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腐的多喵

岁月长河,观之如瀑;绵绵尔期,攥刻于吾。


yys策划去死!!

 

神国【下】

其实占为己有是个不太恰当的描述,归根结底是愉悦绽放在感官享乐之时,感觉总在一定程度上有相似之处。而且对方的底线是纵容,像是享受又像是无底线的包容,可以在他身上留下印记亦或者是更加过分一点。

但是很快就会发现,哪怕是你留在他侧颈的牙印还未校区,也会明白那一瞬间感觉到的所谓的占有是一个恍然的错觉。

因为一目连不会属于谁,他是炎日的长风,他会拂过沿途所有生灵的面颊,带走林木的清香花的信期;穿过漫长的岁月时空,带来海盐的潮气蝉的诉鸣。不管混入别的气息亦或者是混杂进别的什么,但是他仍然是一目连。

那个固执的家伙,固执而又温柔,他倾听着一切请求,应和着信徒喃喃的低语,然后做出他的回应。他可能在改变着,但是至始至终他都是一目连,属于大家的长风。

他们本质上是相似的,都像是本应该毫无灵智所化的异于一切生灵的宇宙物质,就像是神明那样,诞生于介于生死之间更高维度的存在。

他们本身就是天地宇宙中至高的神明和最基本的物质成分之一。

所以至高的一方领主,和地位甚至低过于普通人的Fatima,交融的也如此契合。

甚至总会有一刹那让他们觉得本该是融为一体的这般亲密。

就像是风拂过脸颊水淌过皮肤,或者更深入一点,渗入每一丝缝隙和缺口,温柔而又强势的被融合在了一起。理所应当的那样,亦或者是在万民万众庆贺请求下的那般。

一目连披着萦绕不去水汽独自坐在水之君王的王座上的时候,似乎在用自身来真实诠释什么叫做神迹。虽然这并不是世人想象中的以无法触及的暴力来展示的,而是神明自身的气质和过剩的美貌。

缥缈的仿佛下一刻要彻底消散了,但是他带着笑意姿态懒散的坐在王座之上,是带着和另外一位大人相比是不一样的慵懒姿态,更加温却有十分相似的理由。

因为他们都掌握着强大的力量,强大而又能稳固住他们所守护的地方的力量。

“一目连大人……”

“今天怎么和平时不一样啊小金鱼?”

“因为一目连大人也和平时不一样啊!”

一目连闻言笑眯了眼睛,他笑起来太好看了,浑身都撒发着和平日完全不一样的气息,一瞬间能让所有的生灵沉醉在他的笑意里,就像是春日微醺的清风,带着蔷薇的气息木兰的色泽以及勃勃的生机。

“一目连大人今天完全不一样!!”

金鱼姬强调着,突然像是发现了什么一样拔高声音兴奋的叫道:“是因为你打赢了那个大坏蛋是不是!!!???”

“嗯??”

一目连疑惑着顺着金鱼姬的目光摸了摸自己的脖颈,指尖触及到还未愈合的细小伤口,突然恍然大悟一般戳了戳金鱼姬的脑袋:“没有打架啦。”

“那大坏蛋他为什么咬你!!!!??”

嗯……

“我只是想明白了一些东西而已。”

和小孩子解释这些真麻烦啊,一目连如是思考着。

他祈求龙神的力量守护世间,他是山林水泽星月流云之间穿梭的长风。就像是荒川应和下水的请求,成为川流经过的每一寸地域的守护者。即便是人类认为他们地位不匹配上下有尊卑,而实际上他们更多的地方是相似的,甚至是一样的。

他们似乎是命中注定要这般相遇,然后这般契合的。

“那么,本应该站在自然这一边的你,为什么会偏袒人类呢?”

荒川之主如是问道。

这是一句很煞风景的话,尤其是在这种时候。


跳板

  46 4
评论(4)
热度(46)

© 天腐的多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