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腐的多喵

岁月长河,观之如瀑;绵绵尔期,攥刻于吾。


yys策划去死!!

 

三千如誓【2】

 ——最幸运的事,就是在最美的年代,遇上最美的你。


金翅大鹏带领着应龙占领蛇海蝎的老巢后,开始了这那片物产丰富的海域食材开始了大扫荡。

黄少天就像是饿了不知道多少年放出来的,他近乎地毯式地把整个这一片所有他看得上眼的异兽大妖通通弄死了给喻文州拽回来。

“你吃不吃?”黄少天拖过一只砗磲,拽出一颗五光十色的大珍珠送到喻文州的面前,“这个是什么?能吃吗好吃吗?”

喻文州拉过黄少天的手给他擦干净手上各色的血渍:“这个是珍珠,你留着把玩或者送人都行,我这倒是不缺这个,我还有更大的几颗你要吗?”

“不能吃啊……”黄少天有些失望的把东西扔回了大蚌壳里面,“我瞧着这玩意估计年岁不小张开的时候有琉璃光我还以为里面有什么好吃的,没想到这玩意中看不中吃啊。”

喻文州觉得,要是整个南溟的大妖知道黄少天把他们趋之若鹜的一颗拳头那么大的砗磲珍珠说成中看不中吃的东西,会不会跑到大雪山下跪求黄少天把这颗珍珠赐给他们。

喻文州朝着那颗珍珠招了招手,洗干净了塞到黄少天的手上:“留个念想也好啊。”

黄少天立马把蔫了下去:“你是不是嫌弃我要赶我走啊?”

“怎么会啊,”喻文州伸手揉了揉连头发光泽都黯淡下去的脑袋,“但是你这样溜出来,凤凰和孔雀迟早会过来带你回去的,你还小啊……”

“我不小啦!”

“好好好,”喻文州安抚着连背上张开的羽翼上的绒毛都炸开的黄少天,“那这个当做我送你的礼物好不好?对了,今天你只想吃这个砗磲肉吗?”

瞬间恢复兴奋状态的黄少天开始滔滔不绝地展示他今天所猎到的食物:“还有两只蝤蛑和几只虾子一样的东西,还有……”

喻文州看着黄少天滔滔不绝讲着自己在南溟的胡作非为,觉得自己应该在金翅大鹏回到大雪山后,找凤凰商量一下伙食费的问题。

他的宝贝儿子大鹏金翅是要吃空整个南溟的节奏啊。

这都是一天之内的第几顿了?喻文州倒不是觉得弄这些吃食麻烦,他看着黄少天近乎亢奋地神情本能的觉得有些不对。

这已经是黄少天到南溟的第三天了,而喻文州则被这个小家伙日夜缠得几乎没有时间独处。黄少天在南溟胡吃海喝了三天,却连合上眼睛睡一觉都不愿意。

“不准吃了。”喻文州伸手捏住黄少天的后领,把人拽到自己的怀里“你吃那么多,不胀吗?随时都不忘往嘴巴里面塞东西,大雪山不给你吃的吗?”

黄少天擦干净嘴边的血丝,睁着大眼睛伸手搂住喻文州的脖子蹭来蹭去:“我饿啊!母上才不管我和孔雀吃什么!他自己每天能不能吃饱都是问题!孔雀那个家伙可以溜出去吃遍八方的我就只能呆在窝里面风餐露宿!吃来吃去只有梧桐子和风露,你看我瘦的!”

喻文州伸手去摸黄少天的肚子:“我记得你可是大鹏金翅啊,这肚子怎么跟吞天蛇一样装不满啊?”

黄少天觉得揉肚子的力道合适又温和,简直舒服得想在喻文州的怀里滚两圈然后眯着眼睛睡一会。那种感觉简直就像是放松身心躺在风和日丽的大海上一样,海水轻柔又舒适地托起你,然后细密地拍打包围着你每一寸肌肤,缠绵又悱恻给你最温柔的触感。让你可以放心的闭上眼睛,然后……

喻文州有些无奈地看着趴在他怀里就放心睡着了的黄少天,自己心里才想过这个小家伙怎么不贪睡就眼看着他睡着了。未成年的妖族可以在长辈或者法力强大的前辈的帮助下化身半妖的样子。他怀里这只还时不时蒲扇一下耳羽的大鹏金翅简直不像一只翼族,倒有些像是一只吃饱喝足的大猫。

就是确实有点轻,骨节轻巧纤细,肉也没多少。

“怎么你就这么放心我啊……”喻文州拍了拍睡熟了还打着小呼噜的大鹏金翅的背,“不怕我吃了你这个小笨蛋啊?”

阿嚏~~

喻文州无奈地张开自己背上的羽翼把黄少天裹了起来,怀里的这只可不仅仅是没成年,看着他的身子骨和心神来算的话……

这只才刚刚脱离幼崽期吧?难怪这么嗜睡好吃胡作非为。

要不要趁早先通知孔雀来领人回家,免得最后被说是我们南溟诱拐小崽啊?

妖族的成年从不会按照岁月来算,当心神做好准备的时候他的容貌和体型就会自觉的发生变化。喻文州依稀记得在金翅大鹏出生之前孔雀也是一团孩子气的样子,但是等到怀里这只破壳以后,孔雀才真的称得上是闻风就长。

“原来现在你哥哥都允许出去溜达了,”喻文州抱起睡熟的黄少天准备离开蛇海蝎的巢穴往自己的领地走去,“岁月过得可真快啊,看来我得写封信给凤凰君了。”

黄少天在他的怀里不安分拱来拱去,柔嫩的耳羽和侧脸贴着喻文州的脖颈,依稀可以听见他零碎的呓语。

“饿……想吃……好想……”

“还没吃够吗?”喻文州感觉到皮肤上传来的温热的吐息和柔嫩的触感,有些惬意地加快脚步和已经熟睡的黄少天搭着梦话,“我简直怀疑你是不是凤凰故意放出来的,因为大雪山养不活你这只贪吃的家伙啊。”

“好吃……香……”

“可别告诉我你还没放弃把我当你的储备粮的决定啊。”

确实没有,黄少天被他抱在怀里就像是浸在了一片海里面,满满的都是他心心念念的味道。肚子似乎又开始咕噜咕噜叫了,好想……好想……

喻文州发现怀里的黄少天似乎又开始不安分了,他皱了皱眉头快步走进了自己的寝宫,还没有来得及把怀里的金翅大鹏放到床上,就被生生一口咬在了脖颈上。

牙口还真有劲啊,喻文州搂着趴在自己肩膀上拿自己脖子磨牙的黄少天,坐在自己那张大床上有些无奈地想着。

他伸手去卡住黄少天还准备继续下口的嘴巴:“醒醒,我也是你咬得动的?睡迷糊就这么容易就把你的小心思暴露了?”

黄少天明显还在美梦中,他的梦境里面是鲜嫩可口的喻文州,皮薄但是有弹性,肉质细嫩软滑香甜可口,就是……就是……怎么就是咬不动?

你要是咬得动就好了,喻文州把明显闹腾起来的黄少天团吧团吧塞到了自己床上,顺便给他裹好被子。

大殿里面点着南溟特有的香料,混杂着水木精华和岁月的沉淀的冷香在落地的瞬间无声无息地扩散开来。整块海玉凿成的大床上面铺着厚厚的鲛人绡,黄少天就像是一个裹得严严实实的春卷一样把自己埋在软和的鲛绡里面。

喻文州坐在床边看着安静下来继续砸吧着嘴巴继续熟睡的黄少天,慢慢伸手去捏了一把还带着婴儿肥的腮帮子。

“想吃我?”喻文州浓密的睫毛一开一合挡住了眼睛里面的盈盈水色,他的声音里面带着足够的愉悦,“小家伙,也不看看咱俩谁的牙口够硬。”

黄少天念叨着喻文州的名字,声音软的像是一滩水一样含混又细糯,惹得喻文州又去捏了几下软糯的脸颊上的肉。

喻文州伸手揉了一把毛茸茸的脑袋,附身给了他一个轻吻在额头上:“好生休息,你这个小馋鬼。”

不得不说大鹏金翅真识货,喻文州思索了一下这几天黄少天重点打击捕捞的南溟特产,不得不承认他基本上看上的都是精华。

还是那么小个子的一个小家伙啊,喻文州带着笑意给自己伸手比划了一下黄少天化成半妖时候的高度,就像是人类11、12岁的小孩一样。一看就是被凤凰和孔雀宠着长大的,干干净净像是一张白纸,足够的随心所欲自由灿烂。

不长大真好,我就可以在你最美的时光里面,遇到了一个最美最干净的你。

留下了一个最美的回忆。

不过这个小家伙留下的回忆可真是有些……忍俊不禁,喻文州思索了一下怎么催缴一些伙食费,他盘算了一下,提笔给孔雀去了一封信。

黄少天醒过来的时候还是处于一种迷糊地状态,但是他还是本能地反映了过来自己到了一个新的地方,他朝着有着自己熟悉的气味的那个家伙所在的地方走了过去。

喻文州听着响动转过身去,就看着黄少天托着鲛绡赤着脚朝自己跌跌撞撞走过来。

“睡醒了?”喻文州伸手黄少天抱起来,有些促狭地问他,“还饿不饿?”

没反应过来的黄少天有些迷茫地看着喻文州:“啊?”

“瞧着还是没睡醒的样子讨人喜欢,”喻文州把迷迷糊糊地黄少天递给坐在对面的孔雀,“连嘴巴都安静了不少啊。”

“我弟弟什么样都讨人喜欢,”孔雀咬牙强调着,伸手接过自己的弟弟,“就是话多笨了点容易被拐带啊。”

“金翅大鹏一颗赤子心,说话直来直去的我挺喜欢的,”喻文州伸手给趴在孔雀怀里又准备睡过去黄少天捂了捂被子,“可就是别老把他饿着啊,瞧着那样子胡吃海喝的,感觉在我南溟的这几天算是吃了顿饱饭。”

“谁饿着他了!”孔雀有些恨铁不成钢地捏了下怀里金翅大鹏的嫩脸,“为了一顿吃的连命名权都卖了,黄少天你简直出息了啊!”

被捏疼了的黄少天终于彻底清醒了过来,他瞅着以欺负自己为乐的哥哥,伸手就扑到喻文州身上去了。

“嘿你还长胆了!”孔雀被自己弟弟踹了几脚,气极反笑地捏住那只软嫩的小胖脚,“别以为应龙君惯着你我就不敢收拾你,母上不在家你就得听我的!过来我带你回大雪山。”

“不要!”黄少天搂着喻文州的脖子不撒手,“你欺负我!”

“我哪欺负你了!”

“你哪里没有欺负我!”

“小白眼狼!”孔雀气哼哼地挽起袖子去搂黄少天的腰,“你要是今天不跟我回去你看我怎么好生欺负你!”

喻文州看着黄少天水汪汪的大眼睛,有些好笑地捏了捏送上门来的嫩脸:“你在成年前不能太久的离开大雪山,跟孔雀回去,乖啊。”

“我想吃蝤蛑墨鱼雪带大虾砗磲……”

“我有空给你送一些过来好不好?”

“我不想一个人孤零零地呆在大雪山!”黄少天死拽着喻文州的头发不撒手,孔雀也不敢把他硬抓过去,“母上又经常到处跑十年十年的不会来,孔雀他成了年也老是把我孤零零的扔在窝里面不管我!每天翻来覆去只能吃梧桐子!”

孔雀好想把这个向着外人告他黑状的小家伙摁在自己腿上打一顿,谁把他扔在窝里不管的?他们哥两哪个不是吃梧桐子长大的?自己还比他多吃了好几年呢!怎么搞得自己一副虐待他一样啊!

孔雀把愤怒地眼光投向喻文州,你带坏我弟弟,你把人养叼嘴了我以后怎么办?!

喻文州有些无奈地摊开手看着黄少天:“我答应你南溟永远欢迎你好不好?等你成年了可以翱翔在天地之间不受伤害的时候,南溟永远欢迎你……”

“来饱餐一顿。”

孔雀放声大笑:“哈哈哈黄少天你这个吃货啊!你丢不丢人啊?也只有应龙君这么心宽同意你把南溟当做你的餐桌啊!”

“你说的啊!?”黄少天拽着喻文州的衣袖睁着大眼睛一动不动地看着他。

“我说的,”喻文州一只手摸着黄少天的后颈,另一只手伸出一根莹白如玉的指头点在黄少天的额头上,“这是一个誓言。”

黄少天朝着喻文州露出了一个欣喜的微笑,喻文州看着他嘴角微微翘起的样子感觉就像是迎面吹来了带着融化坚冰的暖风,然后搅动了一池的春水让上面荡开了几丝涟漪落下了几片嫣红的花瓣。

孔雀不耐烦地扛起自己的弟弟就要离开,没有成年的幼崽最好不要长时间的离开他的出生地。而对于他们凤凰血脉来说,大梧桐是他们幼年时期最好的庇护。

黄少天和喻文州在这边依依惜别搞得自己是个专门破坏人家感情的一样,孔雀张开五色流光的翅膀,把因为离开喻文州庇护范围而又恢复金翅大鹏模样的黄少天抱在了自己的怀里。

“没看出来,”孔雀把已经有些恹恹地金翅大鹏小心翼翼地放回巢里面,“你化身的样子还挺可爱的嘛,过来躲什么躲我又不打你。回到大梧桐有精神多了吧?看你在南溟带着的那个半睡不醒的样子,你自己没有感觉到法力的流失吗?”

“没有,”黄少天扑进自己的哥哥的怀里,“那个家伙一直帮我维持着。”

“你到底是哪点得了应龙君的青眼了?”孔雀有些不解地把肥嘟嘟地金翅大鹏捞起来上下看了看,“招待你吃招待你喝把你当贵宾供着还帮你维持法力,你小家伙还真走运。”

“哥哥,”金翅大鹏像是一只金灿灿的大蝙蝠挂在孔雀的身上,“你觉得应龙好吃吗?”

“……”孔雀觉得自己耳朵是不是出了毛病,“你说啥?”

“应龙好不好吃啊?”

“……”孔雀揉着手上黄少天圆滚滚的肚子,“你吃人家的喝人家的睡人家的,你现在还惦记着吃人家那身肉?黄少天你自己想想你好不好意思?!不过想想滋味应该不错啊,好歹怎么说也是跟我齐名的大妖啊。”

“就是瘦了点……”黄少天嘀咕着,“不够咱俩吃。”

孔雀抽搐了一下,跟着假想一下应龙好不好吃这个问题确实很有乐趣。但是看样子自家弟弟那语气那样子是当真了不说,还在嫌弃人家肉少。

“你知不知道什么是应龙啊!”孔雀有些恨铁不成钢地摇着黄少天,“他可是烛龙一族的孩子啊!生来双翼龙身可唤云雨!”

“那滋味肯定不错啊……你想想他血脉纯净而且还是水之精华,肯定肉质鲜嫩!”

孔雀上下张了几下嘴巴,觉得自己无从反驳。

你对上喻文州那个家伙,被吃干抹净的是你啊小笨蛋。

但是他已经无力阻止自己的弟弟一门心思的要尝一口应龙肉的愿望,反正看在几辈的交情上,应龙君最多揍他一顿倒不会真的生吞活剥了这个惦记自身血肉的家伙。

“哥哥,”黄少天继续趴着问孔雀,“你为什么不给自己取个名字啊。”

“因为没想好吧,”孔雀顺着摸怀里软趴趴一只的金翅大鹏顺滑柔亮的羽毛,“也算是你运气好吧,反正那个家伙给你取个名字绰绰有余还是你赚了。母上这几百年不知道是在忙什么哪有时间管咱们俩。”

“那怎么才能长大呢?”

“你这么急着长大干什么?”孔雀有些无奈地把金翅大鹏举起来看着他亮晶晶的眼睛,“长大了有什么好啊,要扛起天地给与你的重任,要守护你想要守护的一切。你做现在这样的你不好吗?”

“有一点点不好,”黄少天慢慢爬上去蹭了蹭自己哥哥的脖子,尖尖的鸟喙啄了一下孔雀嫣红的嘴唇,“我要老是蹲在大梧桐上不能离开,只能吃着梧桐子。”

“那长大的好处呢?”孔雀回蹭了一下弟弟,“可以吃遍天下?”

“才不是呢,”黄少天趴在孔雀的胸口看着大雪山露出的点点星光,“长大了,我就可以以一个新的样子出现在这片天地,然后帮你扛起你一半的责任,然后守护我想守护的一切。”

“一个新的样子?”孔雀搂着金翅大鹏在松软的巢里面打了一个滚,幻化做原型拿翅膀盖在黄少天的身上,“听上去就很诱人啊……但是……”

“但是什么?”

孔雀把翅膀下面的金翅大鹏团吧团吧垫到自己身下:“你个笨蛋不是在喻文州的帮助下化形成功了吗?”

……

那就努力完成下一个愿望,靠着自己完全化形成功,然后养胖那个应龙君可以大饱口福。

喻文州在自己的寝宫内打了好几个喷嚏,他觉得自己有些怀念那个在南溟胡闹了好几天的金翅大鹏。

他会在天和海之间翻腾,快乐了就鸣啸,不高兴了就破云穿雾;他会用最快活的心境搜刮所有他想吃的东西,然后拽到自己面前来求一个表扬和一盘吃食;他会趴在他的身上叽叽喳喳说个不停,缠着自己好像有积年的话说不完一样。

连空荡到只有自己呼吸声的南溟海底都热闹了几分,欢快带动着整片海域的情绪,南溟扫除了一贯的广漠和沉寂,迎来了难得的几天阳光和煦风和日丽。

他就像是一束太阳,喻文州转头看向黝黑深邃的南溟海底。

应龙君伸手像是要去接住什么一样。

他看到有一束金光突破大海的束缚,从大雪山照亮到了他的心房。

从此心底藏了一个念想,金黄色的。

有一片纯金的羽毛飘啊飘,飘落在了应龙君最难以忘怀的地方。

小家伙你快点长大,很希望下一次遇见你的时候,你还惦记着我这身骨肉的滋味啊。



【1】

【3】

  792 68
评论(68)
热度(792)

© 天腐的多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