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腐的多喵

岁月长河,观之如瀑;绵绵尔期,攥刻于吾。



最近沉迷狐狸精,恨不得打死他(喂喂)

 

逐世·封神时代【十】

第十章 米迦勒

 

“我还在想呢,为什么要往这边走,原来一早你就没打算去黄金城啊?”

叶修随手揪了一根草叶子含在自己的嘴里嚼啊嚼:“是没打算。老韩他们好不容易在我们这边占了次便宜,转头就想弄死我和老吴。你想当时为什么要对我们痛下杀手?”

“难道不是因为……你太欠扁了?”苏沐橙嗑着瓜子一脸惊异地看着叶修。

“……”叶修嘴巴张张合合,终于挤出一句话,“难道不该是因为我长得太帅了吗?”

苏沐橙扛着手炮默默回到了马车内,她之前觉得世界上没有她轰不破的东西,现在想想还是有的,比如叶修的脸皮。

一如既往越发的厚实了。

简直不知道是大陆的幸事抑或不幸。

“我听说不久前,咱们老板给提拔了一个新人上来?”

“你才知道啊?”苏沐橙坐在马车里看着叶修的背影,“我都快以为你真的要两耳不闻窗外事了。”

叶修干笑两声,继续叼着草叶嚼啊嚼:“干咱们这行的,消息不灵通的话可就惨了。”

 

方士谦瞧着王杰希面无表情地看完一封信笺,思考了不到半分钟就扑上去抱住王杰希的大腿:“杰希你信我,我真的跟他没一腿的关系!”

“没有哪一腿的关系?”王杰希搂着一只胖猫丢开那张信纸,翻开了一本书,“哪一腿是清白的你留着那一腿就好了。”

“我真的不好那口,”方士谦诚恳地抬头看着王杰希,“我三条腿一条都跟他没关系,那个死折腾的就是一门心思想要折腾垮圣殿。”

“你就这么肯定?”

“那家伙就是个疯子,”方士谦顺着王杰希的大腿往上摸,“我看他教出来的也是个心狠手辣的家伙,至少是个心眼比头发丝多的家伙。杰希我好怕你一个人去吃亏啊!带上我好不好?带上人家啦!”

“你穿什么衣服去?”王杰希突然合上书看着方士谦。

“什么衣服?”方士谦一下反应过来了,继续扑上去搂着王杰希的腰就要亲几口,“杰希你给我选好不好?你选什么我穿什么。”

还挺识相的,王杰希满意地点了点头。

 

启明星升起时,天空还是一片漆黑。

韩文清搂着怀里睡得很沉的张新杰,突然有了一种手足无措的感觉。

天快亮了他才睡下,自己是不是有些过分了?

饶是如此,韩文清也忍不住埋头尽量放轻动作去吻一吻还带着泪痕的眼角。

摘下水晶眼镜后的一双眼睛意外地大了不少,看着自己的眼神足够的信任也足够的单纯。

现在他终于归属于自己了。

韩文清想起自己等在玫瑰花丛中的时候,那种欢喜来得太过于猛烈了,他近乎欣喜若狂地看着那个人爬上了窗台,接过了玫瑰花。

他们都不是很会说话的人,尤其是情话。

虽然他们的行动足以证明一切心意,但是总觉得哪里不够。

韩文清稍微侧侧身子让怀里的张新杰躺得更舒服一点,握住那只扣在自己指缝间的手,轻轻抬手吻了一下手背。

“我……嘴比较笨,现在不知道该说什么,”韩文清掖了掖被角,又亲吻了一下张新杰的眼角,“但是我喜欢你,我爱你,我是你的哨兵。我想永远守护你。”

这还叫嘴笨?

张新杰轻微地动了一下,嘴角微微带着一丝笑容,把自己埋进了韩文清的肩窝。

“最近发生了什么事吗?”

“整个圣城都警戒起来了啊……”

“是啊,是因为圣典的原因吧?”

“教皇冕下不是说要让我们放心欢庆一天吗?”

“听说还有其他公国和帝国的使臣来。”

“难怪戒备森严啊,连韩队都亲自到西门把守了。”

韩文清绷着一张脸,看上去一点都不像是盘查人员,倒像是被通缉的逃犯入城时被官兵识破,扣下来示众惩戒一般。

张佳乐进城的一瞬间就被韩文清那张脸吓了一大跳,一个趔趄就踢到圣城高出其他地方许多的门槛上,在众目睽睽之下直接摔进了孙哲平的怀里。

“你就不能看着路走啊,”孙哲平用拳头轻轻顶了下张佳乐的脑袋,“你看着老韩的脸干什么?很好看吗?”

“……太……太……太吓人了,”张佳乐摸了一把头上的冷汗,“简直就像是当年撵着我跑了十座山的那匹狼!表情都一模一样!!我昨晚上才梦到那玩意又追了我一路,今天早上就瞅着老韩那张脸我能不被吓吗?”

孙哲平恍然大悟,想起昨晚上大半夜睡着睡着突然双腿踢蹬不停,一头撞进自己怀里的张佳乐:“你睡觉就不能老实点,想点别的?”

张佳乐扶着孙哲平的肩膀走了两步发现没把脚崴了,开始蹦蹦跳跳地拖着孙哲平往客栈的方向冲去:“坐了一路的马车晕得要死!我能睡好就怪了!梦到狼算什么!我还怕今晚上梦到老韩又来找我要入城费呢!!”

韩文清闻言脸立马又黑了一圈,他旁边正要把证件上交的入城者手一抖,迅速地加上了一个钱袋。

“梦到被狼追?”

“我还感觉被它咬了一口……吓得我……”张佳乐耸耸肩膀,突然发现问问题的不是孙哲平,“哎,是法师塔那个小魔法师啊。”

孙哲平脸抽了抽,伸手去捏张佳乐的脸颊:“你就直接咬回去了?”

张佳乐理直气壮地点头:“对啊!我当时一激动嘛!想着它咬我我还不能咬回去吗?”

孙哲平弯腰扛起张佳乐就往客栈走去:“问题是,昨晚上你咬的是我!”

“真嚣张啊,”方士谦跟在王杰希的身后感叹道,“杰希我们要不要也嚣张一下?杰希……杰希你等等我啊!!”

“……”

被留下来的许斌有些无奈地看了看直冒黑气的韩文清,淡定地上交了通关的文书。

移山而建的圣城东高西低,最东边是整座城池的最高处,繁复华丽异常宏大的圣殿就是在山巅那一片被夷平的平地上修建而成的。整个圣城的面积抵得上一个不小的公国,一大片平地靠着一座小山,分为里外两层城池。

圣殿在圣山之上,圣山背后就是悬崖之下的无尽深渊。

圣职人员穿着庄重的服饰在街道上穿梭来往,他们歌颂着神和他们的冕下。

“这应该是我们圣城最遥远的距离了,”教皇冕下颇有兴趣地搅了搅手上的红茶,“怎么不吃啊?早饭不合你胃口?”

“冕下……”张新杰无奈地看着在某些方面蛮不讲理的教皇,“你这样子很像吃醋啊。”

“对我就是吃醋!”

……就算是吃醋,也不能故意把韩文清调到离圣殿最远的城门口去执勤吧?

“你还心疼他!”

小心眼的教皇开始盘算着怎么巧立名目征收霸图佣兵团的税,加收几倍来着?

“冕下,”张新杰跪坐在厚厚的软垫上去摸教皇冕下放在膝盖上的那只手,“不管我走多远,我都是你养大的那个孩子啊。”

“你现在都会帮着别人说话了。”

张新杰任由教皇冕下一下一下抚摸着他的头发:“那让他再守几天城门好不好?”

教皇心情一下就好多了:“那让他守完这一个月!不!一个月太少了!半年!”

……

冕下你这样真的很像小孩子啊……

“我听到你的心声啦,”教皇伸手戳了戳张新杰的心口,“说谁像小孩子啊?算了,我带你去看一只真的小孩子。”

张新杰跟在教皇冕下身后纠结了好久,不知道该不该提醒一下他的养父,小孩子真的不是一只一只的啊。

但是……这个……

小白龙倒真的是一只一只的。

“看到啦?”教皇冕下指了指在地下室中庭的那一片空地,“只是可惜他看不见我。”

“是……谁放出来的?是器灵吗?”

“有一天,”教皇指了指大理石地面,“应该是你们还在执行上一次那个任务的时候,我感受到了一阵特殊的波动,就下来看了看。”

张新杰随着教皇指着的方向看了过去,一只白嫩嫩的小龙在地上爬来爬去,就像是视察自己的领地一样仰着稚嫩的脖子,做出一种君临天下的表情。

“是条龙啊,就算是纯白色,也是条龙啊。”

教廷里面出现了一条龙。

“他好像瞧着你了?”教皇皱了皱眉头,有些好笑地看着那个小家伙,“朝你爬过来了,瞧那小粗腿小胖翅膀的,真的是龙吗?”

张新杰慢慢蹲下身子朝他伸出自己的手,然后那只本来常人不可见的小家伙就像是撞破了一个屏障,显现出了自己本来的模样。

他在张新杰的手边停了下来,昂着脑袋做出趾高气昂的样子打量着圣子,随后迅速地爬上了张新杰的手心。

“啧啧,是个小家伙,还是条龙,”教皇伸手戳了一下他的脑袋,惹得他一口火喷了出来,“偏偏是条龙啊,那叫你什么好呢?”

“冕下你……知道他是什么?”

“龙啊,”教皇再次伸出手掐了下肉嘟嘟的翅膀,“还是在西方方位出现的,远古的神话要降临于本圣殿了吗?那叫你什么好啊?”

小白龙长得又胖又圆,身上背上覆盖着细密又薄的鳞片,露出软乎乎的肚子和又短又小的翅膀。胖乎乎的爪子挥来挥去没有丝毫的杀伤力,惹得教皇伸手掐了好多下。

“别这么……欺负他啊……”

教皇最后满意地掐了一把不停挣扎的小白龙的脸:“西方主位出现的,真的好想叫你路西法啊。但是这样好像太过分了一点?叫你米迦勒好不好?”

小白龙把自己整个缩成团躲在了张新杰的怀里,坚决不理刚刚又掐又捏自己的教皇冕下。

“就叫米迦勒好了。”

 

被孙哲平扛到客栈一楼扔回床上的时候,张佳乐已经气急败坏地在孙哲平脖子和胳膊上留了好几个牙印了。

“你属狗的么?”孙哲平捏着张佳乐的下巴咬了他唇角一口,“还是你以为就你一人牙口够好?!”

“大庭广众的!”张佳乐扑上去坐在孙哲平的腰上,“不就昨晚上咬你一口吗?你怎么这么小气记恨到现在啊!再说你咬我咬的就少了?!”

“我咬你哪了?”孙哲平一脸无赖的样子躺在床上,眼睛半眯着,心里打着坏主意。

张佳乐直接脱下自己的外套上衣给孙哲平指身上还带着点青紫的印子:“这里!这儿!”

后知后觉反应过来自己把自己扒光的张佳乐突然踹开孙哲平就想跑,可惜……

“晚了,”孙哲平好整以暇地把人压到自己身下,“现在跑你来不及了。”

“孙哲平你大爷的!擦……呜唔……别咬……我……”

 

 

教皇冕下把一只气势嚣张的小白龙戳成了一团肉球后,终于心满意足地收回了自己的手。然后什么都不说就带着张新杰回去了。

感觉教皇似乎知道了什么,张新杰有些了然地摸了摸一个劲拱着他手心的那团肉球:“他就长不大了吗?”

“长不大了,”教皇看着把自己缩成一个球只露出一截短胖粗尾巴尖的小白龙,手一痒又掐了一下,“长不大也挺好的,便于携带。”

张新杰看着教皇冕下翻来覆去折腾脸都快皱一起的米迦勒,真担心被惹急了的小白龙一口把教皇的手指头咬了。但是就算被欺负得再惨,米迦勒也最多不过努力挣扎要往他这里拱,连小尖爪都舍不得往教皇的手上招呼。

“还挺会怜香惜玉的啊,”教皇最后捏了一把软乎乎的肚子把小家伙塞进了张新杰的怀里,“让他跟着你吧,至少手感不错啊。”

被夸赞手感不错的米迦勒眼巴巴瞅着张新杰,拿刚冒出头的尖角去顶他的手心。

手感确实不错啊,还暖呼呼的,要是在冬天还真抵得上一个小暖壶了。

但是当韩文清被教皇冕下大发慈悲允许他去圣子房间找张新杰的时候,他,被咬了。

霸占了张新杰整个枕头的小白龙米迦勒对韩文清一直处于警戒状态,丝毫不畏惧他黑着的脸。韩文清伸手想把他抓住提溜到桌子上,米迦勒毫不犹豫地就咬住了韩文清的手指。

虽然不是疼得难以接受……但是……这玩意咬住了他不松口啊……

韩文清皱着眉头提起挂在他手指尖上不松口的米迦勒,使劲甩了甩。

米迦勒坚持,不松口;坚持不松口。

难怪今天教皇大发慈悲放他进来了啊……敢情还有只这个在等着他。

 

本来喻文州以为蓝雨一众会是最后一批到达圣城的,但是瞅了眼熙熙攘攘热闹非凡的客栈,明显有一只老烟枪就不在其中。

“叶修居然不在,”喻文州一边替黄少天解下披风一边冲着各位打招呼,“我以为他会第一批到达啊。”

黄少天转过头去扭着喻文州的衣服领子,一头就撞进了他的怀里:“你来就关心叶修到没到到没到!我饿了我饿了!我肚子饿了你都不关心我一下!”

喻文州搂着坐了一路船被憋得要死不活蔫搭搭的黄少天哭笑不得:“饿了想吃什么?”

“肉!!!!”

圣殿这一片区域最不缺的一是酒二就是肉,再就是靠着海的一派海鲜。黄少天在蓝雨吃多了海鲜,更何况那里是整个帝国有名的美食之城,天上地下就没有他们不吃的东西。

喻文州有些好笑地揉了一把黄少天的头发:“怎么有吃的了还这么无精打采的啊?”

“没自家的好吃!”黄少天气鼓鼓地切了一块肉塞进自己嘴巴里,“虽然分量太足了……这么大块……老韩他们是觉得味道上的不足可以拿分量来弥补么?”

“那你要怎么才开心啊,”喻文州伸手替他抹掉嘴角的那点酱汁,“我找叶修有些事想商量一下啊,要是他来了你要跟着来么?”

黄少天从喻文州盘子里叉走一块鱼肉,大力地点头表示他要跟着去。

“话说我倒是看到百花那边的一些人了,但是他们领头的那两个哪去了?我连张佳乐的影子都没瞅着。还有啊!那个大眼大夏天的还穿高领的袍子,文州你都不穿高领的了,你说他是不是不捂着不舒服啊?”

 

张佳乐不是不想下来吃饭,他是下不来了。

孙哲平捏着他的腰又顺便捏了捏他的下巴:“怎么,要跟我玩绝食以示抗议啊?”

张佳乐拽过盘子脸色就变了,勉强把吃食搁在床头,抽着气去捂自己的腰:“大孙你给我滚滚滚!我现在一点都不想看着你!”

孙哲平替张佳乐绑好了小马尾就去搂他的腰替他放松一下:“谁叫你不配合一点,你配合些咱俩不都爽了么?”

张佳乐木着脸狠狠咬了孙哲平脖子一口:“每次爽的都是你好吗?!我爽过吗?我都先被你折腾死了去哪里爽?有本事你躺下我让你爽一爽啊!”

孙哲平摁着张佳乐的后脑就亲了一口:“你没那体力。”

张佳乐脸色变来变去,最后化悲痛为食欲,捂着腰把一盘子食物解决得干干净净。

 

叶修在路上遇到了一点麻烦,也不是什么太大的事,但是对他来说还是挺头疼的。

苏沐橙跟着楚云秀跑了。

跑了!!

叶修抽着烟愁得要死,他在思索苏沐橙被人拐跑了他怎么跟苏沐秋交代。

虽然他觉得该找苏沐秋要个交代的是自己。

他手里有一封信,他必须去一趟圣城确定一个猜想,然后再去一趟黄金城完成一个任务。

什么事情都阻止不了他需要完成的一个结果。

叶修抽出一支烟点燃叼在了嘴上,闭上眼睛,开始描绘一张图纸。

他记得每一个要点每一个细节每一种材料,但是还不够。时机不够年岁不够连自由都不太够。他只能一遍一遍回想的同时,拾起却邪继续战斗。

苏沐秋说过要给他打造一把真正趁手的神兵,但是那还只是张蓝图。

有一片阴影从他的头上掠过,叶修微微睁开眼睛,看到四头咆哮着扇动翅膀的骨龙和建筑林立的城邦。

奥本登的。

苏沐秋。

都是我的。

“找到你的时候真该揍你一顿,”叶修朝着那座已经远去的城池做了一个开枪的手势,“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哪里,虽然地点有点多,但是我真不介意一个一个杀进去直到把你拖出来为止。”

美人狐趴在他的肩膀上蹭了蹭他的下巴,送来了一个消息。

“那个任务发布中心的塔也来了圣城?”

美人狐摇了摇脑袋,凑上去舔了口叶修的下巴。

“他们去了黄金城?连带着女神?”

叶修打了一个激灵,恐怕这个帝国再也没有人比他更清楚女神是谁了。

“啊……说不定他还乐在其中吧,”叶修深深抽了一口烟,“为了骗我回家他什么做不出来?女神也不算啥,说不定他正爱好这口呢。”

但是……一想到女神是自己的孪生弟弟,叶修整个人都要不好了。

奥本登的本来是属于他这条血脉的,但是为什么鬼使可以驱使它?

他是四大天神血脉中唯一被禁止参加佣兵的,因为这一条血脉的力量太过于让人畏惧。

预言和先知。

但是世世代代的血脉传承到了这一辈,他们同时拥有了两个孩子,孪生的、一模一样的一对兄弟。

一个继承了血脉,一个继承了能力。

“幸好我当年跑了,要不然说不定女神就得我去装了。”叶修吐出一个烟圈,毫不负责地耸耸肩,继续驾驶着马车慢悠悠地朝圣城走去。

已经快要看到那个金顶的建筑了啊。

 

作为一名哨兵,黄少天最强大的能力不仅仅是五感,作为他的向导的喻文州比任何人都要清楚甚至更加身体力行地感受过这种无法解释的感觉。

如同他从与生俱来的血脉传承中得到的力量一样,血液在身体里流淌,力量便在掌心展现,自然而然的他就知道自己怎么去使用这一切。

天生的,独一无二的,被艳羡被猜忌被恐惧的。

犹如一座山,压在了他们的脊背上。

即使有了属于自己的最契合的向导,哨兵也会不由自主地接收大量来自于外界的信息,尤其是快要成年但是仍然未成年的哨兵。身体的不断成长和完善带动着感官的无限优化敏锐,就算有向导的梳理和压制,大量信息对于哨兵精神层面的负荷也是相当大的。

具体表现例如,贪食嗜睡脾气大。

当然对黄少天而言,他有更多说不完的话了。

而且尤其黏人,黏着自己向导不放,稍微有意试图上来同喻文州攀谈一下交流交流感情的,黄少天都会拿一种“地盘被占领了自己的东西被抢了我仇视你啊”的眼神瞪视着人。

“感觉你都恨不得变成灭神挂在我身上了,”喻文州趁着人多周围没人注意,悄悄伸手捏了把黄少天的脸,“这得多护食啊?”

黄少天从背后搂着喻文州的腰不吭声,虎着脸使劲揉了几把:“你是我的!”

“你的什么?”喻文州朝向他举杯示意友好的张新杰抬了抬自己手上的酒杯,还没来得及抿下一口酒,黄少天伸长脖子叼住酒杯边缘仰头就喝了个干净,

“就是我的!!!”

喻文州有些无奈地亲了亲黄少天的嘴角:“见过成年前精神动荡不稳定无理取闹的哨兵,但是还真没见过你这么蛮不讲理的。”

“我就蛮不讲理了怎么样!!你还看他!张新杰有什么好看的!!不准看他了!我比他长得帅你都不看我!”

“年年日日都在看你……”

“看烦了是不是!!!”

喻文州不动声色地把黄少天往人少安静灯光昏暗的角落带,把人压到雕刻精美的罗马石柱上:“小没良心的,居然怀疑我。”

黄少天瘪着嘴,酒劲上来烧得他脸颊通红双唇染朱,侧过头去一脸不配合的样子让喻文州格外想好生欺负他一下。

“都说了你的话,我看了一年又一年,日日夜夜地看,”喻文州压低声音抵住额头和黄少天窃窃私语,距离近到黄少天稍微一动就能喷到他上下翕动的双唇,“怎么可能才看了这些年月就看够了啊?”

就算是在最暗处,黄少天脸上的红色也明显越来越盛了,喻文州微微侧头吻了几口,一边捏着黄少天的腰上下抚慰着,一边同他说些私密的话。

“不高兴啊?”

“不喜欢这样!太吵太闹了!我耳朵都快聋了!!”

“我以为你会蛮享受这种热闹的感觉的,”喻文州抱着黄少天任由他把下巴支在自己肩膀上乱蹭着,“你不像是喜静的人啊。”

“声音太多味道太多,”黄少天搂着喻文州的脖子喃喃自语,“而且我总觉得有些不对劲!就跟鸿门宴一样!张新杰看着一脸死板无表情样!谁知道他心里打什么算盘!!”

黄少天的直觉准到不可思议的地步,对危险和机遇,与生俱来就具有如同雷达一样的敏锐。要不是大概知道预言之眼的血脉传承者是谁,喻文州有时候都觉得怀里这个随时警惕准备拔剑的家伙是从预言塔里逃出来的。

“放松放松,”喻文州安抚性地和黄少天交换了几个吻,替他镇压了一下高速工作的精神波,“就算是被算计了也没什么好怕的,我替你算计回来就是了。”

“那我就帮你捅回来!算计一次捅一刀!”黄少天扬起脸,满眼亮晶晶地看着喻文州,“我肯定会保护好你的!”

喻文州眨了眨眼睛,满脸都是压抑不住的欣喜和欢愉。他微微侧头接纳住黄少天兴高采烈气势汹汹的一个吻,轻轻咬住对方的舌尖就拖到自己这边来。

其实也不算是太难哄,喻文州在心底暗想,把自己想法说清楚了,这家伙欢天喜地地扑上来抓住那一缕情愫就满足得不得了了。

“你说的没错啊,”喻文州合着音乐搂着黄少天的腰左右轻晃着,“你看张新杰就是一个满肚子坏主意的家伙,给来自各方的人员办一场见面介绍舞会。出发点多好,办得也好,连他要的目的都达到了。”

“他要什么目的?”黄少天穿着束手束脚的礼服正窝了一肚子火呢,“到场的除了各个公国帝国的贵族和部落首领还有自由佣兵冒险者,他是不是想分清楚各方的实力水平?”

“佣兵和冒险者的定义太模糊了啊,”喻文州向黄少天做了一个邀请的手势,牵过他的手开始小范围地转着舞步,“佣兵里面谁都有啊,连皇帝陛下还是个王子的时候都当过几年冒险者。但是你想想,你会跳舞……呀……”

黄少天连忙把自己的脚从喻文州的脚上拿开,磕磕绊绊地试图控制住自己的步子别往喻文州脚上踩,但是……他真的……真的尽力了……尽力了啊!!

喻文州连着被踩了好几脚,只能拉过黄少天站在一边:“懂了么?”

黄少天若有所思地扫了周围一圈:“你是说张新杰试图从一场舞会上所有人的表现来大概区分一下他们曾经的……嗯……生活?”

“教养,习惯,曾经的生活水平和阶级层次都对他展示了出来,”喻文州亲了口黄少天赤红的耳朵,“细节很重要,但是细节也很有迷惑性。”

比如正死皮赖脸搂着王杰希的方士谦,喻文州怎么看两个都磕磕绊绊跳着男步的家伙怎么觉得糟心。偏偏方士谦还一脸“我家杰希跳的就是好,踩得我好爽我好享受”的样子。

当然这些充满迷惑性的细节里还有好歹是来了,现在正窝在角落吞云吐雾的叶修,和正中间两位身姿优美面容姣好衣着华贵正在翩翩起舞的丽人。

她们的身姿步伐妆容衣饰无一可挑剔,连舞步和神情都是款款动人。

要不是术士塔曾经和叶修苏沐秋合作过,恐怕连自己都不会相信苏沐橙的出身只是一个与兄长相依为命的平民小丫头。

“所以说,”喻文州摸了摸藏在宽大华丽的衣袍下面的法杖,给黄少天挑了几样吃食,“人不可貌相。”

黄少天瞅着楚云秀和苏沐橙,转头看了眼方士谦和王杰希,啃干净喻文州递给他的一盘子吃食就扑上去搂住喻文州的脖子:“文州文州!教我跳舞好不好?!!”

当然好,喻文州欣然拉过黄少天的手搭在自己的腰上,自家的小哨兵就是要贴心聪明得多,连提出的要求都这么符合自己下一步的算计。

“还请剑士阁下脚下留情,”喻文州握住黄少天的手扶住他的腰,朝通红的耳朵尖暧昧潮湿地吐息着,“不然待会你只能扶着我回去了。”

黄少天先提脚踩了他一下:“我有那么笨吗?!本少天资聪颖手脚协调动作敏捷!一个动作一遍就过目不忘!!”

嗯,天资聪颖手脚协调动作敏捷一个动作看一遍就过目不忘的剑士阁下,在一个起步动作就踩了他的向导三次,以至于完整的一首圆舞曲落下最后一个音符后——

看来喻文州今晚只能被黄少天背着回去了。

 



第一章

下一章

  427 23
评论(23)
热度(427)

© 天腐的多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