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腐的多喵

岁月长河,观之如瀑;绵绵尔期,攥刻于吾。


yys策划去死!!

 

神国【中】

和一目连的太过于受欢迎相比,是荒川之主积威过重,亦或者是他本来就不是一个好脾气的家伙,即便是能被少数人理解的作为守护者的威严气度,在小金鱼这样的大众眼里就会变成——

“大坏蛋!!!!”

今天又是没能打倒大坏蛋拯救世界的一天呢_(:з」∠)_

金鱼姬这般在日记里面写到。

鉴于她那蛮不讲理到可以干扰Fatima思维的逻辑水平,以及学习数理五分钟立马入睡或者把前面学过的东西忘得干干净净的本事,在荒川之主的勒令下,一目连和金鱼姬的学习时间变成了共读幼崽读物。

嗯……反正两个都是很天真的家伙,就在讨论公主应该嫁给王子还是嫁给骑士这样的问题上互相伤害去吧。

是的,金鱼姬坚信,美人只配强者拥有,那么为了拥有神级的Fatima这样美貌的造物,那小金鱼,我,一定要成为这个世界最强大的家伙!

那么在变强的道路上,小金鱼的具体表现在她今天大概又多吃了一顿饭吧。

一目连觉得这样的小家伙是世界上最可爱的瑰宝了,就像荒川之主觉得这样的熊孩子真是一个星系的灾难。

更大的灾难是一目连还愿意惯着她。

“要慕斯小蛋糕!加了新鲜荔枝和蜜桃的那种!”

“好啊。”

“还要布丁拿铁!”

“可以可以,要加炼奶吗?”

“要!我还要……”

“汝上次蛀的牙好了吗?”

忍无可忍的荒川之主一把拎起趴在一目连膝盖上的金鱼姬:“吾记得一个小时前汝才吃了一整个四寸的冰淇淋蛋糕,然后喝光了一整瓶鲜榨的果汁,惠比寿给汝开的医嘱呢?”

“我才不是蛀牙!!!!”金鱼姬超大声地反驳道,“我只是换牙了!!有点正常的牙疼!!!!”

荒川之主毫不留情的掰开她的嘴给一目连看:“这是什么?”

“真的蛀了哎……”

“一目连大人你不要听他乱说!!!!!!”

到底是蛀牙还是换牙这种问题一目连还是分得清的,在送走因为失去了甜食嘴巴撅得老高的金鱼姬后一目连若有所思地望着荒川之主:“为什么……”

“嗯?”

“为什么你总是喜欢在事后揭穿小金鱼呢?”

荒川之主还配合得装模作样思考了一下:“大概是因为吾看她不顺眼吧。”

一目连端着属于他那杯下午茶露出了一个无可奈何的笑容。

他极其嗜甜,Fatima的口味都比较偏甜,毕竟糖分是稳定的能量源,但是一目连对于甜味的喜欢已经超过了正常的度。

混合了奶油和坚果粒的甜牛奶兑入可可粉中,然后混合了炼奶搅拌均匀后上面点缀着棉花糖。这样一杯冰镇的饮料入嘴甜得能让荒川之主的脸色瞬间僵直,连金鱼姬都没法继续喝第二口。

一目连倒是喝得津津有味的,高速的脑力运动让他时刻都渴求着能量的补充,不仅是身体上的,精神上也叫嚣着需要食物需要更多代糖的感觉。其实高能饮料他也喝的,营养液也可以,毕竟一目连的忍耐度极高,并不是什么娇生惯养挑嘴的Fatima。

但是荒川之主没给他证明自己的这个机会。

有时候饥饿的感觉并不是当时就突显出来,疲劳和困倦才是Fatima在巨型演算后的正常情绪。但是第一次半夜从睡眠中清醒过来的那一刻,那种似乎难以忍受的饥饿感就无比嚣张着彰显着自己的存在,逼迫着以忍耐著称的Fatima,都无法继续安稳入睡了。

“饿……”

一目连看上去像是没睡醒的样子,悒悒地半睁着眼睛,似乎都没有搞清楚自己到底在哪里。他固执地想要掰开困住自己腰身的那只手,朝着床沿的位置挣扎着,虽然根本没什么力气。被惊醒的荒川之主下意识收紧了手臂,彻底让Fatima栽进了自己怀里。

“饿……”

Fatima一遍又一遍强调着,似乎很烦恼为什么以他的力气缺奈何不了这个困住自己的讨厌东西。他的手指不断用力然后脱力一般滑下去,直到荒川之主伸手安抚性地揉着他的小腹,水之君王温凉的体温不断安抚着他被饿火烧灼的胃部,一目连才渐渐安静下来。

“让厨房送一杯甜牛奶过来。”

一杯甜牛奶的量是绝对不够的,荒川之主看着一目连再接再厉继续吃掉了一叠枫糖松饼再加两杯热可可。似乎终于感受到满足的Fatima将餐盘推到水之君王手上,就歪过头靠在对方肩背上继续让自己陷入睡眠中去抚平困倦。

“……到底是饿醒了还是……”

荒川之主伸手擦去一目连嘴角残留的糖渍,毫不介意地舔了舔。

“也太甜了吧。”

一目连是不会拒绝别人的性子,他似乎对于身体上的接触缺少了一定感知一般。就像是荒川之主永远是拒人千里之外的相反面,一目连不会抵触任何生物对他的靠近。如果荒川之主愿意放他的Fatima独自去后花园亦或者是宫殿外转一转,那么很有可能水之君王找到一目连的时候,浅眠在树荫亦或者是花丛中的Fatima身上,除了会挂上金鱼姬化鲸这样的幼崽,还会挂上诸如兔子、小鸟亦或者松鼠这样的小东西。

“……”

荒川大人在试图用眼神将这些没有上下尊卑的小家伙统统劝退。

没有用的,大家只会在这样的眼神下瑟瑟发抖,然后往一目连大人怀里躲得更紧了。

“因为小金鱼很可爱嘛,”一目连送走最后一个小可爱,安抚性的给荒川之主解释道,“大家都带着善意来着,都是很可爱的嘛。”

比起终日沉浸在阴郁中疏离美意的Fatima来说,这个时候笑的犹如冬日暖阳的一目连似乎拥有更加动人心魄的魅力。他平日的温柔是裹挟着萧瑟风声的寂寞,似乎下一瞬间就会彻底消散在天地之间了。对于这个世间没有更多的诉求,对于自己的渴求也没有过分的执念。

但是那些只是世间最微不足道的善意,生灵对于美和善发自本性的追求。这样斑驳的善意碎片降落于他的时候,却能轻易点燃他的笑容。

“真的很可爱,所以说没忍住……”

“那吾呢?”

“什么?”

“对于汝来说小蠢鱼很可爱,松鼠也很可爱,蝴蝶和蒲公英也是亦然,所以吾呢?”

一目连闻言笑得眉眼都弯了起来,他伸手拉起荒川之主的手放在唇边,模仿着最近才接触到的有关人类的礼仪,像模像样地吻了一下。

“您当然是很可靠了。”

他是发自内心的这样感叹到。

所以说太美了,不管是什么时候,他都会坦诚的将自己剖析成最值得珍藏的模样,然后毫无保留地献到你的面前。似乎从来不知道亦或者是知道也无所畏惧世间可能存在的恶意。

“这样啊……”

荒川之主低下头,遵从自己的心决定彻底将这一份珍宝占为己有。

“唔……”

和对方唇舌相交的感觉很奇怪,动作是温柔的但是能在轻轻的啃咬中感受到一份狠戾,就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一样。但是扣住下巴的手指却体贴的安抚这颌骨以及暗示性的揉捏着唇角,试图让对方完全舍弃掉疑虑,哪怕是茫然的跌入临时准备好的陷阱中。

“嗯……唔呜……”

荒川之主素来不是什么温柔的性子,很快他的动作变得直接而又充满了攻击性,一目连似乎能在这种搅动得神智晕眩的感觉中,隐隐听到口腔内细嫩的软肉被舔舐摩擦的水。

“这是?”

直到深吻结束一目连似乎还没有明白过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亦或者是这样意味着什么。面颊沾上因为呼吸不畅而堆砌的薄粉,眼睛似乎蒙上了一层烟雾,但是依然清澈的仿佛懵懂无知的孩童。

“谢礼,”荒川之主回味地舔了舔嘴唇,似乎还是没忍耐住,低下头继续轻轻啄吻了一口Fatima的嘴角,“多谢汝觉得吾很可靠,以及……”

“吾也觉得汝甚是可爱。”

似乎从一开始他们之间就没有距离,水到渠成那样。不管是从来不愿意被谁近身的荒川之主在最开始就将一目连安置到了自己的床上,亦或者是用种族的优势替Fatima降温。他逐渐在一目连面前撕开了属于自己的伪装,用强势和暴戾包裹而成的,属于君王和守护者的伪装。

一目连似乎也习惯了,习惯了每日掰开强势地困住自己的手臂去进行他所需要检查的大型器械和端口的维护,习惯了那些从流水中,跟随着风声一起汇来的巨量信息的处理,习惯了在大型演算时将自己交付给荒川之主看管。

他之前从来都只有自己,就像是宿命一样,踽踽独行在一条似乎他自己都不知道通向什么地方的道路上,茫然而又坚定地走下去。

自从他向龙神祈祷到力量,降临于世开始。

人类的汇集和离去除了回忆以外,只给他留下了伤痛和哀愁,似乎在那一瞬间连他降世的因由都模糊了,因为如果说他的意义是在于人类的话,那么在所谓的神国只剩下他和执意不肯离去的小骑士以后,他为什么还要固执地坚持下去。

荒川之主永远也不会忘了那一刻,撕开最平和浪漫的伪装后露出所谓神国真正核心的宝物的那一瞬间。有些美丽需要特定的时间和特定的对象才能感受到,那份顽强而又倔强的意志,想要超越生死亦或者是命运,完全凝固在痛楚和至高善意上的瑰宝。

但是如果能用语言表述出来的话,至少从心底蔓延开的那股颤栗是不会错的。

“汝很迷茫汝为何降世?”

“可能吧……”

“但是汝很坚持。”

“是呀,我得活下去……”

他必须要活下去。

或者有原因,或者没有,也许一目连知道,也许他根本就不知道。

“但是至少活下去的话,还可以遇到更多小可爱,以及你。”

他似乎很笃定,就像是他依然很茫然的样子。但是接过数据资料以及交接演算结果的过程越发的默契,仿佛是风声刚刚传来的时候,水面就荡起了涟漪。

“不过有时候……”

荒川之主苦笑着伸手拦住早起试图摸索着衣物的Fatima:“不多休息一会吗?”

一目连眼睛都没有完全睁开,迷迷糊糊的眉尖微微蹙起,似乎自己也很迷茫为什么四肢和腰都酸痛得很,大脑也是,昏沉沉的叛变了一般,应和着荒川之主的言语,怂恿着自己再睡一会。

“……要检查上游端口的数据……”

水之君王好笑地捏着对方的下巴,像是逗弄奶猫一样安抚地揉着下颌和喉骨相接处柔软的地方,连语调带上了暗示的喑哑:“再多睡会,上周才检查过了。”

“那是上周……”

“曾经几百年没有检查也没有什么问题。”

一目连软绵绵地靠在荒川之主身上,脑袋在一下一下的不自觉地点着,那股困意太执着了,带着四肢的酸软纠缠着每一寸想要清醒的神经,要求它们继续堕入绵软的沉睡沼泽中去。

裸露到被褥外面的皮肤上星星点点还带着没有消退的青淤和红痕,神级Fatima的体质和同等级的骑士一样强横,那随着皮肉不断叠加的、尚且来不及消失的斑驳痕迹似乎在无声地控诉着什么。

荒川之主无可奈何地摸了摸鼻子,继续压低了声音满是耐心地哄骗一目连再睡一会。

他盯着对方卸了力气终于再次安睡过去的脸颊,慢慢低下头去亲了亲一目连的嘴角。

“怎么这么不开窍啊……”

“不开窍就算了……”他靠在床头由着一目连蜷在他的怀里睡得昏天黑地,难得苦恼的自言自语一般抱怨道,“还这么受欢迎……”

这份怨念真的很重了。

他昨晚临睡前想过一目连第二天醒来会有什么反应,但是这样似乎根本没有其他的情绪,依然要惦记着没有每日的演算的情况……

好像根本没在考虑范围内吧?

一目连没有这么不开窍吧?

他真的有。

但是他偏偏又没有拒绝,或者说他根本不懂拒绝,对所有生灵也好,亦或者是对荒川之主。

亲吻落下的时候没有反抗,拉开腰带的时候也没有抵触,手伸进去沿着侧腰的曲线暧昧地往下滑落也似乎是默认允许……

他真的不懂,或者毫不在乎。

但是他会在睡梦中被紧急的状况唤醒后,匆忙中抓过荒川之主的衣服随便套上就赶过去;从来没有察觉到坐在水之君王的王座上意味着什么,躺在对方的怀里降温代表了什么;亦或者学着金鱼姬的样子,手撑着荒川之主的大腿盯着对方餐盘里的食物,然后一脸跃跃欲试地询问到:“这个好吃吗?”

“汝比较好吃。”

一目连疑惑地嚼着对方餐盘里面鲜美的食物,百思不得其解为什么自己会比这些更好吃?

荒川之主信誓旦旦地表示自己品尝过,如果一目连不介意的话他可以再品尝给他看。

于是亲吻又落下了,这次似乎还要过分一点,也越发的缱绻深入,捏着下巴的手微微用力,强迫着牙关无法合上,由着对方品尝上颚的软肉滋味。带着力度的舔舐碾磨从唇角辗转到喉骨,时不时侧颈就传来些许轻微的刺痛,可能是真的想要“品味”一下一目连的滋味。

“所以……是什么味道?”

“又甜又软,”荒川之主意有所指地舔舔嘴唇,“很好吃。”

他意犹未尽的样子似乎真的很好吃,越发勾动一目连的好奇,学着他的样子也像模像样地咬了一口荒川之主的唇角。

“嘶……感觉怎么样?”

一目连骤然笑弯了眼睛,似乎真的发现什么好玩的事情了:“凉凉的,也很好吃哦。”

你看,他没有拒绝,如若说他不懂,金鱼姬每日想方设法痴缠他想要听爱情故事,读到少儿不宜的地方他还会巧妙地跳过去;如若是不在乎的话,这样放肆的对象又仅仅限于荒川之主一个而已。

他没有拒绝,于是亲吻的线路逐渐往下;他没有抵触,所以拉开衣物的手越发过分;他没有反抗,那么亲密的程度是不是可以更加深入?

他知道他允许的。

于是可以更过分一点,更加放肆一些,想要得到什么直接伸手去拿取,想要占有什么就主动索求。一目连被摁倒在水床上的时候和平日没有什么区别,甚至可能更加温和一些。

无论你在做什么,亲吻亦或者是抚摸,更深入一点过分一点的,从扩张到侵入,他统统给予你包容。一目连至多迷迷糊糊地半仰着头不眯着眼睛吚呜着,皮肉统统染上粉色。

荒川之主血脉里面在叫嚣着,弄疼他,让他蹙起眉尖呻吟着盯着你,满脸都是疑惑和不知所措的情潮。剥开衣物后完全露出Fatima削瘦修长的体型,筋骨到皮肉一切都美好得像是在昭示,这是神明的恩赐。

这是世间独一无二的珍宝。

然后你可以将其占为己有了。

 

 


  81 4
评论(4)
热度(81)

© 天腐的多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