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腐的多喵

岁月长河,观之如瀑;绵绵尔期,攥刻于吾。


yys策划去死!!

 

八荒如愿【13】

我达成了一件我想干很久的事情……

真的……

很早就想这样干了!!!


十三:往事不忘已千年 应知兄弟情谊深


“大孙我们什么时候走啊!?”张佳乐趴在阳台上啃着面包看着楼下的孙哲平。

孙哲平拿着扳手把自己从车轮底下推出来:“我把车检查完就行。”

汽车对于张佳乐来说是个新奇的东西,他只是从那堆乱七八糟的电视剧里面看到过,却从来没有真正接触过这种类似的可以代步的东西。

所以当他赤着脚跑下楼,近乎亢奋地围着汽车转了几十圈后,孙哲平终于看不下去把他扛回了屋里。

“给我下厨给我买衣服给我剪指甲,”张佳乐趴在孙哲平的肩上让自己被扛到浴室, “你现在还要帮我洗脚吗?”

“不乐意吗?”孙哲平有些苦恼地把张佳乐搁到盥洗台上,“你就没习惯穿鞋吗?”

张佳乐眨着眼睛给孙哲平卖萌:“因为我傻嘛。”

孙哲平捏着那双白嫩的脚,故意使劲挠了几下脚心。

“混蛋哈哈哈哈哈哈!”张佳乐抬腿就想去踢孙哲平,“松手松手!!痒哈哈哈哈!”

孙哲平有些无可奈何地笑着,他知道张佳乐就算是不穿鞋走碎了一地玻璃渣子的路都没有事,但是他就是忍不住会去担心。

因为记忆里面的血色太过惨烈。

张佳乐伸手去摸孙哲平的脸:“来,这种笑爷实在是没有胃口,给爷好生笑一个。”

“爷?”孙哲平眯了眯眼睛,手上微微使劲在脚心刮过。

“哈哈哈哈哈混蛋松手不要哈哈哈哈……”

孙哲平把笑成一团的张佳乐揉进了怀里抱回了床上。

“不穿鞋就不要到处跑,”孙哲平警告张佳乐,“你要是再不穿鞋就到处跑……”

张佳乐捧着孙哲平的脸堵上了他剩下的警告。

“美人计使得不错,”孙哲平一边收拾乱成一团的床铺,一边拍着张佳乐的背示意他起来,“快收拾一下,等下带你去见黄少天。”

张佳乐看着孙哲平把要带的东西收拾在一起:“大孙!你车上有咱们浴室里面那个一抬就出水的吗?”

孙哲平有些诧异地抬头:“你不是会聚水诀吗?掐一个诀不就完了?”

张佳乐一拍脑袋:“我在现在这个凡尘人间呆久了,都要忘了我是妖怪了。”

孙哲平有些无奈地给张佳乐套上鞋子:“没事,我记得就行,只要你别忘了我是谁。”

“不会忘,”张佳乐给孙哲平扣上最上面的那颗扣子,“这个我比你都记得牢。”

“找完黄少天我们找谁?!”张佳乐上车后亢奋地摸着车上他可以摸到的任何东西,“大孙这玩意我可以开吗?”

孙哲平摸了半天衣兜摸出一根烟,想了想还是扔了出去:“不行,你没驾照。”

“什么是驾照?你有?给我看一个!”

孙哲平点火启动抬离合,表情严肃:“我也没有。”

“……”

张佳乐最后还是放弃了开车的打算,因为他实在是不明白什么时候要换挡,为什么转速高了不行。

“我们要去哪里?”张佳乐捧着好不容易搞懂的平板看着地图问孙哲平,“还有灵魄和地魂没找到是吧?”

“对,”孙哲平熟练地停在了书店门口,“跟他们两个禽兽告别完我们就出发,一边找这剩下的两个一边到处玩吧。”

黄少天这个禽类正趴在店铺里面的大书桌上,拿着一个象牙筒一样的东西摇来摇去。

“哟,”黄少天明显还记恨着上次被抢的那些吃的,看见张佳乐跨进自家店铺就开始了语言轰炸,“二乐乐你居然下得了床了啊,你没在床上把你家大孙伺候的精尽人亡,不是,鸟亡你简直就是一个奇迹。”

“我要是奇迹那你这种倒贴上去的就是一朵奇葩。”张佳乐毫不犹豫地驳了回去。

“我要是奇葩你是什么!”黄少天毫不示弱,“别忘了咱俩可是一个妈!我要是一朵奇葩那张佳乐你就是一朵大丽菊!还是七彩的!”

“咱两是一个妈没错,”张佳乐拎起茶壶给自己倒了一杯茶,“但是不代表咱俩一个爸!”

“张佳乐二乐乐你什么意思!”

“黄少天黄烦烦我的意思就是咱俩可能种不一样!”

“咱俩种怎么可能一样!我比你有种多了!”

“你有种!你有种还被卖了倒数钱?”

孙哲平有些抽搐地看着两个越吵越不像话,这些话要是让凤凰听到非得气得破碎时空回到这两刚出壳的时候,然后一脚一个踹下梧桐树让他们两自生自灭去。

“咳咳,”喻文州轻咳了两声,扶着楼梯往下走,“你们两在聊什么?”

黄少天和张佳乐立马消音了。

“没什么文州,”黄少天一把搂过张佳乐的肩膀,示意我俩很相亲相爱“我就和乐乐随便聊聊,顺便祝他新婚快乐!然后夸他越长越好了!你看这发质这脸!很明显他家大孙把他养得很好嘛!这样我也可以放心地给母上交差了嘛。”

“对啊对啊!”张佳乐伸手掐了黄少天的腰间一下,“看到烦烦腰上都有肉了我也放心了嘛,说明把他交给文州你这是一个很明智的决定,是吧?”

黄少天笑得一脸灿烂,伸手就去捏张佳乐的脸:“是啊是啊你看乐乐你脸上手感这么好说明你家大孙手艺不错嘛!所以我也很放心你跟他出去啊,至少这样不会发生孔雀差点把自己饿死在梧桐树上的惨剧啊。”

喻文州笑着着看着两个互黑得正起劲的家伙:“那你两好生相处,我跟孙哲平上去聊聊。”

“好的好的,”黄少天努力在被捏开的脸上扯出一个微笑,“文州你记得问问大孙怎么把他家乐乐喂得这么朱颜玉润倾国倾城人比花娇!我记得我麻麻很想要一个女孩,虽然始终没有成功!但是乐乐这样回去简直可以让母上喜极而泣了!”

“是啊!”张佳乐奋力想挣扎出被捏住软肉的腰,“烦烦你手感也越来越好了!如果可以看到你这样圆滚滚的样子麻麻他也会很欣慰的啊!”

喻文州敲了敲楼梯的扶手:“别把店里的东西弄乱就成了。”

等喻文州和孙哲平的身影消失在上面的时候,黄少天和张佳乐对视一眼,一同撒了手。

“靠张佳乐你下手太狠了!”黄少天揉着自己的脸,“你是羡慕本少的脸长得英俊潇洒帅气逼人甩你这张娘娘腔的脸几条街,你就要为此痛下杀手吗?这么多年的兄弟情我简直看透你了!”

“滚滚滚一边去,”张佳乐揉着自己的腰,“乐爷我昨晚上没被大孙折腾死今天也被你给折腾死了!对你有什么兄弟情?你个烦死人的烦烦也就喻文州看得上你了!”

“啧啧,”黄少天不怀好意地凑上去掀张佳乐的衣服,“二乐乐你家大孙怎么折腾你了?哟,还没折腾死你啊,是被折腾地欲仙欲死吧?”

张佳乐毫不在意地伸手去勾黄少天的下巴:“我听说啊也不知道是哪个,好像被做得都只能以法身出现了是吧?你说是谁呢黄烦烦?”

“是啊,”黄少天任由自己被勾着下巴,身子前倾凑上去挨着张佳乐的脸朝他使了一个眼色“某人还不得不装傻来逃避某些现实呢。”

张佳乐靠在书桌前面,反手撑着桌面,另一只手拍了拍黄少天的脸:“黄少天你这张娃娃脸我看了几千年早就烦了,别给乐爷我抛媚眼,爷我不喜欢你这种的。”

“你这张女人脸本少也看腻了好不好?”黄少天直起身抓过那个象牙筒继续玩着,“你要不是我哥你以为我想看啊?”

“喃,”张佳乐搂着黄少天的肩膀把他往自己这边拉,“别说你哥我不关心你啊,当年那事我不好插手,现在好了,你到底是什么想法?”

“说我有什么用,”黄少天有一下没一下摇着手上的东西,“你当年是怎么想的我就怎样想的。”

“这不一样,”张佳乐揉了把黄少天的头发,“我是真心喜欢大孙。”

“说的我好像不是真心喜欢喻文州一样。”

“我又不仅仅是喜欢,”张佳乐实在看不过去黄少天的心不在焉,一把夺走了他手上的象牙筒,“我爱他。”

“我懂,”黄少天没有在意那个象牙筒,伸手去搂张佳乐的脖子,“乐自心生,福从己来。你也算是苦尽甘来了,你准备跟你家大孙过二人生活去了?这么狠心又不要弟弟我了啊?真是女大不中留啊……”

张佳乐抱着黄少天也有些感叹,以前小小一只黄嫩嫩的弟弟已经这么大了,伸手掐了一下怀里面的细腰:“对啊,不要太羡慕哥哥了啊……”

“其实吧,我一直很想问,”黄少天趴在张佳乐的肩膀上绞着他的长头发,“他给你取名叫张佳乐有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啊……”张佳乐的眼神有些恍惚,手一下一下地顺着黄少天的背“当年他在一个叫做张家堡的地方捡到我的,他说总觉得我面带郁色,他希望我……”

佳和安康,喜乐平顺。

“那当年的事你还记得多少?”黄少天眼神有些放空,“我溜出来找你,结果又迟了一步……你会不会嫌弃我这个弟弟,每次都那么没用?灵山那里是这样,在人间也是这样……”

“不会的,”张佳乐安抚性地拍了拍他的后脑,“你再不争气我都不嫌弃你,再没用我都养你。”

“谁要你养……”

“行行行,你有人养行了吧?”张佳乐摸着黄少天后颈上面的那个印记,“你当年偷跑出来……”

“我放了一把火,”黄少天搂着张佳乐的腰,在他肩上蹭着下巴,“我想孔雀明火烧起来了算什么,有人连凤凰血脉都敢惦记,我再送他一程直接在这天地之间消失的无踪无迹多好?”

“你当时……”张佳乐一把捏住黄少天的肩膀把人送到自己的面前,“你放的是什么火?”

“你的魂魄都要散了,”黄少天的表情莫名的跟张佳乐有着如出一辙的无辜,“你觉得我会来什么火?”

孔雀明火把一切都可以烧成虚无。

大鹏金火却是继承了凤凰涅槃之火的属性。

在烈火中复活重生。

代价就是大鹏活生生的把自己烧成琉璃心和黄金骨。

“你简直就是……”

“你的亲弟弟?不要太感动啊!”

“我感动得真想替咱妈打你一巴掌,”张佳乐有些咬牙切齿地说着,“小时候我专门替你收拾烂摊子,长大了你倒是不闯祸了,净学些新的方法折腾自己!”

“叶修一个凡人我都能送他去地狱翻检生死薄,”黄少天一脸满不在乎,“你可是我亲哥啊,我有什么不敢去做的?”

金翅大鹏,至情至理肆意潇洒,他有着最仗义的脾气和凡尘间最干净的赤子心,连死去留下的都是一颗清澈透明的琉璃心。

就算是烈焰吞没了他的羽毛他的骨骼,将他的血肉烧成灰烬,疼痛刻入了魂魄,他都能露出一抹笑容

“疼不疼?”张佳乐捏着黄少天的身上的骨头,“你到底是怎么想的啊?”

“我故意的,”黄少天朝张佳乐露出一个笑脸,“我可舍不得你魂飞魄散啊,还有大鹏自焚哪有孔雀割肉救人来的疼?你问我疼不疼怎么不想想你当时自己疼不疼?。”

“不疼,”张佳乐有些老实地回答,“有一个地方更疼疼得我都没知觉了。”

黄少天伸手去摸张佳乐的额头:“我哪有你对自己下手狠?小时候明明你最怕疼了,连大雪山的风刀刮过你的脸你都受不了,结果呢?我好不容易逃出来想看看哥哥过的怎么样……”

你却在割肉救人。

“你不是最恨如来吗?那你还学他割肉救鸽?”

“你不懂。”张佳乐装出一脸深沉的样子,“虽然我觉得我就是一时抽了,然后开始发疯。”

“当时我不懂,现在我好像懂了……”黄少天继续把自己挂在了张佳乐的身上,“你比我早一步尝了七情六欲爱恨情仇,你本来在有些方面就是一个疯子。”

“那作为疯子的弟弟,你还有什么想说的?”

整个店铺的空间开始了一阵细微的波动,但是很快又恢复了原来的样子。

“你撑起结界干嘛?想跟我说什么见不得人的事?”

“我想送你一件礼物,”黄少天指了指那个象牙筒,“你不是在找你的灵魄吗?”

“来摇一卦,”黄少天把那个象牙筒递给张佳乐,“这件东西我收了好几年了,总算找了个时间偷偷给你了。”

“你干嘛要偷偷给我?”张佳乐一脸黄少天你又要出什么幺蛾子的表情。

黄少天神秘兮兮地趴在他的耳边低语:“你家大孙不是挺喜欢你呆萌二缺的样子吗?我简直怀疑阿修罗王是不是有念童癖或者有什么特殊爱好,我觉得他简直就是养闺女一样养你啊。”

张佳乐深呼吸了几下,抬手给了黄少天脑袋几个爆栗。

“过河拆桥!”

张佳乐一脸冷艳地看着黄少天捂着脑袋:“这玩意怎么用?要我整个给啃了?”

“让你摇啊!”黄少天指了指那个象牙筒,“你当年不是拔了一根你头上的毛下去吗?你也是的拔哪里毛不好你非要拔你的翎羽,你自己没有痛感啊?拔那的毛可比揭了龙的鳞还疼!那根毛后来不是飘到人间界了吗?你上次不是差点魂飞魄散吗?你的灵魄就附着在上面了。”

“有什么好摇的?”张佳乐拿起来晃了晃,“这个是……抽签的?”

“对啊,”黄少天可劲怂恿张佳乐,“快摇块摇我简直要迫不及待想看你的灵魄会变成什么签被你摇出来!这玩意可是供奉在一个香火特别旺的月老庙里面的!你以为我把这玩意弄出来很容易吗?”

“有什么你都弄不出来的?”张佳乐摇着那个象牙筒,“这个有什么特别的吗?”

“据说这个签筒从来就没有摇出过相同的签文,”黄少天盯着出签口,“而且啊,每次摇出来都是一对签啊。”

张佳乐默默转过头去看着黄少天:“为什么是据说?你把这玩意搞到手这么久了你就没试过?”

黄少天诚恳地摇了摇头:“这种事情当然要交给张佳乐你先啊,我这么尊老爱幼的当然要把这个大好的机会让给你啊。”

张佳乐再次深吸了几口气决定把灵魄搞到手后好生收拾黄少天一顿。

“你两神神秘秘地在干什么?”

黄少天本来聚精会神地盯着出签口,受惊之下几个猛地回头跟张佳乐撞在了一块,张佳乐也被突然撞上来的黄少天吓了一跳,手一抖一双竹签就抖了出来。

喻文州上半身支在扶手上,稍微歪了一下脑袋做了一个扣门的手势。

黄少天送了一口气,摸着自己的胸口朝着喻文州点了点头。

喻文州敲碎整块结界。

“乐乐你在干什么?你手上是什么?”孙哲平跟在喻文州的身后,“你两在抽签?”

“对啊,求姻缘嘛,”黄少天抢在张佳乐开口前先说了,“我专门跑到最灵的月老庙拿的签筒呢!我都藏了好几百年了就等着给二乐乐用!”

张佳乐捡起那对竹签看着孙哲平:“这么快你两谈事就谈完了?”

孙哲平点点头:“也没什么大事,你两要是说完了,我们就可以出发了。”

“谁说我们说完了?”黄少天挑衅地挑了挑眉毛,一把抱住张佳乐,“我还有好些话没说!”

孙哲平嗤笑了一声:“黄少天你要是想说,说到银河枯竭都没问题。但是不代表所有的都想听你说那么久”

黄少天咬着嘴唇几次想开口反驳什么,最后他像是想到了什么坏主意,笑得一脸志得气满地直接用行动贯彻了他的想法。

他拽过张佳乐直接吧唧一口亲到他的脸上,然后一脸得意洋洋地看着孙哲平瞬间比锅底还黑的脸色。

“那我就不说了嘛?”黄少天拽着张佳乐一脸肆意风发,“我直接来实际点的行动不是更好更有纪念意义是吧张佳乐?!”

张佳乐有些嫌弃地拽过黄少天的衣服抬手擦了一把脸上的口水,侧过脸正准备干些什么就发现正看的津津有味的喻文州。本来想再掐一把黄少天腰上软肉的手直接直接转换成了一拽过黄少天,然后直接扣住他的后脑勺就口对口亲了下去。

喻文州愣住了孙哲平脸瞬间全黑了,连黄少天都傻了,一层红色迅速烧了上来,把他整个人烧成了一个红色的虾子。

“看见没有,”张佳乐摸着黄少天的下巴觉得手感不错,又捏了几把,“这才叫亲人,黄少天你以后要亲人就给我有本事亲在嘴上。”

手还在黄少天微微颤抖的细腰上划来划去。

欺负人的感觉太爽了,张佳乐心里一阵狂喜。

喻文州脸色有些不太好地支着自己的额头,努力平静着自己的声音开口道:“孙哲平啊,你不是急着要带着张佳乐赶路吗?”

孙哲平没等话说完,已经上前扛起张佳乐,大步的往外走。

“这都是什么事啊……”喻文州有些苦恼地走下来拉住黄少天捂脸的手把他搂在怀里,“害羞了?明明刚刚才见你那么大无畏地当着孙哲平的面就扑上去啃了张佳乐脸一口啊?”

“谁……谁过啃了!我明明是亲了一口”

喻文州微微埋下头掰过黄少天的脸在他唇上来回舔舐了几口,扣住后脑就缠绵地吻了下去。

“喃,现在让我好生啃几口好不好?”



【1】

【14】

 那件事就是乐乐亲了烦烦~~~ 亲情或者友情向的! 我家两只大天使呜呜呜

  524 65
评论(65)
热度(524)

© 天腐的多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