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腐的多喵

岁月长河,观之如瀑;绵绵尔期,攥刻于吾。


yys策划去死!!

 

君子如腓【1】

于锋挺喜欢猫的,但是猫咪不待见他。

相当不待见,见着他撒丫子就跑算是很给面子的了。他曾经亲眼见过一只懒洋洋趴在墙头晒太阳的野猫,突然就炸毛弓背冲着他叫得那是一个撕心裂肺。尾巴都直戳戳竖起来,上面的毛全炸开了跟一根鸡毛掸子似得杵在身后。简直就是跟他有着不共戴天的仇恨般惨叫着的同时,张牙裂嘴示威性地露出两颗小尖牙。

问题是于锋那时候还根本来没看见看见墙头有只猫呢,那只猫就一边示威惨叫一边不停地往后倒退着。同样受到惊吓的于锋猛地一抬头,就见着那只猫左腿跘着右腿一个哆嗦就一骨碌从墙头滚下去了。

简直……太蠢了……

“你倒是个例外啊,”于锋试探性地蹲下来伸手想去摸眼前这只雪白的胖猫咪,“没项圈?这么胖的野猫还真没见过,你真是猫么?不怕我?”

那双溜圆的碧绿猫眼一直盯着他,竖瞳变圆又立了起来,然后歪着脑袋把无辜又水汪汪的眼睛眨了两眨就自动把毛茸茸的脑袋送进他的手心蹭了起来。

于锋生平第一次被猫示好,努力压抑着心底迫不及待想要抱住这只胖猫蹭来蹭去的冲动。

“来,别怕,让我抱抱,”于锋小心翼翼地把手从脑袋移开,一路沿着它的脖颈挠下去,然后穿过两条前腿架住就整只捞进了自己的怀里,“真的不怕我啊?这么小一只?”

但是真的好胖……

也真的好小啊,于锋拿自己的手比划了一下,两只手就能把这只猫完全抱在手上,整个身长就只有他两个巴掌长,倒是尾巴又蓬松又粗而且毛还很长。

而且好肉好胖好圆的样子……

于锋一只手拖着它的屁股,顺手捏了一把:“真是野猫么?没项圈也没铭牌……那跟我走好不好?跟我啦?我真的抱你回家了啊?”

被摸了屁股还被摸了尾巴的猫咪看上去懒洋洋的,扒开于锋的外套就把自己埋进去了。

太主动太热情了……

于锋搂着一只投怀送抱的猫咪受宠若惊得简直不知道怎么办才好,手足无措地抱着暖烘烘的一只毛球转身就直奔最近的宠物店。

捡到了就归我了,没有铭牌没有项圈赶紧买一个套牢了表示这就是我家的了!

至于这是不是一只野猫……管他之前是不是,反正以后他就是我家的了。

于锋简直一分钟,不一秒钟都不能等,没有现成的激光刻字的铭牌那就先拿项圈表示这只猫有主了!宠物店的收银的小姑娘看着于锋绷着一张脸都按耐不住满眼的愉悦,伸手去摸趴在他怀里像是睡熟了的猫咪。

“这是什么品种啊?毛这么长还是白的,但是看脸盘却像狸猫啊。”

于锋想了想:“刚刚捡的,算是中华田园猫?”

小姑娘满脸你逗我!

“捡的?!”小姑娘捏着肉嘟嘟的爪子把粉嫩的肉垫亮给于锋看,“哪家野猫会这么胖这么干净还这么温顺?还有这长相也有人舍得让他当野猫?对了话说它是是男孩子还是女孩子?别是你拐的吧?”

“没有,真是刚刚捡的,”于锋托着怀里毛团的屁股,给小姑娘看死活挂在他身上不肯送爪的猫咪,“你看还挺小的一只,遇到我就不松爪了。”

“我也想捡一只……”小姑娘可怜巴巴地看着没有丝毫表示让她抱一下的猫咪和他的新任主人,“你在哪捡的这么乖一只小极品啊,不挠人还这么温顺干净的?”

于锋想了想,嘴角微微翘起埋头亲了一下毛茸茸的脑袋:“我家楼底下。”

太过分了!这简直是当着没猫的人公然秀恩爱!而且就是为了证明炫耀一下你们两个就是天造地设八字合顺的一对是吧?!

小姑娘腹诽着满脸这就是一见钟情缘分天注定不要太嫉妒我的于锋,转头决定再给他推荐更好更贵的一批猫咪用具!

窝在于锋怀里的猫咪眨了眨眼睛,然后就把自己团起来安稳的睡过去了。

简直太乖了,于锋如愿以偿把猫抱回家才发现这只猫有多乖,趴在他膝盖上能不动就坚持不动,剪爪子磨爪子要哪只爪子就给哪只。

“怎么这么乖啊?”于锋抱着猫去浴室,“生怕我不要你么?”

被他搁在热水里面都不反抗的猫半睁着一双大眼睛,懒洋洋的小模样简直下一刻就能睡给于锋看。于锋觉得今天一整天心都能给这只小家伙高兴化了,就着热水揉了一把:“肯定吃准了我舍不得不要你,怎么这么招人疼啊?!来抬一下腿,我给你洗澡……”

直到洗干净捞出来把一身雪白的毛给他吹干理顺,于锋终于发现哪里不对了。

“不会叫么?”于锋端着猫咪下巴趴在床上跟他对望,“叫一声啊?”

猫咪瞟了他一眼,脑袋偏到一边去了。

“不会叫还是不想叫啊?”于锋挠了挠他的下巴,“叫一个,乖啊,明天给你小鱼干。”

那双大眼睛转过来看向自己的时候,于锋突然觉得似乎自己好像看懂了他想表达什么。

我不叫你就不给我吃的么?

“给给给,”于锋伸手示意自己投降,“你能跟着我走都算是你归我了,不会叫我也要把你养着,养得……再胖一点,再胖一点简直就完美了。”

再胖一点估计抱起来手感更好。

那双翡翠碧玉一般的眼睛又大又圆,眨巴着看了他几眼,就扑楞着耳朵自发钻进叠好的被子里面,光露着一根蓬松的毛尾巴在外面亮给于锋看。

这真是用完就丢的典范。

“感觉我好像欠你的一样啊,”于锋扒开被子搂着猫躺在床上,拽过被子盖在他们两的身上喃喃自语,“但是为什么觉得,这样……蛮爽的?”

像是终于知道了,相聚之间的距离。然后在一伸手之间,终于等到了自己想要的。

“你归我了,”怀里抱着一只暖和柔软的毛团,于锋觉得心情从来没有这么好过,“我的了。给你取个名字好不好?”

一只肉垫摁到了他的嘴上,于锋睁眼看着猫咪伸出爪子摁住自己的嘴巴,心里面简直欢喜得可以炸开一样,亲了一口肉垫后,整只搂过来狠命亲了一口:“嫌我吵还是嫌我给你取名字啊?算了算了,快睡吧!明天还要带你去宠物医院检查一下。”

窗外是繁星点点,隐约可以看见银河划破天穹落下。抱着这只猫就像是搂住了一个世界一样,于锋就在这种异常满足中闭上了眼睛睡了过去。

被他搂得死紧的猫咪挣扎了一下好歹把自己的脖子拯救了出来,一对绿汪汪的眼睛并没有像普通猫咪一样放出幽幽的冷光。他艰难地伸出一只肉爪去触碰于锋舒展开来的眉间,小小的尖牙在一张一合得嘴里若隐若现。

“这么快就睡着了?”

于锋细微的呼噜声传了出来,似乎根本没有察觉发生了什么。

“我又不是猫……你居然没认出来,不是说没转世么?那就是傻了?”

于锋突然一个翻身就把看着自己的毛团压在了他的身下,似乎觉得手感很好,就顺势蹭了一下又狠亲了一口。

“……靠……压死了……怎么这么重啊……简直……”

“压力山大……别亲了……你到底睡没睡啊?”

毛团拼死从他身下挣脱了出来,凑上去吻了吻他的嘴角,顺便拿粉嫩的舌头舔了一口。

“这回你得记住啊……我可不是猫……我是腓腓啊……再认错的话……”

“我现在简直怕开口把你吓死啊……真的不是傻了么?居然把我认成猫了……”

“算了,懒得跟你计较……记住我是腓腓就好……”

“还有,你本来就欠我的,我叫郑轩,要是记不起来的话,这回就换我不要你了。”

“靠……别压我……”那只自称叫郑轩的腓腓来没来得及顺过气,就又被于锋拖进了自己的被窝,然后团吧团吧压到了身下。

“……压力山大你怎么这么重啊……”

 

第二天于锋醒来的时候,拿一只不肯出门不肯让他抱的“猫”没了办法。

“出来啊,”于锋跪在自己床上,试图向缩在床角的那一团毛球朝着自己高举着肉垫、亮着爪子的“猫”表示自己没有恶意,“出来吃饭好不好?或者我带你出去逛逛?”

骗猫呢?昨天晚上你说要带我去看兽医!

郑轩懒洋洋地打了一个哈欠,瞟了于锋一眼,把自己团得越发得严实了。

“乖啊,”于锋手慢慢伸向自家的毛团,“先吃饭好不好?想吃什么?昨天买了那么多口味的猫饼干喜欢哪一个?”

不好,郑轩舔了一下自己的爪子,转过去继续给于锋看自己锃亮的被磨平了的爪子。

……算了还是露牙算了,这个有杀伤力一点。

于锋伸手抓住那只想收回去的肉爪,捏了捏简直要陶醉在那个手感里面了:“来来来,让我抱一个,保证给你好吃的。”

你骗猫还是骗鬼啊?

但是郑轩忘了,他现在是以一只长得像猫还没猫大的原形腓腓出现的,在于锋的眼里他除了能卖萌就估计只剩下很能吃了……

不然怎么长这么胖的?

至于武力值?

呵呵,爪子都剪了你还谈什么是武力值?在绝对武力面前,一切反抗都是无效的。

于锋心满意足地抓住郑轩,揉完脑袋揉肚子然后顺便又摸了一把屁股。

“这么胖啊,”于锋把他塞进自己衣服里面,“我简直赚到了,把你喂得再胖一点好不好?”

只要不让我看兽医什么都好商量!别出门!!卧槽!!你真准备带我去看兽医?!!

郑轩现在面临着是暴露身份吓死于锋还是被他带出去任由兽医收拾的艰难抉择,等他慢吞吞地抬起爪子准备牺牲于锋得时候,他才发现自己已经被抱出门了……

门咔哒一声关上的时候,郑轩觉得自己的心简直就是拔凉拔凉的……

要去看兽医……兽医……兽医……

我堂堂腓腓,上古大妖凭什么要看兽医?我又不是宠物!!

郑轩心里面翻来覆去地堪比黄少天骂阵一般的腹诽着,但是外在自从被于锋塞进了自己怀里以后,一直保持着岿然不动淡定乖巧的模样。

除了死死扣着于锋衣服的爪子,扯都扯不下来。于锋干脆连同衣服一块脱下来想把衣服和“猫”一起交给兽医,然后郑轩简直就是在瞬间爆发爪速扣住了于锋的裤子。

满眼大有你有本事脱裤子啊!

就算脱了裤子还有内裤可以抓我才不信你能全脱光!

“简直要成精了啊,”兽医感叹地摸了摸郑轩的下巴,“养得很好啊,毛顺脑袋圆身子也圆。肉垫眼睛眼角也干净,养了几年了?”

于锋弯腰搂着一只扒着他裤子不放的毛团,有些艰难地仰头看着兽医:“才捡到……”

这猫的样子根本不像是才捡到的好不好?养得朱颜玉润得可以掷地有声落地砸坑的你告诉我才捡到?看着你两的互动劲就不是一天能养出来的样子好吗?

兽医满脸不相信有点刺激于锋,他试图证明一下自己刚才的话:“我两比较投缘,一见钟情行么?”

当然行……

不就是人猫恋么?兽医表示他看多了。

“来,”兽医笑起来如同二月的春风一般,手上弹了弹准备好了的疫苗和注射器“现在你要帮你一见钟情的对象做一个重要的选择。”

被阉还是被阉,这是每一只公猫在落入兽医手上都要被迫接受的一个事情。所有的兽医只会告诉你一只猫被阉了以后你会省掉多少麻烦为社会作出多少贡献。

不过在这之前,我们先打一针疫苗。

“放心,”兽医温柔地捏了捏郑轩的肉爪,“我之前还和人打赌上一只被我阉掉的猫,过了多久才发现自己没了蛋蛋这种事情。”

郑轩在认真的思考怎么挠了这只兽医然后撒丫子开跑。

“他怕得很吧,”于锋有些心疼地想把他抱起来,“你看死活勾着我的裤子不放。”

“喔,”兽医表现得特别得又把握,“这个好办,你挠挠他后腰试试。”

“啊?”

“是个男孩子吧?”兽医蛮有把握地蹲下来准备看一看,“顺着脑袋慢慢地摸下去,然后挠他后腰,挠爽了他自己就送爪了。”

“……”于锋睁大眼睛表示这是个什么原理?!

郑轩已经吓得爪子都要把于锋的裤子抓穿了,这个兽医知道的太多了吧?!一双大眼睛睁着眨都不会眨了,尖牙露出来死死盯着兽医的手随时准备咬下去。

于锋弯着腰搂着一只都要把自己裤子拉掉的郑轩,觉得要是真把他那啥了估计还没回去就自己又得被猫抛弃了:“要不下次吧?下次?你看他……都要咬人了。”

“行,”兽医温柔地揉了一把郑轩的脑袋,“反正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今天我都排满了还真没时间给他做,下次直接装到笼子里面带过来就不会这样扣着你裤子不放了。”

躲过初一的郑轩表示没有十五了!回去就摊牌!

他就算是再懒得解释前因后果三生三世!他也不会拿自己的蛋蛋……哦不是拿自己的以后生活幸福开玩笑好吗?!

不过……他明显忘了,正在一边给注射器消毒的兽医,还准备先给他打一针啊!

被于锋从后脑到耳朵到下巴摸的正舒服的郑轩正在盘算着今天回去怎么摊牌的事,就被兽医一针扎在了后颈上。随即爆发惨叫的不是郑轩,他倒是忍住了,但是活生生地把爪子直接抓穿裤子勾住了于锋腿上的嫩肉,还很是挠了好几下。

等于锋抱着一只蔫不拉几的“猫”准备回家了,郑轩已经拿着屁股对着他了。

“瞧,”兽医脱下手上的手套,“小家伙不理你了,回去好生安抚一下,挠挠后腰什么的。”

于锋不知道兽医给了他一个多么棒的建议,他的心思全放在了怎么安慰一下身心都受到了重大伤害的郑轩身上。

要不……挠挠他后腰?

于锋坐在沙发上,试探性地手往下移准备试一试,才刚刚挠了一下,本来动都懒得动的郑轩突然整只背就弓了起来,尾巴翘的老高上半身就塌陷了下去,两只爪子不安分地在他腿上磨来磨去。

太有效了!!于锋满心欢喜正准备再来一次趁热打铁安抚好郑轩的时候身上一重,一只细白的手就伸了出来摁住他的手。

“别碰,”手的主人声音带着细微的沙哑和颤音,“别乱碰啊……简直压力山大……”

他的怀里多了一个少年,皮肤细腻雪白得可以看见苍青色得血管,全身光裸没有穿衣服。而且脑袋埋在他怀里露出来的纤长白嫩的后颈上有一个很明显的针孔印子。

这都不算什么,于锋僵直了身子想着,最关键的是……刚刚趴在自己腿上的猫呢?多出的这个人是谁……不对……他……是人吗?

【2】

ft:

腓腓:

(牛首山)又北四十里,曰霍山,其木多榖。有兽焉,其状如狸,而白尾,有鬣,名曰腓腓,养之可以已忧。——《山海经·卷五·中山经

翻译:(牛首山)再往北四十里就是霍山,这里到处是茂密的构树。山中有一种野兽,形状像狸,却长着白尾巴,脖子上有鬃毛,名称是腓腓,人饲养它就可以消除忧愁

你们猜于锋大大是什么?

  397 74
评论(74)
热度(397)

© 天腐的多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