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腐的多喵

岁月长河,观之如瀑;绵绵尔期,攥刻于吾。


yys策划去死!!

 

八荒如愿【14】

十四:剔骨生花明火起,六合相思八荒寻


不老歌

 

“对啊,”张佳乐板着指头算给他看,“第一你看那年你一个驻营的将士都中毒了,多好的计谋你看。把痢疾病人的东西埋在井边的土里面,埋深点谁都发现不了。”

然后一军的将士折损在这里,主帅就算是逃出生天勉强在痢疾面前捡回一条命,也逃不过最后一旨秋后问斩。

孔雀劝不了他的小将军跟着他一走了之浪迹天涯,他只能跟着他的阿修罗王忙前忙后希望可以帮着处理一些事情。

但是孙哲平不全是阿修罗王,他没有灵山初见时那种刻入灵魂的怮动,也没有在六界打磨得冷硬的铁石心肠。

孔雀是那颗铁石心肠上面开的唯一那么一朵花。

但是孙哲平不是,他在红尘人间浪迹了才不到二十年,他还在贪慕着人间万千割舍不掉的东西。他的国家他的子民他的将士,已经,他捡到的孔雀张佳乐。

他只会让着张佳乐,却不会像阿修罗王那样没有底线地宠着他。

阿修罗王把孔雀捧到心尖子上,就算是孔雀一把烧了那个三十三天,或者放了炼狱小鬼,他也只会拍手叫好。

孙哲平不是,他会嫌弃,会斥责张佳乐。

就算是自己也不好受,就算是只能偷偷摸摸背着人去哄回他的小孔雀,就算是他也会逼着张佳乐去休息。

但是张佳乐永远都不会是他心中的第一位第一漫满足无底线容忍的。

这是如来布的局,那些将士无不都是因为当年灵山大战和阿修罗内讧里面身死的阿修罗,就算是孔雀在五行之外洪荒之初的大妖不受因果,但是阿修罗王只是六道成型时的一个佛部护法。

因果由来把他捆得结结实实,逃不出生天一般,只能跟着那根木偶线走。

“算是自作孽吗?”张佳乐求不到答案。

张佳乐费尽心思教了孙哲平爱恨情仇,他亲自把他送进凡尘,然后亲自给他了七情六欲,他似乎是现在才发现一个问题。

阿修罗王是孙哲平,孙哲平不全是阿修罗王。

“我不是他!”孙哲平近乎咆哮一般冲着张佳乐发怒,“我是孙哲平,建安五年生人,有父有母有迹可查有踪可循!我不是你心心念念了几千几万几亿年的阿修罗王!”

我是孙哲平,你是我的张佳乐。我给你取名题姓就是为了给你烙下一个印记,在茫茫万年以后,只有在这人间界有人叫你的名字你都会想起那个孙哲平。

你自然不全是他,阿修罗王怎么舍得啊怎么会,他只管怎么顺着孔雀。

他说孙哲平变了,孙哲平说本来自己就不是阿修罗王;他说以前阿修罗王会怎么怎么样,孙哲平奉还他一句红颜祸水;他说要让孙哲平跟他走他定是可以护他平安,孙哲平却要死守这一军将士

“你要是有法子……就救救他们可好?你不是大妖吗?飞沙走石呼气成风!你要是能救他们,我便是……”

“你便是什么?”张佳乐抬头看着孙哲平,心里一片古井无波。

“我便是舍了这一切,为你奴仆。”

张佳乐仰头大笑,笑到最后眼泪止不住的留下来。

孙哲平隐隐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但是他也知道没有办法挽回了。

话已经说出口了,就再也收不回来的,他只能忐忑的等着一个回复。

“那你陪我看一个四季。”

春色妩媚夏日严寒秋风高爽,但是他忘不了那个冬日。

蒿草从地底冒出来直到有一人高,白茫茫那一片白絮车成了了一道素白的灵幡。风刀把他撕裂成千块万块然后染白了整个世间。

蒿草凄凄,归人何期;黄泉见饮,九幽思冥。

有一种想法从他心底不可遏制地涌了出来,他会后悔他会后悔。

“孔雀血肉,可解百毒。”

孙哲平之前从未听说过这个,但是他随后直接知道了那个惨烈的现实。

如来只是想算计干净阿修罗王和孔雀之间的情分,却怎么也没有想到孔雀会用这样的方式,一边成全了一个大功德,一边逼得孙哲平在近乎崩溃的痛苦中修回了阿修罗王本尊的记忆,还顺手帮着黄少天逃了出来。

张佳乐能感应到黄少天蛇毒焚心在北海上下翻滚三天而亡,自然黄少天也可以感应到长兄要把自己烧得魂飞魄散。

所以干脆一不做二不休,黄少天为保住张佳乐魂体不灭送他涅槃重生,也把自己烧了,好歹给了他一次新生的机会。

就算是喻文州事后抱着烧得只剩琉璃心的黄金骨恨不得把所有相关的人事物都挫骨扬灰,也不得不赞了一下张佳乐这番计谋的老辣狠准。一石三鸟还坑的如来无话可说,就算是孙哲平事后知道张佳乐是故意的也不能把他怎么样。

伤是伤在张佳乐身上,这件事还是孙哲平自己求来的。他能怪什么?张佳乐脾气太傲性子太倔还是如来算计太深?

只用一滴血就可以解决的疫病,张佳乐放干了自己一身的血。

那道口子怎么都堵不上,鲜血带着异香潺潺流出,孙哲平看着那片白茫茫的大雪地在一瞬间消褪了干净连同蒿草和白絮一同让给了春暖花开。

百花盛开,明火苍炎。

孙哲平只觉得疼得如同剖开了他的脊血,有把尖刀顺着筋骨剥离,一下一下不让你安生一般刮来刮去。直到你什么的想不起,什么都忘掉了什么都感受不到的时候,你才发现这疼痛还在如影随形。

他只能看着那个明艳绝伦的家伙在自己周身燃起大火。

就像是埋进了黄泉幽谷最深渊的地方,心死如灰不见一丝希望。

偏偏这个时候才想起。

“我若是伤了你的心,你就来剜了我的心。”

偏偏还是自己说的话,偏偏还是伤了他的心。

孔雀果真如此,这样的惩罚可比剜心还要疼上百倍,而且让他在漫长无止境的岁月里面,永远沉浸在这样的痛楚当中。

而且孙哲平将对此甘之如始。

“你要是还想见他,”匆匆赶到的应龙君捧着那颗琉璃心开了口,“就去寻那株天雨曼陀罗华,拿回家供着也好养着也罢,别让他再出来混乱是非……”

孙哲平在那片春暖花开之际心如死灰一般许了他生平第二个愿望,遍寻张佳乐那只孔雀的踪迹。

从此春来秋往时光荏苒,纵横一千年,上下九霄黄泉。

我只为一朵花开的时间。

直到……

“我说……我跟你商量个事好吗?”

“咕?”

“你老跟着我干嘛?很好玩吗?”

“咕唧!”

“把你烤来吃了啊!”

“咕咕……”

“我真的不是你妈啊……”

“咕咕咕!!”

 

【1】

【15】



下次就是最后一章啦!

八荒如愿完结的话即将袭来的就是三千如誓~~

先来小问一下,你们觉得单本好还是八荒和三千的兄弟本套装棒?

至于调印……我研究一下问卷星再说……

对了,本子尺寸是16x23,属于b5异形本

现在定下来的有,校对: @星月流萤 

每本的封面和彩插&黑白各一张画手还是我lp: @尿嘘嘘君 

排版: @无人之地 

因为是两本而且厚……每本字数都是妥妥的8w5左右(我估计喻黄要爆字数……)所以由于p数的问题,g文已经印不下了……g图只能当做特典!!

但是还是给我g图好吗?

请拿g图砸死我好吗?

看我真挚的大眼睛

我保证双花有多少肉喻黄只多不少!而且!恶趣味更多!!!

各位画手大大爱我一下可好嘤嘤嘤嘤

  498 77
评论(77)
热度(498)

© 天腐的多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