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腐的多喵

岁月长河,观之如瀑;绵绵尔期,攥刻于吾。


yys策划去死!!

 

强项令【体检(中)】

继续那个好污好污的脑洞……

相信我,没有最污,只有更污

嘤嘤嘤杰西卡……

每次更新再奋力地捞一下逐世预售链接: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id=520864392477&qq-pf-to=pcqq.c2c

 

逐世二宣&试阅走:http://tianfudeduomiao.lofter.com/post/3157c1_7bd9351

 

 

兴欣一众,由方锐带头,装作配合安文逸体检一般统统出去把这间房留给了叶修,然后全部趴在门口试图得知苏沐秋如何作妖闹叶修。 

“包子你脑袋给我过去一点!”

“你们哨兵听力好一点,里面在说什么?”

“这样前辈会不高兴吧……”乔一帆小心翼翼地站在一群人后面有点不知所措。

“怕什么,”陈果兴致勃勃地摁下了包容兴毛茸茸的大脑袋,“没事大不了最后把咱们点心大大推出去。”

“啊?”方锐从下面伸出脑袋,“为什么是我?老板娘你偏心啊!”

“别闹,”唐柔示意他们统统安静,“听不见里面说什么了。”

其实就算是他们安安静静趴在门口,也没法得知里面在说什么,毕竟里面叶修的向导级别不是吹的。

尤其是,里面经行的还是第一性征发育检查。

方锐笑得无比猥琐:“第一性征发育检查?小安我特想知道检查这个的时候你们向导心里是想些啥?”

安文逸扯了扯手上的白手套,面无表情地看了笑得一脸荡漾的方锐:“随便摸一把都能硬,真够烦人的。”

方锐大大突然觉得自己万般受伤,虽然没有点名说是谁,但是总觉得自己被归纳到了烦人的哨兵里面。

不过话说回来这个不能怪自己啊,跟犬科的比起来我们好很多了好吗?

当然这个好很多,一点都不包括虎豹这类大型猫科。

叶修觉得自己最近有点流年不利,好说歹说把苏沐橙哄出门找楚云秀了,本以为苏沐秋那个妹控肯定要偷偷跟着去看自家妹妹选上的哨兵的。万万没想到万万没想到……

“怎么,”苏沐秋咄咄相逼把叶修困在手术台边上,“嫌弃我啦?不想摸不想负责啦?”

前面有个苏沐秋,后面还有只死命拱着他的白老虎,简直是……前狼后虎!

“没有没有,”叶修叼着烟挠了挠苏沐秋的下巴,“怎么会不负责呢,放心就你一个还是养得起的。”

摸就算了,叶修在内心翻了个白眼,最近摸得有点多不太想摸了,一摸一把火烧起来的日子简直了……

好吧,就像是张佳乐冲着直肠体温检查要故意折腾孙哲平,苏沐秋今天也是冲着体检上第一性征发育检查来折腾叶修的。

所谓的第一性征发育检查……其实就是外生殖器发育情况和相关数据的检查,虽然不知道检查精神体的第一性征干什么,但是这也丝毫不耽搁哨兵内心翻涌的各色心情。

比如这回都要哭给方世镜看的黄少天一样,再比如这回被压在手术台边上内心抽搐的叶修。

“害羞够了?”方世镜处理完直肠体温检查的数据后看了眼趴在喻文州怀里装死的黄少天,“乖,起来做个选择,下一个项目第一性征发育情况是要我来还是文州来?”

黄少天脸烫的惊人,破天荒地被喻文州解开捆他手的领带后没挠人,一把抱住方世镜的大腿两眼泪汪汪地把他看着:“我自己来行吗?”

方世镜捏了捏粉嫩嫩的一张小脸心情颇好:“不行。”

黄少天一头埋在他腰间死命蹭,吚吚呜呜地拱得方世镜身上的衣服乱七八糟皱成一团。

“撒娇也没用,”方世镜心情大好地拍了拍黄少天的后背,把他拎到身边固定住,“要不文州你来?”

总之……不管谁来,黄少天一头埋进方世镜怀里悲愤地想,我都不要见人好了。

小云豹现在还明显是个幼年期的崽,喻文州摇了摇头接过蔫搭搭一只小云豹拎起尾巴看了看:“雄性,外露生殖器正常……还挠人。”

黄少天和小云豹一起用愤怒地眼神盯着喻文州:“干嘛要念出声?!不许说话!赶紧检查完走人!”

喻文州挑了挑眉毛,把小云豹翻过来肚皮朝上揉了揉肚子:“检查结果要让哨兵自己知道啊。”

黄少天一张粉脸红了又红,盯着喻文州的眼神简直称得上羞愤交加,要不是方世镜把他硬拘在沙发上不能动弹,恨不得现在扑上去逮着喻文州就咬一口。

我根本不想知道任何结果好吗?!欺负人有意思吗有意思吗?你是不是觉得很有意思?

喻文州摇了摇头,拎起小云豹一条腿摁下了他的尾巴,还没来得及伸手就被黄少天扑过来整只抢了回去。而黄少天的表情和被踩了尾巴尖浑身上下的毛都炸开了的小云豹一模一样:“你要干什么?!”

喻文州意外地看了眼方世镜,方世镜也只能朝他耸了耸肩膀:“没想到爆发了这么能干,要不我先出去你两慢慢来?反正他最讨厌的直肠体温都测过了,不就是第一性征检查吗?文州你又不是没检查过。”

黄少天脸红得都要发紫了:“慢慢来干什么?什么叫做慢慢来?还有什么叫做又没检查过!喻文州你个斯文败类衣冠禽兽你趁着我不注意的时候干过什么?!”

“唔,”喻文州撑着自己下巴想了想,“他还是个走路都走不太稳的崽的时候,霸占我的床还要对我觅食,给了我两爪子不说连被子也不准我带走……唔……”

黄少天扑上去死死捂住喻文州的嘴,自己精神体也不要了,生怕喻文州再说点自己的黑历史出来。

方世镜啧啧了两声伸手接住小云豹,拎起一条腿看了看:“反正后面的项目交给文州你了,我还得回去检查我床上那个。不过提前给你两说一声,这个没长成的小模样文州你就好好管管,不准他贪欢缠着你闹。”

“我没有!”黄少天恼羞成怒地跳脚,“谁缠着他闹了!什么叫做没长成!我都十五了十五!!!”

方世镜似笑非笑地抬头看了他一眼:“十五而已,又小又嫩。”

黄少天一头扎进喻文州怀里,彻底不要见人了。

方世镜把蔫搭搭一团的小云豹塞到喻文州怀里,临走还不忘揉一把黄少天的脑袋:“检查精神体第一性征而已,没啥好害羞的,当做自己宠物检查好了。又不是对你的第一性征检查,等到文州给你做第一性征检查的时候再这么害羞吧。”

喻文州顿时有一种,自己到时候会被羞愤欲死的某只直接挠死在床上灭口的预感。

好吧,现在黄少天和小云豹已经开始挠他了,待会检查完一定要把爪子给剪了。

有挠人冲动的不只是黄少天,王杰希现在也挺想挠……阿不,给某人两巴掌的。

王杰希压制了一下手痒想揍人的冲动,强忍着额头上一跳一跳的青筋,硬是又给自己灌了一杯水下去。

“咪呜……”在方士谦手下被绑死了的猫咪突然挣扎起来,翻爪给了方士谦一下。

“嘶……”方士谦手上立即鼓起了几道红棱子,没好气地拍了一把猫屁股,“小坏蛋。”

王杰希终于忍无可忍了,摁着额角跳起来的青筋咬牙切齿:“你往哪摸呢?!”

方士谦的手搁在猫咪柔软的肚皮上,似乎颇为享受地继续上下摸了摸:“当然是往下摸啊。”

“喵!”似乎觉得一爪子太便宜方士谦了还想补上一爪子的挪威森林奋力地翻了一下身,被越发绷住了四肢的线拉平成了一张猫饼。王杰希看着躺在凹槽台上打挺却没有任何威胁力度的精神体皱了皱眉,却微微闭上了眼睛,像是得到了指令一般猫咪也安静了下来。

方士谦有些意外地瞥了王杰希一眼,手顺着柔软暖和的绒白皮毛继续往下,还没等到手指划到后腿根就突然往后一撤上前就逮住了猫咪昂起头露出的后颈脖子。

“嘿,”方士谦捏着挪威森林猫的后颈脖子似乎在自言自语,“我就知道你要整点事出来,都这么多年了别人摸不清你想干什么我要是还摸不清还不被你丢在战场不管?小样儿的跟我作妖,早知道你能变大变小你以为我有那么傻放着你挠我么?”

王杰希啧了一声撇过头去,突然就想找点什么东西砸晕这个家伙就好了。

被掐住后颈脖子的猫咪简直歪着脑袋都不知道怎么办了,被切断了和主人的联系不说还被强行限制了动作,这简直就是虐待虐待!方士谦看着拿眼睛剜自己的猫儿眼就好笑,腾出一只手在工具盒里找了找好歹找出了个夹子,不由分说对着猫咪已经恼羞成怒的眼睛夹住了他的后脖领子。

别说精神体了,那一刻王杰希都有后颈一凉一瞬间麻爪的感觉。

方士谦似乎还不想放过他们,掂了掂猫咪肉墩墩的屁股满意地拍了一巴掌:“现在乖点,检查完了我给你好吃的,不乖的话我就把你主人当好吃的。”

王杰希忍了又忍简直忍无可忍,抬腿一脚踹向方士谦的屁股。就像是方士谦遇上王杰希自动智商和年龄小十岁一样,王杰希再好的脾气和方士谦处久了也有杀人的冲动。

反正……只要不动用座驾和战车他两就不会闹出人命,打架什么的……感情什么的都是打出来的。

方士谦一扭身错开那一脚,压住了翘起来想遮住什么的猫咪尾巴:“配合点,我又不是没看过,常规检查项目而已不要想太多。”

问题是,由你这么劣迹斑斑前科累累的动手,提防和反抗是必须的吧?

方士谦伸手拨弄了一下猫蛋蛋:“害羞啊?早干什么去了?就记得咬我挠我了是吧?”

猫咪是一种很记仇的动物,相当、非常的记仇。

王杰希已经预见了未来半年内方士谦会被见面赏一脸挠痕和牙印的场景,以及被变大了的挪威森林猫拿屁股坐一脸的美好风光。因为方士谦摸了蛋蛋不说还伸手捏了捏,就算是被捆严实了挪威森林猫也在和自己腰身尺寸差不多的凹槽台上硬生生扭出了空隙和弧度,后腿一蹬一蹬地浑身的毛都炸开了。

方士谦捏了几把就松开了手,撑着手术台一脸春风得意地把捏着拳头的王杰希看着:“好了,下面我要干什么你也知道,是我动手还是你来让他乖乖露出来?”

他身后那只浑身毛都炸开的挪威森林猫瞬间又胖了一圈,王杰希估计应该是把第二层毛都竖起来了。

这是一个很没有选择意义的问题,猫咪的性生殖器还有一个藏在皮毛里面,除非是发情期交配的时候才会露出来。方士谦这个问题简直就像是问精神体的哨兵主人,是你自己硬起来带动你的精神体硬起来,还是我来让他硬起来。

这两个都不是什么好选择,王杰希在有短短三分钟内升起两次杀人的冲动。

“也不是什么难事,”方士谦伸手挠了挠猫咪的下巴给他顺顺毛,“给点木天蓼闻闻他能软成什么乖宝贝样子你也知道,或者让我用点手段撩拨一下也不是什么太困难的事情。”

他看着半眯着眼睛打量着自己的王杰希突然觉得心底被猫爪挠了一下,不疼却出奇的心痒。

“把眼睛眯得一般大做什么?”方士谦近乎呢喃地凑上去,让两个人都能清晰地感受到彼此呼吸间的热度和水汽,“这个样子我总要担心自己会被你卖到蓝雨那边去。”

“惭愧,”王杰希冷笑一声抓住了方士谦的领带把他拖到了自己面前,额头碰着额头嘴唇间几乎就要触碰到一起,“蓝雨要是收的话我价都开好了,可惜你这样的祸害方世镜都觉得吃消不起。”

“所以,”方士谦凑上去把最后那点距离消灭得干干净净,“你选择我来帮你们硬起来?”

好吧,把检查公然发展为打情骂俏的不只是方士谦和王杰希两个人,苏沐秋已经快把裤子都脱了。

“别乱来,”叶修一字一句地从牙缝里面挤出来,“苏沐秋你要是发情给我回床上乖乖躺着,要是发疯你信不信我给你一针管苯巴比妥。”

苏沐秋奋力解着自己裤腰带:“给我一针管苯巴比妥?亲爱的玩这么激烈做什么?要搞迷奸?放心只要你开头我绝对乖乖躺平在你手术台上根本不需要苯巴比妥。”

方锐已经努力支起自己耳朵贴在玻璃杯上试图听到些什么,好吧,虽然他把自己长尾虎猫的耳朵都放出来了,虽然有罗辑相当不好意思提出来的拿玻璃杯贴在门上能听得更清楚的建设性意见,然而……

“妈的老叶你捂那么严实做什么,”点心大大很想挠墙,“又不是不知道你和你家苏沐秋有一腿啊青天白日就开屏蔽生怕别人不知道你们在干什么吧?!包子你听到什么没有?”

“老大说……发情……迷奸唔……”

罗辑和陈果同时扑上去捂住了包容兴的嘴,陈果更是恨铁不成钢地再三比了个小声点的手势:“包子你说这么大声做什么?等着叶修和沐沐的哥哥听到冲出来杀人灭口吗?”

罗辑担忧地看了眼房门:“为什么我总觉得他们知道我们在偷听啊……”

“还有!”包子奋力地挣扎出自己的口鼻,“还有什么给一针什么苯巴比……的,应该是笨吧?”

安文逸和罗辑对望了一眼,罗辑一把揪住包子的领子狠命摇了摇:“是不是苯巴比妥?”

“不知道……”包子无辜地看了周围眼睛都亮了的一群人,“应该是这个发音。”

叶修和苏沐秋还在手术台边上奋力地扒裤子与反扒裤子,战况激烈的时候就听到门口一堆“天啦”和玻璃落地的声音,一堆偷听围观的纷纷表示被两口子秀恩爱秀得碎了三观。

“什么爱好啊,”方锐做出心痛的动作,“大白天的玩什么情趣啊,话说高材生苯巴比妥是干什么?”

罗辑和安文逸嘴角都抽了抽,感情你根本不知道那是啥就开评论了啊?

“虽然不知道那个是啥!”方锐努力要证明一下自己的智商,“但是包子不是说还有迷奸两个字吗?!”

“所以,”包容兴毛茸茸的大脑袋又凑了上来,“那个笨吧……是啥?”

那是镇静剂的主要成分……

虽然哨兵体质很好抗药性也能在自身控制下调节到最佳,但是大白天的两口子妖精打架都要来一发苯巴比妥,不得不说叶大大苏大大你们两个真的太会玩了……

众人啧啧感叹了下然后继续趴门上听墙角,只有包子继续缠着罗辑打听苯巴比妥怎么玩,好不好玩……

罗辑的脸色看上十万分想打哨兵,鉴于包子太闹腾,一堆手扑上来替罗辑把他脑袋摁了下去。

鉴于他们这个战队上下都不太着调,叶修拿手肘顶着苏沐秋的脖子警告他:“光天化日的给我注意点。”

苏沐秋丝毫不介意:“放心放心,你养的那群兔崽子没胆子拿这事闹你,敢闹你看我不揍扁他们。”

门口又是一片“天啦”和“助纣为虐”,以及玻璃杯子被碎了一地的声音。

包容兴从一堆手下勉强挣扎出脑袋:“我不是兔崽子……”

“是是是,”苏沐秋皮带半解拎着垮了一半裤子敲了敲门,“你是猫崽行了吧?那个大眼睛的带头!看什么热闹统统给我去找个房间乖乖接受小军医的检查!”

“现在,”苏沐秋靠在门上朝叶修招了招手,“我们两可以干正事了吧?”

 

 

正文:【一】

 

体检(上)

体检(下)

 

总觉得我伞……已经从西子湖畔细雨朦胧中那个白衬衫撑伞远眺孤山的文艺少年

成为了一个要叶修不要脸的逗逼……

男神都果然是拿来远观的……

 

还有杰西卡是我的方士谦你走开!!!!!!!!!!!!!!!!

 

 

不过话说回来猫丁丁真的好小……

超级小……

(感觉还没猫蛋蛋十分之一大……)

  836 34
评论(34)
热度(836)

© 天腐的多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