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腐的多喵

岁月长河,观之如瀑;绵绵尔期,攥刻于吾。


yys策划去死!!

 

君子如腓【2】

但凡是人,长这么大总听说过那么一两件灵异事,多多少少知道些忌讳。

但凡是男人,总是会有点小羡慕诸如牛郎常大用谢端之辈,能遇上一位不管织女也好牡丹仙子亦或是田螺姑娘,总算是一段艳遇。

反正不管结局也好吃亏的可不是自己,甚至说不定就是天注定的一场风月无边。

当然前提是捡到一只不管是狐狸也好猫也好甚至老虎,总归不能跟自己一个性别。

郑轩趴在于锋怀里,勉强把他手从自己后腰扒下来,捏着于锋肌肉僵成石头的下巴左右摆动看了看:“怎么就傻了啊……”

惊吓过度,惊吓过度。

于锋活了二十几年可能想过给自己捡只猫回来,但是他真的没想过给自己捡一只能变作小美人的猫回来。以至于他过度惊异之下第一个反应就是捏着断裂开来的,落到自己手边的皮质项圈,抖着嗓子问:“……你……你这样吃猫粮吗?”

“不吃,”郑轩对上于锋的眼睛,“我不是猫我吃什么猫粮?你吃什么我吃什么。”

接下来说什么?

于锋绷出一张脸的这很正常简直正常得不能再正常了的样子,让人觉得他是不是经常遇见猫变人这种事,不对,他说他不是猫……

“不是猫是什么?”于锋看着他后颈上的那一点针孔印子,带着认清现实的绝望和一点难以想象的狂喜更加确定了怀里面人样的家伙就是自己捡回来的那只胖猫,“那你怎么不在扎针前说啊?”

“你行动得太快了,”郑轩打了个哈欠,“昨晚上被你压了一晚上睡都没睡好,大清早的就被你弄起来我根本没反应过来就被你抱出门了。”

合着又怪到自己头上了,于锋腹诽着却拿趴在自己身上的郑轩无从下手,手搁在没穿衣服的郑轩身体旁边近了又远远了又近,简直又尴尬又让人焦虑。

偏偏那个家伙还不自知,一双雪白得不可思议的胳膊缠上来搂住他的脖子,然后额头就抵了上来。那双他才看了两天,却又似乎无比熟悉的、带着苍青和碧蓝色泽的猫儿眼就这样直接的对上了自己的眼睛。

还以为这么白的一双手会是和汉白玉一个温度,于锋不自觉地腰板都挺直了,满脑子拼命地找着一些和现在场景不相关却又始终环绕着这个家伙的话题想。比如总算见识了一下温香软玉是个什么情况,这算是什么?艳福不浅还是……

就算是艳福不浅也不该……跟自己一个性别吧?

郑轩抵着于锋的额头,稍微歪歪脑袋看着他僵硬得不行的一张脸:“真下傻了?我最后说一遍啊,我是腓腓,叫我郑轩就好。”

“喔……那……那我是于锋。”

“我知道你是于锋,”郑轩瞟了他一眼,“不是于锋我找你干嘛呢?”

说的我好像一个负心汉啊,于锋有些挫败地想着,这个叫郑轩得家伙就像是一只猫一样,整个看上去就连那双漂亮的大眼睛里面都是满满一片懒洋洋。长得又好看骨架又小,别是自己小时候不懂事的时候在哪见过他小时候,然后愣是把人家认成姑娘说长大了要娶吧?

于锋脑袋里面翻来覆去地拼命回想着自己到底在这之前干没干过类似的事情,没等他想出个所以然,郑轩已经安安静静窝在他的怀里睡着了。

于锋觉得活了这么久他的终于轮到他的三观被刷新的时刻了,不过再大的冲击也抵不了他现在本能性把睡熟了的郑轩抱上床塞进了自己的被窝。

于锋觉得自己要冷静一下,冷静下来才好思考问题。于是他拎出扫把拖布,决定先打扫一下卫生然后把自己屋里再收拾整理一遍。

等于锋卖力地把家收拾了一圈后,终于可以冷静地坐下来想一想这几天到底发生了什么。

首先,他捡到了一只猫,雪白的大长毛,还有一对碧蓝的大眼睛。脸盘子长得好不说了,该圆的地方圆,身子粗尾巴也粗,摸上去也有肉毛又顺又舒服……

不对!等等!现在不是想他品相好坏、摸上去舒不舒服的问题!

重点不该是他被一只叫做腓腓的但是看上去就是一只胖猫的家伙,找上门了吗?

其次这只腓腓居然还能变成人样。

这才是重点吧!于锋你被满脑子美色冲昏了是吧?捡了一只非人的家伙回来还好吃好喝地供着养着,你现在不该想想要怎么办?

该怎么办呢?于锋有些不自觉地转过去看着窝在他的被窝里面睡得正香的郑轩,养着他到底不是养只猫啊,养只猫就是平常寻个开心,但是养着他……

他说他叫feifei……到底什么是feifei?哪个feifei?

于锋迟疑了半响伸手去揉了揉那头浓黑的头发,这家伙抱回来的时候浑身雪白一团肉球怎么看怎么萌,怎么成了人形倒像是水墨画染的色一般?

要不要留着养?虽然看上去好像自己不吃亏的样子啊。于锋凑上去仔细看着他的眉目,觉得倒真的像是水墨画上走下来的。天地用最闲适的心境和时光,一点一点磨砺出了的淡粉雪白浓墨朱色,就着风流的那点韵味然后写意一般的飘逸几笔勾勒出了轮廓。

看上去就觉得心境都安逸闲适了许多。

或者,可以留下来养着试试?

于锋心里面有一个声音从最深处露出不可遏制的一股执念,把他留下来,然后就像是宠着一只猫一样,不对,不仅仅是像是宠物那样宠着……

他看上去可比猫还要乖顺好多啊。

于锋皱着的眉头早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就舒展开了,他的嘴角开始带上笑意,他的手轻轻描绘了一下郑轩眉毛的走向,然后默默的下了一个决定。

那什么时候再去买个项圈?

不过现在最紧急的事情是搞清楚到底什么是腓腓,于锋麻利地,摸出了手机准备问一问万能的度娘到底什么是feifei。

然后于锋很快就会发现,中国文化博大精深,中国汉字古朴深奥。排列组合了半天!到底是哪两个字他还是不知道啊!于锋愤怒的给手机充上电,然后转身继续收拾房子打扫卫生,顺便决定出门买点菜晚上回来做顿好吃的。

不然这家伙要是醒了饿了怎么办?他都说了自己不吃猫粮啊。

对了,虽然不是猫但是看着脾气模样都像只猫,他吃鱼么?或者他会喜欢海味河鲜?

于锋扣上门的时候还破天荒的检查了一遍锁没锁好,他本来以为自己的生活只是多了一个围着转的小家伙,没有想到会有这么打一个“惊喜”。

他不知道他捡到了什么,甚至说他根本不了解来找寻他的郑轩是什么。恰好在于锋循规蹈矩活了这么多年的时候闯入的腓腓,或者说……

郑轩……郑轩…郑轩啊。

他在心底念叨着,这个名字好像很耳熟,就像他的模样一起面善。要不是他当时震惊下还能压住自己的行动,他估计会像是初见林妹妹的贾宝玉一般脱口来一句这个家伙我曾见过。

好熟悉,好期待。

虽然未曾见过他,然我看着面善,心里就算是旧相识,今日只作远别重逢,亦未为不可。

书中如是说,于锋便当是如此,这是应了缘分的久别重逢,他开始期待不一样的未来。

但是他偏偏忘了那一纸书上的脉脉情深,只记得那种挥之不去的大欢喜。

郑轩趴在暖和的床上突然睁开了眼睛,抱住一床被子滚了滚半眯着眼睛想起了海主曾经对于于锋的评语。

“他看上去是个细心的家伙,什么都井井有条考虑周到细致,但是有些地方粗枝大叶到不可思议。”

于锋回来的时候就看见蹲在门口迎接他的是一只雪白的额……郑轩好了。

看着那猫耳朵短粗腿于锋就手痒想揉想摸啊啊啊……

郑轩歪着头大量了一圈两手提满各种菜和肉的于锋,觉得他这辈子好像比上辈子靠谱了不少。至少作为一名饲养员来说,于锋做的算得上相当完美了。

“待会陪你玩,”于锋往边上挪一点给郑轩让出点位置,他没想着郑轩抓着他的裤子就要往上爬,“哎哎,上来我也没手可以抱你啊。”

郑轩才不管,几下爬到他的帽子里面就把自己窝好了,顺便舔一舔于锋的侧脸以示表扬。

这个表扬刺激有点大,于锋是一路飘着进厨房的。

“你说你是腓腓,是哪两个字啊?”于锋侧过头去看着趴在他肩膀上的郑轩,“吃鱼吗?”

“月旁一个非人的非,”郑轩眼睛直勾勾地盯着那条还活蹦乱跳的鱼,“一条不够吃。”

于锋有些震惊地转过头去看着那张胖猫脸,突然间好像明白了什么:“那怎么你变成人的时候那么轻?额……我没说你现在胖啊……不……我就是想说为什么……”

郑轩转过头去看着于锋:“等你想起来以前的事情后,你就会知道到底什么才叫做胖。”

比如想起海主养大的那只球一般的金翅大鹏。

一顿饭吃的又尴尬又温馨,于锋觉得现在家里多了一只腓腓,把冷清都冲淡了不少。尴尬的就是郑轩还是一只猫样在桌子上踱来踱去,让才看了他人形的于锋有些不知所措。对!要是对着人脸于锋说不定还有勇气不准他挑肥拣瘦,但是对着一只萌样满满的腓腓,他真的不忍心直接就端走他面前的一盘子肉。

“荤素搭配合理饮食身体才会健康啊,”于锋试图说服郑轩,“你看你这样都有小肚子了。”

郑轩一脸不明就里:“我又不是人,干嘛要为了身体健康去吃不想吃的啊。”

再说我一点都不胖好吗?!

于锋实在忍不住了,伸手抱住郑轩就塞到自己的怀里揉了揉:“你看看你多少斤了!才多大的样子?就胖成这样了!除了耳朵看得出来是尖的你看看你身上哪个地方不是圆的?”

你才胖!郑轩忍无可忍一爪子拍在于锋脸上,于锋眼疾手快捏住胖乎乎的爪子给郑轩看:“你看,捏一捏都看不到你的爪尖了,全是肉!还说你不胖!”

混蛋!那是你把爪子给我剪了!

郑轩气鼓鼓地和于锋怒瞪了不到十秒,干净利落地闭眼表示他困了才不想跟你吵。

他不跟于锋吵,于锋就捏完肉爪继续捏他肚子:“真的超重了,你别睡啊!吃了又睡睡了又吃长得更快。你看你身上多少肉?”

说完还顺便捏一捏人家的屁股。

郑轩从他诞生那一刻起就被夸脾气好,他不仅仅是脾气好,他是懒得生气,什么事情都憋在心里,憋着憋着他就忘了,最多感叹一句世道艰难真的好亚历山大。

然后他继续该吃就吃该喝就喝,反正他天赋在那搁着血统在那彰显着。

但是,于锋你捏完我爪子又捏我屁股!现在还揉我肚子你真的把我当家猫哄啊!我靠!

于锋托着肉墩墩的屁股,捏来捏去觉得手感不是一般的好:“要把你养胖也不是这么个吃法啊,老吃单一的食物对你身体不好,乖,来吃口菜好不好?”

“不好,”郑轩把脑袋转过去,“你管这个做什么?”

“你现在归我了,我怎么能不管着你啊,”于锋手痒又捏了一把后颈,“来吃来吃。”

郑轩眼睛直愣愣地看着于锋,眼睛里面又真诚又平淡:“你以前不要我了,我这次闲的没事干,就想来看看你过得怎么样。”

然后我没想到你直接就把我抱回家了。

“我以前不要你了?”于锋有些尴尬地抱着郑轩,“……真的不要你了?”

“果然傻了,”郑轩爬上去盯着于锋的眼睛看了下,“还是说你终于过不惯那种高高在上的生活,想来接下地气感受一下人世平淡?”

郑轩的话就像是在陈述一个事实,平淡到极点却又真诚到了心底。他的模样看不出来到底是伤心还是高兴,就像是平平淡淡的一汪水,微风拂过都不能让他起几层涟漪。

于锋给自己脑补着不知道是多么狗血的前世今生,我爱你你不爱我或者我爱上的不是你但是你为什么要这么爱我……

难不成自己上辈子还真的是个渣?不对……还不仅仅是个渣,我还是个基佬对吧?

“我是不是……”于锋挣扎着措辞试图让自己死得明白些,“是不是很对不起你过?”

“没有,”郑轩爬上去舔了于锋嘴角一口,“我没觉得你做错了什么,你只是离开了而已。”

然后饿了我好久……

就算是不记仇如同郑轩,想起那段饿肚子的经历也是一肚子气,好吧他是腓腓,虽然他天赋异禀血脉高贵但是架不住自身性子懒散不想上进。而且于锋你带着龙族血统,想要试一试天下方圆做一回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滋味也不是啥坏事。

但是你丫的忘了你这个饲主走了我走不了啊!

郑轩默默地磨了一会牙,他是腓腓,以忧愁为食。

当年他落脚南溟就后悔了,海主是个心思细腻的主,但是他身旁养着一只活蹦乱跳欢快的可以把海都掀了的金翅大鹏。那只金翅大鹏整天嬉笑恣意带着海主乐都乐不完,哪来的忧愁给他吃?

但是除了南溟,他还能去哪里找一个避风港可以容纳他这只不喜好打架的异类?

还是留着吧,至少还有好多海鲜可以吃,有缘天注定,说不定哪天就能遇上一个……

他倒是真的遇上了一只,满满一肚子心事的家伙。

终于有吃饱饭的日子了,郑轩觉得这个日子过得真的太顺心了。

然后太顺心的结果就是,过了没几百年他又没饭吃了……

于锋看着趴在自己腿上不出声了的郑轩,又开始了不可遏制的脑补,他反复思索着到底是怎样狗血的剧情让他抛弃了腿上这只小可爱?

他架着郑轩把他托举到了自己的眼前:“我离开以后……你怎么样的?”

“饿了没饭吃呗,”郑轩歪歪脑袋,“我饿久了就想着看出来能不能找到你。”

“……”于锋试探性地掂了掂手上郑轩得重量,“你饿了多久?”

“几百年吧……”郑轩拼命地想了想,看着近在咫尺得于锋的那张脸理直气壮得开口了,“你要不要养好我补偿一下?”

于锋默默心想真不愧是妖怪,饿了几百年还这么有分量,真不知道以前把他喂饱喂好的时候是个怎样的胖子。

于锋抱着郑轩任由他在自己身上舔来舔去,他思考了很久终于下定决心抱起腓腓:“你这回就跟着我了好不好?我保证不会不要你的。”

郑轩趴在他怀里伸了一个懒腰,于锋揉了揉腰线绷开的那截肉肉的小肚子,等着回答。

“你说这回你不会再饿我了吧?”

“不会,再把你喂胖一点?”

“你刚刚才说我胖,还挑食。”

“不会说了,”于锋抱着他拍了拍脊背一截,“我以前是不是很对不起你?是不是把你丢下就没管过了?你是不是饿了很久?”

虽然刚刚摸上去的背上肉感十足,丝毫摸不出来被放养饿了这么久骨感嶙峋的样子,但是于锋莫名的来了一股悔意。

他以前是不是错过了很多?或者说……到底以前的事情有多么的狗血?

郑轩只是单纯的觉得以后伙食问题终于解决了,他长舒了一个口,找了一个舒服的地方团缩起来闭上眼睛睡觉。

他完全没有想到他单纯的对食物的离去表达出来的怨念,会被于锋脑补成上百年前的一场爱恨情仇生离死别的年度狗血大片。

虽然……好像在外人看来,确实和于锋想的差不多。

郑轩才懒得管,反正他找到他的长期稳定的粮源了就好!

【1】

【3】



  261 18
评论(18)
热度(261)

© 天腐的多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