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腐的多喵

岁月长河,观之如瀑;绵绵尔期,攥刻于吾。


yys策划去死!!

 

三千如誓【10】


——我们不是活在童话里面,但是渴求一个童话一般的结局。

把喻文州关在门外后黄少天找了个靠窗的地方坐下来,看着一波一波打上来的浪潮的时候发现一些陈年旧事也像浪潮一样拍打到了心头。

他破壳的那天起到离开大雪山那段岁月里面,想的是怎样找到一个好的时间段可以溜出去玩玩,等他不得不离开大雪山以后,他却开始思念那段无忧无虑的日子。

大雪山的归属性啊,黄少天掰着自己的指头算自己有多久没有见过孔雀张佳乐了。在大雪山的时候他们两简直就是相见到两相厌的地步,隔三差五不找点事情吵一架打一架骨头都不舒服。再往后千万年间,除了一千年前的烈火明黄中的那一面,他们可以坐在一起安稳的见面说一会话的时间零零碎碎加起来估计还没有半年。

每次想到这事,黄少天都会不自觉地摸一摸自己的后颈,那里有一小块刺青一般的印记,每次摸到他自己都会不自觉地抽一抽嘴角。

他的应龙君啊……醋劲和占有欲不比那个阿修罗王来得小啊。

手段却是狠出自己好几段啊……

孔雀用一场大功德完完全全毁了如来算计他入因果轮回的谋划,纵然但是那是杀敌八百自损一千的谋划,从此以后便是彻彻底底自由自在的张佳乐和孙哲平了。

而喻文州呢?

黄少天摸着脖子瞅着翻滚不休的大海心里面一片安宁。

满肚子坏水的家伙。

但是谁让自己喜欢喻文州呢?就算是他有一肚子坏水自己都喜欢啊。

自从黄少天点燃过一次大鹏金火涅槃重生后,就觉得喻文州管自己管得越发的严了。但是在外人看来他这句话说得好没道理,喻文州放任他在南溟胡闹、在人间界胡闹、在天界胡闹甚至于到了最后黄少天胡闹到了冥幽,喻文州都是和和气气地笑着同抖着手指指着张牙舞爪坐在大殿房梁上面黄少天的鬼帝询问着是不是有什么需要补偿的。

三千世界六道众生都说,黄少天那浑身上下的跋扈和嚣张一半是孔雀养出来的,剩下的全是喻文州宠出来的。

“他的脾气秉性我才养出了一半?”

孔雀被阿修罗王送回了大雪山,黄少天听到这个消息便打点起来不知道积攒了多少岁月的吃食兴致勃勃地给他送了过去。想着要见到许久未见已经重活一世的弟弟孔雀也挺高兴的,在黄少天到达之前就逮了蹲守在大梧桐树边的灰斑翼虎,仔仔细细盘问了一遍询问这好几百年之间灵山下面发生的事情。

越问孔雀觉得越不对劲,感情自己养了好几千年养大了的弟弟被自己送到虎口啃得干干净净了?然后被吃干抹净都不说了,喻文州你先是没看好黄少天那张嘴被涅槃了一次,现在活过来了也不说了还让各种流言蜚语四处流蹿?

谁说我弟弟是又跋扈又嚣张的?!是谁说的那身气质只有一半归功于我?那叫嚣张跋扈吗?那叫英气勃勃少年意气鲜衣怒马你们懂吗?

有些时候喻文州被孔雀迁怒在在事实上其实是很无辜的,他很难用一种可以连贯通顺的思路来推测揣摩一下孔雀的想法。有些时候孔雀突如其来的神来一笔的举动言辞简直就像是天象中那颗萤星守祸一般轨迹神秘飘忽难测。

比如自己被责问为什么会有说金翅大鹏跋扈嚣张这般的传言。

喻文州瞅着旁边雪地上跟一头灰斑翼虎滚成一团兴高采烈的黄少天,有些感叹的开口了:“他本来就应该这样,他有嚣张跋扈的本钱和能力,何必学我一样?”

他有催山倒海的能力,本来就该是嚣张到不可一世的混世魔王洪荒大妖,何必学得我这般深渊暮气沉沉不可测。

孔雀歪着脑袋想了想,朝正玩的不亦乐乎的黄少天吹了一声长长的口哨。

黄少天扔开手上那团被他当面团一般揉来捏去翼虎,几步跳上梧桐枝桠坐在巢边脸色负复杂地把孔雀看着:“你喊声我的名字不会把你怎么样吧?你还当我是小时候被你当跟班一样溜来溜去,然后你一声呼哨我就跑过来了?你这是叫你弟弟吗?你有点当哥哥的样行吗?”

孔雀拉过黄少天的胳膊把人拽进了自己的怀里:“我不是叫我弟弟难道我是叫小狗吗?”

黄少天愤怒地支起腰肢要跟孔雀打一架,两个长手长脚的家伙搅合在一起你捏我的脸我掐你的腰,甚至到了后来发展到你扒我裤子我撕你衣服这种简直不能叫做斗殴的……

阿修罗王在千万年后想起当年那一幕,觉得如今有一个词形容的很到位,叫卖萌。

看着树上那场实在是有些惨不忍睹的架,阿修罗王凌空抽出一把重剑指着安安静静含笑看着那窝乱七八糟的喻文州,微微偏了一下脑袋:“来一场”

喻文州欣然一笑,就把阿修罗王领到大海上了。

孔雀提着自己的裤子一个扬翅砸下来暴力镇压了自己弟弟,把气呼呼变回法身的金翅大鹏团吧团吧揉了揉,比较赞叹地开口了:“重了不少啊,看来喻文州没亏待你。”

“那是,”黄少天趁着孔雀稍微放松,一个翻身卡住了孔雀的腿变回人形把他摁倒了自己的身下,顺手就朝孔雀上半身摸去了,“看看你!一把骨头!我都嫌你硌得慌也不知道那个阿修罗王怎么就不觉得睡你睡得不舒服啊?!”

孔雀嘴角抽搐了一下,伸手去捏黄少天的腮帮子:“你怎么知道不是我睡他?”

黄少天得意洋洋地去抓孔雀的手:“经验你懂吗?这是经验你不懂吧?哈哈哈哥哥我说就你这样怎么可能是睡阿修罗王的那个!”

孔雀冷冷一笑:“你被睡出来的经验?”

黄少天愣了一下后面红过耳继而勃然大怒,转头又跟孔雀打作一团。

等喻文州和阿修罗王从海里回来的时候,他们看见的是大梧桐下面一地五颜六色夹杂着金色的羽毛,以及大梧桐树上面两只团成一团互相抱着睡得正香的孔雀和金翅大鹏。

孔雀在大雪山陷入了沉睡,他需要一点一点恢复陈年的旧伤。他们等到孔雀在苏醒的时候便可再次团圆相会。

他们没有等到那一天。

孔雀堕了无间,黄少天在三十三天外守了三年,喻文州在南溟望了他三年。。

孔雀不出,黄少天无家可归,他最后还是趴在喻文州的怀里被他带回南溟那片深海里面。

“你说他俩是怎么想的呢?一个比一个傻,”喝光了南溟海窖里面陈酿的黄少天趴在喻文州的怀里,神情里面带着两分萎靡三分不解五分稚气和满眼怎么都驱之不散的伤心和委屈,“孔雀他不要我了,他现在就只想着怎么把那个阿修罗王救回来!他不管我了!混蛋混蛋混蛋!我守了三年!!他居然都不出来看我一眼!”

喻文州任由黄少天把他的衣服抓来蹭眼泪抹鼻涕的同时把他衣袖衣领折腾得乱成一团,嘴里面酒气混杂着一簇一簇的明黄的火焰就在他的眼前喷来喷去。

幸好这是海底不怕他这一把离火烧起来,喻文州有些无奈地揉着自己的太阳穴,搂着一口一口喷着火玩的黄少天温声细语地劝他去醒醒酒。

黄少天傻呵呵抬头看了喻文州一眼一头又撞进了喻文州的怀里面:“幸好还有你,文州你要不要我?要不要?你看孔雀现在不要我了你就要了我好不好?你敢不要我!你要是敢不要我我就揍你!要不要要不要?”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喻文州就算是知道黄少天说的不是那个意思,但是伴随着酒气蒸腾起来的绮丽气氛让喻文州不由自主地绷紧了后腰。黄少天一边在喻文州的怀里面拱来拱去一面去拉扯喻文州的衣服:“我帮你洗好不好?刚刚我是不是拿你的衣服蹭眼泪来着?”

喻文州默默在心里面补充着还有鼻涕,伸手抓住黄少天试图撕开他衣服的手:“我来我来好不好?别这么折腾了你呆在这别动我去给你找醒酒的好不好?”

“不好!”黄少天果断决绝了,发现自己手忙脚乱之间怎么都解不开衣扣,一怒之下就扑上去直接拿牙咬了。

喻文州简直都哭笑不得到灰心丧气了,怎么会有这么执着与折腾不休的家伙啊?他伸手去端住那张一心一意要跟自己衣服纠缠不清的小脸,抬起来微微一侧头就吻了下去。

唇齿相接的那一刹那,黄少天突然就安静了下来,他乖乖微张着嘴任由喻文州温柔缱绻地舔舐安抚着他内里每一处软肉。

就算是再过千年万年,喻文州在闲来无事搂着黄少天的时候,还是喜欢时不时跟他做一番唇齿纠缠的温存。他一直很贪恋那种感觉,在这样带着爱意的、探寻的举动里面,似乎是可以触及到他们彼此之间最平静最安逸的心境一样。

让人沉醉让人欢喜,像是躺在花海里面清风带来一片花瓣落在了你的唇上。

“喻文州,”黄少天呢喃着他的名字,手指绞着他打散披下来的头发,他的声音又轻又快还带着软嫩的鼻音,“文州文州,文州我喜欢你,我好想不仅仅是喜欢你,你喜不喜欢我?”

喻文州还没来得及回答就又被黄少天吻住,他撑着座椅扶手小心地框住在他身上撒欢作乱的黄少天,由着他亲完嘴唇又沿着眼角一点一点舔舐下来。

黄少天的声音越来越小越来越快:“我觉得你肯定喜欢我,你看我那么坏就跑了然后让你一等就等这么久。你每次都会等我你怎么就这么老实啊!让你等就等要是等不到怎么办?你是不是准备等到天荒地老还是准备再找一个?我警告你不准再找一个!我肯定会回来找你的!我才舍不得你去找别的什么玩意!你看看你们龙族生的都是什么?长得像蚌壳的长得像牛还是一条腿的!长得跟狗一样毛还是卷的!我给你说……”

喻文州搂着已经靠在他的肩膀上面逐渐安稳下来的黄少天,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这个混蛋把自己撩拨完了拿自己发泄完了就自己睡去了?看样子还睡得很香啊,喻文州转头看了看还打着小呼噜的黄少天,稳稳地抱起他往寝宫走去。

生平第一次被人夸老实,喻文州突然觉得有些受宠若惊,尤其是夸他的还是自己放在心底疼来疼去的黄少天。喻文州只觉得南溟海底那一股寒流都被慰贴成了温泉一般,身心都是一派暖洋洋的自得。

他从黄少天一番话里面得到了太多的真心,或者说黄少天从来都是把真心捧到你的面前,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就是嫌弃,喜欢狠了便是……

缠着你闹着你一门心思的期盼着你能注视他。

“太上不言情,至情不必言,”喻文州把黄少天塞进被窝,坐在床头仔细端详着他的面容,“但是我总觉得要是不对你说那番真情的话,实在是对不住你一颗真心。”

他的手指顺着黄少天的鼻梁一点一点划到嘴边,顿了顿伸手去给他压了压被角。

“你问我为什么我要等你,”喻文州的眉目含笑,“我要是不等你的话,怎么才能抓住你啊?你飞得那么快,一眨眼我可怕你就找不到踪影了。”

至于看上别的什么……

喻文州觉得自己口味还是比较喜欢黄少天这种的,不,是尤其贪恋金翅大鹏的滋味。

“下次再好生收拾你。”喻文州伸手点了点黄少天的鼻子后躺到了他的身边,“晚安。”

黄少天觉得喻文州老实这个印象维持了很久,甚至到了一种固执的地步。再到后来就算是再多的人妖鬼魔仙道佛告诉他喻文州有多么工于心计强于攻略,他要么把这个归结为喻文州本来就是天生聪慧,要么就是你们这群邪门歪道吃不到葡萄葡萄酸眼馋我家文州能力出众风采天成。

任谁听了黄少天这一番胡搅蛮缠毫不讲理不顾事实的话语后,都会摇着头的说黄少天这算是偏心护短到没边了,一颗心偏得估计得从南溟到北溟。

总归那都是我家喻文州的地盘,黄少天乐滋滋地想着。

黄少天偏偏就是喜欢,他喜欢喻文州,比喜欢还要浓厚很多的感情到了他心底的感觉就是喜欢,混杂着爱情亲情友情干净的不得了的那种喜欢。

想起他的名字都会心头一暖的那种喜欢。

在猎食中凶残地不得了的金翅大鹏有这样干净而又单纯的情感,着实难以理解。

南溟的老将旧部就见识过喻文州带黄少天上战场的时候他足够果断足够诡异妖邪的那面。那次事情是为了夺回上古战场一颗古龙族的蛋,本来四方的龙王就足够了,偏偏喻文州起了要将那颗蛋抱回去养的心思,就干脆带着黄少天一并去了前线。

惊涛骇浪间时不时地爆出一片夺目的金光,然后又瞬间泯灭在了翻滚的浪潮里面。

大鹏在展翼和提剑砍杀的两种形态之间变化地足够的快,往往一剑之威卷携着风声而至的时候大鹏的尖喙利爪也随之而来。

要说有什么遗憾吧……

“我觉得也没啥遗憾,”喻文州的扈从宋晓耸了耸肩,“虽然风声很大浪花很喧嚣但是我们依然可以很清楚的听到黄少的骂阵,这很不容易了,更何况我们还听了整整三天。”

三天战事结束后,黄少天如愿抱着一颗龙蛋爬上了喻文州的坐辇:“文州文州是不是这颗?我闻着有些你们龙族的气息但不知道是不是你要的那一颗!”

“辛苦了你了。”喻文州接过那颗蛋放到了一边,吻住了黄少天凑上来不停给他讲述自己光辉战果的嘴巴。

他们吻着吻着就滚做了一团,幸好喻文州的马车足够的宽敞和稳固,但是黄少天下车的时候还是忍不住扶了扶自己的腰。

回到寝宫过后又是一番胡作非为。

那颗龙蛋是喻文州选定的将来的继承者,他会继承整个南溟海域。黄少天对那颗龙蛋好奇得很,他是凤凰最小的儿子,孔雀是守着一颗蛋然后一直守到他离开大雪山。而在这之前他从来没有看过妖族有着幼崽的蛋是什么样的。

黄少天看着那颗蛋的目光炙热的就像是……

“我总觉得单独放你两在一起很不安全啊,”喻文州将已经可以满床打滚的那颗龙蛋放回他该在的地方,“你真的确定你只是好奇他孵出来什么样而不是好奇他的味道吗?”

那颗本来兴奋地很的龙蛋轻微抖动了两下,瞬间安静得不能再安静了。

“我不吃小崽,”黄少天撇撇嘴,“我就想看看龙小时候是什么样子!”

是什么样子?终于有一天黄少天如愿以偿可以伸手戳一戳提前破壳孵出来,浑身还湿哒哒的小龙崽后,他兴奋地连通知喻文州都忘了。

本来是龙族的小家伙结果格外亲黄少天这只翼族,而且还是翼族中可以食龙的金翅大鹏。但是天生就会趋利避害的小家伙在很多方面尤其听喻文州的话。

岁月长久到可以把你碾成滚滚红尘里面的一粒尘埃,然后飘散在三千世界里面无影无踪。

黄少天不知道孔雀等了多久的岁月,他只知道有一天人间界多了一个四季如春的地方,世间还多了一株天雨曼陀罗华。

幸好他的哥哥终究还是等到了心想事成如愿以偿的那一天。

黄少天闭上眼睛做了一个梦,梦里面有一个世界的花海。

再睁开眼睛的时候天色已晚,喻文州正给他盖上一层薄被,瞧着他醒过来的时候伸手去掐了掐他的腮帮子:“胆子肥了啊,敢把我关在门外。”

“我不吃秋葵不吃素我要吃顿好的!”

喻文州被他这趾高气昂的语气逗得一乐:“为什么啊?全素宴也是好的啊,对身体好啊。”

黄少天扭过脑袋想起心中刚刚那微妙的一点动静,还是开口了:“我感受到这世间又开了一朵天雨曼陀罗华了。”

便是终于在漫漫长路上,他们等到了相遇的那一刻。

喻文州和黄少天,孙哲平和张佳乐。

他想起当年孔雀跟喻文州说,你取得名字你得负责。

孔雀的名字也是孙哲平取得,是不是意味着张佳乐便是孙哲平所守护的了?

是不是从此就像是一本书的结局一般,他们永远快乐自如潇洒幸福地生活在了一起,就如同他和喻文州如今一样?


【1】

【11】

那颗龙蛋就是小卢www

想看烦烦抱蛋www

满地滚ing

肉在下章,周五www

感谢好苍苍好kin呜呜呜

g图美die

所以八荒如愿和三千如誓一套走的话还会多一个纯彩的小册子。

里面收录所有八荒三千的彩图以及纯甜恶意卖萌的小番外。

全部来自喻黄群亲友的好梗www

比如应龙喻总的副业

比如求偶期的翼族

捧大脸www

至于嘘嘘,最近别戳他了……他没网……

西安o来找我啊我坐摊~~摊位有嘘嘘明信片无料,就是那张光溜溜的杰西卡。还有2cm的无料以及最后的25本魔法世界,以及隐巷www摊位是B3-5(我们还是伞修一条街)

好扣子也会去西安o嗒ww隐巷全员写手除开还四清和好阿清,都在现场。

捕获隐巷韩张肖翔写手 @叶叶叶不修 会有特殊惊喜(可以摸全身之类的……

在厦门o的也是魔法世界20本ww这一批展走完就完售啦www

厦门o的摊位是:C1

  565 56
评论(56)
热度(565)

© 天腐的多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