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腐的多喵

岁月长河,观之如瀑;绵绵尔期,攥刻于吾。


yys策划去死!!

 

逐世·封神时代【尾章】

尾章 封神时代  

 

“唔……嗯?”

“再睡一会,”喻文州反手抱住迷迷糊糊蹭上来的黄少天,哄着他闭上眼睛,“好像出了什么事,我去就行了。”

“是……钟声?”黄少天就着喻文州的手蹭了蹭,听话地缩回了被窝,“听声音,东方传来的……唔?”

“是丧钟,”喻文州亲了一下黄少天的额头,“如果是死人的事的话,还是我去比较好。”

黄少天迷迷糊糊趴在被窝里睡到天蒙蒙亮才反应过来,响的是……丧钟?!

谁死了?!!

圣城在早春迎来了一场寒雪,哀戚笼罩了整个城市,上任教皇慈爱和宽厚的形象几乎刻入每一位大陆子民的心头,几乎每个人都在为之哀悼。

“圣城的冕下过世了,”喻文州捧着杯子坐在窗前,“原来还撑了这么久啊?”

方士谦耸耸肩膀:“基本可以断定,这回是真的死了,我们之间的血脉联系完全断了。”

“你在黄金城带回来的张新杰的那点血够用么?”王杰希打量着日新月异的术士塔,“还是说你笃定他要来让你捅一刀?”

“他当然会来,”喻文州指了指一旁的苏沐秋,“奥本登的可是在这里啊,大家都以为那上面的是鬼使,你想想那些鬼使怎么来的。”

王杰希一拍脑袋,想起十几年前的深渊事件为地下城提供了不少鬼使的新鲜血液。

“难怪教廷会和鬼使对着干,”黄少天跟在他们后面,有些新奇地打量着他住了那么多年的术士塔,“也是,他们之间几乎是血仇了,要是张新杰知道奥本登的在这,不管是为了什么亦或是为了谁他肯定都会亲自过来。”

“唔,倒不一定仅仅是因为鬼使,”喻文州想了想,“但是为了鬼使而来确实是个好借口。”

“不过话说回来,”王杰希看了一眼四周,“你们术士塔的格局实在是太奇怪了,下面那个地堑一样的真不是塌方了么?还是说故意要通向哪里的?那条大鲸鱼?”

“不过是神话故事而已,”喻文州笑了笑,“下面那个地堑是在海平面以下,整个蓝雨活城已经不单单靠着魔法和魔法能源驱动了,四年前深渊事件的时候我和肖时钦聊了一下,带回来不少动能改造的图纸,下面还在改造呢。”

方士谦摸了摸在他怀里郁卒成一团的索菲亚:“杰希要不咱们把她送回去吧?这的塔灵有点高能过度了,还会自我改造,这小胖子每天瞅着都能抑郁地掉毛了,你看……”

方士谦在猫咪身上搓了搓,伸手给王杰希展示那一团猫毛。

王杰希伸手抱过蔫搭搭的索菲亚:“没觉得你瘦了多少,春天换毛多正常的,我又没嫌弃你,你装忧郁做什么呢?”

实在是太打击塔灵了,索菲亚从诞生之日起就是最富灵性的塔灵,但是蓝雨塔灵的表现已经不单单是灵性可以形容的了……

偏偏我们都没能看见过这只塔灵的模样。

这让人怎么甘心啊……

 

“我靠……”魏琛站在蓝雨城墙之下差点没认出他活了二十多年的老地方,“咱们没有走错地吧?这真是蓝雨?”

叶修拍了拍魏琛的肩膀:“看来喻文州真的特别努力继承术士塔的辉煌并且发扬光大了。”

蓝雨活城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和大陆分离,真的就像是一艘起航在即的巨船,术士塔便是它高高竖起的桅杆,从深渊一般的沟壑船底孤独地挺立在整片活城的中前方,四面八方有无数的石桥将它和周围的建筑联系在一起。

“好大一个深坑啊,”苏沐橙把手搭在眼睛前踮脚打量了一下,“黑漆漆的基本上看不到底啊,术士塔干嘛要修在坑底正中啊?”

“蓝雨这是什么构造……”叶修盯着凹下去的一个标准圆形深坑,同样也百思不得其解,“塔立在坑的正中心?这是要做什么啊?”

魏琛一脸哀怨地回望着他:“现在这城又不是我的,我怎么知道这是什么构造?当年我在的时候,那一溜都是我的宝贝炼金植物!”

叶修同情地看了魏琛一眼,没有再去揭他伤疤:“那蓝雨有什么好吃的好玩的适合看风景的地方你总知道吧?”

“那是必须的,”魏琛有些感叹地望着中间那座高塔,转头招呼正蹲在一旁挑选心仪鲜花的苏沐橙,“来来来跟上,老夫带你们去蓝雨最大的花市和最著名的美食区!”

 

一群人在术士塔讨论了一阵,打了无数哑谜也没能从喻文州嘴里得到他们确切想要的消息,王杰希临走前有些不甘心地拽过黄少天低语了几句。

“文州,”黄少天趁着人一走光立马扑上去抱住喻文州的腰,“文州你有没有见过咱们蓝雨的塔灵啊,长什么样子可不可爱?还是说……还是说……”

喻文州吻了吻黄少天的耳朵:“王杰希怂恿你来套话的?他又骗了你什么事情?”

“没有……”黄少天咬了咬自己下唇,凑上去狠狠咬了一口喻文州的嘴角,“我尝一口就知道了,好文州,大不了呆会我给你咬回来!”

喻文州嘴角一痛,有些好笑地抱住凑上去舔了又舔他嘴角带血伤口的黄少天:“尝出什么和人血不一样的味道了么?”

黄少天咂巴了一下嘴巴,又凑上去舔了舔:“没什么区别啊……”

“我怎么可能是塔灵啊,”喻文州笑出了声,“王杰希是塔灵的可能性都比我大十倍,他可是真正被塔灵和活城滋养过的人啊。”

“那我们的塔灵呢?”黄少天抱住喻文州的腰有些不满地蹭了蹭,“你必须告诉我!我才不要像叶修那么悲催,这下全天下都快知道苏沐秋活着了,就他不知道……”

“还有韩文清和张新杰不知道呢,说不定魏老也不知道,对了还有苏沐橙呢。”喻文州突然想到了什么,“只要不是……”

“不是什么?”黄少天没反应过来,“对了文州你还没有告诉我我们的塔灵在哪呢!?”

“但愿苏沐橙和叶修别在蓝雨看到苏沐秋就好,”喻文州握住黄少天的手,“不然我觉得他们非打起来不可,苏沐橙还好说,那是她亲哥哥……叶修的话……”

可别把蓝雨给我拆了啊……

 

叶修没遇上苏沐秋,他遇上了一只胖乎乎的跳鼠,尾巴上带着一簇火苗脑袋上还有一簇,抱着一大块面包蹦蹦跶跶的样子格外可爱。苏沐橙一下子没忍住就追了上去,没想到那只胖乎乎的小家伙看着胖跑起来格外快,简直就像是踩着风一样。

最后还是叶修围追堵截逮到了她,小胖子蹬着长腿试图摆脱叶修的魔爪,被叶修顺手一个脑瓜崩弹得晕头转向。

“哎呀,”叶修提提?)起她的尾巴顺便就着那簇火苗点了一根烟,“这小家伙不得了啊,谁家这么大胆舍得让你到处跑啊?”

“精神体?”魏琛凑上来看了一下,“看着不像啊……难不成是塔灵?!!”

这里是蓝雨……在蓝雨地盘上捡到一只塔灵……听说蓝雨的塔灵现在都没有现身……

信息量有点大,魏琛和叶修都有点晕。

叶修正色地看向魏琛:“她能卖多少钱?我可是听说蓝雨的塔灵至今没找到啊!”

“靠!”魏琛撸起袖子试图抢回胖跳鼠,“我给你说就算我和蓝雨没关系了我也是它的前任塔主!别以为我会看着你做出这种有损蓝雨利益的事情!!至少赎金得分我一半!”

“万一她就是一只精神体怎么办?”苏沐橙忍不住接住叶修抛给她的跳鼠揉了揉,“好萌好软啊,她还舔我哎!你看你看,胖胖的好可爱!”

“不是精神体,”叶修顺手捞起跳鼠的尾巴把她捞了起来,“精神体不可能距离觉醒者太远,你看我们搓揉了这么久有人找上门来了么?”

苏沐橙捧住被叶修欺负得吱吱乱叫的小跳鼠,有些不解地问道:“那岂不是精神体和塔灵没有多大区别?”

“现在看来,没有,”魏琛摇了摇头,“精神体是觉醒者的精神世界以及整体素质、天赋等全部因素而形成的一种精神影射,就像是把精神攻击实物化一样。”

“同意,塔灵就是一座城池的精神影射,你也看到了活城是有自己的思想的,”叶修表情复杂地看着冲着他露出两颗小尖牙的跳鼠,“哨兵向导之于精神体,就是塔灵之于精神体。”

“如果把活城比作人来说的话,那么它就是城池中的觉醒者?”苏沐橙整理了一下思路,下了一个定义,“而塔灵就是它作为觉醒者的精神体?”

“没错,”叶修看着在苏沐橙手上蹭来蹭去的跳鼠,“你看还有谁家精神体这么没心眼的跟别的觉醒者这么亲近?一看就是才出世没多久的小塔灵到处晃荡落到我们手上了。”

被绑得严严实实的跳鼠被两个男人轮流点完烟后蔫搭搭地回到了苏沐橙的手上,苏沐橙揉了揉她的大耳朵:“小家伙你叫什么呢?”

吱吱吱吱~~

“哎呀怎么办呢,”苏沐橙戳了戳她的肚子,“叶修和魏琛在商量怎么把你卖了分钱啊,你说你值多少钱,嗯?”

小胖跳鼠做出一脸伤心样扑向苏沐橙的胸口蹭了蹭,然后一头埋了下去。

叶修拎着尾巴把她拖起来:“别以为你是母的我就不知道你在占我家沐橙的便宜,再来我就把你挂在我包上当配饰啊!”

他们在这里商量着分赃商量得很欢快,这边苏沐秋把自己所有的东西翻了一个遍,有些纳闷地想,苏珊又跑到哪里去了?

微草那只胖猫虽然最近大受打击,但是不代表不能把她抓回去舔毛啊……

真是的,又跑到哪里去了?!

苏沐秋叉着腰,有些纳闷地望了眼窗外,春天的蓝雨啊,真是个让心境不怎么安分的时候啊……

难不成背着我找小男朋友去了?

 

“文州,”黄少天把自己整个挂在悠哉地坐在窗前看书的喻文州身上,“我还是没找到咱们蓝雨的塔灵啊,按理说夜雨对精神波动的感应是很明显的啊,但是偏偏又找不到!找不到嗷嗷!”

喻文州伸手握住捏着他的衣领的手:“找不到也不着急啊,又不急着用他。”

“我好奇么!”黄少天咬了喻文州耳朵尖一口,“文州你这么悠闲是不是背着我偷偷见过了!给我如实招来!”

“真没见过啊,”喻文州吻了吻黄少天的指尖,“那天晚上不是跟你说了么,王杰希的精神体和他的城融为了一体,因为他当年年龄太小控制不住暴走的能力。”

“然后呢?”黄少天把自己的下巴架在喻文州的肩膀上,“你说了,这就证明了城和塔灵可以和塔主互相影响?然后呢?”

“然后啊,我有一个想法,”喻文州转过头去冲着黄少天的耳朵窃窃私语,“这次听我的安排好不好?先别问为什么,我要赌一把。等那天张新杰……”

“张新杰有那么傻么?”黄少天有点怀疑,“带着韩文清一个人就来了?至少会带一个精英队啊?!”

“就算他要带一支精英队来,还有来看热闹的王杰希方士谦他们在可以顺手解决呢,到时候只需要他们来术士塔上就行。”

黄少天抿着嘴还是不太明白:“要他来做什么啊?”

“当然是放血啊,因为严格说来,”喻文州,“我算不上赫卡忒的血脉,神之血脉不够的话,活城是不会有足够的复活能量的。”

“啊?”黄少天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文州你说啥?”

“你忘啦,”喻文州眨了眨眼睛,“当年你捡到我的时候,我两只眼睛颜色可是一样的啊。”

黄少天点点头:“后来长得和灭神一样了。”

“嗯,后来我告诉你我激活了母族的血脉,”喻文州感叹地看了一眼远方的海岸线,“术士之间还是有不同的信奉的神袛,赫卡忒是掌控着生与死的神袛,但是我母族那一边的血统却是最容易觉醒术士天赋的血脉。”

黄少天有点糊涂了:“那这么折腾是为了图啥?”

“当然是为了蓝雨的活城,”喻文州揉了揉黄少天的脑袋,“为了可以顺利地拥有能激发术士的天赋的带着赫卡忒女神的血脉的后代,公国第一顺位继承人迎娶了蓝雨领主唯一的女儿。”

当时的公国在生与死的边缘挣扎着,为了得到纯粹的血脉近亲结合,偏偏越到后面能够继承血脉并且活下来的孩子越来越少,他们要么选择眼睁睁地看着公国绝后,要么就看着术士塔彻底易主。

虽然那个时候,术士塔已经归于不带有神袛血脉的术士很多年了。

“之后他们在天神的见证下举行了婚礼,后来就有了我。”

“文州……”

“嗯?”

喻文州接住撞进怀里的黄少天:“在想什么呢?”

“我以为所有的人结婚是因为他们找到相爱的人,”黄少天凑上来吻了吻喻文州的嘴角,“这样他们才会认真地回答牧师的问话再交换戒指……”

“是真的,”喻文州回吻了一下黄少天,“至少那一刻神圣得让人们相信那是真的。”

相信世间真的有一种感情,真的有一种救赎的力量,让一个人对另一个人有愿意和他走完整个人生路的勇气。从此就像是誓词上说的那样,不管是好是坏,是富贵也好贫穷也罢;无论是健康还是疾病,成功亦或者失败,都将和另一个人同甘共苦。

至少那一刻,不管是为了什么而站在那个圣堂之下的新人们,都会盼望着有这么一个人如同誓言一样将忠诚和爱给予自己,自己也同样赋予他相同的爱恋和承诺。

直到死亡将他们分离。

“也许死亡都无法将我们分离,”喻文州单膝跪了下去,捉住黄少天的手指尖吻了吻,“愿意和我结婚么?我亲爱的剑士,我的哨兵。”

我亲爱的黄少天。

黄少天愣了两秒嗷嗷叫着扑上去就势压倒喻文州,就像是拿到糖了的小孩一样在他的脖颈上乱蹭着:“太犯规了!!凭什么不是我单膝跪下求婚!再说了什么都没有你这是哪门子求婚,没有鲜花没有宝石连像样的礼服都没有!再不济在饭桌上说还有好吃的可以铺垫一下文州你就这样突然说出来……”

喻文州摸了摸黄少天的脸:“害羞了么?”

黄少天一脸通红地把自己埋在了喻文州的怀里,半响:“嗯……”

“我听到‘嗯’啦,”喻文州翻身压住黄少天,亲了亲粉红色的耳朵尖,“是答应求婚吧?”

“……嗯,”黄少天抬起一张烧得绯红的脸,奋力地吻住了喻文州,“嫁给我啦!好文州!”

“好啊,”喻文州回应着黄少天的吻,“我把术士塔当聘礼好不好?”

一点都不好,黄少天乐滋滋地趴在喻文州怀里心想,术士塔本来就是咱俩的家,你拿我们共同财产求婚算什么?

 

圣城还在哀悼和素白之中,新任教皇的加冕仪式也在准备当中。魏琛隔天才跟叶修感叹过天要变了,第二天就被新传过来的消息吓了一跳。

“张新杰要要……要过来?”魏琛咬着的烟都掉了,“他,他不加冕了啊?”

“哦,小道消息比较广泛的说法是为了奥本登的上的鬼使,”叶修搓着一只小胖跳鼠坐在食楼上,“当然这话咱们就听听,你说咱们手上这只小胖子是谁家的啊?”

“对半分的概率,”魏琛又掏出了一支烟看着对岸那一片银光闪闪的屋顶,“反正肯定不是圣城的。”

“嗯,我赌是蓝雨的,”叶修瞟了魏琛一眼,“你就是奥本登的好了,到时候谁输了就给对方打五年白工,说到做到。”

“凭什么我是奥本登的?!”魏琛本来想说凭什么要跟你打赌的,但是那五年白工的赌约瞬间让他心动了,“我要赌她是蓝雨的!不然不跟你赌。”

叶修打了一个响指:“没问题,我赌她是奥本登的的塔灵。”

苏沐橙看着满眼泪汪汪看着她的小跳鼠,伸手戳了戳她的脑门:“你说你是奥本登的的塔灵值钱一点啊还是蓝雨的塔灵值钱一点?”

这个还真不好说,魏琛和叶修互相看了一眼,魏琛慢吞吞地开口了:“不过张新杰真的是为了鬼使而来么?好吧就算是他家教皇的遗志其实也不用这么赶吧?”

“嗯?遗志?”叶修歪着脑袋想了想,“啊,你是说十几年前你被坑得很惨的那个事情,我听八卦谈过,那些关于术士塔和法师塔之间的爱恨情仇。”

“只有恨和仇,哪来的爱情?”魏琛嘴角抽了抽,“再说了我们术士塔只是看上去和法师塔有仇的样子,真正有仇的算来算去应该是圣殿那个才挂了的教皇,但是偏偏人家圣殿的牺牲明面上看上去更大,就算知道怎么一回事也不能明着说啊。”

“所以说阴谋比不上人家阳谋,”叶修转过头去摆出一脸谆谆教诲的表情看着苏沐橙,“玩阴的哪有明着碾压又有说法又有好处爽啊。”

“喂喂,”魏琛敲了敲桌子,“我就吃了那一回亏,到底还是为了大陆安危你就不能说些好的啊?”

“对,他为了大陆安危吃第二回亏后简直是抛家弃子,自己一个人干干脆脆地就跑了,”叶修继续雪上加霜,“不然你以为这会儿他干嘛跟着我们偷偷摸摸地回来呢?一没找到治好老相好的办法,二就是无颜见留守儿童啊。”

“叶不修你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卖了。”

“恼羞成怒了?”

“总比孤家寡人的好!”

“哎呀,又吵起来了,”苏沐橙伸手继续戳这会趴在盘子边抱着点心啃啃啃的小跳鼠,“你主人是谁啊,平时不喂饱你么?”

小跳鼠用尾巴卷着那根手指,黑漆漆的一对眼睛滴溜溜地看着苏沐橙。苏沐橙有些感叹那双眼睛像极了某个人以前耐心哄自己的样子,还没感叹完就被那个小家伙抱住指尖蹭着蹭着滚进了掌心。

“你很喜欢我?”

毛茸茸的触感在掌心里拱来拱去,舒服得就像是捏住了最细腻的兔子尾巴一样。

“为什么啊?”苏沐橙有些纳闷地把小跳鼠搁在了自己精神体橙风脑袋顶上,“看好她啊,不乖就把她吃掉。”

QwQ吃……吃掉?!

抱着点心的小跳鼠萎靡地把自己埋在了黑豹的毛里。

 

张新杰望着不远处的海岸线,试图挣脱抓住自己不放的韩文清的手:“你不应该跟过来。”

“我绝不可能放着你一个人去蓝雨活城,”韩文清干净利落地驳回了张新杰还没说出口的所有理由,顺手给他戴上了兜帽,“不管是作为守护者还是作为你的哨兵。”

“我只是不甘心而已,”张新杰仰头看向韩文清,“因为看到了一个希望,就算它再渺茫也不肯放弃尝试。”

“所以你就拿命去试?”

“所以你不能跟来。”

这是两回事!韩文清压抑了一下有些暴怒的心情,有些头疼现在这个死循环的状态。他不完全清楚那个晚上发生了什么,或者是张新杰看到了什么。但是现在张新杰执意要去蓝雨活城,原因之一就是奥本登的在那里。

这TMD和那个奥本登的又有什么关系?!!!

为什么这还是原因之一?!

“不管你给我说不说得清楚原因,”韩文清最后按捺了一下脾气,“我都会跟着你。”

“你不能跟来,现在回到圣城说不定还来得及……”

韩文清捂住张新杰的嘴巴:“教皇都不在冕座上坐着,加什么冕?”

“加冕仪式要等到16天后,但是主城交割仪式只有3天了……”

“所以你要专门挑着这个时间段一个人去蓝雨?!”韩文清终于压抑不住自己的脾气了,“专门找一个我走不开的时间然后独自走到蓝雨?”

天知道那天早上找不到张新杰后圣殿内部乱成什么样子,韩文清紧赶慢赶好不容易在海边抓住了即将渡海抵达蓝雨的张新杰,内心还想感叹一句这回养尊处优的圣殿圣子怎么跑得这么快。

“蓝雨是生与死之城,一旦苏醒过来就真的轨迹难测飘忽不定,”张新杰解释着,“我想去看看还能不能借助生与死的力量……找回冕下……”

“蓝雨的都不是吃素的,”韩文清试图再耐心一点,“教廷和他们术士塔的瓜葛不小,你一个人去完全是羊入虎口,再说了虽然法术方面的事情我不懂,但是涉及生与死的事情……”

能换取置换生与死的力量的代价,肯定不是张新杰承受得起的。

“但是他在那里啊……”

所以说了!那个“他”是谁啊!????

 

“圣殿那边真的没问题么,”黄少天趴在术士塔窗户上指着对岸,“霸图佣兵团的团长走了,顺手还把他们未来的教皇带走了……不对,应该是张新杰出门,顺走了韩文清。”

 “那对张新杰来说,还真不是个好决定,”喻文州牵着黄少天往塔底走去,“他和韩文清,哪个擅长夜袭或者暗袭?但是对于我们蓝雨来说,实在是太欢迎他们的到来了。”

“因为活城还没有吸够足够的鲜血,尤其是神之血脉的。”黄少天替喻文州说完下面半句话,“文州我舍不得你流太多血大眼又太抠门了不想放血,那我们怎么办呢?”

黄少天自言自语地接了下去:“那真的只有麻烦张新杰了,反正那么多总账一起算一样的,圣城让你出血的事情我在黄金城可没清算干净呢,你说父债子偿了好不好?”

“听你的,”喻文州吻了吻黄少天的额头,送他上了石桥,“以牙还牙。”

“以眼还眼。”

 

天色微微暗下来的时候,王杰希正在借用术士塔的炼金阵和实验室研究方士谦和苏沐秋之间的区别。

“你弟弟死了你还压制得住那些暗元素么?”王杰希有些担心地戳了戳方士谦的心口,索菲亚有样学样地跟着给了一爪子。

“嗷……”方士谦捏住偷袭的猫爪,“暗元素又不可能长期存在我体内,被生命元素消磨了一部分后,我本体也吸收了一部分,所以说属性完整就在这里啊……哎!小混蛋你欺负我上瘾了啊?!”

索菲亚蠢蠢欲动地扭着屁股,随时准备扑上去再给方士谦一口。

“光明神智慧女神生命之神在上哦,”方士谦拎起索菲亚的脖子拍了拍她的小屁股,“我的美人你能消停点不?这是我人生的关键时刻啊,要是我也跟着挂了以后就没人给你咬了。”

“因为她不怎么熟悉你……”王杰希伸手抱住索菲亚,“难怪啊,你的属性和体质每天都在发生变化,所以索菲亚觉得你又熟悉又陌生。”

所以被折腾得有点晕的索菲亚只能逮着他咬,至少能出口恶气。

“暗元素一点一点地成为身体的一部分,”苏沐秋也跟着王杰希研究方士谦,“真是个好法子,也不像是瞬间侵入大量暗元素那么疼得令人发指,你的属性一点点地改变得以完整,当然在你这的完整指的是光元素和生命元素之间的自由切换。”

“借助暗元素为载体对自身属性的改造,”方士谦感叹了一下,“暗元素这是个好东西,它的属性居然是转化,要不是它的副作用太让人难以承受了还真得大范围开发运用一下。”

“副作用很疼么?”

苏沐秋点点头:“要不是3A级别的觉醒者境界我觉得还真撑不过去,当然最关键原因是我不是圣系的体质。”

“真的,”方士谦拼命地点头给王杰希看,“圣系的话光元素和没有被驯服的暗元素在体内对冲的后果简直可怕了,就是人形爆炸瓶。”

苏沐秋和王杰希都以一种看人间凶器的表情上下打量了一下方士谦。

方士谦翻了一个白眼:“都说了我是个意外了……”

“我当时就灵机一动啊,”方士谦卖力地解释着,“我想鬼使可以通过精神海来操控暗元素我为什么不能把暗元素控制在精神海?然后慢慢地消磨着,这样总有一天我可以完全控制住它们吧?”

“呀……”苏沐秋突然站起来一拍脑袋,“你还记得我扔给你弟弟……不对那是你哥还是你弟的那个东西么?”

方士谦点点头:“那是我弟,对啊,我特别想问你你给了他啥?!”

“一个碎片,”苏沐秋比划了一下,“你知道觉醒者要是决心引爆自己的精神海就是要把自己的精神世界炸碎,说实话那个圣骑士长一点都不弱,估计已经窥觊到3A级别的觉醒者的边缘了,所以我还能捡取到他的固体精神碎片。”

“……”方士谦顿了顿,“那算是……遗物?你怎么没把骨灰捡回来啊?!”

苏沐秋的脸色特别严肃:“我没找到,不管是大魔法师的还是圣骑士长的,我只零星地找到一点他们的武器或者铠甲,至于精神碎片只找到了圣骑士长的。所以我特别想知道引爆精神海后,作为本体会怎么样?”

“我怎么知道?”方士谦继续翻着白眼,“我又没炸裂过,再说了精神体不是和本体息息相关么?精神海炸裂了……不对啊……你们谁试过炸裂精神海?”

问题绕了一个圈,又回到了原点。

“法师塔的图腾不会在生前存在于两位塔主的额头上,”王杰希揉了揉额头上明显的五元素圈,“也就是说,法师塔已经确定大魔法师的离去了。”

“两个人实力相差不大,更何况圣骑士长还是个圣系的骑士,”方士谦耸了耸肩,“基本上可以断定,他们确实已经响应天神的召唤,回到了神袛的身边。”

所以……张新杰到底为了什么而来?

“唔,大概不是为了苏神枪和他的奥本登的,”喻文州半倚在门边上下打量了一下,“父子情深,我们蓝雨又是传说中掌控生与死的地方,任凭谁在尝试过生城不能做到的事情后,也会想想死地有没有办法吧?”

生灵之城和死地之塔。

“到底是谁给蓝雨定的属性啊,”喻文州有些头疼地点亮塔里的马灯,“这么不切合实际,我哪有掌控生与死的能力啊……”

最多就掌控一下死亡么。

 

天色完全暗下去时,苏沐橙抱住自家的精神体上上下下翻了一个遍:“小跳鼠呢?真被你吃了啊?”

橙风无辜地舔了一下嘴巴,歪头往远处看了看。

吱吱吱!

苏珊抱住一颗巨大的祖母绿,奋力地往前面蹦跶着,已经完全暗下去的天色中那颗宝石尤其的显眼。苏沐橙看了眼和叶修吵得正欢的魏琛,决定自己去把那只小胖跳鼠逮回来。

苏珊其实不是跑不快或者跑不掉……她只是在思考如何把这个美人姐姐带到美人主人那里啊啊啊!!主人你在哪里啊啊啊?!再不出现我要被炮轰了喂豹子了啊啊!!

“唔?”叶修瞅了一圈发现苏沐橙朝着蓝雨的术士塔跑了过去,“那只耗子跑了?”

跑了?!!

“老天都在助我啊咩哈哈哈哈,”魏琛跟着叶修追了上去,“夜晚可是蓝雨活城最有优势的时候,你说这只耗子怎么可能不是蓝雨的塔灵,老叶你等着给我打五年白工吧!五年!”

叶修懒得理魏琛,追着苏沐橙的踪迹一路寻找下去,等来到术士塔边缘的深坑和连接用的石桥时微微停滞了一下脚步。

从这个角度可以完整地看到那个深坑坑口的那一圈,密布着各种诡异的黑暗系甚至死灵系的植物,叶修啧啧称奇地戳了戳随后赶到的魏琛:“瞧,你的宝贝炼金植物,现在已经升级到看家护院的了。”

魏琛打量了一下深不见底的地堑,脸色渐渐严肃了起来:“我算是知道这个拿来干什么的了,死灵元素或者说死亡元素只能在地底堆积,奥本登的在蓝雨上面,你说他们的骨龙谁能修复一下?”

所以这个坑并不是深不见底,是因为堆积着太多的死亡元素而被遮蔽了底部。

“你那相好的乖徒弟想养个啥出来?”叶修戳了戳魏琛,“蓝雨特产?”

“关你什么事,”魏琛一拐子撞过去,“老夫虽然不在蓝雨了不是术士塔塔主了,但是这并不表明老夫要给你泄露术士的秘密!”

叶修“切”了一声,踏上了石桥:“我去找沐橙,你别给我近乡情更怯了。”

这个……魏琛的脚落在石桥上顿了顿,他还真的不敢保证。

 

“你真的……”

“我们已经上岸了,”韩文清毫不客气地拽住张新杰的手,“去术士塔么?”

白光从张新杰手上的权杖顶端蔓延开来,就像是圣光之下溃败的敌军一般,黑暗迅速退散,大半个蓝雨活城笼罩在了他的圣光之下。

“如果我是教徒的话,”喻文州拿上术士法杖慢慢坐起了身,“说不定我会跪下感叹一下神迹,在暗夜的笼罩之下他都能驱动如此庞大的光元素,真不愧是神迹。”

黄少天凑上去吻了吻他开始熠熠生辉的眼角:“小心别受伤哦,不然我会嘲笑你的。”

“当然不能在蓝雨面前丢脸给魏老大看啊,”喻文州回吻了一下他的额头,“我爱你。”

黄少天扑上去摁住喻文州就是一顿好啃:“不准受伤!”

“嗯嗯,我保证。”

“苏沐秋那边……?”

“应该……见面了吧?”

他们说话间那片白光还在不断地逼近,黄少天最后逮住喻文州的衣领狠狠地亲了他一口,飞身消失在了蓝雨无边无际的黑夜里。

石桥之下顿时翻滚上来了漆黑的雾气,犹如河水漫上河堤。魏琛还没来得及啧一声就被方士谦一把扣住胳膊拖进了塔内。

“文明观看表演,”方士谦朝着叶修耸了耸肩,“我家杰希和喻文州做了一笔交易,只用保证待会你俩不会插手战局就好。”

“他倒是料到了我们会来?”叶修掏出烟点上,“那我家沐橙呢?看到没有?”

王杰希和方士谦对望一眼,异口同声地回答道:“有比我们还合适的家伙正在招待她呢,你别着急,放心吃亏的肯定不是苏沐橙。”

叶修本来放下的一颗心悬了起来,隐隐有了一种特别诡异的感觉。

 

“我以为会是一场苦战,”在韩文清再次接下黄少天的偷袭后,张新杰和韩文清一起来到了石桥上,“其他人不动手么?

“没给钱,”方士谦特别不拘小节四仰八叉地坐在窗台上,“我出场费蛮高的,就过来看看戏,你们继续打,打赢了说不定能掉落什么让我们一饱眼福。”

“克制太强了……”喻文州在塔顶遮了遮眼睛,“少天!”

张新杰猛地往后退了一步,他的身边升腾起了一圈一圈的圣洁的白火,韩文清却趁着张新杰和黄少天对峙起来的时候,几个纵身顺着术士塔的坡度稳稳地爬上了塔腰。

“真的……”于锋再次被宋晓摁回了座位,“不需要我们出场么?”

“不需要,”宋晓摇摇头,“我们的目标又不是弄死张新杰或者韩文清,都说了看戏你这么急着要上去表扬也不行啊。”

“黄少天一时半会拿不下张新杰,”韩文清抬头望向站在塔尖的术士,“但是你们蓝雨其他人不动手的话,我近身拿下你不是什么大的问题。”

 “奥本登的不是我的目的,”张新杰带着圣权杖走上了石桥,“你和蓝雨才是我的目标。”

魏琛张大了嘴巴好死不死地来了一句评论:“你要追喻文州?那我家黄少天怎么办?”

这句话声音有点大,基本上所有的哨兵向导都听到了。韩文清的脸色一下子又暗了一层,黄少天提着剑磨着牙看着张新杰:“要是有人敢追我家文州,我第一个绊倒他!”

张新杰不喜欢和他们一争口头上的输赢:“我来找冕下的。”

这似乎哪里有些不对……

喻文州和黄少天隔得老远对望了一眼,方士谦一时也没有反应过来,搂住了王杰希窃窃私语:“按理说不该是他们把我那倒霉弟弟的冕棺运过来找喻文州试试怎么弄活么?”

“你来找谁?”黄少天一头雾水地看着张新杰,“你那教皇老爹不是死在圣城么?跑到我们蓝雨要什么人?”

“冕下不在圣城,”张新杰握紧了手上的圣十字权杖,“他被带走了,从深渊爬上来的希望之人将他带离绝望之所。”

方士谦奋力地抓住开始狠挠自己的索菲亚:“不是我!!!我要他干嘛?!为什么你会觉得那个人是我!?从深渊爬上来的不止我一人吧?鬼使都是从深渊爬上来的!”

“还真是来找鬼使的?”喻文州又被韩文清逼退一步,在术士塔尖摇摇晃晃地站定,“但是要是鬼使的话……”

“鬼使在哪里?”

喻文州退无可退站在了塔尖,他转头看向叶修:“前辈,他可是找我要鬼使啊……”

“啊?”叶修叼着烟有些诧异地抖了抖烟灰,“没找我啊。”

“但是如果说是鬼使的话,那就和叶神你关系匪浅啊。”

叶修有一种特别不好的预感,他觉得喻文州看向他的眼神怎么好像带着一股同情?

“沐橙在哪?”叶修四处望了望,表情突然凝重了起来,他抖开手上的一团火焰,让它缠上法矛矛尖,“手残话痨别以为哥会被你们牵着走。”

“不是我,”喻文州无辜地举起了双手,“你觉得大陆上有谁能够这么安静而且不会引发一点纠纷地带走苏沐橙?”

“还是说……”喻文州的音色越来越低,就像是深夜里情人间的呢喃,“你们真的看到过蓝雨的塔灵?”

叶修那一刹那听到了自己的心跳欢呼雀跃一般怦怦跳动的声音:“奥本登的出现在蓝雨的上空,黄金城里我遇到过两个鬼使,所用的法阵和炼金阵有异曲同工之妙但是又有明显的不一样,我以为会和你们蓝雨有关系……”

“那毕竟是你的血脉激活的活城,”喻文州看向叶修,“但是少天也可以让蓝雨听命于他,你说这能说明什么?”

能够驱使奥本登的的人,必将和叶修休戚相关,或者曾经密不可分。

如果不是他的双生弟弟的话,那只能是……

月光终于突破乌云的困锁,随即被更加磅礴的阴影所遮蔽,四头骨龙咆哮着,吞吐着磷火照亮大半的天空,它们滞留在蓝雨多日,被术士所调集的死亡元素滋养得白骨都泛着银光。

那座城池带着呼啸缠绕的风声,巨大的金属螺旋桨和火翼让整片乌云都沸腾了起来,对称分布的城池中间清晰可见长长的阶梯。蓝雨多日滂沱的大雨冲刷掉了它被埋在地底多年的污垢,露出了原本属于它的大气恢弘。

金属螺母和齿轮紧密地排列运转着,火元素在它们之间闪烁着明亮的光点。

城池上用绳索吊下来一个人,他朝着叶修伸出了手。

“这回终于赶上见面了,还要跟我走么?”

一只小跳鼠摇晃着带着火苗的小尾巴在他的肩膀蹦跶着,照亮了他的脸颊。

“……苏沐秋……”

“是我啊。”

“你不是……”叶修连烟都夹不住了,大脑一片空白,不知道什么时候眼泪就落了下来。

18岁之前他思考甚至试图预言过无数种未来的可能性,都与苏沐秋有关;18岁后他把这些全部封存脑海深处,连动用一下预言能力的勇气都没有。

他害怕着一个没有苏沐秋的未来,就算是他自己替苏沐橙撑起了一个天地,他也不敢去触及曾经描绘过的画面。

“你看见的都是你最不想看见的……”

预言是最让人痛恨的能力,不管你看到的是不是未来,会不会成真。

因为你自己做的每一步决定都在改变着未来。

从来未曾准确过。

“不快点决定的话……”苏沐秋苦笑了一声,“沐橙就会割断我的绳索让我掉下去跟你浪迹天涯的。”

这……

叶修在内心如同黄少天一般刷了整整好几个屏幕的咆哮,这是什么剧情?!不是说好的看蓝雨的好戏吗?怎么发展到成了看自己的好戏的程度了?还有苏沐秋你是怎么给我冒出来的?!什么叫做赶上见面了?难不成你尾随了我一路吗?

 “久别重逢挺感人的不是?”黄少天突然扑上去,不顾那个可以禁制他能力的火苗一把摁住张新杰的肩膀往下一拽把他锁住了,“叶修你说是不是?多好的机会啊,上手揍苏沐秋一顿啊!”

“估计刺激有点大啊……”苏沐秋苦恼地笑了笑,突然伸手一把抱住叶修抵住了他的额头,“直接带走好了,沐橙收绳。”

一股庞大的精神力全面推开,连带着试图利用向导优势攻击一下黄少天的张新杰都被那股精神波影响到失去了准头。

“下次再感谢我,”苏沐秋抱住被他直接放翻的叶修朝黄少天摇摇手,“我要忙着浪迹天涯。”

“其实神圣之火对我没有太大用处,”黄少天挽了个剑花,“没有了剑气又怎么样?冰雨没有寒冰之力又怎么样?我拿把菜刀都能把你捅死。”

“菜刀怎么捅人?”张新杰认真地纠正着黄少天,“菜刀只能砍人吧?”

“……”黄少天嘴角抽搐了一下,提起冰雨抵了递张新杰的后心口,“你给我闭嘴!”

“心脏是在这边吧?”黄少天掐着张新杰的脖子,持剑的手往他左胸摸去,“我得确定一下,文州给我说世界上还是有人心脏长反位置的,不过要是你自己心脏长反了张新杰你会觉得特别心塞吧?”

“……”

“说话啊?!”

“你刚刚让我闭嘴的,”张新杰丝毫没有落入危机的惶恐,语气平淡到极点,“我想提醒你一句韩文清只要再上前一步,喻文州就会被直接轰下去。”

“文州!”黄少天的披风被猎风拉扯出烈烈响动,他的笑容嚣张自信到像是一团烈焰在燃烧,“张新杰说韩文清要把你轰下去!”

“不用他轰,”喻文州站在塔尖顶部,再往后一步就得跌入蓝雨深不见底的深渊大海,“我自己跳下去。”

张新杰的瞳孔急剧收缩,他的手往前伸似乎想拽住喻文州,但是他们隔着空荡荡的一座石桥,一切事态往着另一个方向发展,完全不在他的意料之中。

喻文州自己……跳下去了……怎么可能……

韩文清措手不及一愣神之间,锋刃前端刺破衣料和血肉的声音在这一刹那格外地清晰。张新杰的瞳孔近乎溃散一般,剑尖从他的右前胸出现,他脸上的血色随着剑尖的退出一点一点地褪去。

“我可是找准位置捅的,”黄少天冷静得几乎亢奋的声音一字不落地在他耳边炸响,“不会死人但是你也伤得不轻,这样捅进去你说你家老韩是什么反应?还会盯着我家文州揍么?我们蓝雨术士塔的传统可是以牙还牙,反正你那亲爱的教皇养父已经还不了了,你来怎么样?”

纯白的袍子在瞬间染红了一半,黄少天如同搂住情人般抱着张新杰的腰和他窃窃私语,眼睛盯着韩文清的时候泄露出来的都是亢奋和熊熊战意。

从制高点掉下去的下落速度特别快,喻文州闭上眼睛听着烈烈风声,似乎全身的血液在这一刻都被点燃了,从伤口流出的血开始蒸腾到骨缝,然后带着四周的暗元素在这一刻燃烧出一束光。

韩文清纵身扑过来一把接住被黄少天扔向他的张新杰,眼睁睁看着提着剑的黄少天几步踏上塔尖,跟着喻文州一起从塔顶跃下。

喻文州睁开眼睛,接住朝他笑得一脸阳光灿烂的黄少天,仿佛是在暗夜中抱住了属于他的一束光。

“你下来干嘛?”喻文州吻了吻黄少天的额头,语气有些无奈,“要是我猜错了呢?”

“那更得陪着你了,”黄少天狠狠地啃了一口喻文州的嘴角,“别想丢下我一个人!我给你说就算是有人敢追你!我也要先绊倒他!!”

“那正好,”喻文州的声音温柔得可以掐出水,“你负责把人放倒,我挖坑把他埋了。”

“这是要殉情?”方士谦有些抽搐地看着他们俩深情相望,“我擦老魏不愧是你教出来的,挺……浪漫的啊……”

下一刻,大风从沟壑底部刮上来,带着茫茫的银光扩散到了整个蓝雨。抖动从四面八方传了过来,每一寸属于蓝雨的土地都在发生着改变。

就像是一艘船彻底入海后的欢呼。

蓝雨活城彻底,活了过来。

它吸收了足够多的神之血脉,它的阵法早已完整,它的塔灵只需要一个出现的时机。

一道黑影卷持着他们从深渊腾飞盘绕在了术士塔的塔顶,魏琛在窥见一点影子后,感觉就像是一个旱天雷炸响在他的脑海里,冷汗一层一层浸透了他的衣服,那种带着不敢相信却又确信无疑的矛盾感,让他全身都要虚脱般张大了嘴巴一动不动地看着那个他熟悉到了极点的生物。

负翼蝰蛇……

那是方世镜的……精神体……

“简直胡闹,”淡淡的人影从负翼蝰蛇身后显现了出来,“我要是不出来的话,你们还真想葬身海底?”

“方老大你舍不得,”黄少天欢欢喜喜地扑了上去抱住他的脖子,“你最舍不得我了!”

方世镜接住黄少天,顺手拍了拍:“长胖不少,看来文州挺疼你的。”

“为什么我感觉我们从一场战争戏转移到了家庭伦理剧?”方士谦撞了撞旁边已经目瞪口呆的魏琛,“没记错的话,那是你的相好吧,怎么回事?塔灵是他?!当年你……”

魏琛现在的内心基本上是崩溃的。

那是他的人,当年是他的城……

“我不是塔灵,”方世镜伸手摸了摸凑上来蹭他的负翼蝰蛇,“赫卡忒才是,我是蓝雨活城。”

负翼蝰蛇仰头发出嘶嘶的欢呼声,巨大的翅膀张开可以遮蔽天日,那种庞大的体型完全不是其他几个塔灵可以比拟的。

方士谦捏了捏趴在王杰希怀里大受打击的索菲亚:“以后你也能长这么大么?”

当然不可能……不是所有的活城都如同蓝雨一般天赋异禀。

“蓝雨活了这么多年,”方世镜的声音平稳得如同倾泻下来的月光,,干净冷冽到没有杂质,“我想试试,不作为城池地活着……”

然后蓝雨活城动用自己的力量将自己塑造成了一个活人,塔灵是他的精神体,他是蓝雨的投射。术士塔和公国闹掰的时候他的状态就不太稳定了,到了四年前深渊之战结束,他也只能勉力撑上几年,就不得不回到本体去沉睡。直到喻文州运回大量的材料一点一点修补好了蓝雨所有的法阵。

所有人都一脸同情地看向魏琛,包括刚刚替自己止好血的张新杰和抱住他的韩文清。

当年……那座城池和这个人……可都是他的啊……

“人世沧桑……世事难料,”方士谦翻出自己仅有的那么一点良心忍住没有狂笑,“说不定,祸福相依呢……”

现在,曾经属于魏琛的蓝雨,法师塔,他的宝贝徒弟黄少天,甚至于他的男人方世镜……

统统都归喻文州了。

“当年我问过你,”方世镜看向他的眼神如月光般澄澈,“要不要留下来熬过最坏的日子……”

魏琛口中发苦,他自己选择的离开。

爱上了一个人,爱上了一座城……

他们两人,一个在高高的塔尖,一个在下端的石桥,仿佛刚刚那场大战只是一首乐曲的序幕,他们互相有千言万语不知道从何提起。

“你……还好?”

“不好。”

魏琛哽得内心泪流满面,他当然知道不好,但是没想到方世镜会那么直截了当说出来。

以前那个温柔善良体贴的向导副塔主到哪里去了?

“蓝雨最难熬的时候,就靠着他们两个,”方世镜伸手拍了拍黄少天和喻文州,“所以我后来一想,你要是执意离开也不是什么太大不了的事情,反正还有我,反正还有少天和文州。”

不带这样不留情面的……

魏琛近乎绝望地看了方世镜一眼,看着他闭上了眼睛。

“蓝雨属于你的时代,已经过去,”方世镜闭上了眼睛,“作为蓝雨活城,我不可能等你。”

似乎一切尘埃落定,魏琛几乎听到了心碎的声音。

“但是作为方世镜,我倒是愿意等等看。”

 

“我们的故事就到这里告一段落,”喻文州笑眯眯地看着围着他坐成一圈的小冒险者们,伸手揉了揉最前面拽着他袖子的一个孩子的脑袋,“于是如同童话故事般,他们都有了一个完美的结局,和新的旅途的开始。”

卢瀚文抱着自己的精神体睁着大大的眼睛不甘心地问喻文州:“那老塔主呢?他没有留下来啊!”

“因为他和叶修打赌打输了么,”喻文州耐心地解释着,“遵照赌约,他还得给叶修做五年的白工啊。”

这简直是……令亲者仇者都很愉快的一件事情呢。

“我追随你的脚步追随了一路,”苏沐秋牵着叶修,监督着魏琛找人给奥本登的的各处修缮,“结果每次都刚好错过,对了,虽然这个小家伙当时找不到你就认了我当主人,你真的不给它取个名字吗?”

叶修捏了捏躲在苏沐秋胸口衬衫里的苏珊:“叫兴欣好了,兴旺发达,欣欣向荣。”

“那圣城的那两个呢?”

“当然是离开了,”喻文州替卢瀚文扣好领子上最上层的扣子,“他们和我们完全搞混了一件事情,导致形成了一个天大的误会……”

那个误会全部归结于一个完全不可能从深渊下爬上来的人。

“是圣骑士长,”张新杰和韩文清坐在回圣城的马车上,两人久久没有说过一句话,突然张新杰开口了,“那天晚上我见到了圣骑士长,他说他要离开光明之地,在黑暗之中赎罪。”

“所以说,”黄少天一把搂住卢瀚文的肩膀,顺手揉了一把他的脑袋,“文绉绉地说一些似是而非的话很要命的,张新杰以为黑暗之中指的不是我们堆积着无数死亡元素的蓝雨活城,就是遍布鬼使的奥本登的。”

恰好两个活城那个时间都在蓝雨。

 “冕下不是被他带走去延续生命,”张新杰的声音似乎越来越低,“他应该是替我做了一件我下不了手,但是冕下渴求的事情。”

韩文清握住了张新杰的手,一滴水滴落在了他的手背。

他将挚爱带离平生最痛恨的场所,让他在自己的肩头沉沉睡去,然后在只有他们知道的地方,亲手让他陷入梦寐以求的长眠。

“其实我还是有感觉的,”方士谦突然转过去捏住王杰希的手摁到了自己的心口上,“那天晚上这里突然一痛,就像是被什么贯穿了一样,然后我再也感受不到他的生命了。”

“如果不是张新杰动的手的话,”王杰希感受到手心下勃发的生命力突然觉得无比庆幸,“还能是谁?”

“有一个我们意想不到的人从深渊爬了上来,”方士谦吻了吻王杰希的眼角,“他的挚爱,他的救赎,或者说,他的神明。”

 

“我们或许不知道为什么降生于这个世间,”喻文州牵住黄少天的手,带着卢瀚文往术士塔走去,“也不知道命运是对我们报以残酷也好还是优待也罢,不知道路途有多远,但是我们总会尝试一下来了解这个世间有多大。”

历史的车轮承载着我们的未来缓缓向前,不管生性如何,我们早已开始了一场与世间万物的追逐和探索。

“不试试向前的话,你怎么知道你会有怎样的未来?”

“万一……你创造的就是神迹呢?”

喻文州和黄少天相视一笑,坐上了属于他们的神迹之座。

方世镜站在塔尖看着蓝雨不断朝着大海深处驶去,微草活城开始了新的一轮调整和缓慢前进;圣城的白昼永不落夜,黄金城逐渐剥落出了属于它的辉煌灿烂。

“这是个新的时代,只要你愿意,神迹就会发生。”

你就是新的神明。

 

 

- 第二部完 - 

 


 


【1】

 

喻黄人物设定

 

诸神垂荣【1】

  916 40
评论(40)
热度(916)

© 天腐的多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