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腐的多喵

岁月长河,观之如瀑;绵绵尔期,攥刻于吾。


yys策划去死!!

 

逐世·封神时代【十五】

第十五章 以牙还牙

 

“其实,事情没有那么糟糕,”喻文州坐在马车上给徐景熙讲解着刚刚在书房的对话,“最多不过那个被捡回来的小孩的灵魂得到了城灵的温养,甚至于城灵奉献出了一半自己的灵性也要滋补好这个孩子。”

“你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徐景熙拿头撞着马车车楞,“我一点都不想当个知道太多的人啊!这些是机密啊机密啊,万一法师塔塔主要灭我口呢?话说有这么二缺的塔灵么?”

“当然有,”喻文州笑眯眯地点点头,“为了以后方便你对着小孩子讲解你的英雄事迹你当然得知道这些,你看王杰希这么聪明肯定也有当年塔灵滋补的功效,他家你口中那个二缺的塔灵的名字可是叫做索菲亚啊。”

“麻麻……那是智慧女神啊……”

“元素之心在有灵后也只能被困于那颗矿石或者宝石里面,最初是神之血脉赋予它们(它们?)新生和自由行走的能力,这是所有塔灵铭刻于心的恩情,”喻文州感慨了一句,“王杰希继承的血脉对于灵魂和身体的压迫太过于重了,他幼年时期当然承受不起,那么塔灵替他滋养灵魂城池为他温养身体,当然是件理所当然的事情。”

“所以微草的活城到底是什么样子?”

喻文州看着徐景熙:“这回不怕知道得太多了?”

徐景熙耸了耸肩:“好奇心么,再说,我的靠山也不小啊,活城蓝雨。”

“你很快就会知道了,”喻文州示意马车再快一点,“绝对不负智慧女神的名义,更贴合他们微草的名声。”

“而现在,”蓝雨术士塔塔主喻文州的脸上带出了一点期待的笑容,“我赶着要把这个消息分享给少天啊。”

徐景熙看着喻文州的笑脸干净利落地又把自己往窗棱上磕:“不要老在单身的向导面前秀恩爱啊!”

喻文州笑眯眯地回答他:“次数一多你就习惯了。”

 

“好吧,亲爱的,”方士谦搂着王杰希的细腰试图把人扛到床上去,“你不能全部相信术士塔那群人,他们虽然说的都是真的,但是他们只会捡着有利的说。”

“当然,”王杰希配合地扣住方士谦的手腕,“比如大魔法师为什么没让我跟着他姓或者为什么干脆没叫我微草,说明这个灵魂肯定还是我的,只不过和塔灵融合了一部分属性。”

方士谦脸都塌下来了:“刚刚你是在逗我玩吗亲爱的……很好玩是不是?”

“当然不是,”王杰希理所当然地抱住索菲亚亲了一口,“我只是考验了你一下,让你证明一下你自己的决心,顺便提醒你……”

“嗯?”方士谦扬了扬眉毛,“提醒我什么?”

“我对索菲亚好是有原因的,不许老吃她的醋了。”

方士谦整个人都耷拉下来了:“我刚刚那么坚定地表示了自己的爱意杰希你不能这样我要奖励!!!!!”

“要什么奖励?”

方士谦立马原地复活扛起王杰希就要往床上扑腾:“奖励我哨兵对自己向导该有的福利好不好?!”

索菲亚愤怒地咬住方士谦的胳膊,极力表示自己觉得不好!!

 

长老院是黄金城唯一一所监禁看管人的地方,修在地下。

“听说你们这里越重要的犯人或者说武力越强的人都是关得越在地底下?”

“老叶你说这是多少层啊?”

“哎哎你听这响声不太对!”

“变革都是从最细小的地方开始的……”叶修揉着自己耳朵细细查看着监禁着他和黄少天的这个地下房间的墙壁,手指顺着砖缝不断往上摸索着什么。

“老叶这关人的地方也太偷工减料了吧?这块下面该夯实的地方没夯实,你听声音还是空的!不知道是哪个之前被关这的倒霉蛋挖的便宜我们了还是当初就没认真盖。”

“来看来看着!你看着简直啧啧,老叶你感受到风了么?这一片!我估计应该是最薄的地方而且修的时候砖缝还没合严实。咱俩要不要试试合力把这轰开?”

叶修无可奈何地揉着自己嗡嗡作响的耳朵:“神啊,让这个家伙闭嘴好吗?!”

“你的神明很明显抛弃你了,”黄少天考察完整个监禁室后把胳膊架在了叶修肩膀上,“你苦心积虑要带我到这来干嘛?玩情趣么?老叶我给你说我可是有向导的哨兵了!”

叶修认认真真打量了下一脸“快羡慕我吧你这个单身狗”的黄少天:“我不会喜欢比我矮的。”

顺便还摸了把黄少天金灿灿的头发,满脸都是老一辈慈爱的表情。

黄少天憋了半天憋得一脸通红:“我还会长的!!我还会长的!!我一定会长的!!!!”

叶修继续研究他的墙壁纹路,一边在心里感叹,难怪他们这边连个守卫都没有,没想到黄少天的杀伤力如此显著,很明显这还只是正常发挥,等黄少天超常发挥的时候……

叶修想象了一下黄少天口若悬河的样子,默默地打了一个冷战。

 

苏沐橙带着叶秋回了客栈,第一件事就是逼着叶秋换了一身女装。

是的,一套女装,叶修特意交代了样式和型号大小让苏沐橙去定制买回来的,女装。

“不不不……你不能这样!”

叶秋扒着门框一脸逼良为娼:“女装!!这个是女装啊沐橙你不能这样!!”

苏沐橙笑眯眯地摸着自己手上的手炮,笑容相当的温柔:“来,乖,赶快换上,然后我们就可以去救你哥哥了。”

“我不想救他!!一点都不想!!尤其是现在!!!!”

叶秋的鬼哭狼嚎还是很有点音量的,苏沐秋正在犯愁怎么威逼利诱叶秋换好衣服,就有人前来敲门了。苏沐橙稍微拉开一点门缝,拿起手炮警告性地看了叶秋一样,叶秋便一脸委委屈屈地拉起被单把自己裹得像是一个良家妇女一样躲到床角去了。

扎着领带穿着男装礼服的楚云秀在门外笑得格外得体。

“遇到什么麻烦了么,我亲爱的女士?我能为您效劳什么?”

“来的真的太是时候了,”苏沐橙欢欢喜喜地打开门让楚云秀进来,指着床角那个缩成一团面带绝望的叶秋,“来帮叶修换件衣服就好。”

楚云秀蛮有兴趣地抖开那件衣服上下打量了一下,很意味深长地看向叶秋:“我愿意为您效劳,这简直是我的荣幸。”

落在叶秋眼里,那件纯白带着波浪纹修身的女神一般的女装,简直是围绕他这十多年来的梦魇。而本来今天该是叶修这个战斗力爆表的家伙换上这件衣服代替他出场的,现在阴差阳错还是他来穿这件衣服。

叶秋试图把自己裹得更紧一点,但是……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不要扒我衣服啊!!!”

“看什么看啊!!!往哪里看啊你们!!”

“姑娘家要矜持一点好不好!!!”

 

叶修在黄少天立体环绕还带着禁闭空间特有的回音效果的语音连环轰炸下,终于有些溃败地示意他闭嘴。

“我说我说我说,你不就是想问事么?用得着这样轰炸我的耳朵么?跟喻文州呆在一起呆久了黄少天你也学得玩心眼了啊?”叶修举手投降,“现在你只用安安静静问我你想知道的好不好?”

“那好,你为什么也在黄金城这里?”黄少天立马停止唠叨直切主题。

“不能说。”

黄少天气结,立马还想继续开始语音轰炸,两只耳朵嗡嗡作响的叶修立马开口:“别别别,我只是觉得解释起来太复杂了,你换个问题行不?”

“就这个!”黄少天揪着这点不依不饶,“你长话短说就行。”

“来干和喻文州想干的同一件事。”叶修干脆利落地承认了,“走的不过是我私下布置好的一些路子,喻文州打算怎么办?”

黄少天思索了一会觉得告诉叶修应该没有问题:“文州问我,有没有想出气做点什么,我说这么多年的事我都忘了想怎么报复了,而且当时要不是蓝雨的机械师暴乱我也不会遇上魏老大,我就让文州自己按照术士塔的规矩看着办,帮我顺便出口气就好了。”

叶修捶了一下墙壁,有些无语地翻了个白眼:“黄少你还真不记仇。”

黄少天原封不动地把这个白眼还给叶修:“都说了按照术士塔规矩,以眼还眼以牙还牙!”

叶修微微有些诧异地上下再看了黄少天一遍:“看来真的不能小看喻文州啊。”

“那当然,”黄少天脸上带着足够自信的笑容,突然拔出冰雨对准叶修上下打量过的那堵墙,能量惊人的冰蓝色剑气在剑身上凝结着,“都说了不要小看术士塔不要小看蓝雨,当然更不要小看我和我家文州啊!”

“现在我给你一次机会说清楚,”黄少天的剑对准了墙面,“你和苏沐橙在玩什么,如果不碍我们蓝雨的事我可以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老老实实等着文州来劫狱就好。但是老叶啊,你上马的那一瞬间就打算做点什么,你不会觉得我有那么天真什么都没有察觉到吧?”

“我要是不说会怎么样?”叶修手上突然出现了一根法矛,肆意狂暴的元素能量和剑气锋刃都被他们控制在这小小一间监禁室里,“我怎么知道蓝雨想要的,会不会是我想要的?”

“那就开打好了!”黄少天率先一剑劈了下去,“文州临走前逼我背了不少地图,老叶你恰好带我进了对我们蓝雨最有利的一个地方,你觉得我会有这么傻放过机会么?”

所以从一开始就无所谓到底叶修想得到什么了,黄少天只不过是需要一点时间等待喻文州带着从王杰希那里得到的确切的信息离开法师塔,之后剩下的一切就是打破整个城市和地下排水系统最接近地方的困锁。

冰雨磅礴的剑气和墙壁接触的那一瞬间,叶修也顺势将法矛刺向了同一个地方。

“正好顺路,”他朝着黄少天露齿一笑,顺便捏了把他的脸颊再摸摸他的下巴,“先感谢你开山一击替我省点力气,看到苏沐橙告诉她小心行事就好了。对了你下巴和你家夜雨下巴摸起来的感觉很相似啊,果然物肖其主啊。”

黄少天被叶修反手一挡阻碍了一下,整个人愣在被叶修调戏了的震惊当中。

直到叶修在眼中都跑没影了黄少天才突然反应过来。

“叶修你丫的有种别让我逮到!!不然我非得把你绑在蓝雨术士塔尖上每天都摸十几二十遍!!我特么让你摸我!!”

 

黄金城在帝国翡翠纪年末的那场变革是未来几年内甚至几十年内人们津津乐道的话题。

当然变革后新的年号也是话题之一……

而在改革降临的前夕,叶秋在两位淑女的逼迫下提着裙子上了马车的同时,喻文州正匆匆带着蓝雨一众人赶到长老院的地牢前。

皇宫已经乱成一团了。

“我总觉得要是王杰希这次不下手狠捞一笔的话,我可能不怎么好意思在下次下手坑他们啊,”喻文州拿着法杖轻轻地碰了碰地牢的门,“真贴心,你看偌大的长老院一个像样点的看守都没有。”

“刚刚我听到了号角和鸣钟的声音,”宋晓抬头看了一眼外面正午的太阳,“应该是城中心方向传来的。”

黄金城的正中心便是富丽堂皇的皇宫。

“这是一个好时机啊,”喻文州感叹了一下,“公国需要脱离帝国自立王国的好时机,被迫覆灭的家族遗愿达成的时刻,新的格局打开的导火线。”

黄少天站在硕大的一个洞前等到了喻文州一行的到来,他转过身去露出一个灿烂的笑脸:“我刚刚大概勘察了一下,这个方向通往王宫,叶修已经赶过去了,我们去哪里?”

“我们得去帮法师塔的大魔法师一个忙。”

 

“我们要去哪里啊……”叶秋哀怨地拉了拉齐胸的衣服,压低声音和苏沐橙耳语着,“我再给你加一打宝石你好歹给我露个口风啊……”

苏沐橙故意逗他:“一打就想把我收买啦?”

“那你还要什么祖宗啊!告诉我我去弄好不好?!”

苏沐橙歪着脑袋想了想:“我要所有你关于奥本登的的资料,还有关于活城的资料!”

叶秋低头盘算了一下:“成交!”

苏沐橙高高兴兴地指挥着马车跑得再快一点:“当然现在黄金城哪里最热闹我们去哪里啊!皇宫要闹翻天了吧?对了云秀你和我们顺路吗?”

楚云秀摸出一个“咔嚓咔嚓”走着的怀表看了看,伸手替苏沐橙拢了拢头发:“当然顺路,我们可有两位女士,赴宴的话还需要一位绅士呢。”

叶秋的眼神生动地解释了什么叫做绝望。

同样拥有绝望眼神的还有肖时钦,他上了马车看到叶秋那一瞬间差点没把自己的眼镜磕了下来。他指尖颤巍巍地指着叶秋转过头看着楚云秀:“他他他……他……他是……”

楚云秀挽着苏沐橙的胳膊仪表仪态完美:“这是你的女伴。”

叶秋突然觉得自己淡定了,反正现在自己是哥哥的身份有什么好怕的?丢的又不是自己的脸,突然想通了的叶秋腰背一松肩背一垮表情神态和叶修相似了九分。

肖时钦的内心近乎是崩溃的,他当然认识眼前这张脸,虽然看上去刚刚有那么一点不对头,但是现在估计除了是穿女装太别扭的原因,他也没发现叶修哪里不对。

至少在短时间内,叶秋成功地骗过了肖时钦,接下来他不需要像他哥哥一样开嘲讽了,他只需要做出高冷的样子……就好了……

虽然这样感觉一点都不好……相当的不好……

马车正在朝着皇宫一点一点地靠近,新的一年即将来临,而教廷的人马也在接近。

 

“为什么我们要先来这里啊?”黄少天瘪着嘴从书柜上面抱出一大摞书塞给喻文州,“这里靠近教廷的地盘吧?要是等下韩文清带着张新杰赶到了那才说都说不清楚啊!我会忍不住想动手揍人的!!”

“动手好了,”喻文州吻了吻黄少天以示鼓励,“我们就是过来动手的。”

“你不是说帮王杰希的忙么?”黄少天眼睛里全是疑问,“你跟他关着门商量了多久?!跑到这么远的地方能帮他什么忙啊?!帮他揍霸图佣兵团一顿么?为什么我觉得好亏本啊!”

喻文州看着言行拷问的黄少天伸手捉住在自己腰上揩油的小哨兵:“我觉得我家小醋坛子破了,少天晚上想吃酸的么?!”

“不想!!”

“我想吃,”喻文州搂着他的腰又吻了一口,“感觉不错让我再吃一口?”

黄少天看着喻文州的笑脸心里简直蠢蠢欲动,突然扑上去一把摁住喻文州就亲了上去:“我给你说别以为你是塔主我就打不过你!本少好歹是个哨兵!来向导美人让我亲一口!”

郑轩默默转过头,思考着要不要干脆找一个见不到这两个人的地方睡一觉好了,正午的太阳实在是太刺眼了!

王杰希摸着在他身上扭来扭去的索菲亚,顺便蛮有兴趣地看着越发壮实的藤蔓:“如果你不是我的精神体的话,那我的精神体在哪里?”

翠绿色的藤蔓递过来一片叶子,随即爆开了一大束的鲜花。

方士谦立马夺过那束花:“搞什么搞!你一个植物老老实实地做草就行了!你献花是什么意思?还当着我面送!当我是死人啊!”

王杰希若有所思地摸了摸脆嫩的叶子:“你的意思是,我的精神体和你本体是一样的?”

藤蔓狂摇。

“你们就合二为一了?”

接着狂摇。

方士谦近乎一头雾水地看着在塔身上越爬越多的藤蔓:“你原来是经冬不凋的啊?”

王杰希脖子上还留着一丝血痕,还未彻底痊愈的伤口带着点麻酥酥的感觉。方士谦伸手替他整理了一下衣领,忍不住凑上去舔了一口。

新生的肌肤太过于敏感了,舌尖扫过的那一瞬间,王杰希感觉后背的寒毛全部都竖起来了。

“你要干嘛!?”

“杰希轻点……我帮你止血啊!”

“你不会用个治疗术么?”

“没忍住……”

方士谦老老实实地坐在桌子上看王杰希把衬衫扣得严严实实地不说还试图把外套的领子竖起来遮住自己的脖子。

“别介啊……”方士谦伸手去摸王杰希的脸,“又不谈正事你这么严肃做什么?”

王杰希瞟了方士谦一眼:“那我们现在就开始谈正事,刚刚喻文州走的时候说,准备以牙还牙以眼还眼地对待帝国皇帝,索克萨尔覆灭因为机械师暴乱,你说谁最容易做到机械暴乱?”

方士谦眯着眼睛想了一圈,想起当年在深渊之门的时候,向他们展示着新生力量的那个家伙:“当年那群惹祸的机械师里面领头的是个小家伙?算算也该成年了,我记得他的精神体很特殊啊,翅膀大又灿烂的一只蝴蝶,叫什么来着?”

王杰希把手上的那份资料给他:“肖时钦,帝国之前不是砸了很大一笔钱修了一座机关城么?他就是城主,据说还是个贵族的后人。”

“他也来了?”

“当然来了,”王杰希摸了摸已经痊愈的脖子,“据说那个机关城可以自由隐匿在山脉之中却一直没有这样干,现在有个多好的机会啊。”

只要足够的混乱,趁机拿走帝王控制城邦胁迫他们不能迁移的东西,他们就是自由的了。

“至于现在,”王杰希将手伸到藤蔓之前,“给我展示一下曾经属于微草的荣光,让我彻底复兴它的盛名吧。”

北地的冬天格外地冷,即将进入隆冬时看上去什么都是光秃秃黑压压的,让人抑郁得很。这个时候要是有一抹翠色的出现就会格外地引人注目。

尤其是在这个正午阳光最好的时候,喻文州挡着眼睛看了一眼太阳,和正在逼近的金顶白色的马车。马车左右是整齐的银铠执矛骑兵,前后则是重甲护卫。

以及正在上方振翅盘旋的红色突兀鹫。

掌控着黑暗和死亡的术士,决定率先面对光明和圣火。

喻文州整理了一下斗篷和法杖,笑眯眯地看着黄少天:“让史书写得好听一点,在这一场皇权和教权的争夺中,来自边陲的术士流下了第一滴鲜血。”

黄少天理直气壮地接了下一句话:“他的剑士盛怒之下决然出手,让教廷付出了应有的代价?”

 

教廷从来没有想过会有一天,在光天化日之下……

他们距离黄金城的圣堂不过十米,便遭受了炼金阵法的攻击和困阻。

“我听说,”戴上帽兜隐藏在黑暗中的术士说话间只露出了尖尖的下巴,“黄金城圣殿分殿里,供奉有不少珍稀的金属?”

“我们无意与蓝雨边陲为敌。”马车里传来了张新杰的声音,“索克萨尔公国的遗脉难道会对黄金城感恩戴德?”

韩文清警惕地守候在马车周围,喻文州和黄少天一向焦不离孟孟不离焦,单单只有喻文州出现在这里实在是让人太不放心了。

确实……不怎么让人放心啊……

徐景熙悄悄地伸出一个脑袋瞧了一眼,拽了拽郑轩的衣角:“这样把宋晓搁在霸图和教廷军队前面真的没有问题吗?”

郑轩同情地往后看了一眼:“没办法,谁让他和喻队的身高最相似呢……”

还高出那么一点点……

郑轩和于锋在心里感叹了一下术士的炼金产物简直是一大利器,然后拽着一步三回头的徐景熙继续跟上前面喻文州的脚步。

“真可惜我们蓝雨没有刺客,”喻文州在释放了一个大范围的傀儡术后感叹了一下,“不然我们就可以节省一个人的名额来帮忙找找咱们需要的东西了。”

“蓝雨的居然会这么爽快地答应来帮我们的忙?”方士谦抱着王杰希的腰不撒手,“这样还不够把黄金城搅成一团糟么?”

“当然不够,”王杰希用手肘往后戳了戳方士谦的腰,“一方面皇权要颠覆,另一方面教廷和皇宫对上了,这个时候要是单单只有我们微草的活城这一件事情爆出来的话,谁都会觉得着这摊子浑水是我们搅浑的。”

方士谦一手抱着王杰希一手抱着索菲亚,脑子有点转不过弯:“这水本来就是我们搅浑的啊……”

索菲亚都一脸嘲讽地看着方士谦,顺便还拿他的手腕磨磨牙。

王杰希丝毫不嫌弃方士谦偶尔的智商下线:“我们为什么要和你一样傻对外暴露出我们的真实意图和从中的获利?这样有什么好处?”

“但是蓝雨一众也不能拉走多少大众视角啊,”方士谦搓了搓手上的胖猫,“就算有,也得是起码半年以后的事了,蓝雨能不能从黄金城逃出去……不对……他们肯定能逃出去。”

“是啊,”王杰希感叹了一下,拎起在方士谦手上死命挣扎的索菲亚亲了一口,“你和咱们的微草什么时候才能准备好出场啊?”

索菲亚一脸心花怒放地拿软乎乎的肉垫踩着王杰希的心口,可劲地撒娇卖萌试图让王杰希再亲她一口。方士谦怒火中烧地拎起得了便宜还卖乖的塔灵索菲亚:“你不是喜欢人亲你么?你要是再不干活我天天逮着你亲啊!!”

缠绕在塔身上郁郁苍苍的藤蔓越发地粗壮,连带着后面那一整片森林和山坡都开始了抖动。蓬勃的生命力在这个阳光都带不上暖意的冬天肆意勃发,整个法师塔在一点一点地升高。

“原来我的精神体和构成微草城池的植物是同样的品种,”王杰希伸手摸了一把绿得可以掐出水的藤蔓,“精灵城池,果然实至名归。”

越来越粗的藤蔓开始攀援而上,拖高塔体并把它保护隐藏起来。它们按照着当初城池所刻印下的规模成就着上古流传下来的奇迹。

活城微草。

就算是在当年鼎盛时期,微草也是最适合于天神的住所。

方士谦若有所思地看了一眼一望无际的天空:“确实啊,一座活城算得了什么事呢,要三座活城一起出现才叫歪打正着呢。”

他拎起索菲亚往外面一扔:“去逮只耗子回来,最暖和干净的那只。”

 

黄金城已经近百年没有发生过这么大的事情了,教廷的人马被伏击,不管是谁干的黄金城总归逃不过监查不力的责任,更何况还是皇家和教廷关系如此焦头烂额的情况下。而教廷被伏击的同时黄金宫里也发生宫变不说,黄金城重要的地方还出现了机械暴乱的情况……

“你们是商量好的吧……”叶秋咬牙切齿地打开扇面遮住自己大半张脸压低声音和苏沐橙说话,“这个时候暴乱一出是一出的……到时候清算都不知道算在谁的头上!”

“你傻了么?”苏沐橙也打开扇子遮住自己比扇子大不了多少的脸,“肯定都算在暴君的头上啊?不然你们反什么?”

他们半路就被叶秋安排好的人接应住了,苏沐橙小心地挑开帘子瞅了一眼看着叶秋一身装扮直抽搐的战士。转过头看向楚云秀:“就这样放肖时钦离开好么?”

楚云秀拍了拍苏沐橙的手:“他知道该怎么做。”

叶秋板着一张脸将要送达的东西摔在了王子殿下的脸上:“我最后一次警告你钟少……不对钟殿下,你再逼着我干出穿女装这种事情我立马离家出走。”

“哎呀阿秋不要这么冷淡么,”王子殿下拎起那摞资料看了看,“你不是很喜欢这样么?你看为了见我还换了一套女装,这套还蛮合身的么。”

“你西南地区的驻军调回来的情况怎么样了?”叶秋果断转移了话头,“还有……”

王子殿下打断了叶秋的话:“西南的大公很快就会带着他的儿子回来。我还想着给你哥哥一个惊喜,所以……咱们这次情况有够混乱的……对了法师塔这次怎么还没选择站位啊?”

叶秋完全被“惊喜”惊吓住了,他突然明白了什么一般就往窗外看去……

有什么东西出现在了广阔的蓝天中,而且越来越大越来越清楚。

那是……奥本登的……

 

喻文州站在黄金城圣殿分殿紧闭的门外,感叹地伸手摸了摸上面的花纹:“少天和李远宋晓那边怕是要得手了吧?”

一个闪着诡异光芒的炼金阵出现在他的手下。

“传送阵真是一个好东西啊,”喻文州伸手摸了摸门上盛血的凹槽,“圣子的一份血传到王杰希那里,一份传到这里。同时我的血也将传递过去……”

索菲亚嘴里叼着什么难得一脸正经地坐在一个传送阵面前。

那个困住教廷的炼金法阵遮掩着术士的腐蚀阵法,逼得张新杰不得不离开马车。他的脚刚刚接触到地面,在李远的操纵下,四元素中的土元素开始在地表聚集大量的地刺。

即使这一击不能得手,还有假扮喻文州的宋晓一招捉云手将张新杰带离韩文清的守护之下。他们只需要那么一瞬间的机会,哪怕张新杰只是稍微离开一点韩文清的守护……

那已经足够黄少天出手了。

鲜血从喻文州的指尖落下,滴落在了法阵上面。

“我们蓝雨要是不和圣殿与霸图结下血仇,”喻文州喃喃自语看着那个炼金法阵和逐渐打开的紧闭大门,“我们如何得到被教廷封锁的可以填补完蓝雨活城的材料,以及让霸图带着教廷的人进攻蓝雨?”

黄少天的剑尖正在滴血,他的身边横七竖八地倒着不少重剑骑士。

“我听说你的血很值钱啊,”黄少天将剑身上的血珠全部甩进了炼金阵中,“那我可别浪费了,文州说让我在这阻击你们果然说得很准啊,来啊老韩让我试试,是男人就为了自己要守护的人打一架吧!”

“叫你抓只耗子回来,”方士谦戳了戳老神在在盯着那个炼金阵舔了又舔的索菲亚,“这是耗子么?我说的耗子是蓝雨家的好么?这是谁家的?”

吱吱吱吱吱!!

索菲亚舔干净了所有的血珠,抬起爪子放过她逮回来的小家伙,一口叼住带回自己面前,顺便舔了舔它脑门上的一撮毛。

吱吱!!吱吱!!

王杰希伸手摁住那条带着火苗的细长尾巴:“这是谁家的?养的还挺肥的。”

方士谦揉了揉索菲亚圆滚滚的脑袋:“杰希你不觉得索菲亚比它胖多了么?这个是奥本登的的塔灵,上次在圣城那我不是给你投影过么?”

王杰希有些震惊地拎起那只胖嘟嘟的耗子:“那她这才几个月不见啊?又胖了这么多?”

苏珊听到“胖”这个字的时候,整个都蔫下去,本来还晃着可起劲的尾巴,都垂下去了。

“胖子啊,”方士谦感慨万千地戳了戳苏珊胖乎乎的肚子,“索菲我给你说,你要是不减减肥就成这样了,长得胖很容易被人抓走的。”

索菲亚瞄了方士谦一眼,上前叼住蔫搭搭的苏珊就往自己猫窝里面塞。

方士谦一脸纠结地看着王杰希:“塔灵之间能互相捕食么?现在我们微草就证明了一下塔灵和精神体之间可以互相沟通并且补养创伤,但是塔灵之间能互相滋补么?”

王杰希看着爪子在胖乎乎的跳鼠身上揉来搓去的索菲亚,沉吟了一下:“我也不知道,给索菲亚玩几天吧,不是说塔灵是玩不死的么?过几天看看结果就好。对了要是奥本登的的那个家伙找上门来……你解决。”

“啊?!”方士谦一把拽住王杰希的胳膊,“杰希你为什么不陪我一块面对艰难险阻!?”

王杰希笑得如同春风过境,温柔地掰开方士谦的手:“你让索菲亚出去逮耗子的,至于逮回来耗子会带来什么样的结果,当然是你去处理啊。”

方士谦万万没想到……万万……

他真的一点都不想去再次面对一个突破3S境界的向导,那个在精神上的压迫感实在是太过于强烈了,更何况他还是某种意义上的绝对完整……

方士谦默默地翻了一个白眼,看着自家开始彰显活城的磅礴和恢宏的微草活城,只希望这件事情闹得再大一点。

 

“果然,”叶修从地下爬出来时望了一眼法师塔的方向,那份生机勃勃的绿意已经太过于明显了,“王大眼会选在这个时候反水倒也是一个好机会,活城和神迹一向互为基础,这样看来法师塔还是知道不少事情啊……”

“那当然,”叶秋蹲在出口处向叶修伸出了手,“奥本登的重新复活很让人心动啊,教廷积蓄了这么久的力量,终于可以和皇权争论一下谁大谁小谁听谁的这个问题了,法师塔逮住机会趁机崛起也不是什么很难以猜测到的消息。”

“不仅仅是微草吧?”叶修爬出去看了看周围,“趁着动荡可以狠捞一笔的不会才这点人,一些公国提出独立了吧?”

“对,”叶秋提了提自己身上的裙子,“拐了咱们妹妹的烟雨那个公国的公主……不对现在人家是女王了,女王陛下就提出要独立啊,人家都从公国上升到王国了。我给你说还有趁火打劫的,那个叫雷霆的城,居然也想着……喂喂混蛋哥哥你听没听我说啊!?”

叶修试图让自己的表情看上去没那么敷衍人:“听着听着,还有谁继续说。”

叶秋脸色变了又变,最终终于严肃了起来:“奥本登的也来了,哥哥你不想看看到底是什么人抢了咱们俩的地盘么?”

古龙带着咆哮和黑气腾腾的烟雾盘旋在黄金城的上方,它遮蔽着阳光投射下黑暗。和它相对应着的,是曾经属于法师塔那一片区域的、浓郁苍翠的、似乎是巨木撑起的一座城池。叶修看着那片翠绿色:“我记得,微草和蓝雨齐名,是能和圣城抗衡的活城神迹。以千万藤蔓构造编织而成的城池,不同的藤蔓植物有不同的用法,但是它有一个最主要的本体。”

一株活了不知道多少亿年的藤蔓。

索菲亚叼着奥本登的的塔灵愉快地穿行在藤蔓构成的街道和房屋之间,头颅高高昂起犹如巡视着自己领地一般。

而奥本登的上面黑影幢幢,冒险者几乎可以脱口而出他们的名字。

叶修的眉头终于皱了起来:“奥本登的真的是属于鬼使的么?”

叶秋拽着他往帝王宝座方向跑去:“去看了就知道,鬼使来这里不外乎是来要一个被承认为公民的公函,反正帝国已经和教皇国对上了,教皇秉承着光明神的教义就不可能承认他们。”

所以他们只能来逼迫帝国。

叶修和叶秋突然有些同情这个即将被逼下台的帝王了,他的王子不会替他认下承认公国独立为王国,承认鬼使为合法公民和教廷彻底对上撕破脸皮,承认机关林立可以随时消失在国土上又可以悄无声息出现的雷霆为自由地这些诸多的、可以称得上是丧权辱国的条例。

那只能他承认了,这些会被当做他的罪责记入史书,作为他被推翻的理由。

“而且,他肯定会主动答应这些条件的,”叶秋感叹了一下,“他就没长过脑子么?”

叶修跟在弟弟后面,顺便欣赏了一下叶秋提着裙子穿着高跟鞋奔跑的姿势:“在他看来任何一个可以将他稳定在帝王宝座上的条件都是他的砝码,他根本就不会管帝国会怎么样。”

他只关心皇冠是不是还在他的脑袋上。

“所以,他还是早点安睡进坟墓比较好,”王子坐在他母亲皇后座下第一层台阶上,吻了吻他母亲的右手,“这样不仅是对于皇室和教廷而言,对于整个帝国都将是一个喜讯。”

 

韩文清拿不准蓝雨一众到底想干什么,其实张新杰也不太明白。

或者说喻文州这一招完全打乱了他的计划。

当微草活城那抹翠绿色和奥本登的的骨龙出现在他的视线中时,他在一瞬间明白了过来。

“不要恋战,”他抓住韩文清的手,根本不顾身上的伤口,“喻文州和黄少天只想拖延时间,他们和法师塔达成了一致,他们只需要帮复活的法师塔的活城拖延到足够的时间!”

韩文清一把拽住张新杰的胳膊:“现在你是第一位。”

张新杰抬头看了天空一眼,一个神圣之火突然就降临在了黄少天的左手上:“我怕来不及了……奥本登的的也来了,鬼使们不会帮着我们教廷的,他们会顺应帝国的号召。”

然后攻击我们的就不只是蓝雨的人了,还有在地下世界潜伏已久对于教廷蠢蠢欲动的鬼使。

“当然对付你们的主力可不是我们,”黄少天挑开战圈让宋晓和李远后撤,“鬼使马上就到了,虽然事先并没有说好,但是我家文州就是这么料事如神!李远!!”

应召唤师召唤而来的地狱之花不仅仅是防护的堡垒,也是攻击的利器,黄少天掩护着他们撤离后,远程冒险者当然也要掩护他的离开。

张新杰在黄金城最后一次看到蓝雨一众便是教廷在黄金城分殿的大厅内,满载而归的几个人站在熠熠生辉的炼金阵当中,打头的便是喻文州和黄少天。

喻文州微微朝他们颔首,笑语晏晏地如同和亲友告别。

“承蒙款待,”术士脸上的笑容端庄得体,“蓝雨随时静候你们的到来。”

术士的意思很明确,要找回场子的话,来我们蓝雨吧。

至此,黄金城惊变事件中,蓝雨边陲先一步离开了舞台。

而真正的政变风暴才刚刚开始。


 



第一章

下一章


 




彩蛋:

辩论梗:

辩论题目:网路语言污染了我们的语言环境

辩手:叶修

辨位:三辩(提问辩驳)


叶修:对方辩友你好,对于网络语言这个问题,我有几个词汇要请教一下对方辩友。

反方:请说。

叶修:对方辩友知道现在同志这个词的意思吧?

反方:嗯……嗯就是……嗯……同性恋嘛。

叶修:喔,那菊花呢?

反方:……对方辩友请注意一下文明用词。

叶修:菊花这个词语很不文明吗?那么请问这句话“同志们下山赏菊花。”这句话也很不文明吗?

叶修:对了这句是毛主席说的,在毛主席语录xx年xxxx出版社出版的第148页。

反方:……

叶修:所以这样我们还看不出网络用语对于语言环境的污染吗?同志本来就是惺惺相惜肝胆相照生死与共的一种情感的化身,但是对方辩友想到了什么?难道菊花不是一种花吗?对方辩友何来不文明的说法?从哪里得来的一些说法和用法,让对方辩友觉得菊花是不文明的?

叶修:对了难道说菊花真的有什么其他的意义吗?

反方:当然有!

叶修:那是什么意义呢?

反方:…………对方辩友不要装作不知道好吗?

叶修:我真的不知道啊,不过看样子对方辩友知道,请一定要不吝赐教啊。

反方:…………


方锐在下面补充:看老叶真挚的大眼,我都不信他不知道啊……





(这个不要脸的事是我干的……妈蛋不要脸不能学男神……)

  557 15
评论(15)
热度(557)

© 天腐的多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