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腐的多喵

岁月长河,观之如瀑;绵绵尔期,攥刻于吾。


yys策划去死!!

 

逐世·魂塔【一】

是的这是方魏……

你们没有看错……

 

方世镜x魏琛!方世镜x魏琛!!!!

方世镜x魏琛!!!!!!!

 

#老魏你看镜镜搓不死你咩哈哈哈哈#

 

 

 

自日起而今,已年过三百多纪……

他在这个边陲已经呆了整整三百多年,从海上一路劈波斩浪四处观望,到被迫停靠在这个码头,看着原本荒芜的码头逐渐繁华昌盛到现在,已经三百余年。

他是最古老的活城之一,远航的次数恐怕比人类最富有智慧和游历的冒险者还要多上几百倍,直到他被迫被钉死在了这个边陲。

“吾不甘心……”

那个可以束缚他的血脉一代一代传承越发的薄弱,他们从活城中心的塔中搬出来移居到了一片豪华的宫殿,被荒废了的塔逐渐无人问津。

“连你都不愿意出去……”

他看着似乎受到了什么委屈一样盘卷在塔顶,时不时拿尖顶的瓦片磨磨牙的负翼蝰蛇,有些无奈地叹了一口气。

第一个踏进这里的术士在塔的旁边种上了一株傀儡木,术士和他的冒险者伙伴把荒废已久的术士塔重新整理了一遍,给他带来了他所能感受到的,活城之外的消息。

一位术士,两位术士,三位术士……

剑客、格斗者、元素师、法师、治疗师……

甚至被圣城管辖极严的牧师都曾经踏足于这里。

冒险者在一楼燃起篝火,围成一圈交换着各自的情报和经历,他驻足在活城里面就像是遇到水的海绵一样,贪婪地记下了所有可以获取到的大陆信息。

他看着觉醒者数量开始增加,终于有人抬头望见了塔顶歪着脑袋的赫卡特。

能够唤醒协约的血脉力量已经薄弱地听不见他的召唤,他借助赫卡特的尖牙第一次将半个徽记刻印在了一位他所能认可的术士胸前。

那半个徽记就是他的一双眼睛,跟随着那位术士到达了所有他所能去往的地方,并且刻印在了更多和他志同道合的冒险者的身上。

他所承认的,活城必将给予他守护。

蓝雨这个名字在大陆上被越来越多的人在嘴上提到,来自于他那里丰盛的海货,雪白的海盐,五色斑斓的花卉,奇异的食材……

以及,那里的术士。

那里是术士的圣地,塔给于他们黑暗之神的守护和赐福,借以神的名义,让他们安然步行在黑暗和死亡之中。术士法师牧师治疗师往往都是一个冒险团中最渊博的学者,就算是杀人劫货时与他人无差的心狠手辣,也让他们做出了玉面修罗举止风度翩翩的赏心悦目。

如若没有大量的藏书和冥想苦思,无法在这条职业路上走得更远。

术士擅长炼金,借助死灵元素赠与他们的使用权,布下一个又一个侵蚀的陷阱。

他观摩着来往众生的语气语调,揣测着人心人性……

他想要……

人是极为贪心的一种生物,他觉得和人沾染久了以后,他也似乎有了渴求。

成为术士的条件极为苛刻,需要极高的天赋和极强的精神力。岁月不断流逝,然而可以踏进术士塔并且走进塔顶阁楼的术士在漫长的岁月里面也不过二十余人,他将徽记赐予这些人,承诺于他们有一定操纵术士塔的能力,让他们将六芒星的带向更为广阔的天地。

但凡是术士所经过的地方,便会落下暗夜的印记。

直到一个少年的到来,他一手拎着酒一手提着一只还在不断扑棱的鸡,骂骂咧咧地踹开术士塔已经足够破败的大门,然后毫不客气地坐在了术士塔一层的大厅。

赫卡特似乎察觉到了什么,顺着隐藏在阴影里的走廊蜿蜒而下。

“什么鬼地方……”少年扯了扯身上明显不合身的衣服,“老穷鬼死都要让我过来,他娘的一没吃的二没钱三没女人,叫我来这荒郊野岭的干什么?”

透过蛇眼他看到那件价值颇为不菲但是脏乱不堪的大衣,想起这似乎是自己所赠与给五十年前那位勉力爬上塔顶的术士的奖励。拿匍匐在当年塔角边的恶魔藤搓磨成头发丝那么细的线编制而成,是上上上个被他认可的术士,临死前几个月全部搬到这里的家当之一。

似乎……他这里快成顶级术士的埋骨所了,几乎所有的被认可后的术士临死前挣扎、爬都要一个人爬回来,然后一脸安详地把平生积攒的东西上供一般留给他,最后嘴角带着笑闭上了眼睛。

还得劳烦他专门开辟一间石室来放这些人的亡骨……

“什么东西?”少年突然恶狠狠地站起来盯着阴影处,“出来,不然……”

一只蝙蝠扎进了阴影处,然后砰的一声结结实实地撞在了石壁上。

赫卡特委屈地盘旋在塔的外层,似乎那只小蝙蝠特别适合当他晚饭。然后她张开大嘴等待着猎物自投罗网的时候,却被无良的活城之灵干净利落地拎出了塔内。

“咦,”少年捡起疼得吱吱乱叫的蝙蝠,顺手塞进了自己怀里,手却死死贴着墙体上下摩挲着,“这是什么材料做的?居然可以挡住非实体的精神体,布阵疼不疼?不疼的话再给老子撞一次。”

吱!

“疼得话也得撞。”

……

“喂喂,装死啊?”他拎起蝙蝠的翅膀尖把他从怀里拖了出来,一下一下得往石壁上面丢,发现果然不能像平时穿透墙壁建筑一样穿透这里。

“这地方真他娘的邪门……”他在怀里摸索了一阵露出一个特别猖狂的笑容,“看来老鬼死都要惦记着这里还托我把骨灰带回来是有原因的。”

少年站在塔的第一层试图看清最高层,手里举着已逝术士的骨灰盒。

他有些头疼地看着那个骨灰盒,以及……

带着特别谄媚笑容飘在骨灰盒上,准确盯着赫卡特的藏身的地方的亡灵。

石室逐渐浮现了出来,历代顶级的术士都选择最后长眠于这里,那个亡灵也不例外。

“……活见鬼了……”少年扯了扯衣服,勉力装出比较郑重的神情,恭恭敬敬地把骨灰盒放在了石室门口,“老鬼,你快滚吧……别老惦记着了,那么明显的亡灵波动好歹我也是个术士……”

黑暗吞没了那个盒子,包括如愿以偿的亡灵。

一个术士……

五十年内唯一一个可以成功进入术士塔的术士,他还是一位觉醒者。

赫卡特缠绕在塔身上,蛇信吞吐似乎觉得那只趴在少年头顶的蝙蝠格外好吃。

一封信落了下来,少年皱着眉头指挥自己的精神体叼回了信件,发现上面是他在老鬼那里见到的他最宝贝的一个徽记。

六芒星。

“哟,推荐信啊,难怪老头说这有好东西……”

“等等一封信就想把我打发啦?!跑路费呢?老鬼你给我出来!”

自有灵之日起,他就没见过这么得寸进尺的家伙。

少年被不具名的力量拎着衣服后领扔出了术士塔,他愤愤地爬起来狠踹了几脚破败的大门发现这回是真的进不去了。恶狠狠地捡起那封信和砸在他头上的一截木料,

看在这是最稀有最适合术士法杖的材料份上……

“等着,等老子以后成为大陆第一术士后,搜刮不干净你这里我不叫魏琛!”

原来你叫魏琛……

赫卡特藏在塔内巴望着少年远去的背影,看着他走走停停又开始一脸傻笑地拎出那截魂木摸了又摸,擦干净口水又奋力地跑了回来。

“我的鸡呢!!还有酒!!!!!”

赫卡特打了个饱嗝,一脸无辜地看向在门口泄愤怎么都进不来的魏琛。

“好吃么?”

蛇头上下点了点。

“想不想……”

你想不想像他们一样游历在大陆,不仅仅是听闻那些传奇就够了,不只是记录那些冒险就满足了,你想不想踏进这个世间,然后成为参与哪怕是最平淡生活的一员?

赫卡特缠上了他的手腕,从指尖到手臂然后是半个胸膛……

负翼蝰蛇游离之处,多了一个人影。

塔里面安安静静的走廊上,多了一位术士。只有手指那么粗的负翼蝰蛇安安静静拍着翅膀,拿蛇尾卷起他的发丝跟随着他一步一步走下了塔顶。

他开始第一次用人的视角大量这片大陆,这座城池,他在酒店听闻新的传奇,亲手拨弄吐芽的植株,喝下一口带沫的啤酒。

他打量了一下镜子中的面容,有些不确定的伸手碰了碰。

自上任顶级术士去世六十年后。

“您好,”术士登记中心的大门被推开,衣冠楚楚举手投足之间自带风度的青年递出一封戳印着术士塔徽记的信封,“要是没有记错,我应该是第二十七号高阶术士,已被术士塔认可……”

“吾名方世镜。”

登记中心的人手顿了顿,脸上有些诧异地突然激动地翻找起了什么。

“今天真……对于术士之神来说,是个绝妙的好消息。”

“实在不好意思,介于公告未发出,不得不再次更正一下您的说法,您是第二十八位被术士塔认可的高阶术士……”

“今天一下子就来了两位被认可的高阶术士,第二十七号高阶术士刚刚离开不久……”

近六十年没有被认可的高阶术士,一天之内来登记认证了两位。

“真是……”方世镜拉低了一下帽檐,让阴影遮住了他上半张脸,“有趣。”

 

 

 

逐世全文链接:

  325 31
评论(31)
热度(325)
  1. 旗木SiLver天腐的多喵 转载了此文字  到 FTC17
    这cp我也是醉了

© 天腐的多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