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腐的多喵

岁月长河,观之如瀑;绵绵尔期,攥刻于吾。


yys策划去死!!

 

天鬼明夷【4】

哎嘿,一刷

叶修生在夏日暑气初升的时候,槐夏时节群芳已歇,大片大片雪白的槐花开始吐露出最甜蜜的气息。这个时节仅仅在人间界已经是行人如织的热闹时刻,在整个三界八荒大世界里面也是开始繁忙的标志。

天人族在天穹卸下的银河中推入莲花灯,等银河流进到大雪山的时候就成了九十九层的金莲花,上半的河道里面是是雪玉水晶,下半的河道里是黄金宝石,等流到了人间界……

那就是盛夏时节莲叶十里田田的景致了。

但是那年天火落下天穹四分五裂的时候,他只看见了无边的绝望。

不知道是谁给他批的命,不知道从何解。

中下签,地火明夷。

他带着长大不少的小炎鬼在世间挣扎求存,他想天地人鬼妖魔佛陀各族都有不可一世的至宝,总归有一样可以把他就回来吧?

你看哪吒都剔骨割肉归还血脉了都能被莲藕拼个身体救回来,他只要一个苏沐秋而已……

苏沐秋……而已……

他从春河解冻等到冬雪封山,从天之涯找到地之角。

春风十里,夏月脉脉,秋水绵绵,冬雪千万,都不如你。

然后,走不出去了……

他记得曾经所有的遗憾所有的不甘所有可望而不可及的,他带着苏沐橙在天地间拼杀出一条路,上面镌刻着所有他们曾经想过的所有,等所有曾经的不满足成为了他们的所有物后,他的心反而更加落空了。

“你说这是为什么呢?”千万年后叶修点着左胸问苏沐橙,“我觉得我似乎不想他了,但是反而看到什么都能想起他。”

他曾经斩获过三千世界都想要的孔雀尾羽,连佛祖都没能得到的他都纳入了怀中,把玩了一番后他却还给了大明王。“我想要的不是这个,”他似乎有千言万语无数心声却吐露不出一句,“估计不符合我审美吧。”

然后孔雀又跟他打了一架,被拔下来的毛又装不回去,拔了你又不要那你当初干嘛拔?!

因为……

等他走到南溟的时候,正好撞上偷偷溜出来的金翅大鹏,就那么鬼使神差的一瞬间……

那个时候的黄少天干净地得像是一张白纸,让他拔毛他就拔毛,要几根给几根。

叶修骗得一点成就感都没有,白请这只聒噪的家伙吃了一顿就把他撵回南溟了。

一年,两年,十年,百年,千年……

偏偏这样数着日子过得很快,但是一天一天熬着有太过于漫长。他似乎有段时间已经忘记苏沐秋了,但是在一个夜晚,一个凝望远方的片刻,一盏茶青烟渺渺散开的瞬间,他会想起苏沐秋。

他似乎把他忘了,又似乎记得更牢固了。

连苏沐橙都能用一种平和的心境提起自己的哥哥,他都没能懂自己到底想要什么。

死去何所似,托体同山阿。

叶修想起他走过的人间,他看过一幢幢高堂庙宇从金碧辉煌到残破败落,金身蒙上了蛛网和沙尘,然后路过的稚子歪着脑袋问随行的长者。

“这是谁呀?”

长者也不记得了。

那座庙宇被遗忘在尘世,没有烟火供奉没有信徒祭拜连道场源处都被忘得一干二净。

然后有一天大风起尘,这里就什么都没有了,白茫茫一片干净。

就如同……

天地间还有谁记得当年那个大雪弓刀执箭破开冰雪的苏沐秋?

等都把他忘掉的时候,他就彻底不存在了。

归于洪荒混沌,无迹可寻,无处可见。

有一道闪电就像是劈进了叶修的心海,天人族和凡人看上去似乎没有什么差别,除了他们漫长无止境的生命和不老的容颜,他们七情六欲都不差分毫。

虽然……

“太迟钝了”苏沐橙摇着扇子跟前来蹭吃蹭喝的黄少天谈论着,顺便暗搓搓地怂恿一下金翅大鹏干点坏事,“比你还迟钝呢。”

“……”黄少天很不甘心,“我哪里迟钝?不就是吃错东西了么?我自焚一次容易么我?现在我又不吃了,你别啥都哪来跟我比好不好?当年你想要我和我哥尾巴上的毛我都没说什么,现在你还嫌弃我迟钝了!要不是……”

“打住打住,”苏沐橙示意黄少天闭嘴,“谁要你和你哥尾巴上的毛了?”

“叶修拔过我哥的尾巴,”黄少天拽过盘子里面的吃的继续一边啃一边解释,“我哥尾巴上的毛那么花哨,除了你们姑娘家想要还有谁要啊?难不成叶修要?虽然叶修审美有问题但是他连我哥尾巴上的毛都不放过的话这审美就太有问题了……”

苏沐橙在心里面扒拉了半天硬是想起谁曾经最想要过,那时候她和黄少天都还小,黄少天更小而且看样子就知道浑身营养都长肉去了。

就没长过记性。

“你敢去冥幽么?”苏沐橙戳了戳黄少天,炎鬼明丽到极致的面容配合着她乌黑的发丝里面橙红的火焰格外绮丽,“吃了我家这么多东西帮叶修一个忙好不好?”

冥幽有什么好玩的?黄少天捧着盘子有些不明所以,那是五方鬼帝和十殿阎罗的地盘,虽然天上地下就没有他不敢去的地方,但是想想那种大不敬鬼气森森的地方,黄少天还是觉得不怎么舒服。

“你是炎鬼啊,”黄少天回戳了一下苏沐橙,“按理说那地方应该你更熟啊,再说你这么漂亮,一去冥幽一露脸还不一群鬼赶着跪着叫你女皇陛下啊?”

苏沐橙还没来得及说什么,黄少天就被叶修拎走了。南溟辽阔妖怪众多,黄少天跟着一群男妖水怪勾肩搭背惯了,一时把苏沐橙当成哥们对待跟她你戳过来我戳过去被叶修当做占苏沐橙便宜给拎去揍了一顿。

黄少天觉得自己特别冤枉,苏沐橙长得是漂亮,对,苏沐橙长得不是一般漂亮……够了叶修!苏沐橙长得最漂亮你满意了吧!你还揍!!!!

叶修甩了甩手沉思了一下:“其实我看过更漂亮的。”

黄少天这回真的好奇了。

金翅大鹏看过的美人不可计数,当他还是个崽的时候,把他养大的哥哥就是天底下数一数二的美人,能美到让佛祖都看不起下去的地步,自然而然带着弟弟眼光也挑剔起来了。

苏沐橙美不美?

黄少天当然回答美,他看过天下大妖魔主鬼帝龙君人王何其之多,苏沐橙已经是之中的绝色了。炎鬼天生的赤瞳妖娆就像是三途河上的曼珠沙华,再多的辞藻堆砌在苏沐橙身上都不为过,她本来就是天地最得意的作品之一。

乌发雪肤,皓齿明眸,百炼钢化了绕指柔,烈火铮铮成了她发上的桃花夭夭。

还有比苏沐橙更美的?

挨了揍的黄少天溜回苏沐橙的身边打听来龙去脉,终于隐约从记忆深处硬扒出当年带着苏沐橙爬大梧桐的那个少年的回忆。

只记得……只记得……

黄少天也记不得了……

他突然就懂了苏沐橙说的迟钝是谁了……

就算是刚刚涉足情爱干净如同赤子的金翅大鹏也大概明白,叶修到底想要什么了。

他渴求的,永远都是不可及的……

黄少天转过头就去闹了冥幽,他翻出千万年的长生传和生死薄,终究没能替叶修找出一点想要的。直到喻文州带他回去,他都没能从三途河里面翻检出哪怕一点……

叶修叹了一口气:“你怎么养了个没长心的出来啊?”

喻文州讲手上的签文递给他:“易书三十六,地火明夷卦。”

“不是个好卦象,”叶修没有伸手,“我从来都知道,晦而转明,有凤凰垂翼之象,弃明投暗之意。”

“大难之卦,”喻文州将签文投入叶修的怀中,“但是没有无生路的卦数,尤其是这一卦。你隐忍的够久了等待得也够久了,尽信书不如无书,你信命么?”

自然是……

周文王当年便得的这一卦,然后商纣亡,周文出。

终于在那一日叶修明白该如何去做如何,他曾经茫茫然不知前路,现在似乎找到了一丝救命的稻草,就像是在荒野和黑夜中行走了太久后,窥见了旭日的初光。

其实他早就想明白了,却藏在过往的壳中不肯往前迈出一步。

他想要的,所求的,一切的一切,都源自于年少时那一刹那的怮动。

只是当时没有觉察,等到千万年以后,万千繁华都不入他的眼,他才陡然发现。

我是不是……是不是……

喜欢……苏沐秋?

连他自己也不知道了,或许他自己才更加清楚的知道,那种感觉和怮动在心里面发酵了太久扎根太深,可能仅仅是年少时的一时心动也被天人永隔酿造成了一番心意。

忘不掉的,也再也走不出的……

情根深种。

等他到了太上忘情的那一步,他也是把这番情谊融入了骨血之中。

天地间忘了苏沐秋,天鬼同祭成了一个传说。

但是自己还记得,如果苏沐秋成了自己的信仰。

如果这个信仰足够强大……

是不是会有一天……

三途河上将再次走出一个人,撑着伞踩着往生因果同缔的莲花,一步一步回来。

【1】

【5】

哎嘿,如果你发现我无意中黑了佛教

那肯定是阿三哥的错



  299 29
评论(29)
热度(299)
  1. 旗木SiLver天腐的多喵 转载了此文字  到 FTC17
    这个名字有点熟 官博快饿死了 出去觅食…
  2. 琉歌天腐的多喵 转载了此文字

© 天腐的多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