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腐的多喵

岁月长河,观之如瀑;绵绵尔期,攥刻于吾。


yys策划去死!!

 

天鬼明夷【3】

第三章:

确实是最完美的一段时光,苏沐橙可以在叶修和苏沐秋的放任下一直长不大,然后任由他们两个抱在怀里带着她漫山遍野地跑。给她戴上他们抢来的仙君苦苦守候了好几百年才开花的一朵华沙天,带她去看去摸刚刚满了一个月的妖族幼崽。

她趴在没有任何其他妖物可以靠近上去的大梧桐树冠上,伸手去摸那只又圆又肉睁大眼睛同样好奇看着自己的金翅大鹏。然后翅膀上的绒羽和手指尖相触的一刹那,她咯咯的笑声和金翅大鹏悦耳的鸣叫交织成了一片。

然后苏沐秋抱着她带着叶修,在愤怒得不得了的孔雀已经爆棚的法力轰炸之下狼狈的逃下了大雪山。

只要是她感兴趣的,他们总会替她弄到手。

苏沐秋弄不到手的,叶修也会帮她弄到手。

“哥哥,”苏沐秋趴在苏沐秋的肩膀上,搂着他的脖子贴着耳朵窃窃私语,“叶修哥哥是不是会和我们一直一直在一起啊?”

“不想吃他了?”苏沐秋拍了下苏沐橙的背,“把他吃掉了我们也会一直在一起啊。”

“不要,吃掉了就没有陪着哥哥的了!”苏沐橙搂着苏沐秋的脖子蹭啊蹭,“没有人为了讨好哥哥专门给我找好多东西了!”

“……”苏沐秋顿了顿脚步,“为了讨好我?”

苏沐橙一脸正经的点点头,满脸乐滋滋的得意洋洋:“最开始肯定是为了讨好你!不过现在他可喜欢我了!比起讨好你!他更喜欢我!”

“是么?”苏沐秋捏了捏苏沐橙的小脸,朝着不远处叶修站着的地方微微一笑。

叶修觉得四周一冷,手一抖就把一束开得正好的小桃红摘了下来。

转过头的时候看着苏沐秋抱着苏沐橙站在抽出的嫩绿新芽的浅色柳烟之中,眉眼之间都是一片水雾氤氲,大的那个风采卓绝天人之姿,站在那里就是芝兰玉树生于庭阶。小的那个也是雪玉可爱。

有些时候叶修在想,到底是自己是天人血脉还是苏沐秋是。当自己和他同样从一片混乱不堪中厮打拼杀回来后,就算是同样被溅上半身各色血迹,苏沐秋横看竖看都比自己要潇洒自如那么一点点……一点点!!

叶修觉得苏沐秋那张面容在这方面肯定有加持作用,自家那张如诗如画的一张面容染上怒意是玉面修罗,然后别家的便是鬼叉阎罗。对,别家的就是指瑶池边上那只,别说长大了他有催山倾海的能力,现在脸一黑就有黑云压城城欲摧的感觉。

不就是拔了他一次毛么,小气。

叶修把玩着手上那株开得艳丽的小桃红,转过头来对上苏沐秋的笑脸:“我替你带在耳边好不好?这样才叫人面桃花相映红啊。”

看,苏沐秋得意地看了瞬间蔫搭搭趴在他肩头上的苏沐橙,然后破天荒的第一次没有因为叶修调侃他性别阴阳而动手揍人。

被赏了一个笑脸的叶修有些受宠若惊,但是他很快就因为苏沐橙不理他这件事转移了注意力。他丝毫不知道他刚刚在这对兄妹之间没有硝烟的一场博弈当中“伤害”苏沐橙一颗脆弱的小心肝。

小炎鬼不理叶修啦,任凭叶修哄了又哄骗了又骗,许愿许了发誓发了,苏沐橙仍然撅着嘴巴不理他。

叶修苦恼了一整天,那天晚上爬上苏沐秋的床百思不得其解地看着兄妹两极为接近的一张面容:“怎么你们兄妹两都这么脾气古怪啊?”

苏沐秋硬生生被他吵醒了,抬眼看了叶修一眼,伸手一个困锁锁住叶修四肢就把他当做人肉垫子压在了身下,顺便还给他下了一个禁止出声的符咒。

做往后一年的桃红石榴落再到红叶白雪,叶修还陪在苏沐秋和苏沐橙的身边。还是小孩子模样的苏沐橙趴在的大床上面看着苏沐秋给叶修打理着武器,叶修趴在自己身边睡得天昏地暗。

什么时候开始叶修在家里面就懒得和抽了筋骨似得,干这些琐事杂务的都成了哥哥啊?

应该是叶修在打碎自家第两百多次碗碟,然后又拿红色配了绿色明黄配了暗紫给自己选衣服样式的时候吧?

苏沐秋抽搐着嘴角敲了敲叶修的脑袋:“阿修你说你除了打架打猎厉害,你还能干什么?”

叶修耷拉着脑袋收拾了一下地上的碎片,毫无悔意地想了一下这个问题:“说不定我能干你。”

苏沐秋冷哼一声:“你来试试?”

苏沐橙歪着脑袋思考着:“哥哥哥哥!你怎么干啊?”

叶修噎住了苏沐秋也噎住了,最后还是苏沐秋拎着苏沐橙的衣服领子,把她带出去哄着她玩着刚给她带回来的小白玉石子让她忘了刚刚那个问题。

转头拎着叶修的脖子把他拖出去揍了一顿。

接下来家里面所有的大小事情都被苏沐秋包揽了,叶修吃饱喝足抱着同样吃得心满意足的苏沐橙杵在墙边看着苏沐秋忙上忙下啧啧感叹道:“沐秋你真能干啊,出得战场下得厨房,有啥你不干的么?”

苏沐秋抖了抖手上的水:“我什么都干。”

“啧啧,”叶修感叹两句,放下苏沐橙让她自己出去玩,“真贤惠啊!谁娶了谁有福啊。”

苏沐秋转过头来看着他,表情和平时没有什么区别,但是叶修生生从他的眼底看到了一簇一簇肆意燃烧的鬼火。

“什么都干,包括干你。”

自作孽……叶修被哽得几乎无语凝噎。

猎捕厮杀的时候他们并肩而行,提着猎物回到家。叶修看着苏沐秋打理食材包养武器,然后喂饱蹲在他身边两个家伙后,两个人就凑到一起慢慢研究着他们手上所有的资源和苏沐秋新提出来的武器的模样。

“你研究这做什么呢?”叶修看着那叠图纸,“想要当天下第一扬名立万啊?”

“听上去蛮有意思的,”苏沐秋侧过脸来看着叶修,“要不要跟我一起站在巅峰啊?”

又圆又大的月亮挂在窗棱上,月光和烛光交错印在苏沐秋的脸上,叶修只觉得苏沐秋眉如远山眼似秋水,然后着了魔一般伸手就去摸了一把。

苏沐秋愣了一下,耳朵尖突然就通红了。

然后也伸手摸了一把叶修的脸。

但是有什么不一样的感觉在他们之间滋生蔓延,苏沐橙作为一个炎鬼对于情感的变化的把握就像是她对于火焰的把握一样与生俱来天资卓越。虽然不知道他们之间又有了什么新的情感连接彼此,但是,感觉……这个并不是什么坏事?

肯定不是坏事,总觉得这样下去,有一天他们会是真正的一家人的!

这样有什么不好?!

少年时期的往事和情愫是埋在土地里面的一颗饱满的种子,它似乎在等待春风春雨的造访,然后在突破那层束缚后争先恐后的绽放着花朵标示着自己的存在和美好。

或许再给他们一点时间,或许他们是知道的……

或许他们不知道。

他们马上就要成年了,成年了啊,成年了就会有更广阔的天地,成年了就会有更激烈拼杀合作和更美好的被寄与的未来。

第三年。

第一朵山巅悬崖上盛开的铁血梅花上面的晶莹雪落下来,成了早春他们住所边那朵打苞的桃花上的一滴晨露。

再过千年万年,不管苏沐秋是否还在他身边叶修都觉得自己那句话没有说错。

春水初生,春林初盛,春风十里,不如你。

然后他转头伸手接住第二年落英缤纷的时候,已经是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

就像是陷在了梦貘交织的一个梦里面,然后猛然被拖拽出来的时候便是身处万丈深渊。

他一直觉得那段最快乐的、最自由的,就算是被日常琐事磨砺得烦恼不堪自己却是甘之如始的日子,全部断在了一个夏季收尾之前。那是一抹最疼痛的记忆,刻在了骨髓里面。听到消息的时候还是一片空白没有任何反应,伸手一摸才知道眼泪落了下来。

说些什么?不知道啊……

应该怎么做?不知道……

苏沐秋……

那个时候地火还没有平息下去,四分五裂的天穹和天地之间残破的支柱还没有完全的修补完。女娲为了她捏出来的那些所谓“人”的玩意亲自下海宰了一只海鳌,天地之间还么有区分出完整的界限的时候,后土就沉了冥幽。

从此三尸黄泉蒿下三途成了地狱九重五方鬼城,六界众生五行之物皆在一卷生死簿上。

除了他,苏沐秋。

三途河的淤泥漫上了河堤,天地之间就像是从来没有这个身影没有这个名字一样。

混沌中诞生的鬼王明鬼苏沐秋归于了混沌之间,从此他无处可见。

对于叶修而已不仅仅是无处可见,苏沐秋遍布在他的世界里面已经不可分割了。

不管他明白也好不明白也好,叶修无处可逃。

一年三百六十五日每日十二个时辰,那么长那么短。

大悲无言,至痛无声。

死去何所似,托体同山阿。

天地间没有了那个苏沐秋,只有拉着苏沐橙还挣扎活在三千世界的叶修。

小小的那只炎鬼趴在叶修的怀里,哭了半个月,等她终于停止抽泣抬头时已经是半大的姑娘了。叶修伸手替她抹掉泪痕,拍着苏沐橙的背让她站起来。

“还有我呢,”叶修牵着苏沐橙的手慢慢往外走着,“天上地下珍奇异宝那么多,我们一个一个搜刮过去,总可以找到方法的。但是现在我们还要继续活下去啊……为了他也好啊……必须活下去……然后找到他……找不到的话……”

他的语气还带着颤音,但是越说越坚定,越说越像是描述一个事实。

叶修之于苏沐秋是什么?苏沐秋从来都没有说过。

苏沐秋之于叶修是什么?叶修还没有明白过来。

但是九天十方,他发誓会让他们曾经说过畅想过的愿望一一实现。

【1】

【4】

ft:伞修其实一点都不虐

因为叶修已经完全走出了伞哥已经离开的这件事了。

但是如果伞哥不走的话,就不会有现在的叶修了。

  274 33
评论(33)
热度(274)
  1. 琉歌天腐的多喵 转载了此文字

© 天腐的多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