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腐的多喵

岁月长河,观之如瀑;绵绵尔期,攥刻于吾。


yys策划去死!!

 

天鬼明夷【5】

“如果找不到信念了怎么办呢……”

“那就去找一个,”叶修当年摸着到大不小的炎鬼的脑袋,装出一脸深沉,“你看天地这么大是不是?你总会找到你想要的。”

结果这么多年过去了,叶修你找到了么?

有人追求力量是为了翻云覆雨,或者是喜欢那种醉卧美人膝醒掌生死权的快感;有人为了自保或为了家人,有人却是被逼上梁山一般的不得已。

不管是哪一种,芸芸众生都在一条无法回头的路上不断的前行。

“开始我以为,凤凰有颠倒时空的能力,”叶修捧着一碗热茶顿了顿,“后来我发现我自己真的想多了,恐怕盘古也只有劈开天地没有再把天地黏回去的能力。”

不然凤凰怎么忍心看着自己的骨血在明火中焚烧了两次。

“后来我问过了白泽,羣玉之山也上去过不止一次,”叶修摸了摸手臂上一些浅浅的印子,“记得我跟你提过的那个黑面神么?王母血脉的那个,他现在可不得了啊,守着羣玉之山不让人上去。”

“羣玉之山后面就是天门,”苏沐橙有些不解地看着叶修,“他既然承袭了英招的职位,当然不能让一般人上了羣玉山啊。”

那里是言往古帝王以为藏书册之府,所谓藏之名山的地方,有堆积如山的玉石雕刻的书籍,有着就连知闻天下的南溟应龙君昆仑白泽也自叹不如的藏书量。

“羣玉之山里面最贵重也是最不贵重的就是那些羣玉,但是要是羣玉有灵了,”叶修打了一个手势,“羣玉成精了,那可是白玉精华书秉灵气啊。”

说完叶修开始痛心疾首地诉苦:“不就是拔了他一次毛么?你说一个大老爷们的这么记仇做什么,守着一座冷得要死的山能吃出宝啊?”

“可不是么,”苏沐橙了然地点点头,“老韩那就是守到宝贝了啊。”

“是啊,”叶修一脸过来人的样子,“平生铁石心的羣玉,你说那样一个白玉美人会被老韩捂暖和么?”

“不知道,”苏沐橙打开扇子遮住了自己下半张脸,“你都能把明鬼的心捂出骨血,老韩说不定也能把铁石心捂热呢。”

叶修当年连续闯了三次羣玉之山,就是为了在茫茫书海里面找到一个法子。第四次遇到有了灵识的羣玉之精,王母血脉终于好歹将他挡在了天门之外。

“然后我终于找到一点蛛丝马迹了……”

洪荒之初,天鬼同祭。

“你听没听过一个故事……”

书生梦玉山。

都说百无一用是书生,手不能提肩不能抗,拘于室中言之天下。

有一个书生说东海之滨有玉石成山,海龙王都不信的话,偏偏当地百姓信了。书生言之凿凿的说自己看见了那座玉山,在梦里。

“简直是贻笑大方,”苏沐橙拿比自己那张脸大不到哪里去的一把小扇子遮住脸笑得前俯后仰,“在梦里看见了一座玉山,原来他们书中不仅仅有颜如玉黄金屋啊。”

“信的人却不少,”叶修苦笑了一下,“你看当年不知道哪漏出去的消息,海蚕吐的丝能勾到鲛人的明珠泪,千万渔民下海就为了那一束丝……”

人心这种东西……

“实在是可怕的很,”叶修闭上了眼睛,“葬身鱼腹的人那么多,但是却没有人质疑那座玉山是否存在,终于有一天……”

居然真的有那座玉山……

“鬼族和天族都是从人心的妄念中诞生的,”叶修看着自己的掌心,“他们当年怕天塌下来,所以有四极撑住了天穹,有天人一族在天顶长生不老守护着天盖。”

他们畏惧黑夜和死亡,妄图得到不死的延续,当青铜鼎里面点燃了第一束占卜的火苗,晦暗不明的纹路在龟背上蔓延的时候,第一只明鬼爬上了三途河的岸边。

也是唯一的一只。

人心的欲念似乎永远不会被满足,他们敬畏着火的同时却无论如何离不开火,炎鬼和执掌天火的星君也由此而生;他们怕着暗夜里面无边无际的危险和不具名的死亡,四方鬼帝十殿阎罗并列其上。

“吾辈皆自虚妄,十方天地三世法身,你说要是没人再信这些,会怎么样?”

“会像是东皇太一一样,连帝座都要被撤下来被人忘怀,然后最终消失么?”

“不会的,”叶修塞了一把羣玉给苏沐橙,“就算是世人都忘了,连天地都忘了他,至少我们两个还记得。”

那个信念只要足够强大,再荒诞的世界都能构建成功。

“从来不知道叶修有收集胜利品的爱好,”苏沐橙一边清点着东西一边试图抚慰一下被自己怂恿去干了坏事还被嫌弃的黄少天,“别团在那啦,你这样躲着喻文州又看不见,你还指望谁来安慰你一下么?”

黄少天装过身来,露出一脸哀怨:“连我的毛都不放过,真不知道叶修攒这么多东西能给谁看?!羣玉么?成精的那个我还想看看,其他的就算了。长得白刷刷的一把石头,一点都不符合本座的审美你知道么?”

“你喜欢琉璃心那样的?”苏沐橙忍不住刺了黄少天一下,“难怪没事烧着自己玩。”

被揭了短的黄少天超级愤怒,背过身去继续把自己团成一团看着戏台上莺莺燕燕唱着悲欢离合儿女情长。

他似乎是看着情深不寿入了迷,想起了自己堆在南溟海殿里面不知道给哥哥攒了多少年的吃食,突然有些懂了叶修为什么要到一个地方就要来一场搜刮。

他是想留给一个人看看吧,看看那些他没有看过的东西,他不能达成的梦想。

今将夺我此志,又知君深情不易,思将杀身奉报,是以亡命来奔……

似乎连亡命都不够了,黄少天偷偷摸摸趴在靠椅上,朝着闭着眼睛听得入迷的叶修望了过去。他似乎将自己的心血魂灵都强硬的撑了起来,从此叶修在这个世间一日,便有人用命和魂灵记着一个叫苏沐秋的家伙。

情深不寿,大道无形,至情至理。

“有些人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强大,”叶修摇着扇子,就像是这个红尘凡间无数风流倜傥的纨绔儿浪荡子一样,“有些人不知道但是本能地要更加强大一样。”

黄少天临走前有些不放心的问了一句:“你知道么?”

“当然知道,”叶修凭空向着荷塘一伸手,手上多了一朵白莲花,“等我到了最强大的那一刻,你说我的思念和信念够不够那只明鬼再从三途河上爬上来?”

长风带着他的话语落在池塘上,开满了一路的九曲白莲花。飘飘然的样子就像是他背过身的那一刻,恍惚可以看见一个少年撑着一把遮了金乌阳火的大伞,踏着莲花走到他的身边。

“自是无量相思,”黄少天念了一句他自己都不大明白的佛号,往南溟深处沉了下去,“自是有情众生。”

终有人在佛号阵阵木鱼声声中抵死看不开的,当头棒喝醍醐灌顶均没有作用。看不破忘不了的情关,就算是那个人已经是红粉骷髅白骨森森,在他的心里却还是那个模样。

佛点不醒他,道说不破他,世间万物老去他还守着那一点执念。

痴儿,有情众生,有情世间。

那个千万精灵不禁窥觊的情意,那个万千神佛都舍却了的情意。

“若是那点执念是对于凡人而言,不过是千古后读上去的一段佳话,折子戏上的一场泪,”叶修拿扇柄敲了敲栏杆,“幸好喜欢那个家伙的人是我,是我叶修啊。”

不老不死的天人。

就算是命格嵌死在了地火明夷上面又有什么?生路总是自己闯出来的。

“我能把凤凰垂下来的那个翅膀给他掰直了。”

虽然这句话传来传去传出了那么一点歧义,大家都以为叶修要把凤凰给掰直了。

“他朝着一条最艰难最滔天险阻的路上走了过去,”苏沐橙坐在茫茫三途河边曼殊沙华中,伸手去拨弄那汪河水,“哥哥你要是能感受到那份心意的话,就快上来吧。”

我很想你,叶修也很想你。我们都曾绝望过,绝望到心都要死了。幸好地火明夷还指出了一条生路,就算是茫茫众生忘了他们最初的祈求,叶修也会让世间记得曾经有一个和他不相上下的人相扶相持过了一段人生路。

世间可能并不知道他叫什么,是什么样子什么性情,他们只用知道叶修拼却了一生的骨血灵魄魂冥在思念着一个家伙,那个家伙是叶修走上天地之巅的动力和他永生永世的挚爱。

“真没见过这样秀恩爱的,让全天下都知道他爱着苏沐秋,偏偏不给他们知道这是怎样一个绝色。”

苏沐橙看着那段漆黑不见底的三途河突然就笑了:“而且还不知道那个绝色是个蓝颜。”

 

 

 

【1】

【6】

发现伞修特殊秀恩爱方式

我不是忘了这个坑了……我只是忘了填了而已(喂喂

呵呵……平生铁石心

张副你好

那个字羣通群,就是把左右的君羊变成了上下

古人觉得,这样就能高大上一点

  297 29
评论(29)
热度(297)
  1. 旗木SiLver天腐的多喵 转载了此文字  到 FTC17
    我转过没有 困…
  2. 琉歌天腐的多喵 转载了此文字

© 天腐的多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