉得手感好怎么样!你敢不让我摸吗?我想摸就摸了怎么样!”

  喻文州捏了你压在自己身上黄少天的腰,仰头咬了一口小尖小尖的下巴:“不怎么样啊,我只是想说……”

  喻文州轻轻吻住黄少天微微震动的喉结,轻触几下后张开唇把整个喉结含了进去,舌尖在喉结上拨弄舔舐起来。

  “唔……想说什么?”

  “我也想摸可以吗?”


  185 20
评论(20)
热度(185)

© 天腐的多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