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腐的多喵

岁月长河,观之如瀑;绵绵尔期,攥刻于吾。


yys策划去死!!

 

八荒如愿【7】【肉上…………

大雪山不像千万年前那么寂寥,逐渐有人类的踪迹出现在雪山的深处。

“我有一种渐入人世的感觉,”张佳乐趴在孙哲平的肩头,“从洪荒初开到今世繁华。”

孙哲平背着他面不改色地继续漫步在小路上穿过零星的石木小屋子:“你心思也太细了一点啊。”

“哪有,”张佳乐伸手敲了一下孙哲平的脑袋,“明明是你没这份领悟!没悟性你懂不?!参悟不透吧?!”

“参悟透了会怎么样?”孙哲平背着张佳乐站在那座庙子之前,“参悟透了就可以六根清净吗?我六根不净欲念不绝啊。”

孙哲平搂过跳下来的张佳乐:“因为你啊。”

所以做不到六根清净五蕴皆空。

孙哲平长长地叹了一口气,这座庙子早就荒废了,蜘蛛顺着灰蒙蒙的蛛网上下发动。杂草已经茂盛到可以吞没人的膝盖,晨风晃动了草尖上的露珠。

当年他们远远来看过一眼这座庙子,长长的石阶延伸到山脚却看不见石阶的本来面目,因为跪拜的群众铺满了整个过道。

“所谓三十年河东三年河西,”张佳乐顺手把一颗露水弹到了蛛网上,“那个曲子怎么唱的来着?陋室空堂,当年笏满床;衰草枯杨,曾为歌舞场;蛛丝儿结满雕梁,绿纱今又在蓬窗上。还有一句叫做眼看他起朱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

“不知道里面供奉的东西怎么样了,”张佳乐小心翼翼地推来摇摇欲坠的门,“那是我的命根……子……啊……啊!”

“为什么!!!”张佳乐手指用力咔嚓捏穿破碎的门板。

孙哲平一脸惨不忍睹地装过头去:“我……没想到啊,原来……孔雀大明王还有……”

“闭嘴!!”张佳乐抬脚狠狠踩中孙哲平的脚,“一定是!!中间出现了什么问题!!!!”

“别挣扎了,”孙哲平努力摆出一张面瘫脸,忽视张佳乐暴躁得使劲在他脚面上碾来碾去,“要么你感应有问题,要么就是……”

“没有问题!”张佳乐抓狂地摇着孙哲平,“凭什么说我有问题!!我感应怎么会有问题!那是我的魂!还有你刚才说要么就是!要么就是什么!!”

孙哲平咳了一下,捏住张佳乐手腕把人拉进自己的怀里:“要么就是,我的孔雀大明啊,原来你还有唔……嘶”

张佳乐示威性地舔了一口自己嘴角:“继续说啊!”

孙哲平伸手抹了下嘴角,看着大拇指上明显的血色,还没来得及开口就被张佳乐伸出舌头舔了个干净。

那个触感就像是最软最鲜嫩的樱花花瓣落到了你的皮肤上,然后留下水润的触感和最心动的留恋。

“张佳乐,”孙哲平微微低头抵住张佳乐的额头,“你等着。”

张佳乐一挑眉毛,还没来得及开口就一阵天旋地转。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就发现自己被倒扛着带进了快要塌了的庙子。

张佳乐捏着孙哲平的衣服想努力翻过去,四周一阵轻微的波动,张佳乐挺着上半身愣住在了孙哲平的肩膀上。

“大孙大孙放我下来!”张佳乐猛地反应过来扯着孙哲平的头发微微用力,“混蛋!孙哲平你听到没有!放开放开!让我下来混蛋!啊!你!!居然!”

孙哲平扬手再给了张佳乐挺翘的小屁股一下:“你再闹。”

张佳乐一脸红紫交错变换傻在孙哲平的肩膀上,在被打了还是打的屁股,虽然没用力但是……

妈的孙哲平你打我!!

还打我屁股!!

孙哲平的脚下逐渐铺开了一层优钵罗花,他捏着张佳乐的屁股把人放在了地上:“这里都肉了啊,多吃点。”

张佳乐眼睛都气红了,扑上去揪住孙哲平的裤腰就要往下拉。

汤不热



【1】

【8】


ft:欢喜佛是个很奇葩的东西啊……

具体可以百度一下,有的这个。

自从我专业课老师借着讲藏传佛教的事给我讲了半个月的欢喜佛……我简直……

还有,上大学有选修课后可以去试试历史学院开的性学研究啊之类的课,肯定有欢喜佛这种神奇的东西……

其实就是双修啊,在极乐中寻求一种……天堂的感觉来着?

然后就色即是空了……

鱼篮观音也干过这事,就是好像在白娘子传里面都有,观音化身美人去点化男的,然后就红颜白骨之间变化……

跟红楼梦里面那个风月宝鉴一个作用,有慧根的就从此大彻大悟,没慧根的……估计就跟看到白娘子真身许仙一样……吓死了吧……

其实写八荒的一个重要目的就是写欢喜佛……

咩哈哈哈哈

下章还是肉的感觉


  411 37
评论(37)
热度(411)

© 天腐的多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