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腐的多喵

岁月长河,观之如瀑;绵绵尔期,攥刻于吾。


yys策划去死!!

 

逐世·封神时代【十四】

第十四章 黄金城池  

 

“起开!”

“我不,这么久不见你就不能对我表达一下你滚烫的思念吗?”

“我倒是感觉到了你沉重的思念。”

“你就不能表达一下看到我的喜悦吗?”

“能,”叶修眼角抽了抽,“你先起来我再表达。沐橙帮我把这个家伙弄起来。”

苏沐橙围着他俩转了快十圈了,她蹲在叶修身旁伸手搓了搓那件华丽无比的礼服:“这个料子在哪家店有卖的啊?”

“喜欢吗?回头我送你一打。”

苏沐橙看了看他的脸再转过头去看叶修的,实在忍不住戳了一下叶修的脸:“长得简直一模一样,你俩谁是哥哥?”

两张面孔一模一样,但是却能让人轻易分辨出不同。

“我是哥哥,”叶修奋力地推了推刚刚见面就直接扑上来把他压翻的弟弟,“他是叶秋。”

“其实我叫叶修,”叶秋笑嘻嘻地看着苏沐橙,“或者你猜到底我们谁才叫叶修?”

“双生子?”苏沐橙看着叶秋觉得他挺好玩的,“还是说龙凤胎?”

叶秋脸都绿了。

叶修伸手摸了一把自己弟弟的硬生生被勒出来的细腰:“说吧,这是怎么回事?不是说女神吗?怎么穿成宫廷礼服了?”

“他们抓错人了,”叶秋提了提裙子,摇摇晃晃地站起来,“本来趁乱抓走陛下也好殿下也好皇帝陛下都会很开心的,结果……”

叶修了然地拍了拍弟弟得肩膀:“真难为陛下还能翻出一件你穿得上的衣服。”

叶秋表情相当难看,他沉默了两秒开始迅速扒叶修的衣服:“你以为是因为谁啊!要不是你抢了我行李你觉得今天站在这穿着女装的会是谁?!你知道这玩意多重吗?!里面那个束腰的是铁丝嵌合的不说了!还有金属的裙撑!!!”

“对,”叶修同情地拍了把叶秋的胸,“都能把你勒出曲线勒出弧度也是不容易。先说正事再扒我衣服,不是说好的让你在黄金城安安稳稳呆着当吉祥物吗?”

“他们觉得,”叶秋慢条斯理地扯了扯衣领,“我们这一边输定了,跟着倒霉不如倒戈投奔皇帝陛下。所以给我们家的选择是,要么跟着皇帝陛下立个新教跟光明圣殿对着干,要么就合约破裂等着打仗吧。”

“他们是谁?”苏沐橙插问了一句,“是佣兵任务中心?”

叶秋点点头:“统称为保皇党,或者说新教徒?其实看上去皇帝陛下很有优势的,他有着最强大的兵团还有法师塔的拥护。”

“可惜的是,”叶修瞧了一眼一片漆黑的窗外,“王杰希心大得很,他会拥护一个废物?”

“这个废物好歹是你姑父,”叶秋扶着腰往凳子上挪过去,“你好歹考虑一下姑姑的感受,你这不是说她当年看上了一个废物吗?”

“最多是看在一个废物的脸长得不错的份上,联姻罢了,”叶修耸了耸肩,“他们抓错人了也没暗地把你干掉,那扣下你是为了什么?”

“为了黄金塔。”叶秋看了看四周,和叶修一模一样的脸上终于露出了不同于刚才单纯玩笑的郑重,嘴角微微勾起的角度给人一种阴森森的错觉。同时叶修朝着苏沐橙耸耸肩,表示这方面确实不是他的长处。

双生子,当一个走在阳光之下的时候另一个沐浴着漫天夜色。现在终于轮到叶修展露出纯白的一面让叶秋露出属于他的领域的獠牙。

“他们得到了奥本登的苏醒的消息,”叶秋端坐在凳子上腰挺得笔直,和懒洋洋坐在地上的叶修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但是我没有离开,他们得到的消息一直是预言的血脉传承在我的身上。”

“所以他们以为你的血脉可以唤醒黄金城?”叶修叼了一根烟在嘴边,“控制住你其实也是一种很好的选择,相当于控制住了一座活城?”

“对啊,”叶秋敲了敲桌子边缘,“以前我只需要在重大节庆上披着一身白袍,再宣读一下我眼前所看到的。但是他们不满足啊,光明神算什么?一个能掌控在自己手上的神才会让人热血沸腾。”

“女神,”叶修毫不留情地补充了一句,“一个掌控在手上的女神。”

“……”叶秋掂量了一下自己和叶修武力值的差别,默默地忍下了一口气,“哥哥我记得你是个哨兵。”

“没错啊。”

“多年不见你嘴这么毒是单身久了吗?!”

叶修毫不在意叶秋级别的讽刺:“那女神大人,被满城的单身男士崇拜和追求的感觉怎么样?爽不爽?”

叶秋捂住了自己的脸:“我们说些其他的好不好?老爷子很想你老妈也很想你,你养过的三盆花和小点都很想你。你啥时候回来啊?”

“老爷子忙着守边疆才不会想我,你回去记得帮我问老妈一声好。顺便小点和那三盆花现在还活着也真是一个奇迹。”叶修摸了摸叶秋的脑袋,“需不需要我带你走?”

叶秋看向叶修的眼睛里闪着绿光:“这样多容易打草惊蛇啊,我有个主意,我说不如我俩换装吧?”

叶修上下打量了一下叶秋:“我没你这么苗条动人的身材,这衣服我穿不上。”

“……”

“说吧,”叶修决定大发慈悲一下放过自家弟弟,“有什么话需要我带过去的?”

“没有,”叶秋挥手示意叶修快走,“都安排好了,连皇帝陛下最后的归宿都找到好石料了,就等他开始行动呢。倒是你爬上来找我是为了什么?”

“我来找关于活城的任何消息,”叶修四周环视了一圈,“尤其是你到底做了什么,让他们以为你和黄金塔有共鸣?”

“不是我让它有共鸣了,是殿下干的,据说活城的支配者可以让他认定的,或者和自己有着深刻羁绊的人也能感应和一定程度上支配塔和活城。对了,我还想问你呢,奥本登的苏醒的时候你在现场吧?它到底归属于哪支血脉?”

“归属?”叶修皱了皱眉。

“吵翻了啊,还有人下注呢,”叶秋拨弄了一下身上的一个蝴蝶结,“小道消息说,陛下压了不少在奥本登的属于鬼使这上面,而且打算承认鬼使的公民权。毕竟那是一块地啊,承认公民权再分封出去,又不要皇帝陛下自己掏钱维护那座城池还能收税。多好?”

“一点也不好,”叶修表情蔫耷耷的,“那座城应该是我的。”

“……”叶秋张大了嘴巴,“你你你……你的?!不是说上去开动城池的是鬼使吗?有见过它降落的都说,上面居住来往的都是身上有刻符的鬼使,擅长使用暗黑魔法。”

“所以我才来问你啊,”叶修感叹了一句,“能驱动活城的条件到底是什么,怎样的人有资格驱动一座活城。”

 

“我们在等一个预言的时刻,”叶秋给叶修描述了一下,“据说当六芒星被释放的时候,藤蔓开始吐露嫩芽,黄金城才会褪去它身上那层灰黑色的历史。”

“这事还跟术士塔有关系?”苏沐橙摸了把窗台,“黄金城……真的就像是游历的歌手唱的那样,拿黄金铸造的?”

“那不可能,”叶秋摇摇头,“要真是纯金的早被抠光了,这座黄金塔倒是掺了不少……我靠!纯金的……一座纯金的城?!”

“上古的时候有这个财力么?”叶修敲了敲墙壁,把手伸出窗口试图再掰一颗祖母绿下来,“看,宝石倒是很……很好……很好掰的!”

在寂静的夜晚里像是枪炮出膛的一声“砰”格外的清楚,叶修看了看手上那块硕大的祖母绿,默默塞进了苏沐橙的手里:“我没想把它掰下来,我就想试试……”

“掰吧掰吧,”叶秋烦躁地挠了挠自己的头发,“反正这个塔上的宝石就是装饰用的。现在要搞清楚的是那个藤蔓到底是什么?!全帝国上上下下有记录的藤蔓可以塞满帝国书院整整一个房间!”

“有比较特殊意义的藤蔓么?”苏沐橙看了眼开始思索的叶修,“你想到什么了?”

“王大眼的城,”叶修看了叶秋一眼,“如果法师塔也有自己的城的话,你说王杰希会站在哪边?或者说,想要得到黄金城的人他们知不知道法师塔有没有自己的活城?”

叶秋眼睛眯了起来,他唰地站起来,几下撕开了裙子下摆:“把我带出去,顺便过来帮我把这个裙撑取了!!你知道这个有多重吗?!”

原本及地的长裙成了超短的,刚刚可以遮到屁股的超短裙。

叶修看了眼叶秋的新造型,走过去的时候顺便拍了一把弟弟的屁股:“蛮好看的,老妈不是一直觉得龙凤胎比双生子好吗?你这样穿回去她一定很高兴的。”

来不及反调戏的弟弟被瞬间扛了起来,像是一袋米一样倒挂在叶修身上,在他反应过来之前,叶修已经麻利地爬上了窗台,然后纵身一跃……

“我……靠靠靠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苏沐橙一只脚踩在窗台往下望着,顺手摸了摸黄金塔上的那一排宝石,捏紧了手上那颗祖母绿也跟着跳了下去。

幸好这个结界有隔音的效果,苏沐橙感觉到风嗖嗖嗖地从耳边往上带着血气窜动的感觉,突然笑了起来。她一把抱住跟着跳下来跌进她怀里的美人狐闭上了眼睛。

果然下降的速度渐渐慢了下来,有人一把接住了她,她睁开眼睛看着被无情地扔到地上的叶秋:“你介不介意多个妹妹啊?”

叶秋捂着摔疼了的屁股,一拐一拐地站起来拍了拍:“我都不介意我哥多个男朋友,来好妹妹给我抱一个。”

叶修残酷无情地挡在了叶秋前面:“那见面礼呢?”

叶秋张大嘴巴简直不可思议他哥的脸皮厚度,最后挫败地转头趴到黄金塔上找了一圈,死命抠下一颗钻石丢给苏沐橙。

“等太阳出来时对着阳光看,这颗在阳光下应该会是橙色的,比祖母绿更适合你。”

“是不是还有一打衣服料子?”

“哥哥你这是给我认了一个妹妹回来还是一个侄女!你养闺女吧你是?!”

 

太阳微微露出脸的时候,王杰希推开了法师塔最上层的窗户,不远处是最繁华的都市,而他背后那扇窗户露出来的是一片密密的森林。

“以前从来没有听说过谁的精神体是植物,”方士谦搂住他的腰把下巴支在他的肩膀上,“虽然它看上去很像是藤蔓,但是你觉得和索菲亚比起来,谁更加让你觉得熟悉?”

“都很熟悉,”王杰希伸手戳了戳蹲在窗外藤蔓上歪着脑袋看他的索菲,“索菲是个坏家伙啊,藏了多少秘密都不肯告诉我,嗯?”

索菲抱住王杰希的手舔了又舔,似乎很想咬一口但是又舍不得。方士谦突然伸手戳了一下她圆鼓鼓的肚子,索菲愣神中居然直接被他戳下了藤蔓。

“完了,”方士谦耸耸肩,“掉下去了……不过我觉得藤蔓舍不得她受伤。”

差点被蓄意伤害的索菲被藤蔓又送了上来,第一件事就是要扑上去挠方士谦,方士谦逮住猫后颈一小块毛皮把她拎了起来:“老实交代一下宝贝,不然我还把你挂在法师塔塔尖上风干,到底你是塔灵还是这株藤蔓是?或者说,到底你俩谁是我家杰希的精神体?”

喵喵喵!喵呜咪!喵!

“说人话!”方士谦甩了甩手上的肉球,努力不让自己被挠到。

王杰希捏住了一只肉爪,顺手捏了捏:“本来我的精神体应该是你对不对?那为什么你现在更加偏向于一只塔灵?还是说你真的就是一只没有完全苏醒的塔灵?”

索菲小心翼翼地凑上去吻了吻温柔地看着自己的王杰希的嘴角,转头看了眼方士谦又扑上去亲了一口。方士谦一把扯开她和王杰希的距离,使劲揉了揉她圆滚滚的腰:“杰希我这回非得把她挂在塔尖上了!”

王杰希一个劲地诱哄着索菲亚:“告诉我你知道的,今晚上我让你上床跟我睡?”

喵~ >▽< ~~

“再加几条炸鱼?”

索菲一个完美的向上转体从方士谦手上挣脱了出来,然后站在门口朝着王杰希叫了几声就朝着法师塔下层跑了下去。王杰希拿起手杖指挥着方士谦去传话:“吩咐厨房多做几条炸鱼,顺便……”

王杰希凑上去吻了吻方士谦的嘴角,眼睛里稍微有一点歉意:“要不要今晚我给你批个猫窝放在门口?”

喵T _ T?!!方士谦表示这事没完!他迟早会把索菲亚挂在塔尖上风干!

他转身伸手摸了把在一旁努力要把自己装作一盆不会动的盆栽藤蔓:“差点忘了你了,没嘴巴没关系,防风跟你不是能交流吗?你自己选择老实交代还是我把你砍了扔到厨房当做今晚炸鱼的柴火?”

 

太阳的光辉驱散黄金城的黑夜,城门打开,阳光刚好透过城墙上的哨所时,黄少天顶着一头格外金灿灿的头发坐在马上迈进了城门口。

他朝着开始繁华起来的大街吹了一声口哨,马鞭就甩了下去。

喻文州刚刚从马车里伸手拿回通关文件,一抬头就看见黄少天提着鞭子甩了下去。

“……少天!”

“队长我先过去啦!不愧是国都啊!你看黄金城的地平的!跑马一定爽死了!我等会来找你啦!放心啦放心啦找不到路我会问的啦!我绝对不会给你惹事的!”

喻文州抬手看着烟尘滚滚的背景,一句来不及说出口的话哽在了喉咙口。

内城……不能纵马啊……

内城不允许纵马只是一个笼统的说法,具体点说指的是没有特赦令或者携带火漆军情的人不能在黄金城城内纵马,不能在黄金大道等重要街道和皇宫周围纵马。

喻文州现在感觉有点绝望,黄少天骑术不怎么样,蓝雨没有大片的平地供他跑马。现在他不仅在内城无照纵马还上了黄金大道。喻文州已经预料到了大概后续会发生的事情,开始盘算要去哪个监禁地把人捞出来了。

“队长你真不打算管管黄少么?”郑轩有些头疼,“压力山大……我可不想劫狱啊。”

“管不了啊,”喻文州摊了摊手,“我舍不得管着他啊,反正在蓝雨他不能这样野一把就让他在黄金城野一把吧,最坏还有地头蛇帮我们处理后续。对了景熙呢?”

徐景熙从马车厢里伸出一个脑袋:“我在!”

喻文州接过通关文书朝他笑了笑:“我们得先去找找地头蛇了,准备好见你的前辈了吗?”

“啊……”徐景熙瞪大了眼睛,“前辈?什么前辈?……靠你说的不会是方神吧?!”

“当然啊,”喻文州慢悠悠地爬上马车,冲着后面的徐景熙继续保持微笑的模样,“术士塔和法师塔一向势不两立,但是为了治疗师之间的相互传承,任何对立都必须要为此让步。这是医术和药物之神赋予你们最大的权利和恩赐啊。”

这个我当然知道……但是……

“我连奉上的拜访信都是用你的身份写的,景熙你不要辜负我们对你的期望啊。”

徐景熙抠着马车车楞看着喻文州爬上马车吩咐继续前行,硬生生地掰下来一截木材。

坐在他身旁目睹了全程的宋晓幽幽地开口了:“马车是租的,这个损耗肯定是要赔偿的。”

“宋晓你想不想下次全程被放养?”

宋晓知情识趣地闭上了他的嘴。

很显然,徐景熙低估了喻文州的手段,他从未想过有一天他会作为一个重要事件的关键人物被记录下来,然后被游吟诗人吟诵到远方。

“本来我最多被记录为,蓝雨边陲战地精英团第一代重要成员,最强治疗师就足够了,”徐景熙多年后搂着自己的精神体坐在雕成盘绕双蛇的冕座上,有些无奈地给来听他讲故事的蓝雨边陲的小家伙描述着,“但是因为如今我坐在这把冕座之上,再加上我被迫成为当年我们和微草活城的‘破冰者’。我被一种其他意义上的根本原因被记录进了史册……”

那真的是扯淡啊……其实从头到尾的始作俑者只有喻文州和王杰希。

虽然说每一个治疗师或者牧师甚至于驱魔师都有过这样一个梦想,穿着一身白衣在战场上穿梭,生死掌控在他们手上。吟诵声起他所至的地方就是天堂,他的十字架或者治疗之杖所指向的地方便是生死地狱。

“每一个奶都有一颗随时准备开狂暴的心,”坐在冕座石阶上的宋晓伸手揉了揉徐景熙的脑袋,“但是能够被铭刻在英雄榜上的治疗者这么多年来只有四位,他们不仅仅拥有战士之心,还同时真的拥有战士的武力。”

比如至今都没人可以超越的,方士谦。不过他的定位只是治疗这个真的好么……

“不喜欢战斧啊?”方士谦懒洋洋地把玩着手上的战斧,“其实我也能用镰刀的,但是帝国驱魔师协会的跑到治疗师这边抗议了好多次了,不准我混用。”

徐景熙捧着一杯茶在心里呵呵,那是因为您老扛着镰刀上战场的时候,太败坏他们驱魔师的形象了,任谁看到你兴奋砍人的样子都不会认为这样的家伙会是圣系职业的。

虽然你扛着斧子和重型十字架也不像圣系职业的人。

“话说我们两个有什么好交流的?”方士谦玩完斧子开始玩十字架,“为什么以我们俩的名义召开的破冰会我们两个治疗师要在这里喝茶?”

徐景熙继续在心里呵呵,单单听这个语气就知道方神现在一脸怨妇样。

……不过,同问为什么以我们两个治疗师名义召开的重要“破冰会”,我们两个“主角”被关在了会议室门外啊?

李远和宋晓对视一眼,看着旁边已经趴在于锋肩膀上睡过去的郑轩,再看看旁边气氛诡异、所谓正在“交流”的治疗师们。李远开口了:“难不成他们治疗师还有特有的交流方式?”

宋晓摸了摸下巴:“说不定,再说你看方神一个哨兵,景熙一个向导……”

李远上上下下打量了一遍宋晓:“你是想说方神劈腿还是景熙出轨?”

“卧槽这话不能乱说,”宋晓一脸“我什么都没说说话的是李远”的样子,“咱们塔主还在他们塔主手上等会不还给我们了……等等……两个向导在一起应该没事吧?”

“没事,向导和向导要不是到了剩得不能再剩的时候一般不会在一起,太浪费资源了,你看我们之前那两个塔主就知道,向导和向导在一起……”

等等……为什么他们觉得旁边治疗师的气氛有点不对?

因为方士谦在默默压抑住自己一斧头劈开议会室的大门的一肚子酸气,而徐景熙在默默发酵他心底那点被当做挡箭牌的怨念。

 

“你知道的就是这些了?”喻文州看完将手上的资料还给了王杰希,“我要是觉得诚意不够怎么办啊?”

“那让黄少天在黄金城的监狱里蹲一辈子吧。”

“劫狱也不是什么大事啊。”

“那石室呢?”王杰希认真看着喻文州的眼睛,“黄少天可受不了你们上一任塔主在黑暗里呆一辈子然后消失在虚无之中吧?”

喻文州朝着趴在桌子上惬意舔着毛的索菲亚招了招手:“我看到很多著名的,挂在走廊上的画作里的人在塔里出没。”

索菲歪了歪脑袋,一扭头骄傲地溜达进了王杰希的怀里。

“蓝雨在上古就是阵法和炼金的圣地,他们崇拜着巫术之神,”王杰希漫不经心地翻开一本书,“在和蓝雨同样级别的名词条目下,我发现了一个新的地名。”

“这些书应该藏在帝国王宫最深处的藏书阁里,随着王冠的传递而出现在帝王的手上,”喻文州敲了敲桌角,“就像我手上的那些藏书一样,有些时候秘辛才是血脉的证明。”

“所以你是来干什么的?”王杰希的左眼眼底开始隐隐有着幽幽冷光,像是暗地里燃起来的一把火,“替已经逝去的索克萨尔公国讨一个公道?”

“自然是来拜望帝王,”喻文州脸上的表情无懈可击,但是望见冥幽的那只眼睛同样亮了起来,“你看礼服我都带来了。”

但是却从不教导同行的人参见帝王的礼仪。

“你要你需要知道的,我要我需要知道的,”王杰希朝着喻文州伸出手,“合作愉快。”

“和你说话感觉很棒,”喻文州握住那只手,“他们要我告诉你,你所猜测的方向通往一条翡翠般的道路。所以,合作愉快。”

喻文州望向窗外翠绿色的森林,那里有着魔法学院,同时也藏着法师塔守护已久的秘密。

和蓝雨齐名的城市,索克萨尔守护的不仅仅是边陲,它同样守护着一座沉睡的城市。这些秘密藏在公国公爵城堡隐秘的书房里,只有被承认的继承者才可以翻阅。

但是帝王毁了那个公爵城堡,最直接地证明了他不知道那些被隐藏的历史,他不是被王冠承认的继承者。

新的被承认的帝王将他手上的藏书展示给了他所需要的助力,如此互取所需的合作简直解决了燃眉之急。

喻文州想起他带来的那一箱子拜见新帝的礼服,愉快地闭上了眼睛。

为什么我们来拜见的不能是新帝?如果现任的不同意拥护一个也不是什么难事啊。

就像是当年蓝雨边陲燃起的战火和机械师暴乱一样,一切都是以牙还牙以眼还眼。

这可是术士和巫师的规矩。

黄少天在喻文州身边的时候都挺乖的,但是到了管他的人不在的地方,他简直就放野了。

脱缰的野马已经不足以形容他那颗自由奔放的心,用他的话来形容的话,就像是在窝里睡醒了的鹰,从山崖顶端贴着峭壁展翅滑翔时羽翼舒张开的那一种沸腾。

虽然黄少天觉得这马跑起来实在是有点颠……

而且跑着跑着开始热血沸腾的不止黄少天,那匹马也开始厌倦了在平坦的大道上的直线奔跑,掉头转向了有难度的分支小道。

“哦哦哦!加油跑跑跑!来加速!看到后面那群气急败坏要撵上来的家伙没有?!来来来我们让他们看看什么是距离什么是差别!左拐!不不!你有没有方向感啊这是右边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跳过去跳过去!往右往右!这边才是右!!”

叶修带着苏沐橙和死命扯着自己裙摆的叶秋偷偷摸摸穿梭在黄金城比较隐秘的大街小巷里,叶秋一直试图把被自己撕得短得不能再短的裙子再扯低一点,好遮住自己快要遮不住的大腿根,一边基本不抱希望地看着自己哥哥:“你就不能顺手给我顺一件可以遮遮的大衣吗?”

“反正露的不是我的屁股,”叶修果然不负弟弟所望,“要顺你自己去。”

“咱俩脸一样的!丢我的人和丢你的人有什么区别?!”

“但是在黄金城大家只知道叶秋这个名字,就算是丢脸也是记在你账上。”

“混蛋哥哥!!”

“多谢夸奖,”叶修摸出一根烟叼上,“对了别试图给沐橙抛媚眼装可怜,除非你还想接着穿女装。”

叶秋气急败坏地在原地转了几圈,深吸几口气,恢复了他往日贵族该有的趾高气昂后,整理了一下胸前的蕾丝花边挺胸抬头地走到了前面。

“这是……”苏沐橙研究了一下叶秋的表情,“视死如归了?”

叶修转过头正想配合苏沐橙再调侃两句叶秋,他的眼睛就猛地睁大了。

黄少天正骑着一匹马,简直兴高采烈欣喜若狂地朝他们这边奔了过来。

最要命的是,他的身后跟着好大一波黄金城的守卫。

“老叶!!!”

叶修第一次有了把黄少天摁到地上揍一顿,再拎到喻文州面前揍一顿,最后警告喻文州最好亲手揍黄少天一顿的冲动。

你把这个人间祸害放出来干嘛?!

苏沐橙还没来得及转过头去看叶修到底看到了什么就被叶修一下子推到了安全地区,来不及避让的叶修被黄少天一把拽上了马背。然后带着一大波追逐而上的守卫齐刷刷地奔向了另一条小道。

“……”叶秋张大嘴巴目睹了这一切,小心翼翼溜回来戳戳苏沐橙,“那个金毛一样冲着哥哥撒欢的家伙是谁?”

苏沐橙看了一眼和叶修一模一样的一张脸,再看看绝尘而去一个挥舞着剑兴奋地不知道所以然的黄少天和恨不得把黄少天踹下去的叶修,默默地下了一个重大的决定。

她转过头来拉住叶秋的手,大眼睛一闪一闪地似乎马上就会有眼泪涌出来。

“怎么了怎么了?别哭啊啊!”叶秋手忙脚乱地试图从自己身上摸出一条干净的手绢或者布料,“没事啊!不管有什么事没了混蛋哥哥还有我啊!我也是你哥!”

“我们……我们还有很重要的事……来帝都很重要的事啊……”

“帝都我熟我熟,没什么我办不了的!说说啥事。”

“需要叶修出面啊……”

“我俩脸都一样,我出面也许行啊。”

“那就这么说定了,”苏沐橙立马恢复笑脸拍了拍叶秋的肩膀,“来吧,跟我走,现在你就是叶修了。”

叶秋穿着超短的裙子在空荡荡的小街上完全没有反应过来刚刚到底发生了什么……

不过自己好像可以顶着哥哥的身份干些平时不能干的事了?

叶秋弹了弹衣角的皱褶,昂首挺胸地跟在苏沐橙后面,终于不再纠结身上是女人的裙子还短得不能盖住屁股这件事,反正他现在的身份是叶修,至少他终于尝试知道了……

穿女人的裙子原来是这个感觉啊……

 

叶修现在感觉一点都不好,黄少天马术烂到一定程度了,只能维持着不把人颠下去但是能把人颠吐的水平。唯一的优点可能是他的速度很快,虽然他至今没有摆脱后面的追兵。

“我靠我靠!老叶我给你说这个绝对是地形原因,我不熟这地皮!往右往右我靠你怎么又给我往左了啊!”

叶修拉过缰绳示意马继续跑:“你特么想着往右干嘛手往左拉啊!”

“那边不是右边吗?!”

“黄少天你哪只手持剑?”

“右手啊!”

“那你刚才往哪边拉的?”

“……左边……”

但是现在不是嘲笑黄少天左右手不分或者急不择路的时候了,地形不熟悉的黄少天在七拐八拐之下终于喜闻乐见地把自己和叶修堵进了死巷子。

“我完全不知道这个封死了的巷子在城市中存在的意义!”黄少天翻身下马捏着手腕走向被守卫堵住的巷口,银光一闪,冰雨就在翻转中握在了他的手上,“老叶这回咱们比比谁先杀出去?”

“封死了的巷子就是准备给我们俩这种找不到路的,”叶修慢吞吞地从马背上爬下来,清晨的阳光正从屋顶斜着照下来,将他半张脸刻画得格外清晰,“黄少天你先给我让开。”

“你要干嘛?准备用嘴皮子说服他们?不可能的,这群人撵着我跑了一路了我可想揍人了!老叶你别抢我打架的机会!”

“谁说我准备说服他们?”叶修拍了拍黄少天的肩膀,“我准备靠脸征服他们,所以待会黄少天你听到什么都不要说话。”

黄少天一脸鄙视还没来得及开后抗议,黄金城的护卫们的议论声突然就炸锅了。

“老爷……?”

“他的脸……不会是……”

“叶家的那个小侯爵老爷?”

黄金城的护卫带着警惕和敬畏看着叶修,垂着绶带的剑柄对着他却不敢把剑收回去。终于护卫中走出了一位看着像是领头的人,毕恭毕敬地朝叶修先半鞠躬耍了一个剑花。

“是持剑骑士礼,”黄少天看了一眼,“他在向你表示尊敬和冒昧?”

“是的,尊敬的叶秋侯爵阁下,未来的公爵殿下,”剑柄在他自己的额头肩膀触碰了三下,“在我对您表达尊敬的同时,请务必接受我对于您和您的剑士朋友的冒昧。”

黄少天睁大眼睛看向叶修,看上去似乎很想在叶修身上发现哪怕那么一丁点贵族的感觉。

“由于您和您的朋友在内城纵马,并且疾驶在黄金大道上已经触犯了陛下的法典,现在我们需要您和您的朋友配合我们去审判庭的房间静候法老院的审判。”

叶修在心里默默感叹叶秋的脸真方便真好用,想去的地方完全得来不费功夫。

他拍了拍黄少天的背示意他保持安静跟他走,转过头去对着护卫长说:“当然,犯了错就该去应该去的地方,你们前方带路。”

消息传得很快,黄少天和叶修在太阳初升时被带去了审判庭,不过一刻钟喻文州和王杰希就在书房接到了这一个“噩耗”。

王杰希目送喻文州笑眯眯地带着一伙人准备劫狱,招了招手示意索菲亚把方士谦带进来。

索菲亚不动,把脑袋搁在王杰希的怀里装出一副“我睡着了”的样子,还有模有样地打着小呼噜。王杰希伸手揉了把胖猫暖呼呼的肚子,索菲亚趁机彻底搂紧了他的胳膊。

“杰希我哪天真得把这家伙挂在塔顶上风干,或者给你做条猫皮的围脖,”方士谦把手搁在椅子靠背上伸手也去揉索菲亚的脑袋,“这次治疗师的会晤结果怎么样?”

顺手还弹了圆滚滚的猫脑袋一个脑瓜嘣。

索菲亚彻底愤怒地咬住方士谦的手腕不松口了,方士谦也没在意这个小牙口,几下就把她揉吧进了自己怀里:“找到这个家伙另一半灵性了么?”

“是我的错,”王杰希歪着脑袋看着索菲亚和方士谦闹成一团,“我从术士塔那边得到了一个很重要的信息,还记得我法师塔的标志么?”

“五芒星和元素圈?”方士谦一只手搂着猫一只手去摸王杰希的额头,“我记得是这个位置?某些时候还会有些烫手,比如我和你……嗷!”

“亲爱的别使劲别别……”方士谦泪流满面地抱住王杰希的大腿,“你让你的精神体把我废了以后在床上我怎么伺候你啊嗷嗷嗷!我错了!”

索菲亚得意洋洋地蹿回了王杰希的怀里,顺便还在方士谦的脸上留了一个不浅的牙印。

“术士塔承认他们真正的图腾并不是六芒星而是传说中的八芒星,”王杰希没理方士谦的哭嚎,搂过卖乖的索菲亚继续一本正经地解释着,“说白了,开启一座活城,或者说创建一座活城,首先阵法是绝对不可少的。术士塔缺少完整的阵法所以他们的城灵至今都没有现身。而对于我们法师塔而言……”

方士谦皱了皱眉头大概想起了什么:“我们缺少城。”

黄金城幅员辽阔,城池完整,圣殿的城池更是圣火韬韬,连术士塔周围都是繁华的城市。唯独法师塔的周围,只是一片森林。

“我当年给佣兵取名微草的时候,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对……”

方士谦的眉头彻底皱了起来,眯着眼睛打量了一番王杰希后,再接再厉扑上去捏住王杰希的下巴就吻了上去。

“你在担心什么啊?”

情人间的窃窃私语耳鬓厮磨似乎很好地安抚住了王杰希的情绪,他手指绕着方士谦的衣角卷了又卷,最后死死地拽在自己的手心。

“我只知道我是被捡回来的,但是我没有任何来到法师塔之前的所有记忆……他们都说那天大魔法师带回来一个濒死的孩子,但是在最危急的一晚过去后他突然好得不能再好了。”

方士谦抽了抽嘴角,暗地里把已经去世的大魔法师又骂了一顿。

“在海的另一边,穿过大洋中心的深渊和炽热的海上火,有一片新的大陆,他们坚信万物均有灵,长久的岁月会赋予没有灵魂的物件以鲜活的魂灵……”

方士谦安抚性地握住王杰希的手:“哨兵向导的出现和活城确实有关系,但是活城的塔灵绝对不是,也不可能是人的魂灵。”

王杰希突然自嘲一般地笑了笑:“我知道,刚刚赶着去劫狱的那位也说了,索菲亚在生死之眼中确实是塔灵,但是他无法看透我我也无法看透她。”

方士谦现在像是抓住了什么线索但是又无法真正地看清楚他究竟想到了什么,他把王杰希的手放在手心摩挲,看向那对翡翠色的眼睛的神色无比的痴迷:“你究竟发现了什么?我都不能知道么?”

王杰希沉默了一会,反手握住了方士谦的手:“每一个活城的塔守护着造城之初便准备或者设定好的元素之心,这就是为什么每一座活城都有自己的属性。

“当年最磅礴的几座城池供奉着属于自己不一样的神明,它们所拥有的属性往往是相辅相成的两个属性。我在蓝雨同级别的条目下查到的,在黄金城附近曾经出现过的一座活城……或者说他们黄金城大部分人认为的这个就是曾经属于黄金城的名字。那个名字叫做微草……

“我之前从未听说过这个名字……但是在佣兵团命名的时候……

“那是一条翡翠一般的道路……”

王杰希的声音里带上了颤抖。

方士谦毫不犹豫地伸手抱住王杰希,吻了吻他的额角:“不管你是谁,亦或你是什么,我都是你的方士谦。

“亘古不变。”

“哪怕你爱上了一座城池?”

“那我真的就赚大了,”方士谦从王杰希的额角一路吻下去,鼻尖流连在嘴角边上来回摩挲,“就算是大魔法师捡回来一个要死的血脉传承人,那个血脉的灵魂受不了神性的冲撞破败不堪,就算是你是被温养在一个神之血脉躯壳里的微草城灵又怎么样?”

方士谦最终将吻落在了王杰希的眉心:“我爱你啊。”


 



第一章

下一章

  590 27
评论(27)
热度(590)

© 天腐的多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