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腐的多喵

岁月长河,观之如瀑;绵绵尔期,攥刻于吾。


yys策划去死!!

 

八荒如愿&三千如誓【番外】(1)


正文:

八荒如愿(双花):好大孙x好乐乐

三千如誓(喻黄):好喻总x好烦烦


你从来不知道的事情:

1妖族在人形时候也会保留着大部分原型的习惯

2翼族同窝的小崽相互小的时候就喜欢亲昵,比如相互梳理羽毛和剃掉喙上的残渣

3翼族是有换毛期。

4成年翼族大妖换毛期老是跟他们发情期相撞。

5换毛期后新生的毛皮会格外细嫩,以至于他们人形时候皮肤会相当敏感。

6这段时期的翼族需要看护。

7在换毛期或者发情期最好不要离巢。

8在这种时期中,他们的原型本能会很强烈。

 

“乐乐乐乐!好乐乐!好哥哥啊!张佳乐!二乐乐!”

“有事起奏,无事退朝,”张佳乐懒洋洋拎着孙哲平塞给他的电话,继续目不转睛地看着电视,“黄烦烦你胆肥了啊!还敢叫我二乐乐!”

“二乐乐!二乐乐!!二乐乐!!!二乐乐!!!!”

“大孙这个机器怎么关掉?”

“别别别!!!亲哥!亲哥!亲哥!你不能这么对我!我有事!!大事!!你听我说完!”

“说吧,好烦烦,有什么事?”

等孙哲平转过头的时候,他的脸瞬间黑了。

张佳乐不见了,沙发上只留着一个一闪一闪显示通话结束的手机。

“我去陪烦烦啦!”

孙哲平瞧着凭空出现的面前的一排金灿灿的字,决定下次再接到黄少天的电话就直接挂断!管他是来找谁的!

“掉毛啊?”

“……”

“啧啧,真难得,你掉毛你家喻文州没陪着你?”

黄少天掀开裹着自己脑袋的被子就扑上去把张佳乐压在了大床上:“谁掉毛!你才掉毛!我是换毛换毛好不好!?说得你最近没有掉毛一样!”

“我那是换毛。”

“我也是换毛!”

张佳乐瞧着压在自己身上死命摇着自己肩膀的黄少天,有些手痒地去摸宽大的衣服之间露出的细腰。手指触碰到肌肤的一瞬间,黄少天就打得哆嗦整个软了下去。

“哎?哎哎哎?!!”

“乱摸什么!”黄少天指着张佳乐的手指尖都在抖,“你那是什么表情!别忘了你也是翼族!你就没个发情期和换毛期撞上的日子么!你就没你家大孙有事临时离开还撞上这两个鬼日子的那天吗?”

张佳乐诚恳地摇了摇头:“虽然我够背的,但是这么背的时候正巧都让好弟弟你赶上了。”

黄少天悲愤地要死,把自己团吧团吧裹在被子里面卷成了一个蛋卷。

“真软!”张佳乐满意地压住了那一团蛋卷,“烦烦你真适合当抱枕和靠枕。”

“你再压我!!小心我家文州回来揍你!!靠!谁让你摸我肚子的!混蛋手拿开!痒哈哈哈哈!救命!不准!我靠我的腰!张佳乐你放手!救命!非理啊!!!”

张佳乐喋喋笑着,伸手去捏黄少天的下巴:“叫吧叫吧,叫破嗓子也没人救你。”

黄少天郁闷地要死,准备扑上去跟张佳乐一决雌雄大战一场,结果他忘了自己现在作为一只被裹成团的蛋卷行动有多么不方便,直接一头撞在张佳乐的怀里跟着他一并跌下了床。

“谋杀亲哥啊你!”张佳乐捂着自己的屁股,愤怒地扒出被窝里面的黄少天,“揍你啊小混蛋,摔着没有?”

“没有,”黄少天笑嘻嘻地伸手搂住张佳乐的脖子,“好哥哥我们出去玩好不好在家多无聊啊!我带你去吃好吃的好不好!我知道这里所有好吃的!”

“你还在掉毛啊。”

“是换毛!换毛!”

“好,是换毛,”张佳乐伸手捏了一把黄少天的腰,“关键是你还在发情。”

小脸粉扑扑的黄少天腰一软栽进了张佳乐的怀里:“啊啊啊!我又不会上街就找个人就这样那样了!你担心什么啊!又不是第一次发情了!”

“还这样那样,”张佳乐捏了下黄少天现在细腻软滑的腮帮子,继续伸手去捏他腰,“你有那胆子么?”

“说的你有似的,”黄少天冷哼了一声,埋头张佳乐的脖颈处蹭了蹭,“哎哎,不对啊!张佳乐你躲什么躲!让我再蹭蹭!靠!你也在换毛!你也在……唔唔呜……”

“你生怕大孙不追杀你是吧?”张佳乐捂着黄少天的嘴,“感动吧?哥待你好吧?小没良心的!”

“你也赶上这么背的时候了!”黄少天挣扎出自己的嘴巴,“那我们更应该出去好生玩一圈然后庆祝一下了!”

虽然这上下两句话说得很没有逻辑,但是偏偏张佳乐觉得他说的好像很有道理一样。在黄少天不停地各种花样百出的怂恿下,他决定开恩跟着黄少天出去逛逛。

他还没有逛过这一世的凡尘呢!!

“这是什么?”

“冰淇淋!要吃吗?要几个球?上次文州带我来过!这家好吃!每个球味道都不一样但是每个都好吃!!颜色还不一样!一个色一个味道!”

“好吃么?哪个色好吃?”

“都好吃!要不咱们每个色来一个吧?要是觉得哪个好吃就再点一个球!”

桌子上堆满了各色冰淇淋船,配合着水果和巧克力酱饼干棒可可粉以及果酱绝对让他俩食指大动。黄少天简直就是欢天喜地地凑到张佳乐的旁边坐下后塞给他一把勺子:“来吃来吃!文州被小卢求回了南溟我今天可自由了!来尝尝!可好吃了!”

“很热么?”张佳乐伸手去摸黄少天潮红一片的脸颊,“你温度又上去了?”

黄少天就着张佳乐的手蹭了蹭,然后把自己埋进了张佳乐的怀里:“还好还好啦!在外面没事的你放心啊!正好吃点这些凉的降降温不好吗?再说更热的又不是没遇到过,我可是烧了两唔……呜……”

“吃都堵不了你的嘴么?”

“唔唔……张佳乐你欺负我!”

“就欺负你了!”张佳乐捏着黄少天的腰把他摁倒沙发靠座上,又一勺冰淇淋塞进了黄少天的嘴里,“不欺负你我欺负谁啊?”

黄少天吚吚呜呜地被张佳乐掐着腰各种揉捏,换毛期的翼族太过于敏感了,黄少天本来就粉红一片的小脸现在已经通红了。又痒又麻的感觉从腰上扩散到全身,细密的汗珠子沁了出来几乎快把背上的衣服打湿透了。

“张!佳!乐!!”黄少天好不容易挣扎出来伸手去挠张佳乐的下腋,“靠!你别以为就我一个是!让你挠我让你挠我让你挠我!哎哎!乐乐你坐稳啊!!”

店员好无奈地上来提示,你们的冰淇淋再不吃就要化了。

张佳乐嫌弃地看了黄少天一眼:“小混蛋,你等着我待会好生收拾你!敢挠我!”

“o( ̄ヘ ̄o#) 哼!”黄少天拽过一个冰淇淋船搁在自己的面前,“你等着!看谁收拾谁!本少要是今天不欺负死你!哼!!”

张佳乐塞了一勺冰淇淋在自己的嘴巴里瞟了啃得很欢的黄少天一眼:“黄烦烦你倒是看看谁欺负谁!我不把你欺负得欲生欲死我白大你这么多岁了!”

黄少天鼓着腮帮子一勺塞进了张佳乐的嘴里,特别理直气壮地重复张佳乐塞他一嘴冰淇淋时候的话:“吃都堵不了你的嘴啊!”

张佳乐舔了一下嘴边的冰淇淋:“你的这个味道好吃!我还要!”

黄少天立马把剩下的全塞到自己的嘴巴里了。

张佳乐无语地看着黄少天腮帮子一鼓一鼓的看着自己,简直有伸手戳几下的冲动。他朝店员挥一挥手:“再来一盘他那个味道的!”

那家冰淇淋店的所有店员算是开眼了,就看着两个还蛮秀气斯文的少年打打闹闹之间消灭了全部冰淇淋。

黄少天一招手还要了几个蛋卷冰淇淋塞到张佳乐的手上:“来啃这个!这个就是要吃蛋卷!这个啃起来可好吃了!”

张佳乐一手一个蛋卷看着黄少天左右开弓折腾着他面前的冰淇淋船,抬起胳膊肘杵了他一下:“鼻子鼻子,看你!还有腮帮子还有嘴边!”

黄少天头也不抬继续奋战着:“你帮我!”

张佳乐瞧着手上两个蛋卷冰淇淋好为难,黄少天一边把自己的脸伸到张佳乐这边来,一边还不忘继续塞着吃的:“快啊!脸上黏糊糊的不舒服啊!以前咱两一个窝的时候不经常这样吗?快点快点!”

张佳乐想想也是,以前老是他来打理吃南溟送过来海味吃的喙边毛羽乱成一团的黄少天。一下一下替他剃干净那一小撮毛后还要帮他把羽毛理顺。他凑上去舔了舔黄少天的唇角那团模糊成一片的冰淇淋,觉得滋味还不错,又凑上去把嘴角腮边和鼻尖的都舔舐干净了。

似乎背后有什么咔嚓咔擦的声音,张佳乐有些不解地抬起头,黄少天已经本能地靠在他的怀里蹭了蹭,然后把自己下巴架在张佳乐的肩膀上拿脖颈摩擦着他的脖颈。

张佳乐觉得有点不对,黄少天已经开始本能地做出一些他们还不会化形的时候做的一些动作了,这说明……

张佳乐伸手去摸黄少天的额头,使劲掐了一把黄少天的嫩脸:“小混蛋!你怎么不说你现在不对劲啊!都烫成这样了你还敢在外面晃?”

“你不也是一样么……”黄少天有些委屈地瘪瘪嘴抱住张佳乐的腰,“跟着你又不会出事怕什么啊!”

“我带你回去!”张佳乐摸了摸黄少天嫣红的小脸,“你刚刚吃了什么,我怎么闻到有一股酒味?”

黄少天伸手去端那碗他啃了一半的冰淇淋船,把他捧到张佳乐的面!:“这个,好像是里面有酒心巧克力?还有酒味的冰淇淋!味道不错你要不要尝尝!”

张佳乐好奇地尝了几口,突然反应过来伸手捏了把黄少天的大腿:“转移什么话题啊!我带你回去!买单!”

听到买单两个字,店员特别好心的小跑过来报价:“一共是xxxx”

张佳乐立马伸手戳赖在他怀里蹭来蹭去的黄少天:“掏钱!”

黄少天把自己下巴支在张佳乐的肩膀上,在自己伸手摸来摸去,先是掏出一颗圆圆的珠子看了看又塞了回去,然后他的手摸到了张佳乐那边被张佳乐捏着下巴吼了回去,最后他慢腾腾地从衣服里面拽出一根……

纯金的羽毛。

不,虽然店员觉得那就是一个黄色的羽毛,然后好心提示到:“我们只收现金。”

“这是纯金的!你那是什么眼神?!”黄少天突然愤怒地开口了,“我又不白吃白喝!这毛你以为是随便来的吗?多得是跪在南溟海边上求的呢!赏你一根是恩赐好吗?!”

“这位先生……现金或者是刷卡啊……”

“你还记得你家文州给的什么吗?”张佳乐戳了戳黄少天的脸,“可能现在金子不值钱了。”

“我记得还值钱啊……”黄少天一脸无辜地看着张佳乐,“是不是没给够啊?我再给一根?怎么现在东西价格涨了这么多啊,我记得上次在秦淮河边上一份狮子头再加几坛子老酒文州也就只隔了个珠子在桌子上就够了。”

“可能南溟的珠子比较值钱?”张佳乐伸手去摸黄少天的口袋,“刚刚看你摸了个珠子出来!快先给了!”

“不要!”黄少天奋力扒拉出张佳乐在他身上摸索的爪子,“”那是文州给我的!我才不给别人!张佳乐我知道你身上也有东西!你反正在换毛拔两根你自己的毛咱两凑凑不行吗?!

……

那个场景太兵荒马乱了,张佳乐觉得就算是自己在不知世事至少也知道买东西要给铜板银锭金瓜子的,黄少天你摸出自己的一根毛还当是万年之前蛮荒之初么?

但是没记错的话,金翅大鹏的羽毛脱落下来以后确实是纯金的啊。

但是为什么他们就是不要呢?难道黄金真的不值钱了?

最后他俩瞅着越来越多的人观望了过来,对望了一眼平地便突然来了一股大风。混乱之中张佳乐黄少天手拉手扔下两根黄金羽就溜没了影。

跑出去好远,黄少天拉着张佳乐的手靠在自家墙边上大口大口喘息着,张佳乐搂着他的腰就捏住了他的耳朵:“怎么办!你居然连怎么给钱都不知道!我第一次吃霸王餐就是因为你这个小混蛋!”

黄少天捂着自己的耳朵有些委屈地去捏张佳乐的腰:“明明给了的!我还给了两根黄金羽!你别以为你可以装作不知道我的羽毛有多值钱!我可是能供养起一座金山琉璃的金翅大鹏你懂吗?!”

“是啊,”张佳乐摸了一把黄少天越发绵软高热的腰身,语气又轻快又调侃,“从小就知道离家出走,离家出走不说了被喻文州卖了你估计都会倒替他数钱的是吧?还数得乐呵呵的!”

“别捏了……”黄少天趴在张佳乐的肩膀上,“我想回家……”

“在你家门口呢。”

“我想回大雪山……”

张佳乐终于觉得有那么一点不对劲了,他掰过黄少天的脸看了看,然后下了一个很中肯的评语:“黄烦烦你也知道害相思病啦?你家喻文州走了才多久?谁说的今天可自由了?”

被揭穿的黄少天跟着张佳乐一路从自家门口纠缠打闹到了二楼那张大床上,然后他俩在大床上滚做一团。黄少天压在张佳乐的身上准备扒了他的腰带把他手捆起来,不料张佳乐直接掐着他肩胛骨一带就把他的衣服解开捆在他胳膊上。半褪下衣服卡在胳膊肘上完全限制住了大部分的行动力,张佳乐一边试图打个死结上去一边坏笑着去摸黄少天的下巴:“你可劲挣扎吧!我看着衣服料子像是你家文州的!男朋友衬衫啊!黄烦烦你舍得你就可劲挣扎吧!”

黄少天再次被戳破小心思干脆就破罐子破摔了,他伸手抽出张佳乐的腰带就准备扒了张佳乐的裤子:“是啊是啊!你弟弟我过的可有情趣了!话说乐乐你过得也不赖嘛,裤子大了这么多你穿谁的啊?你家大孙的?哟……”

黄少天吹了一个口哨,故作轻佻地扒下张佳乐的裤子就去摸他的大腿:“乐乐你逗我啊!我说你外面的裤子穿孙哲平的我不管你了,里面的你俩也混着穿?看来还真没哥哥你过的有情趣啊!”

张佳乐奋力提着自己的裤腰不让黄少天动手动脚:“混蛋!我是走得急穿错了好吗!?本来我两的衣裤就差不多穿错了很正常好不好!”

“啧啧,就你两那个体型,”黄少天实在觉得身上的衣服不方便,几下拖下来扔一边光着上半身去扒张佳乐的手,“算了吧我瞅着这个内裤可不是你的尺寸啊!二乐乐你害羞什么啊!你扒我衣服的时候怎么不想想影响啊!我让你扒我的衣服!让你扒我衣服!”

“说着你家喻文州跟你一个体型似的!”张佳乐跟黄少天磕上了,长脚压住黄少天缠上来的一双白嫩的腿,腰上一个使劲就把黄少天摁倒了自己身下,“给我老实点!滚来滚去又是一身汗黄烦烦你倒是觉得很舒服是吧?快去给我洗澡!洗完澡我还要洗呢!”

黄少天本来都爬起来了,听完转过头去笑嘻嘻地搂着张佳乐的脖子又跟他滚进了那堆软和的被子里面:“好哥哥你晚上要留下来陪我过夜啊!”

“感不感动?”张佳乐搂着趴在他身上的黄少天使劲揉了几把他的脸,“今天晚上你就以身相许好好伺候爷吧!”

“爷!”黄少天埋在他的肩窝里面蹭了蹭,“咱俩现在就去鸳鸯浴多好?叫什么来着……颠鸾倒凤?”

“去你的!”张佳乐一脚把黄少天踹下床,“洗澡去!”

懒洋洋爬起来的黄少天走到衣柜里面扒拉了半天拽出两件衣服:“乐乐啊你等会穿我的还是你舍不得换继续穿你家大孙的内裤啊?”

“我就将就你的吧,”张佳乐在床头摸索了一会拎了一本书下来,虽然“咱俩尺寸不一样啊。”

“也是,我觉得我的比你大多了。”

在张佳乐反应过来之前黄少天已经利索地闪避躲进了浴室。张佳乐气哼哼地拎着衣服站在门口决定等黄少天出来好生揉捏他一顿。

等他们两个洗完又一并躺在那张大床上的时候,张佳乐套上黄少天的睡衣上衣,伸腿去踹正在给自己套上睡衣短裤黄少天的小腿:“你家就没第二件睡衣吗?”

“有,文州的,”黄少天穿好裤子去给张佳乐扣扣子,“哎呀乐乐你家大孙啥事都包办了么?你越活越小了啊!脸扣子都不会扣了?”

“说的烦烦你扣得很好一样,”张佳乐嫌弃看了眼扣错位的衣服扣子,也懒得去解开再扣了,伸手捞过黄少天的脚踝把他拽到了自己身边,“过来我抱抱,我看你最近长肉没有?”

黄少天抱住张佳乐的腰顺手拉上了窗帘打开了小夜灯:“来吧来吧,今天可以随便摸。”

随便摸?

黄少天觉得自己要为自己一时嘴欠付出代价了,张佳乐和他都在换毛期和发情期相撞当中,体温升高不少的同时新生的皮肤毛羽太过于……敏感了……

“张佳乐……呜……”

“怎么你今天温度老下不去啊?”张佳乐趴在黄少天的身边去摸他的额头,瞧着他一身雪白的皮肤染上朱色后小模样又软又嫩又可口,“哎呀烦烦今天你这么秀色可餐我要是把持不住怎么办啊?”

其实张佳乐也好不到哪里去,唯一好一点的就是他还没像黄少天一样烧得骨头都软了,陷在软厚的被子里面连动都懒的动了。但是黄少天一个劲地拉着他的手指头蹭来蹭去,他就顺便戳了黄少天脖颈几下。

然后黄少天一声呜咽就更软了。

“就你这个样子啊,”张佳乐戳着黄少天戳得不亦乐乎,“看来你身子骨倒是被喻文州睡服了啊,这么本能就软了腰。烦烦你这样子真招人疼啊,我都快把持不住了。”

黄少天愤怒地强撑起来拉过张佳乐就准备好生一展雄风,张佳乐瞅着他腰都是发颤的,伸手一捏顺势就压了上去:“就你这小样,哼!”

黄少天伸长腿就去勾张佳乐的小腿:“你才小样!对你有样那你来试试啊!”

张佳乐搂着那截细腰就往上摸过去,贴着肩胛骨那一截最敏感的区域可生折腾着。黄少天被这一下刺激得不是有点大,耳羽羽翅和长尾都轰然炸开了。

“混蛋……你欺负我……啊啊……松手别碰那里!张佳乐!二乐乐!啊啊啊!好乐乐!好哥哥!救命啊……别……”

“自己不穿上衣!”张佳乐得意洋洋地继续欺负着手下触感格外细腻光润嫩滑的肌肤,感叹他这么好的一个弟弟就便宜喻文州这么多年了。

黄少天被欺负狠了,伸手扣住张佳乐的细腰,一股灵力就灌进了手指按住的阳关穴。张佳乐一声急促的尖叫哽在了喉咙口,还没反应过来整个人都软了下来栽倒在了黄少天的身旁。

黄少天急促喘了几口平复了呼吸就翻身压住张佳乐:“让你欺负我!反正咱俩都是翼族的!我有的你也有!你以为我不知道怎么收拾你吗?哎我发现你比我软的还快啊!反应有这么大吗?乐乐你手心好烫啊!腿都并起来了!”

“靠!”张佳乐缓过来奋力地伸长腿绞住黄少天不断凑上来蹭着自己的那双长腿,“黄少天你还长胆了!连我豆腐都敢吃!这天底下也只有我吃别人豆腐的份好吗?”

“除了你家大孙,你还想吃哪家的豆腐?”黄少天不怀好意的勒住张佳乐的腰,“再说了,你是被你家孙哲平吃干净豆腐了吧?”

“谁说的!”张佳乐奋力反驳道,“明明是我上他!”

“切!”黄少天不屑地往张佳乐下身瞟了一眼,“就你那尺寸!”

张佳乐脸红了又紫紫了又红,伸手就去扒黄少天的睡裤:“我的尺寸?说的你好像见识过一样!说的你很有尺寸一样!”

“就算你有尺寸!”黄少天努力从张佳乐的手上拽出自己的裤腰,“你家大孙还不是压着你翻来覆去上上下下梅开三度一夜八荒十全十美!”

“我让你试试到底是谁被梅开三度一夜八荒十全十美!”

孙哲平黑着脸瞅着床上打成一团的两个一个没穿上衣一个没穿裤子的家伙,他就赶在夜深之前来接人回家,就跟着刚刚到家的喻文州上了楼,没进屋就听到一串梅开三度什么的,然后打开门……

喻文州笑眯眯地掏出手机照了张:“隔壁还有一间干净的空床房。”

已经反映过来的黄少天一脸坏笑地瞅着门口伸手去摸张佳乐的大腿:“来啊,你来试试,一夜八荒个你家大孙给我看!”

孙哲平脸更黑了……

黄少天不竭余力地火上浇油:“好哥哥你不是准备好生让我躺着让你收拾么?我躺好了!”

孙哲平瞅着翻身就把自己埋在被子里面死活不出来的张佳乐,怒极反笑,几步上前扛起那团软糯的蛋卷就往隔壁房间走。

黄少天得意洋洋地拖过一床被子,继续雪上加霜:“好乐爷!你不是准备今晚上让我好生伺候吗?我都……我……我……”

“你都把衣服脱好了?”喻文州靠在门边相当温柔体贴地替他接上了没出口的半句话,“就等着他来让你服侍了?”

“文州……”

“我在呢。”

“……好文州…………”

“乖,”喻文州走过去,捏着被自己养得已经长出一层匀称软糯细肉的黄少天,“要好生跟我说一遍你们今天干了什么好事吗?我瞧着这张床乱的很啊。”


——

下面就是各自的肉啦www

就是想看乐乐烦烦各种滚来滚去

小鸟小的时候就喜欢蹭来蹭去啊,而且会替对方剃掉嘴边的食物残渣。

然后各种在窝里面滚来滚去团成球www

  949 89
评论(89)
热度(949)

© 天腐的多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