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腐的多喵

岁月长河,观之如瀑;绵绵尔期,攥刻于吾。


yys策划去死!!

 

逐世·封神时代【十六】

第十六章 活城微草  

 

但是在一片混乱之中,仍有人能抽出时间感叹一下人生哲理。

什么是错过呢?什么是运气呢?

苏沐秋蹲在房顶上扛着枪炮叹息着,错过和运气这两个凑在一起简直就是完美避开了所有相遇的机会。

或者说……这是另一种意义上的默契好了,苏沐秋拼命地安慰着自己。

他皱着脸在屋顶上掰着手指头盘算着黄金城今天这一出乱成一团的好戏,法师塔趁机反水摆脱了以往黄金城打手的形象恢复了微草活城的模样的同时,趁火打劫的能来的都来了不说,连皇室自己都内讧起来了。

这些家伙谋划了这么多年的意图都实现了,那为啥自己想见一个家伙就这么难啊……

木苏拿大脑袋蹭了蹭苏沐秋,顺便舔了他一脸口水,终于让苏沐秋关注起其他事情来了。

比如……如何把自家那只喂得太好的跳鼠塔灵苏珊从微草那只猫的窝里救出来。

 

黄金城近郊以及后面那一片山坡的森林现在都归属于微草活城的范围,大地震动几乎引发整个黄金城居民的不安,不安很快随着有心人的引导发展成了暴乱。

“真是一个互利的合作,”王杰希给自己换上大魔法师应有的华服,一边嫌弃地给方士谦打着领结,“别装出一副四肢不勤头脑不清的样子给我看,我记得你在精神海里面捂得严严实实的样子。”

方士谦嬉皮笑脸地凑上去吻王杰希的眉心:“杰希你不要揭穿我嘛。”

索菲亚找到了新玩具,在可劲地舔着苏珊的毛,舔得胖乎乎一只跳鼠脸都皱起来了。

方士谦顺着王杰希向外看的目光看向繁华雍容的黄金城:“没看出来咱们家索菲亚还是猎食的好手,你说马上要上台的新皇帝会找到黄金城的塔么?不是说黄金城的塔可是被某个组织连同塔的血脉者藏得严严实实么?”

王杰希伸手摸着构建出整个微草的藤蔓:“这也是我最难以想通的地方,黄金城的塔的血脉肯定是皇族,那么奥本登的的是谁?难道是那个预言师?但是奥本登的上面是……”

除了苏沐秋,所有听说过奥本登的的人对于这个城池的归属都是一头雾水。

“要不换个思路想想?”方士谦把自己下巴支在王杰希的肩膀上,抱着他的腰不撒手。

“什么思路?”

“苏沐秋肯定知道什么,而且他是个鬼使,”方士谦凑到王杰希的耳边冲着他耳垂吹气,“咱们手上不是有人质么……不对……鼠质,那这个换一个答案应该不难吧?”

王杰希和方士谦同时转过身去看索菲亚舔得正起劲的苏珊,索菲亚感觉到两个人的目光立马叼起自己的新玩具朝着王杰希的身边蹿了过来。

喵喵~~喵~

王杰希突然恍然大悟地抱起索菲亚猛亲了一口:“真聪明!这耗子赏你慢慢玩了!别玩死就行了!”

吱吱吱吱!!!

苏珊奋力的反抗全部被镇压了,连尾巴上那团温度极高的火苗都被王杰希想办法套上一个小玻璃球一样的瓶子隔离开了。

现在王杰希和方士谦唯一需要做的就是等待了,等待着微草完全地成型可以活动,等待这次变革落下帷幕,等待着……

苏沐秋的上门。

虽然同微草这边胜券在握平静下面怎么都压抑不住的涌动的喜悦,黄金城那边算得上是五味杂全了。

最为欢喜的莫过于从公国脱离出帝国成为一个王国的烟雨和取得自由权的机关城雷霆,最为愤怒的就是刚刚被逼着退位的帝国前任帝王和佣兵任务中心了。

最开始爆出法师塔那片森林突然动起来的时候前任帝王并没有觉得发生了什么大事,等到宫门落下上锁,他被封锁在了寝宫的时候他才发现了事情的不对。

所有他以为可能是希望的家伙都在背后捅了他一刀,而他最后的两个寄托,嘉世那个小公国的王牌佣兵根本连城门都没能进,至于那个佣兵任务中心……

黄金城好几处地方因为暴乱燃起了大火,其中一个地方就是佣兵中心。

“纵火啊,在内城纵火啊,”叶修摇着头看向叶秋,摸出一根烟就着火势点燃了,“你说按照咱们帝国的规定,在黄金城内城纵火是什么罪名啊?”

叶秋挥着手试图让烟雾离自己远点:“得看是在哪放火和到底是谁来审判了,想要什么罪名都可以让伟大的审判员商讨一下。”

“说实话啊,”叶修伸手替自己弟弟收拾了一下裙摆,“你穿成这个样子真不错,这几年没少王公贵族找咱家向你提亲吧?”

叶秋拽过裙角愤怒地跳脚:“闭嘴!”

佣兵任务中心的那场大火,导致在黄金城被封闭的时候就不知所踪的、属于黄金活城的那座……璀璨瑰丽金黄夺目的塔出现在了众人面前。

整座黄金城都为止惊叹……

实在是……太有钱了……

就算是在上古活城林立的时期,黄金城的黄金塔都是独树一帜的大手笔。

“你看,一座两座三座活城,”方士谦指点着那座可以闪瞎眼的黄金塔,“三座活城啊,上古的时候也没有这般豪华的景致吧?三座活城凑在一块……啧啧啧。”

“活城……从字面上来说,是可以活动的城池,”王杰希陪着方士谦漫步在他们的领地上面,“我已经让整个魔法学院在微草上找好固定位置了,未来那群小法师以及他们冒险带回来的伙伴们,可是我们的新生力量啊。”

“这个你安排就好,”方士谦瞅着天边嘶鸣的骨龙和飞城奥本登的,“从字面上看是活动的城池……但是这个没法解释圣城,那个别挪窝了……它能动么?”

“当然不能,”王杰希耸了耸肩,“你想知道什么是活城么?”

方士谦顺着杆子立马就爬了上去:“和你分享秘密是我的荣幸。”

王杰希总结了一下最近几天方士谦的表现觉得可以表扬一下,趁着方士谦单膝下跪抱着他的手指头亲的时候一把揪住他的后脖领子吻了上去。

索菲亚在一边瞧得清清楚楚,王杰希就算是撑着一脸高冷赏赐方士谦的表情,也压不住通红的耳垂和闭着都微微颤抖的睫毛,至于方士谦……

方士谦……有史以来,自从方士谦开始在王杰希的面前开始占便宜打定主意要让他成为自己的伴侣和契合向导以后,似乎堪比城墙的那张脸皮……

居然……红了?

红了?!!!

喵喵喵!!!!索菲亚试图叫得更凄厉或者疯狂一点,至少能让自己的塔主睁开眼睛啊!!这货脸红的机会简直错过就不要再想了!!

但是很明显,王杰希比索菲亚想象中的,在某些方面而言皮薄了很多很多。

而方士谦的皮,真的不仅仅是城墙,那是城墙倒拐加炮台。

他只是脸红了那么一瞬间,然后就立马反应过来,对于王杰希近乎蜻蜓点水一般止步于嘴唇碰着嘴唇的吻,他立马张开了嘴巴试图撬开对方紧闭的唇,然后再探寻得深一点……

冬日的阳光终于突破了云层和奥本登的的遮挡,从天边泄露出一大片火红的火烧云和灿烂的金光,一点一点往下沉降的同时,给整个微草活城镀上了一层暖色。

他们在夕阳下拥抱,亲吻,似乎想把对方揉进自己的骨血里面从此永不分离。

一个不合时宜的声音打断了他们,苏沐秋表示自己就是故意的。

“我家的胖耗子在哪里?”

 

“我是一个爱好和平的人,”叶修叼着烟掂量了一下手上包裹的重量,“所以我一般能用脸解决的问题就不动手。”

反正顶着这张脸打劫国库这笔账最后还是会被记在叶秋身上的。

“但是做人也别这么刮地三尺么,好歹给别人留点余地,不然就不能怪别人不给你脸。”

叶修叼着一根烟,抬头看向房梁:“问题是你是人么?”

李轩挪了挪自己脸上的鬼面具露出半张脸来:“又不是真的鬼,鬼使怎么不算人呢?我们从心理上和生理上都符合人的定义啊!”

那半张露出来的脸是没有见过阳光一般的白,就像是透着阴冷气息的一块藏在地洞里的玉石,白得都要透明了。

“但是没见过你们两个这般不要脸的人啊,”叶修把包裹捆牢在了自己身上,“一前一后堵着我干嘛?没见过帅哥?”

李轩扶着房梁表情相当扭曲:“我家阿策比你帅多了啊大爷!”

吴羽策直接拔出太刀指着叶修,直接果断:“打劫。”

李轩还试图纠正一下吴羽策的说法:“亲爱的我们不是打劫啊!我们是黑吃黑!黑吃黑你明白吗?!”

“呵呵,”叶修毫不介意地甩开一条火线,“你俩一起上,我估摸着你们不能同日生,同日死我还是可以满足一下的,放心我保证把你俩埋一个坟。”

“嘿嘿,”李轩的面容看上去忽隐忽现,“千万别小看鬼使,明天太阳升起来的时候,这片大陆的职业又得多一个。”

就像是在夏日的密林里一般,不知道山谷中埋藏了多少层和埋藏了多少年的的坟丘一般鬼气森森。他们在一个无星无月的夜晚,浮现出了一圈圈吞吐不休的鬼火。

不同于魔法阵也不同于炼金阵,一个一个的带着阴风和鬼气森森的法阵随着吴羽策不断逼近的脚步浮现了出来。

一个重叠着一个,似乎要把空间挤占得不留一丝缝隙。

“留下东西离开,”鬼面遮住了唇部以上的位置,只留下了殷红的唇和一张一合间露出的雪白的牙,“要么你和你包裹里的东西都留在这好了。”

“阿策你别这么吓人啊,”李轩还蹲在房梁上一动不动,“待会吓死了就不好玩了。”

同样的法阵也一一浮现在了他的身后,就像是压城的黑云般带着让人心怮的冲撞力从两个方向同时朝着叶修冲撞过来。

“我有一点关于鬼使的研究,”叶修把玩着手上的法杖,“自从一个家伙坠下深渊以后,我研究了他死没死或者说可能怎么死的各种可能性。”

现在终于等到活的鬼使撞在我的手上了。

他们都在追求一种境界,不管是武力的法力的或者是权势上的,不管最初的起因是什么不管曾经经历过什么为了怎样的以后,他们都在一条追逐着完美的道路上。

为了解决掉现实的阻碍,被迫的亦或是主动地追求着力量。

完美的力量。

火龙暂时阻挡着一个一个毫无破绽叠加起来的阵法,映衬着叶修的眼睛格外明亮。

“有时候这双眼睛还是有点用处的,”叶修手指往前伸去似乎想要触碰到那些阵法般,“你们有我们不可求的优势,我们也有你们想要的东西。”

都不是完美的……

 “我们给这个取了一个名字,”李轩兴致勃勃地挥舞着手上的太刀,“鬼阵。”

“你是第一个试试它威力的,使用过后给个评分怎么样?”

叶修兴致勃勃地对上劈过来的太刀:“那我得快点了,我还要赶去微草拷问一下治疗师呢。”

 

苏沐秋抓着死命挣扎的苏菲看着方士谦和王杰希:“把我家耗子还给我,我就不打扰你们两个卿卿我我了,不然……”

喵喵喵喵!!!!

索菲亚试图挠苏沐秋一脸,但是被拎着后颈这个状态让她爪子全部挥空不说……

“真聪明啊,”苏沐秋躲过悄无声息正被他坐在屁股底下的那截藤蔓突然发起的进攻,“一边挥爪转移我的注意力一边指挥藤蔓偷袭我?要是我家那个只会吃的胖子有你家这只一半的聪明,我也不会有这么麻烦的事了。”

在王杰希手上被倒拎着的苏珊本来还兴奋地晃来晃去,闻言又跟挺尸一般绷直了垂下去。

“快点快点,我赶时间,”苏沐秋不耐烦地摇着手上一只胖猫,“我还要赶到皇宫那边去私会呢!”

“问你三个问题我就放了这个只会吃的家伙。”王杰希随着苏沐秋摇晃的节奏摇着手上那只胖跳鼠。

苏沐秋皱起眉头思考了一下:“前提是只能由我告诉叶修我还活着这件事。”

方士谦朝天翻了一个白眼抱住王杰希,把自己的下巴搁在他肩头上:“真有情趣,别让全世界都知道你还活着然后叶修都不知道,到时候……呵呵。”

“目前只有你们两个加圣殿那一个知道,最多还有和我做交易的鬼使,”苏沐秋使劲搓了一把索菲亚的胖脸,“你们谁都知道我还活着这件事流传出去会有怎样的后果。”

方士谦继续翻着白眼:“行行行,我很有道德底线的,你要保密就保密吧,到时候别被自家哨兵一脚踹下床。”

王杰希掂了下苏菲:“第一个问题,奥本登的是谁的?”

“叶修的。”

“第二个,苏珊的属性?”

“风和火。”

“最后一个问题,”王杰希把手上的胖球扔给苏沐秋,“我保留,下次见面问你。”

苏沐秋顺手将索菲亚扔给方士谦,接住自家的塔灵:“那么,合作愉快,我去皇宫了。”

方士谦摸着委屈地直往王杰希身上扑的索菲亚,顺手搓了搓:“看来索菲亚也有两个属性啊,果然顶级的塔灵和活城都是双属性么?”

 

就算是最精妙的阵法,也抵不过压倒性的绝对力量。

“我好几年没去更新一下自己的登记资料了,”叶修一个轴抽把法矛当做了棍子用,扫飞了李轩的太刀,“所以你们别老觉得我还只是一个双S级别还是孤家寡人久未疏通的哨兵啊。”

吴羽策干净利落地用刀柄敲晕了并一把扛起还试图跟叶修要个鬼阵用后感的、在暗搓搓准备透支力量放大招的李轩后就抽身撤退。

叶修没有去管他们的离去,他聚拢空间中还残留的属于鬼使的暗魔法元素后,凝聚在了一个元素瓶里面。

“现在该去微草试探一下了。”叶修看了一眼远方,大踏步地离开皇宫。

 

黄金城建成之日起,从来未曾有过如此憋屈之日,三座活城就像是要开战般互相虎视眈眈,却又偏偏拿各自没有任何办法。

黄金城刚刚找到自己失落已久的塔,以活城复活的程度来说,它连塔灵在哪都没找到;至于微草活城,它倒是有塔灵也有塔,但是它的城邦不完善;唯一看似最占上风的奥本登的……好吧,它有城池有塔灵有塔,但是它没人……

“这实在是一个让人见者流泪闻者悲伤的事实,一座城池里没有人,”苏沐秋抱着一只胖球在皇宫里踱来踱去,“加上我还有两个顺便过来打掩护的鬼使也不过四个人啊!”

四个人能干什么事啊?还有两个人是借过来的!借过来的两个人连帮着自己拖住叶修都不能够!

这就是命啊!

苏沐秋在这边捶胸顿足,叶修已经顺利地干掉李轩和吴羽策直接杀向微草活城。

方士谦大刀金马地坐在唯一一条看上去似乎是路的藤蔓上,重型十字架立在他的身后,肩上还扛着一把巨斧,特别有拦路抢劫的气氛抱着一团毛团团。

“冬天天气有点冷,”方士谦把手捂在索菲亚的肚子下,“我们商量一下是动手还是动嘴好不好?动手我就不把手拿出来了,要是动口我就接着捂会。”

索菲亚“喵喵喵”挣扎着,看样子好想给方士谦脸上两下。

整座城池还在不断地拔高,不断地向外翻移,藤蔓犹如无数条翠绿色的大蛇般在森林和地面上穿梭着。叶修站在藤蔓之上,从他这个角度可以看到整座黄金城的格局……

对称了的话,果然看上去越发顺眼了……

“你家大小眼呢?”叶修看着方士谦怀里的那只胖猫一张黑黢黢的脸,显得碧绿的两只大眼睛越发地亮了,“变成猫窝在你怀里了?可惜这只不是大小眼啊。”

索菲亚默默地在自己心里记下,继方士谦之后,叶修也上了她的追杀榜,而且仇恨度明显和方士谦难分伯仲。

原因自然是说自家主人坏话。

“你找我家杰希干什么?”方士谦明显反应比索菲亚还要激烈,“你一个单着的哨兵找已婚向导有意思么?有什么话不能跟我说的?”

叶修掏出一根烟给自己点上:“主要是你长得太熊我怕你听不懂。”

索菲亚默默地再给叶修记上一笔,方士谦只能我和主人欺负,你欺负得这么起劲作甚?

现在叶修的仇恨值已经稳稳地超过了方士谦,高居第一。

等到这片大陆再次恢复上古的荣光、活城林立的时候,各大城主某日聚在一起才陡然发现,叶修稳稳拉住了近乎所有活城的塔灵头号仇恨值。

连他自家的塔灵都不怎么亲他,时不时瞅准机会还要趁机踩他脸几下。

哎嘿!索菲亚默默地在内心记下这几笔帐,然后握了个爪。

至于为什么这回被踹出来见客的方士谦而不是王杰希,因为王杰希觉得要是单单论扯皮,他真觉得自己没有那个脸皮厚度扯得赢叶修。

不过方士谦那个脸皮倒是可以来一把蛮不讲理。

长得太熊的方士谦充分演绎了一把自己是如何熊得蛮不讲理:“我家杰希不在。”

骗刚刚那两个鬼吧?叶修在心里翻了个白眼,微草活城刚刚达成打压黄金城顺利苏醒,达成塔灵活蹦乱跳的双杀,然后你告诉我王杰希不在?

叶修思考了一下,开口问方士谦:“你什么能说?”

方士谦盘算了一下,压低声音:“这个得看你开什么价格,哎哎!索菲你这混球松口松口!嗷嗷!松爪行了吧!我不会叛变组织的你信我一次好不好?!”

组织警告性地瞪了方士谦一眼,松爪松口舔起了自己的肉垫。

“你见过奥本登的上的人了?”

“其实蓝雨的人我也见过黄金城的也见过。”

叶修上下打量了一下方士谦:“几年未见,我听说你当年可是酒吧的台柱啊,现在怎么越发的……啧啧啧……”

妻管严啊。

方士谦一脸“我是妻管严我自豪”:“都说了有些我不能说,看在好几年朋友情分和当年并肩共战一起死人的份上,就算是有些事私下说说没问题但是我也不能说。”

索菲亚明显被绕昏了……不然这个时候她听懂方士谦话里的意思后,她就该扑上去咬着方士谦不放顺便再给他几爪子了。

叶修有些了然,方士谦的意思是,他见过奥本登的上的人。

而且那个人的身份他不能说。

还和当年深渊之战有关。

方士谦不能说……或者不敢说的人,会有谁呢?

“那蓝雨那边,对这次事情涉足得有多深?”

方士谦痛苦地抱住索菲亚:“你别老问我不能说的事啊!我这张脸还想出去见人……不是还想在杰希面前色诱一下的啊!”

叶修继续了然,就是很深了。

“喻文州得到了他最想要的一个答案,”方士谦突然正经了起来,“每一个活城似乎都能告诉他属于活城的必备因素,张新杰从奥本登的发现的被他用在了证明圣城的复活上,而微草活城你猜会告诉他什么?”

奥本登的告诉他们神之血脉是活城被激活的养分,但是塔灵才是它的操控中心;张新杰得到了圣城的塔灵他自然能够控制住圣城,再用血脉者的鲜血激活了圣城。

而微草……

城与人之间的……

“下一步你们微草准备怎么办?”

方士谦舒了一口气,感觉自己终于不用走在高处悬空的钢丝上一样如释负重:“这个我也没啥成算的,当然是听我家亲爱的杰希安排的啦!是不是索菲亚?”

(๑•ㅁ•)ฅ✧  哎嘿!索菲亚鼓励性地亮了亮爪爪。

方士谦抱着一只肥球内心感觉好悲凉,为什么自家宠物如此难哄?为什么自家宠物背景靠山如此强势?为什么自己好像又站在了食物链的底端?

“你还有什么能说的,”叶修趁着方士谦还有点用赶紧追问,“下次见面我揍人好下手轻点,尤其是揍你家大小眼的时候。”

“你才是大小眼,”方士谦横了叶修一眼,“不懂欣赏的人类。”

“说得好像我懂欣赏,你家王杰希就不是大小眼一样。”

“……”

索菲亚在心中默默给叶修记上两笔的同时再给方士谦记上一笔。

没用的人类,吵架都吵不赢!

至于叶修,当然是因为再次嘲笑主人大小眼和欺压方士谦。

落日的余晖还有那么一点点,这次变革即将进入尾声,奥本登的似乎已经拿到了它所要的答案,正在逐步远离这片区域。

“看来似乎鬼使拿到了他们想要的公民权啊,”方士谦抬头看向骨龙拉动的飞城,“他们想要正大光明出现在这片大陆上,法师塔或者微草想要摆脱依附于黄金城的现状,蓝雨想要复仇想要完成他们准备了多少代的计划……”

他转头望向叶修,最后一点余晖将他的影子拉得格外地长。

“你想的是什么呢?”

似乎又要下雪了啊……

索菲亚窝在方士谦的怀里抬起粉嫩的鼻头去触碰飘飘扬扬的雪花,一座巍峨的绿色城池已经伫立在他们身后,城池里满是欢喜的暖光和那个等待他归来的人。

叶修觉得最后想追问的那件事已经没有必要了。

不管是为了什么,他们已经走到如今这一步了,哪怕是被迫的也好主动的也好,当年从黄金城这座城池出发的那一刻起,他似乎从来没有想到会走到如今的地步。

他们最初不过是窥觊这世间的诸多神话,崇拜着历史上众位名人。

然后他们踏上了出发的那一步,追逐于世间。

叶修想起了曾经听过的一句话。

历史成为传说,传说成为神话。

少年时期的意气风发和一腔热血还在他们心尖和胸腔里澎湃激昂,他们走在一条朝圣路上,似乎直到世人将他们当做神袛膜拜的那一刻才算是成功。

“其实我觉得,到了那一刻,”方士谦吻了吻索菲亚圆滚滚的脑袋,“我觉得我也不会有第一次牵到杰希手,第一次吻住他的时候快乐。”

那种快乐让心里的甜蜜都要溢出来了。

“当然,”方士谦转身抱住王杰希,蹭着他的肩头活像一个要糖吃的孩子,“最快活的时候还是在床上和你嗷嗷嗷……杰希松手松手我错了嘤嘤嘤嘤……”

所以……

叶修抬头望向星空,等着苏沐橙追上他,

为了心中那个隐约的猜想,我还得继续加油。

“这回去哪里啊?”

“我们去蓝雨好生吃一顿,然后就可以……”

“可以什么?”

“应该就可以到达童话故事里的结局了。”

 

他们终将踏过带火荆棘,迈过湍急的河流,摆脱烈风和酷暑的追逐,经过世间万千磨难和繁华落幕。

最后……

“幸福快乐地生活在一起。”

喻文州合上哄着孩子睡着的书,嘴角还带着笑容。


 


第一章

下一章



 





  487 17
评论(17)
热度(487)

© 天腐的多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