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腐的多喵

岁月长河,观之如瀑;绵绵尔期,攥刻于吾。


yys策划去死!!

 

那些年烦烦埋过的胸(八三设定摸鱼)

金翅大鹏还小的时候,被张佳乐惯出了喜欢在软趴趴毛茸茸的地方蹭来蹭去的习惯。

其实孔雀开始觉得,就算是他是一只还小的毛团,在自己身上蹭来蹭去还是有点耻的,结果蹭久了张佳乐觉得还挺舒服的。于是习惯成自然,黄少天在他法身上蹭完尾巴还一骨碌滚进他人形化身怀里接着蹭,蹭着蹭着两哥两就搂着互相睡一块了……

那天黄少天窝在张佳乐怀里,陶醉地拿圆溜溜地脑袋顶着张佳乐的下巴扭来扭去,看上去就是蹭得简直一身的肉都要舒坦开了的小模样。

但是张佳乐好愁啊,真的特别愁……

就算是那么重一只胖的飞不起来的金翅大鹏叽叽喳喳地在自己怀里磨来蹭去也没能唤回张佳乐收敛一下满心的愁绪,转而关注一下寻求关注点的弟弟。

张佳乐在愁啥?

他在愁这么胖一只金翅大鹏怎么带的出去给那些眼巴巴等了好久的翼族长老看看,顺便用现在比较通俗的话来说,如何顺利的给弟弟上一个户口。

妖族也是要上户口的好吗?!不然你以为山海经是拿来干什么的?

胖纸啊……胖纸……

张佳乐拎起肥嘟嘟的一只金翅大鹏左搓搓右捏捏,幻想着自己能一天把这个小家伙弄得好歹像一只鸟一样。但是很不好意思,黄少天一身的肉都是张佳乐自己亲自喂出来的,胖得不像鸟像是个球也是自己亲自惯出来的。

“你还蹭还蹭!”张佳乐恨铁不成钢恨球不像鸟地翻身把黄少天塞到自己身下压住,“小混蛋你没事吃那么胖做什么?!”

“哥哥不喜欢么?”金翅大鹏睁着水汪汪的一双大眼睛可怜巴巴地把张佳乐看着,“哥哥你不是说就喜欢我这样摸着舒服睡着安逸揉着带感的样子么QAQ?”

张佳乐反省了一下昨天自己才夸过这团能吃能睡能长,单是体重就可以甩出同时期妖崽子几条街的弟弟,然后理直气壮地见异思迁:“胖纸能拿来干什么?你看过哪个胖子长得好看的能看的?胖的都是拿来吃掉的!”

黄少天眼睛睁得溜圆:“哥哥你把我养这么胖是要吃掉我吗?!我好吃么?哥哥你准备怎么吃啊?!哥哥哥哥!你说我和梧桐子哪个好吃啊?!你是更喜欢吃我还是吃梧桐子啊!”

张佳乐顺手捏住了金翅大鹏不断张合的鸟喙,深深后悔为什么要去引发这个小话唠一系列的话题:“小没良心的!你是我弟弟好吗!?你觉得你的肉很好吃吗?!居然敢怀疑我我把你养这么大是为了吃你!?看我怎么收拾你!”

黄少天被自己哥哥压住一阵好生搓揉,张佳乐一边感叹这身肉捏起来真的好舒服手感真的超棒一边继续,幸福并痛苦的思考见长老上户口的诸多事宜。

翼族的长老,以雌性居多。

好吧,其实成了妖的翼族里面,一直存在一个很严重的问题。

阴阳不调啊……

自从洪荒初始的时候,翼族一直便是阳性日君的代名词,不管是鸾凤也好金乌也罢,都是凛然一生烈火,更不说九天玄女之类的……

是的,翼族阴阳不调虽然说得是阳盛阴衰……但是这个阳真的指的不单单是男性……

他们是女多男少……

而且就算是姑娘们!她们也是一身烈火昭昭的女汉子!

“太可怕了……”张佳乐捂着脸简直不想回忆当年那些事,“你能想象一族的长老都是女的么?要是仅仅是女的就算了……”

翼族最普遍的现象便是男的比女的还要花哨……

孔雀一身五彩羽不知道灼花了世间多少双眼睛,鲜花在他身边失去了颜色,月君扯过云彩把自己遮蔽住,连万千锦绣河山都不过是陪衬一般。

最可气的偏偏他是个男的……

男的比女的长得还要好看……

翼族好多长老摩拳擦掌地等着张佳乐来见她们,亲爱的大殿下哟,谁让你长得人比花娇颜胜八方,落到我们手上不好生搓一搓真的好不对不起妾身这等庸!脂!俗!粉!哟!!

其实翼族高层掰着手指头算算,只有他们爷三是男的。

“大殿下,小殿下想必破壳已久能见风了吧?什么时候带出来看看啊?”

“对啊,我们又不会吃了小殿下,大殿下你把他护得那么紧做什么?”

“大殿下啊,听说……”

张佳乐奋力地从美人堆里面挤出来,一身是汗头也不回地就往自己家里面狂奔,好像身后不是姹紫嫣红而是一堆美人蛇一般。

回去看着守在巢边看着自己回来立刻兴奋起来围着自己蹦来蹦去讨食的黄少天突然就怒从心起,一把抓过来好生从头搓了一遍。

“嗷嗷哥哥!别挠我痒痒嗷嗷!”

“好饿啊好饿啊好哥哥我们先吃饭嘛!吃了饭我给你揉好不好!?要不今晚我给你当抱枕睡好不好嘛!我们先吃饭嘛!”

“好哥哥啊啊啊!”

张佳乐搓够黄少天,一边喂吃的一边思考着明天把弟弟带去见长老上户口,要不要提前打一下预防针啊?

“明天带你出去玩好不好?”

埋头啃着梧桐子的金翅大鹏歪着脑袋想了想,连滚带爬地爬上张佳乐的怀里,又顺着被他扯得乱七八糟的衣服领子爬上去啄了啄自家哥哥嫣红的嘴唇:“哥哥你是不是担心明天把我带出去后我找到别的玩的就把你忘啦?好哥哥你放心嘛!我最喜欢你啦!你看你看你搓我揉我我都不生气!来来来!我们再亲一个别担心啦!”

张佳乐气乐了,翻身把黄少天团成一团塞到自己怀里:“你还敢朝秦暮楚出去给我勾三搭四啊?你那是什么口吻?安慰你哥哥还是安慰你老婆啊?”

金翅大鹏一双眼睛亮晶晶的:“哥哥哥哥!什么是老婆啊?”

“就是以后要跟你过日子的,你喜欢的那个。”

“那我要和哥哥过日子嘛!我最喜欢哥哥了!哥哥你做我老婆好不好?!”

孔雀一面惊叹于自己弟弟顺着杆子爬的速度,一面毫不手软地拎着金翅大鹏刚长齐的一小撮尾巴揍了他一顿。

小小年纪嘴巴就这么甜这么会哄人,烦烦你果然很会说话很会讨人欢心啊!

就是千百年后张佳乐还会时不时搬出这事来欺压黄少天,比如故意当着喻文州的面问他:“你不是小时候要缠着让我做你老婆么?乐爷我现在想想收你这个小媳妇不错啊?要不要跟着我走啊?”

结局当然是两只小媳妇被各自家的拎回去好生拷问了一番陈年往事。

黄少天话多,黄少天会说话,黄少天会聊天。

这个孔雀从来都知道。

但是他不知道他家弟弟如此会说如此能说。

“嗷嗷嗷嗷!!”

抱着一只毛茸茸的肉球出现在一众翼族长老面前的孔雀第一遭受如此热情的待遇,主要是他怀里这只太过于引发一定年龄女性的喜欢了。

“小殿下这么乖啊!”

“哎呀,喂得好好好啊!大殿下你之前有什么好愁的,小殿下飞不起来就飞不起来吧!”

等等!!之前是谁说的飞不起来的,还是因为胖得飞不起来的金翅大鹏是整个翼族,用光银河水都冲刷不掉的耻辱?!

黄少天窝在自己哥哥怀里面,特别乖地冲着围观他的长老们开口:“姐姐们好!”

众长老:“屮艸芔茻!居然叫姐姐!好有礼貌啊!”

要知道第一次孔雀被领过来的时候,第一句话就是“姨姨好……”

一群感觉平白涨了好多岁数的禽类感受到了伤害,再看大殿下的脸……

伤害x2。

那天,九天玄女作为辈分最高,长得最漂亮的,身材最火爆的“姨姨”,直接端着孔雀一张脸揉了个够本,然后一巴掌拍向孔雀后脑向他保证以后她罩着孔雀后,顺便把孔雀摁进了自己的大胸里面。

你问张佳乐感受啊?

当然是眼前一黑就差点透不过气了……

到了黄少天这……

张佳乐抱着金翅大鹏被一群女的围着,挤来挤去之前很多软绵绵的部分就挤着黄少天了。

黄少天近乎享受地眯着眼睛,然后伸出两只肉嘟嘟的小翅膀:“姐姐抱!”

众长老:“屮艸芔茻!!好好好!!抱抱抱!”

然后张佳乐近乎目瞪口呆地围观了一张迅速按照辈分和能力安排下来的金翅大鹏被抱的次序表……

看着自家弟弟陶醉一般依次躺在各位长老怀里,要么把脑袋埋在某种沟之间扭来扭去,要么顶着某两种山丘蹭一蹭然后拱一拱。

喂喂,弟弟你样子不要太享受啊烦烦!

还有长老看着孔雀黑了一张如花的脸,羞答答地拿把剑或者其他法器遮住半张脸:“大殿下不要这样看着小殿下嘛,要是大殿下想要这等待遇,妾身也不是……嗯……不可……”

张佳乐没敢等着她说完那句话,抢过舒服享受外加爽的黄少天就往回跑。

回去自然揍一顿然后搓一顿最后压住抱枕弟弟给他灌输各种关于女人是色中刮骨刀的理论思想。

还是懵懵懂懂相当听话的金翅大鹏乖乖追随哥哥的思想,端正了一下态度……

但是……

智者千虑必有一失啊!

张佳乐锤着床感叹自己就记得普及女色了!妈的男色才更是刮骨刀呢!

当然……

喻文州抱着手感正好的黄少天盘算着要不要哄着再那他喂胖点,黄少天抬眼瞅见应龙君在半昏黄的暖光下一张君子如玉的脸太过于让他蠢蠢欲动了!

然后他就动了!

然后应龙君一个翻身,把投怀入抱的黄少天压在了自己身下。

喻文州慢里斯条地吻着黄少天嘴角:“听你哥哥说小时候你特别喜欢翼族长老抱你?”

黄少天无辜地眨眨眼睛,四肢缠着喻文州闹腾不休:“文州文州你居然在我床上提女的!”

“嗯,”喻文州摁住黄少天的四肢:“难道不是你小时候喜欢挑着长老抱你么?据说哪个胸大你就越喜欢窝在她怀里?”

这是没有的事!

黄少天心虚地冲着喻文州指天画地的发誓这是诬陷这是诽谤!他明明喜欢胸小的!

“原来喜欢胸小的啊?”

“呜呜呜……文州……啊啊……你又给我下套!”

“难道不是你说的你喜欢胸小的?”

“我……我……嗯……我明明……我明明……呜呜……喜欢你!”




  567 74
评论(74)
热度(567)

© 天腐的多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