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腐的多喵

岁月长河,观之如瀑;绵绵尔期,攥刻于吾。


yys策划去死!!

 

天鬼明夷【1】

给好重花的投喂www

这个算是八三版本的伞修吧,明鬼伞哥x天人叶修

(科普……你们先问有啥想知道的我再科普吧……)


第一章


“我当年逃家,临走到门口给自己算了一卦。”

“是什么卦象?”

“偏偏那一卦算到我心口上了,从此我再也没有算过卦,凡事想想那一卦就足够了。”

“这么灵?”

“不是,那一卦,把我想算的都算上了,我想人这一辈子,求不到比这个更好的卦象了。”

“你也是人?”

“说的我不是人一般,难道同你一样,是茫茫大荒中的游魂野鬼?”

“我可不单单是鬼。”

“我却也不是一般的人。”

大地裂开了,天幕摇摇欲坠。浓黑的火焰带着橘黄的炙热从地心喷薄而上冲天而起,吞吐间一片愁云惨淡,连带着天光日君都染上了尘埃。

“你算的是哪一卦?”

“地火明夷。”

“……真是……应景。”

又有一束地火炸开了,流光飞溅中把尾音吞没地影影绰绰,再也寻不到半点痕迹了。

他当时接了句什么来着?

叶修闭了闭眼,满眼春色关不住,关不住的都是一腔情思漫漫无寻处。

再怎么看,一身富贵堂皇满袖风流他都是人世间的一抹孤魂,孓然一身。

偏偏他不是鬼,孤零零的比游魂野鬼还要寂寥萧瑟。

就算是身边花团锦簇,他也是孤零零的一个背影,冷凄凄的一只独雁。

无人并肩,无可并肩。

叶修伸了一个懒腰,瞧着秦淮河畔一片歌舞升平管弦丝竹喃喃自语:“这算不算是常言所谓的,人在高处不胜寒?”

偏偏他也不是个人。

他们之间隔着天地之间的距离,从三尸黄泉的大不敬之地到三十三重天的天人之地。就算是银河从天际落下来也流不过这么远的距离,然后有一日他们就遇见了彼此。

提弓过苍黄,大雪满弓刀。

重矢带着血气和一串爆破音从他的耳边擦过,然后把他身后的那只九鸣钉死在了干涸的土地上。大片血色混杂着飘零的碎雪就像是泼墨山水一般,在他的眼底撕扯出一片狰狞艳色。

弓头上带着弯刀,刀锋涟涟之间倒映着一张面容。容貌是一等一的绝色,身姿也足够的矫健,鲜血和素白刻画出的画面绝对是色授魂与的倾国倾城。但是指着自己脑袋的那只箭,一点都不让人赏心悦目。

“好巧……”叶修默默举手示意自己没有攻击性,“我只是路过而已。”

“是很巧。”美人点了点头,依然保持着挽弓瞄准的姿势。

一个小小的抱着美人小腿的小家伙伸出头看了自己一眼又迅速地缩了回去。

“我绝对没有要抢你们炎鬼地盘的意思。”

“第一,我不是炎鬼,”美鬼微微笑着又上了一支箭在弦上,“第二我不觉得你抢得赢我的地盘,第三,我也觉得好巧。”

“你试试?我觉得你的脸要是破相了会很可惜的。”

然后,他们就打了起来。

本来叶修还占着上风呢,还能自如地伸出手去摸对方的脸,然后得意洋洋地发表一下感触:“手感不错嘛,你们炎鬼真的会分阴阳么?我看着不像啊。”

“确实啊……”被他掀翻在地负手擒住的大鬼突然抬头给了他一个微笑。

然后他后面说了什么?

叶修记不清楚自己怎么让大好的局势被瞬间扭转然后被摁倒地上的成了自己,似乎那一瞬间色授魂与了一般,单是看着那个笑容都可以把自己看傻看愣,然后忘了魂去何方人归何所,最后在一片冬意中窥见一抹春色盎然。

那个趴在不远处看得津津有味的小鬼拽着什么东西,就乐颠乐颠地扑了上来:“哥哥哥哥!绳子绳子给你!捆起来捆起来!!”

不带这样的啊……

被捆结实拽走的叶修看着大鬼抱起小鬼,然后两只鬼简直就是欢天喜地一只手拖着九鸣一只手拽着绳子就往回赶。

“哥哥!晚上就吃他吗?”

吃什么吃啊小鬼!就知道吃!什么都敢吃小心吃成个胖球。

“你不觉得皮会太厚了吗?”

……喂喂怎么能这样说啊!

“瞧着细皮嫩肉的,”小鬼趴在大鬼肩头吞了吞口水,“为什么皮会厚?”

叶修试图用眼神警告一下大鬼。

“可能因为太老了吧。”

……等着咱俩呆会再打一架。

头发里面还带着一簇一簇橙色火焰的小鬼看来真的对他好奇的很,趴在她哥哥肩膀上睁着圆溜溜一双大眼睛目不转睛地看着自己。

叶修冲着她露出了一个笑脸。

小鬼一脸惊奇地转过头抱住她哥哥的脖子:“哥哥他会笑啊!”          

“活的当然回笑啊,”大鬼看着她的笑脸也很开心,“好歹是个人啊。”

“什么叫做好歹是个人?”叶修踹起一个小石子正中大鬼的膝窝,“我可不是一般人啊!”

“对,很快就是死人了。”大鬼头也不回抱着小鬼加快了脚步。

“我真的不是人……不是……我真的不是一般人,”叶修无奈地加快了脚步,“我从三十三重天下来,住在九层云端银河之巅。”

“真巧,”大鬼停下了脚步,一层鬼蜮森然的黑气从他脚底蔓延开来,“我们来自三尸黄泉之下。”

天云河和地黄泉。

“哥哥,他就不能吃了吗?”小鬼抱着自己的手指尖来回看着对视的两个人,声音又软又委屈,大眼睛里面眼见得浮上了一层水雾。

“……能吃”叶修嘴巴张张合合,“但是我不好吃。”

“为什么啊?”

叶修认真思考了一下,对上大鬼那张脸,心一横:“我皮厚而且太老了。”

很后来的一天,大鬼瞅着爬上自己床还嬉皮笑脸说我热抱着你凉快的叶修默默补充道:还心黑。

洪荒之初,天鬼同祭。

“你说你不是炎鬼啊,”叶修凑近了打量着大鬼的面容,总觉得他身上带着兵戈和秋意交织而成的凛冽,眉如远山目比秋水还混杂着意外的开阔大气,“那你是谁?”

幽幽魂火在他的眼底燃烧,他站在阳光下面没有任何畏惧。漫天诸神三尸众鬼总会有自己的弱点,他们在冥冥中长大,然后被天地束缚影响,最终选择出一种对外展露的模样。

“你是在问我姓名还是别的?”

叶修一时忍不住就嘴欠了:“能问阴阳么?”

美色误我!叶修翻来覆去念叨着。

色是刮骨刀,是糖衣后面的炮弹,是点染了胭脂的雪刃。

尤其是这个美色战斗力实在是惊人。带着刀尖的弓头在自己脸上冷飕飕地划过,还拍了两下。美鬼俯下身子凑近了看着自己,鼻尖都快碰到一起了:“你为什么对我性别这么敢兴趣?怎么,看上我了?”

叶修趁机仔仔细细打量了一遍凑上来的颜如玉,语气诚恳:“蛮好看的,但是还没看上。”

“是么,那真可惜”,刀尖顺着脸颊就滑了下去,沿着骨骼的棱角一路刻画,“我倒是没吃过也没剖过天人,今天让我遇上一个了我倒是看上了,得带回去好生研究一下。”

“那有什么好可惜的?”

“我替你可惜,”刀尖划过喉头然后挑开了衣领,“临死都没个能看上的。”

这是夸我呢还是损我呢还是夸他自己呢?

叶修摆出一脸讨喜的笑容:“你看我这不是还没长成年吗?”

“所以?”

“考不考虑一下养肥了再吃?”

“我凭什么要在我家养一个吃闲饭的?”

“……”叶修的手指尖都在抖啊,“你怎么就这么嫌弃我啊?这么嫌弃有种你放了我别吃我啊?”

“哥哥!!肉!!养胖了有肉!!!”

……小鬼你就是来克我的吧?

大鬼明显很宠小鬼,到底还是把叶修给拎了回去。

“承蒙你妹妹看得起啊,”叶修赖在地上不肯起来,“我其实真的很有用的,起码我会打猎。打猎等于什么,等于你多了一个人来养你家小饕餮。”

叶修眼睛眯起来的时候就像是一只懒洋洋的青丘九尾,盘算着什么坏事然后递给你一个诱饵:“不考虑留下我直到成年了再吃吗?”

炎鬼都是不经饿的,小炎鬼更是时刻恨不得有东西可以让她磨磨牙。她现在就抱着一块烤的半生不熟的蛇肉眼巴巴地看着另一块还在烤的肉。

“还有你烤肉的手艺真烂。”叶修看着那就块蛇肉感慨万千。

“你会烤?”

“当然!”

半个时辰过后。

“那个其实……”叶修举着烤的外糊里焦根本看不出原样的蛇肉,小心翼翼地给一脸凝重看着他的大鬼解释着,“其实我刚刚有半句话没说完,我想说的是,当然不会。”

“哦。”

“你没别的想说的?或者想问的?你这样庄重严肃地看着我我很紧张啊。”

“我就是想看看,”大鬼用白皙如玉的手指摩挲着自己的下巴,“你到底脸皮有多厚来着。”

“要摸摸看吗?”叶修特别诚恳这看着他。

小鬼立马欢天喜地的丢下手上还没啃完的肉,扑上来就捏住了他的脸,又捏又揉简直就像是得到了一个可心的玩具一般。

“唔……你不管管……嗷……你妹妹吗?”

大鬼特别悠闲地看着自己的妹妹:“她喜欢就好,正好她挺喜欢的,你就留下来吧。白天跟我出去打猎,晚上好好陪她玩。”

“对了,”临着解锁之前,大鬼捏着叶修的下巴上下打量了一下,“有名字么?没名字我不介意帮你取一个。”

“有,当然有,”叶修偏偏头方便对方打量自己,“我叫叶修,你们俩呢?”

“苏沐秋,”苏沐秋指了指还在欢欢喜喜把玩着叶修手指的小炎鬼,“我妹妹苏沐橙。”

“你妹妹是个炎鬼,”叶修瞅着苏沐橙玩着自己的手指尖一双大眼睛里面全是欢喜,“你是什么?我瞧着你不像是炎鬼更不像是其他的鬼族。”

“我是明鬼。”

千万年后有个人说过,当若鬼神之有也,将不可不尊明也。

第一只从三尸黄泉河底爬上来的,混沌之初的那一只鬼。他没有分化没有属性,然后再天地游荡一番后他还是原来的那副模样。

“倒是你我很好奇,”苏沐秋瞧着叶修细皮嫩肉的模样开口了,“你是哪一支的天人啊?”

“我从三十三天银河之巅下来。”叶修现在的模样像足了青丘九尾盘算的神情,“九霄之上云海之端。”



【2】


八荒如愿&三千如誓

湾家印调:喵~ >▽<

天窗:喵~o( =∩ω∩= )m  

印调:喵呜咪


正文试阅:

八荒如愿(双花):好大孙x好乐乐

三千如誓(喻黄):好喻总x好烦烦

番外:喵~ >▽< (肉有两篇,全部收录在特典本子里面www)


隐巷可以拆售ww:喵呜

魔法最后余本带走(最后3本啦www):喵~ >▽< 


喻黄群福利圆形纯彩图文喻黄本子的天窗:喵~ >▽< 


  510 43
评论(43)
热度(510)

© 天腐的多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