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腐的多喵

岁月长河,观之如瀑;绵绵尔期,攥刻于吾。



最近沉迷狐狸精,恨不得打死他(喂喂)

 

三千如誓【1】

——世间上有那么多片海,海里面有那么多块礁石,你偏偏要落在我歇身的那一块上。

 

凤凰有两个儿子,但是他一个都不想承认。

老大孔雀是个霸道的性子,在离窝之前以欺负小的为乐趣,离窝之后以惹事为爱好。

老幺金翅大鹏是不知道是不是小时候被欺负狠了,总之还没学会化身就敢离窝出走了。

其实,孔雀欺负金翅大鹏的方式也就是在金翅大鹏把脑袋支在巢边叽叽喳喳唱个不停的时候,突然一伸爪子把他整只踹下了大梧桐。

“我觉得天地都清净了。”孔雀慢里斯条蹭蹭爪子,理直气壮地看着趴在雪地上的弟弟。

没换毛前孔雀和金翅大鹏看上去差不太多,一只翠金羽一只纯金羽,更何况也只有在阳光下才可以看到孔雀身上一闪而过的翠绿色。

等到孔雀被允许可以偶尔离巢四处游历后,他欺负金翅大鹏的项目就改成了时刻引诱金翅大鹏溜出去玩玩,然后再去给凤凰告密。

被收拾狠了的金翅大鹏,终于在一天晚上瞅准了机会,趁着凤凰一下子没认出它是孔雀还是金翅大鹏成功的离窝出走了。

金翅大鹏的翼展是比凤凰还要宽阔修长的,九天不过三十三层九万里,他一个振翅就可以触碰到银河之巅。

电火石光的一瞬间,凤凰还没有来得及把他抓回来,他便是已经跑到了南溟。

他一声欢鸣冲破了九霄的云雾,飘飘渺渺散开是时候还可以抓住那萦绕不散的韵律悠长,像是带着金边的一束天光突破了束缚照射下来,整个南溟的风浪都为之都安静了下来。

阳光落在他的身上,每一片羽毛都溶金碎玉一般辉煌灿烂。他的身上有一层隐约的金色光圈,仿佛他才是托起日君的那只三足金乌。

他上下扇动着翅膀,便大风一圈一圈的从海面上升腾起来,绕着他的身躯在肆意狂啸。他破云腾飞然后敛翅一头扎进深海,卷席着罡风劈开了一条海路,四方海族匆忙避让开来。。

如此上下七次,如此足够的肆意潇洒。风浪靠不近他的翼翅,海水浸不透他的绒羽。

正当他快活的不知道时日的时候,下一刻南溟便是风云变幻,铺天盖地的乌云卷携着水汽滚滚而来,以万顷之势压过了狂风,然后劈头盖脸的一场大雨把他淋成了一只落汤鸡

金翅大鹏只能急急忙忙找了一个可以落脚的礁石,然后愤愤地开始对这个突变的鬼天气的滔滔不绝地抱怨。

“好好的下什么雨啊!是不是南溟哪只龙族看我不顺眼啊!靠居然呼风唤雨!看我逮到你不活撕了你下酒!我的毛我的毛!抖几下抖干了看我怎么收拾那个唤雨的!”

“咳咳……”

有东西!什么东西!

他转过头看到一个趴在礁石上正笑眯眯看着他的男人,鹿角和鳍状斑斓得如同波浪一般半透明的长耳足以说明……

“海族的?”金翅大鹏歪了歪自己的脑袋,心里面思索着自己跟他打起来自己有多少胜算,“你这是送上门来当口粮吗?虽然我有心找点事泻火但是真可惜我还没饿呢!”

“哪敢啊……”半妖之相的海族低头咳了几声,“凤凰之子光临寒舍,自当设酒相陪,不过,金翅大鹏王啊……”

金翅大鹏正对对方识趣表示很满意,就顺着问了下去,“不过什么?”

那只海族笑起来的时候眼睛比这片海还要深邃,眉目弯弯之间全是一片天成的瑰姿绝逸,温柔缱绻地就像是抚摸你肌肤的柔波一样绵延不绝。

就像是烟波卷携着幽幽的暗香细密悱恻地把你笼在一片密不透风的大网里面,比云间还要柔软,微风旭日带着暖洋洋的温度在你肌肤上拂过一样。

天下有这么多片海,我偏偏到了南溟;有那么多块礁石,我偏偏选了这块落下。

是不是意味着……

今天晚饭解决了?

金翅大鹏只觉得自己肯定是因为离巢出走成功太过兴奋,或者是饿着了,他怎么就是觉得眼前这只海族看上去很好吃的样子?

尤其是笑起来的样子,尤其的让人……

千万年后金翅大鹏在人间经过千万年浸染以后,他会这样列举诸多词句来补充当时自己的感觉,例如秀色可餐食欲大开食指大动……

但是如今他呆呆的样子引得那只海族低低笑了几声:“只不过啊,金翅大鹏王您刚刚可是把我的寒舍给掀了啊。”

哪来的寒舍?金翅大鹏后来弄明白了,他脚下的那块礁石本来是挺大一块磨平了的,被刚刚离巢成功在南溟欢腾的自己生生拿风刃割了个七零八落不说,刚刚还被自己的爪子弄得坑坑洼洼。

“怎么办啊,”单手撑着下巴的海族还是一脸笑眯眯地看着金翅大鹏,“我听说凤凰之子孔雀乐意助人重情重义,就不知金翅大鹏王您……”

“我再给你找个巢就是了!我说到做到!绝对比你这个破礁石十倍百倍千倍好你信不信!”

“我信啊,”海族拿手指头扣了扣礁石,“您看上的巢肯定都不错,但是……”

“但是什么!你把一句话一口气说完不行吗?非要说半截来一个转折你知不知道这样很让我提心吊胆心情上下起伏的啊!”

“我不住巢里面啊,”对于自己被打断的话,海族只是继续笑眯眯看着金翅大鹏,然后指了指自己,“我不是翼族啊。”

金翅大鹏觉得有口气哽在他的脖子那里上不去,他好想一翅膀把这个家伙扇回海里面去,然后吞吃下腹让他说不出膈应得自己七零八落的那些话!就在他蠢蠢欲动的时候,他猛然看到那只海族身上七零八落的一些细长的伤口,以及一丝一丝混合到大海里面的鲜血。

他才恍惚发现刚刚那种突如其来的食欲是怎么一回事,这只海族的鲜血里面带着异香,夹杂在海风里面,无知无觉间就把你笼罩了一个结实。

他觉得那个海族的笑容就是隔着云烟的海殷花,飘渺悠长又带着不可忽视的淡然高雅,有着可以让万物迷失在那悠远的华美宁静里面的魅力。

“这些伤口……是?”

“刚刚刮了一阵好大的风啊……”海族勉力把自己撑上了还算完整的一块礁石,“我才想出来看看呢……”

金翅大鹏王觉得自己又被哽住了,他总觉这个家伙话里话外就是在说自己掀了他的巢,哦不是,是住所,还把他弄伤了。

被哽住了的金翅大鹏王难得没有爆发性地开始控诉,他耷拉着脑袋觉得自己好像确实挺对不起眼前这个家伙的,那怎么办呢?怎么弥补他呢?

要不?

“你是比较喜欢离海岸近的还是喜欢远一点的?喜欢沙滩吗?还是要有什么特产的?或者你喜欢一半在海里的一半在地面的?或者说……”思索了半天觉得自己不弥补一下良心不安的金翅大鹏抬起脑袋特别诚恳地看着海族。

海族卷了卷自己有着宝石鳞片一般波光粼粼的下半身长尾,他柔韧的腰肢伸展了一下,骨节发出轻微的细响,一双乌压压缎子似得黑羽翅膀轰然在他背上打开,他的声音温柔而又沉浸了水汽一般:“这个嘛……容我先想一想啊。”

大鹏金翅鸟的脸上呆愣中带着不可思议,他伸出爪子接住一片悠哉落下的羽毛,喃喃自语:“你是禽还是兽啊……海族怎么会有羽翅还是黑色的,你是海族哪一支啊?你怎么会有羽翅?还是满羽的啊还这么大!!你是怎么弄来的啊?”

“天生如此而已,我是龙族那一支的海族。”

大鹏金翅鸟满脸恍然大悟,他有些同情地凑上去挤了挤那只海族:“你爹在外乱搞有的你吧?”

海族皱了皱好看的眉头,突然释怀的笑了笑:“不是说给我找个好的巢穴吗?这里好的地方可早就是被人抢占完了的。”

大鹏金翅鸟很体贴表示理解为什么转移话题:“走吧,说你看上哪里了?我给你抢过来!”

海族抿着下巴想了想,金翅大鹏就继续在心里面挣扎,要不要趁机把这个家伙叼回某个地方好生的犒劳一下自己的肚子,看上去好好吃的样子啊。

玄黑混着苍青的鳞片像是宝石一样从他髋骨以下逐渐密集起来,他的手肘带着些许薄膜和点点苍青薄鳞。仿佛微微揭开那些鳞片就像是打开一个礼物一样,可以看到他最完美的白玉微透的通透模样。

看他化身皮肤白和半透明的昆仑玉一样,黑发乌压压的,看上去水润柔顺肯定摸上去手感也好,还有在他皮肤下面勃动的血管,里面留着的带着异香的血……

要是说哪里不好的话就是太瘦了啊,不怎么够吃。要不要给他找个好点的地方让他好好养养?等把他养胖了在慢慢找个地方好生享用一下。

比如哥哥说过的红烧爆炒清蒸油焖……

现在重要的是给他找一个物产丰富的居所,然后把他养胖一点!

养胖了就可以这样那样好好吃一顿了!

海族慢慢抬眼瞥见大鹏金翅看着自己几乎都要流口水的样子,心里一乐。那双乌黑泛金的眼睛里面居然是满满的食欲和欣赏。意外的干净纯透到了一种不可思议,或者说出人意料的地步。

难道在大雪山上凤凰和孔雀不给这个小家伙吃饱吗?都饿到瞅着我流口水了啊。

海族思考了一会,慢慢地开口了:“我记得往东走不远的地方有股寒气从海底升起来,那里的各种物产都特别多,旁边有一个半出水的珊瑚混着礁石堆成的洞所。”

他似笑非笑地看着金翅大鹏王,眼睛里面一派流光溢彩:“那是一只蛇海蝎的居所,据说他的钳子和蛇身的肉滋味不错……”

他的话音未落,就听见风声响动水面被迫拉开凹下去了一条直线,然后慢慢随着涟漪扩散开去,而那道金色的身影,早就消散在了东边。

果然没吃饱啊……

“我手艺也不错,”那只海族轻轻抹掉自己手上的血痕,“既然有你这个送上门免费打手去除掉那个没长眼的东西,我就勉强把这些个伤口当做是你风刃刮出来的吧。”

“大不了,”黑色的羽翼还是一下一下扇动着,将他整个身体代理了水面,“我请你好生吃一顿蛇海蝎可好?”

他的面容温和而疏远,玄色长发温顺地贴着脸颊像是浓密的海藻一般披散着,他腰部以下是玄黑带着蓝边的蛇鳞长尾曲转蜿蜒,几只利爪在蛇身上若隐若现。

“活了这么些年让凤凰家的小辈看了热闹啊,”他扑扇着翅膀朝着金翅大鹏离去的方向飞去,“不过这样也好,不用我自己动手还多了一个住的地方。”

他所经之处都带着淅沥的雨声,天边的乌云时凝时散,却也是跟着他的速度缓慢挪动着。

海浪轻轻拍打着浪花向他臣服,海妖不自觉的给他让出一条道来。

他赶到的时候,金翅大鹏鸟正拽着蝎尾往外扯着,看到他越发的兴奋起来,朝他挥一挥手就直接拗断了蛇海蝎的蝎尾。

虽然没有入水,但是海族明显还是感觉到了从那只蛇海蝎那边传来的惨叫和求饶。

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呢?他长长叹了一口气。

要不是你追求血脉的纯度对我狠下杀手想求得一滴血,我今天也不会遇上这个天生的海族的克星,更不会撺掇他下手。

怪来怪去,还不是因为你蛇海蝎贪心不足、自视甚高,实力不强还谋略不高,才搞得如今剔骨扒皮切肉分筋,最后落得一个身死灵灭。

他就站在一边静静看着金翅大鹏拽出蛇海蝎拗断蝎尾以后,长爪直接抓进他的尾部嫩肉里面,硬生生把他拽了出来。

然后直接捏碎了蛇海蝎的头骨和脖颈,再一爪掏出了他的心。

“看!”金翅大鹏开心地和他刚刚在海上作风作浪一般喜笑颜开,“我下手快准狠吧!我记得孔雀那个混蛋给我说他看白泽的天下志里面提到过,蛇海蝎去头去尾挖心除肝,剩下的以背部的肉最为细嫩好吃!”

他看着金翅大鹏的眼睛,恍惚间似乎看到了一双琉璃璀璨的眸子,里面一派纯真天然。就像是一个孩童一样向着自己炫耀自己完成的一项任务,满心期待的等着你给他回答和表扬。

“干得很漂亮,”海族在海面上逶迤而过,他抱住大鹏金翅的鸟颈拍了拍他的后脑,“从腹部下爪力道和深度都很精确,简直就是完美。”

“为什么是简直就是完美!”大鹏金翅表示这个表扬他很不满意!

“唔,因为你让他的血流到海里了,”他伸手揉了揉已经缩小到三尺左右的金翅大鹏下颌那片柔软的绒毛,“这一片海域的海族都会知道他死了,要是有很多奋不顾命的家伙来争夺这片区域怎么办?这里好歹意味着南溟排名第二的异兽的领地范围。”

“第一是谁?”金翅大鹏被他摸得舒服的都要忍不住自发凑上去蹭蹭了,“告诉我第一的地盘在哪里!我弄死他咱两就可以再添一盘菜了!然后他的地盘咱两分了!以后我溜出来……不是以后我来南溟观赏的时候也算是有个歇脚的好地方!”

海族轻轻笑了几声,手上微微使劲揉了几下,引得大鹏金翅发出了舒服的呜噜声。

“真像一只大猫。”他松开手游走到那只蛇海蝎的旁边,伸手在他的胸腔部分摸索了一下一使劲,大鹏金翅就听到了细微的咔嚓声。

“他的成丹,”海族伸手摸了摸金翅大鹏的鸟喙下沿,“吃了吧。”

浓密的水灵气就在他的嘴边,金翅大鹏有些难以克制地咽了一口口水下去。

“你受伤了……”

“乖,张嘴。”细密柔软的声音就像是海风一般灌进了他的耳朵,他仿佛听到了来自九天的乐音,飘渺云烟一般细密的亲吻着全身每一个地方。

直到那团水汽被他咽下,他才猛然反应过来,但是那句话就像是一场幻觉一般。那只海族正在把已经毙命的蛇海蝎分解剔骨。

“想吃什么?”海族转过身来美目盈盈地看着他。

这是第二个幻觉……

金翅大鹏把已经到了嘴边的“吃你”给咽了下去:“吃……哪个好吃吃哪个吧!”

“我来决定?”

“你来你来!你跟他都是海族你应该比我熟悉这个怎么吃才好吃!”

海族失声大笑。

等那盘珍馐端到桌子上的时候,金翅大鹏早就望眼欲穿了。

“好吃吗?”

“豪吃!”

“你不能化成人形或者半妖来动手吗?”海族伸手替金翅大鹏王稳了稳盘子,“这个盘子可禁不起你的嘴啄一下啊。”

金翅大鹏眼巴巴地看着他,怎么都不好把那句自己不会化身说出来。

“刚才对付蛇海蝎用力过度了?”海族伸手揉了揉蔫下去的金灿灿的凤冠脑袋,“我帮帮你吧。”

在金翅大鹏反应过来之前一股清凉的水意从他的头上传传了下来,他全身噼里啪啦一阵轻响,华美的金色柔光就开始在他身上绽放开来。

金光褪去的时候,穿着金黄华美羽服的少年凭空出现在了金翅大鹏所呆在的地方,他有着灿烂华美像是盛开的鲜花一般形状的耳羽,纯黑的长发里面混杂着奢华的金色,背上是一对正在缓慢舒展的翼翅。

“哎……”着显然也很出乎海族的预料,“你还没成年?”

被……被发现了啊……

“难怪啊……”海族伸手揉了一把少年的头发,“是不能化身吧?”

“要你管!”金翅大鹏捧着那碟子开始大嚼大咽,“谁说我没成年!我只是!我只是刚刚累到了!而且本来我的化身就是这个样子!你有意见吗?”

“好好好,”海族很给面子地不揭穿他,“没有没有,哪敢对大鹏金翅你有意见啊。”

“话说,”少年叼起最后一块肉咽了下去,偷偷瞟了他一眼,有些犹豫要不要再舔一口盘子,“你怎么知道我是金翅大鹏啊?黄毛的翼族那么多,你看那个托太阳的!那个不也是金色吗?”

海族懒得去分辨说你那是金毛,更何况人家金乌是三只脚。

他的心思一转,一个坏心眼浮上了心头:“因为啊,在下不才,好歹是这片海域排名第一的那只异兽。”

“哦……原来是你啊……是你!!!”

金翅大鹏想起自己刚刚在他面前要宰了他下饭抢他的地盘的那些豪言壮语……

“那你!那你怎么一身是……伤啊!”

“因为你很厉害啊,”海族伸手拿过被金翅大鹏捏住的盘子,“你看蛇海蝎那么厉害还不是被你吞吃下肚了啊,我就是比他厉害那么一点也不是你的对手啊。”

“真的啊?”少年睁大眼睛看着他,连盘子都不抢了,“那我以后罩着你!以后猎到的好吃的咱两平分!不!你多吃点啊!看你瘦的!”

既然只厉害一点点那看来很好下手啊……而且看上去挺温柔挺好骗的,一套话什么都说了……那是不是……以后可以养胖了然后可以……

看来还没放弃想吃了自己啊,这个小馋鬼。

海族敲着桌子看着眼睛开始咕噜咕噜转着的金翅大鹏有些好笑地想着。

真好玩。

“对了,”金翅大鹏凑上去看了看正看着自己温柔笑着的海族,“你是什么啊?”

“我是应龙,”海族揉了揉送上门的脑袋,“烛龙给我赐过姓名,叫我喻文州就行。”

“名字是什么?”

“你是你刻在魂魄和血肉骨髓里面的一个称呼,姓赋予你和你的血脉传承,名是你刻于你的期望和祝福。”喻文州耐心地给金翅大鹏解释着。

“喻文州喻文州,”金翅大鹏自顾自地念叨了几遍,眼睛亮了起来,“那你也给我取一个!要好听的!必须好听!”

“这个你得找凤凰君和孔雀吧?”喻文州有些诧异金翅大鹏的这个想法。

“哼,母上连自己的都没取好更别说我的了!至于孔雀!我才不要那个家伙取的!指不定他怎么故意欺负我!”

喔……原来离家出走啊,喻文州算是明白了。

“你要我取?”喻文州突然想起金翅大鹏刚刚自己提到的自己一身黄毛,“那就依着你的羽色来吧,姓黄,就叫……就叫少天吧。”

“有什么说道吗?”金翅大鹏抓着他的胳膊一脸期盼着,“挺好听的倒是!”

“少天啊……年少有为,翱翔九天。”

“少天,黄少天,少天。”

金翅大鹏翻来覆去把这个名字念了好几遍,喻文州自顾自地正准备去给自己找点吃的,就听见一声欢快的尖啸冲天而去。

一层一层散开的时候,天地之间都可以感受到那种铺天盖地的欢喜雀跃。

百鸟齐鸣。

“这么高兴?”喻文州看着欢快地在天地间翻腾的黄少天,,“好干净透彻的心性啊……还真是一个孩子啊。”




姊妹(兄弟)篇:八荒如愿【1】

三千如誓【2】

  1368 102
评论(102)
热度(1368)

© 天腐的多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