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腐的多喵

岁月长河,观之如瀑;绵绵尔期,攥刻于吾。


yys策划去死!!

 

君子如腓【5】

于锋回来的时候差点背过气去。

故意的……肯定是故意的……铁定是……

哪有猫冬天换毛的你给我说?好吧现在也算不上冬天了,立春都过了但是芽尖都没冒一个的树枝,还光秃秃的在倒春寒的凛凛寒风中瑟瑟发抖好么?

“你肯定是故意的!”于锋硬是从被窝里面拖出一只胖纸狠狠地搓着,“你看那一地的毛!想造反吗你?你居然给我换毛!你还换毛换毛!我让你换毛!”

抓狂了的洁癖症患者真的很可怕,郑轩对于于锋让他腰酸下不了床的报复也很直截了当。反正也到了差不多该换毛的时候了,冷点就冷点,反正外面再冷他就是把自己折腾秃了于锋也舍不得他冻着。

于锋拎着剃刀威胁他:“你再给我掉毛你信不信我把你剃秃了?别告诉我你一个妖怪还控制不住身上的毛掉不掉?!”

郑轩连尾巴都懒得摇:“剃秃了你随时搂着我帮我保暖么?”

于锋放下剃刀想了想,想起加拿大无毛猫的样子,打了一个寒战最终还是放弃了把郑轩的毛剃秃了一了百了的心思。

旗开得胜的郑轩满意地把自己窝进了于锋的怀里,顺便送了他一身的毛。

家里养了一只大爷,打又舍不得骂也骂不动……于锋感觉到好心累。

郑轩现在觉得身心都舒畅了,想当年还在南溟的时候,黄少天把他当软垫靠于锋也把他当软垫靠,要不是他法身尾巴够多……

其实吧,南溟应龙殿所有的大妖都知道,郑轩脾气软的很,或者他懒得很,你再怎么欺负他,等他睡醒了又给忘了。所以大伙都挺热衷于看到黄少天撵着动都懒得动的郑轩满大殿跑的场景。

等后来再来了一个于锋……

呵呵……

郑轩冷笑两声把自己窝在于锋怀里更暖和的地方了。要是黄少天最多算的上烦的话,那于锋简直算的上是他的克星了。

狴犴是一个天生古板到死的性子,别说妖界了,就是汲汲赢取的人间界也很少找得出这么积极向上甚至根正苗红的……死性子。

腓腓的法身有三条尾巴,毛茸茸又蓬松,三条尾巴他们正好一只一根还多一根可以自己拿来当枕头,反正只要不闹的太过分郑轩不会计较把自己当靠背这回事。黄少天喜欢拽着这个蹭来蹭去了,而于锋是喜欢咬着他的尾巴尖,把他从偷懒睡觉藏身用的珊瑚礁里面拽出来。

一来二去郑轩再好的脾气都要炸了,他抽回尾巴,把于锋拎到自己面前万分不解:“你没事老喜欢打扰我睡觉干嘛?”

连化形都不会的狴犴崽子振振有词:“叫你出来用功啊!不然你被什么吃掉了都不知道!”

郑轩郁闷地背过身去,心想我被谁吃掉跟你有哪怕一毛钱的关系么?

郑轩开始了一如既往地窝在隐秘角落睡觉,被于锋拽着尾巴拖回大殿,然后被黄少天搓了揉了然后被一只小崽虎视眈眈顶着的日子。

他不是没想过怎么收拾一顿于锋免得他把自己尾巴尖上的那搓毛都啃秃了,但是哪怕他再咬牙切齿计划地再周全,到了第二天经过一晚上好梦他就把计划搁浅了。

嘛,实施起来太麻烦了,等自己被这个小崽子整的晚上都睡不好的时候再说好了……等到他那天醒悟过来自己底线在不知不觉中给一只小崽让步不知道多少后,他已经被于锋搅得连晚上都睡不好了。

腓腓喜欢把话憋在心里,狴犴却是天生的少年老成,偏偏藏了一肚子心思又没有黄少天那张巧嘴。那肚子心思憋着憋着憋出了不知道是什么滋味的情愫在里面,腓腓闻着味就知道他终于有吃的了。

虽然他从头到尾就不知道于锋在愁啥。

或许是最开始他们之间近乎对立的秉性诧异,于锋只是想着能不能把郑轩掰回他认为的一条正道上来,可惜掰着掰着心思就变了样。大妖化形都不是一般的美人,好吧,虽然于锋见过的美人着实不少,但是……

他偏偏对着一只懒得要死的腓腓挪不开眼睛了。

就算是他揉搓起来手感好,就算是他脾气好,就算是他……

好吧,于锋已经找不出郑轩的不好了。少年于锋没有告诉任何妖自己这样一番心思,只能憋在心里翻江倒海得纠结着纠结着,纠结来纠结去连黄少天都看出不对了,于锋都没纠结出一个所以然和下一步怎么做出来。

“那小孩咋了啊?”黄少天动手拽着郑轩的尾巴把他拖到暗处,“我总瞅着他看你的眼神不对劲啊。”

郑轩这几天好不容易找到饭票了巴不得能多吃几年呢,哪管得着于锋眼神正常不正常:“黄少你一天到晚盯着一只狴犴看,你家应龙君不收拾你么?”

金翅大鹏又跟腓腓打了一架,于锋看着一大殿乱蓬蓬地各色毛羽再一想自己的心事,更加觉得郑轩和黄少天亲近和喻文州关系也不错,连带着徐景熙李远宋晓都能跟他平心静气地聊聊天,偏偏就是自己……

理都不愿意理一下自己啊……

少年于锋的烦恼,就在酸了又甜甜了又酸地这样来回折腾中,硬是成了暗搓搓的单相思。

比较郑轩那个性子,凡事你不挑明了跟他说他就继续装不知道,好吧挑明了说还怕他懒得深入想于是继续装不知道。于锋觉得自己空有一腔心意在胸腔里面翻江倒海,偏偏就是遇上了郑轩这样的性子。

狴犴黑着脸,越发喜欢拽着腓腓的尾巴,拖他去练武场了。

郑轩也特别苦恼,开始的时候狴犴只有那么大一只,自己在南溟吃了又睡睡了又吃很是养了点分量出来,小崽不一定拖得动他。结果没几年这个小家伙长得比自己还大,拽着自己的尾巴走的那叫一个风生水起哦……

他为啥就那么喜欢拽我的尾巴啊!毛都要秃了!

郑轩有些心疼地搂着自己中间那只尾巴,于锋每次拽他就喜欢拽这一只,简直是……

卖萌管用的话,于锋你能放过我么?

别说黄少天了,喻文州都要看不下去了,看不下去这场情感纠纷的应龙君出手把这回躲到自己桌子下面睡觉的腓腓亲自抱出来塞到了于锋怀里。

“你别老拖他尾巴啊,”喻文州还抱着金翅大鹏演示给于锋看,“你看哪个大妖喜欢被拽着尾巴走的?郑轩脾气好不跟你计较你也不能老逮着他整啊。”

于锋哪里舍得老逮着郑轩整啊,虽然郑轩和所有大妖说不上几句话就开始昏昏欲睡懒得开口了,但是小心眼的于锋就觉得郑轩特别针对自己。找不到什么太好的方法和郑轩搭讪,于锋只要咬死小时候那点方法,把郑轩从自己的壳里面拽出来。

天知道于锋有多羡慕喻文州的黄少天那么能言会道,一天下来一张嘴就没见他停过。他觉得郑轩哪怕是有黄少天这么烦,为了能和他多说几句话他也是乐意的。

这基本上是第一次于锋抱郑轩的法身呢,虽然说郑轩和黄少天并列为南溟应龙殿的两大吉祥物,但是好歹黄少天身上明晃晃地戳着喻文州的印的,大家最多口头上欺压他两句都要当心喻文州知道,更别说抱下黄少天的法身。

而郑轩不一样,郑轩是真的脾气好然后样子萌。一身毛皮养得油光水滑的还带着三条毛茸茸的大尾巴,到了冬日或者南溟千百年难得一遇的寒流过境的时候,大家都蛮喜欢抱着暖呼呼的一只腓腓取取暖的。

偏偏于锋没抱过。

不知道出于什么样的原因或者什么说不出口的心思,于锋对郑轩除了板着脸就是板着脸,连给他抢了只爱吃的螃蟹都是板着脸塞到郑轩怀里的。

这回抱住了心心念念了好久的郑轩,于锋连走路都不知道先抬那条腿了。

黄少天瞅着于锋僵硬地背影,蹭蹭蹭爬到喻文州的肩头那自己的羽冠去蹭应龙君的下巴:“文州文州你简直坏死了!你看你看!那家伙跨台阶都不知道怎么抬腿了!”

“我哪有?”喻文州伸手去捏黄少天的翅膀,“我只是帮着推了一把事件的发展情况。”

估计全南溟的都知道于锋对郑轩有那么点小心思,他们两个都捅不破这层薄纱……

不对,他们两个之间岂止隔着一层纱,隔着千山万水深海裂缝都毫不为过。

等郑轩睡醒了才发现,自己居然安稳地睡了一下午,而且居然在于锋身上安稳地睡了一下午。他不是平日里最见不得自己白日睡觉的么?

郑轩抬头才发现,于锋抱着自己半躺在他的床上,也睡过去了。

少年样子的狴犴,闭着眼睛睡觉眉头都皱着呢。

郑轩闻着那股忧愁的味道简直蠢蠢欲动,他沿着于锋的上衣扣子一直嗅上去,一只爪子摁住露出的那截锁骨,一只摁住了肩膀,粉嫩色的鼻尖和舌尖在于锋的嘴角来回犹豫着……

要不要去……舔上一口啊?这个味道闻上去真的不错啊,吃起来一定好吃……

没睡醒吧?应该没,这有啥想不开的睡着觉都能皱着眉头啊?

郑轩想不明白,他歪着脑袋打量了一会于锋,稍微舔了一口少年的嘴角发现他并没有什么反应,胆子就大了起来。

反正……也算不上占他便宜好了,拽了自己尾巴这么多次,收点利息不过分吧?

郑轩愉快地舔了好几下于锋的嘴角和下唇,胆子渐渐大了起来。

腓腓的舌头虽然不像猫那样带着那么多的倒刺,舔舐的力度和角度都还算柔和,但是于锋就是靠在床上歇息那么一下,在睡意中自然感受到了那种……

蔷薇花瓣落在唇边的感觉,似乎是粉红色的带着最和煦的太阳光,或者像是沙滩上和风和细浪轻柔抚摸过你肌肤的感觉,上等的鲛人绡被风带动拂过脸庞……

然后他睁开了眼睛,一把逮住舔得很起劲的郑轩的两只爪子把他摁倒在了床上。

郑轩没想到于锋会醒过来,僵硬着全身的骨头,勉强吐出一个字。

“喵~~~”

都到了这地步了!亲都亲过了你还给我喵!你敢偷亲你还敢喵?你还给我装无辜!你还想!!吃干抹净就跑吗!???于锋摁住一只把自己伪装成猫的腓腓脑补千千万万,额头上青筋直跳那样子简直就想择人而噬了。郑轩瞅着时态发展有点不对,后背发凉地把于锋看着,也不敢把自己的爪子从于锋手中抽出来。

于锋和郑轩两两对望,一个似乎有千言万语要说都憋在了喉咙口,一个似乎就等着于锋说一句话自己好撒丫子就跑。

真的……好生尴尬啊……

突然于锋措不及防之间被一只细白的手腕子反手扣住摁倒了床上,他睁大眼睛看着坐在他身上的的一个猫耳美人。他有着一头墨色的、上短下长的头发,层次分明的就像是清水中滴入了浓黑的墨那样浓淡适宜,浓墨浅灰之中是一对雪白的猫耳朵,还有一条大尾巴卷着自己的手腕就像是讨好一样磨来磨去。

于锋从未见过郑轩的化身,因为郑轩本来就极少化身。

第一次看到,年少时候那点本来只有三四分的心思,就彻底一头撞进了一张水墨画的清浅迷迭之中,终其一生都出不去了。

“那个……其实……”郑轩挠了挠自己的脑袋,一对猫耳扑簌簌地扇了两下,“我是腓腓你知道吧?”

于锋僵硬地点点头。

水墨猫耳美人没有丝毫自己没穿衣服的自觉,凑上去手心摁住于锋的心口,大眼睛满是疑惑不解地看着他:“腓腓天性以忧愁为食,你这里装了什么让我觉得很好吃?”

于锋那一瞬间觉得郑轩是不是知道自己的那点心意了,就像是一桶冰水从头顶浇下来然后后脊背都能感受到丝丝水气蒸腾带来的寒意。他僵直着全身听着郑轩讲着一些对他而言怎么想怎么有深层寒意的话,那一瞬间不知道拿郑轩怎么办了。

“怎么办呢?”郑轩也在苦恼,“忧愁多伤肝肾……”

他摁在于锋的心口,整个人都趴在他的身上被于锋抱的死死的。

语气又天真又单纯又干净地开口问龙子狴犴:“你要不要我替你食忧排解啊?”

似乎还怕于锋不懂自己的意思,伸出舌尖在于锋的嘴角舔了一口:“我就只想帮你把忧愁吃完就好……”

还挺不好意思地望着于锋:“你不介意吧?”

于锋当然……一口气快上不来了……

【1】

【6】

 

  247 39
评论(39)
热度(247)
  1. 旗木SiLver天腐的多喵 转载了此文字  到 FTC17
    汪?

© 天腐的多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