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腐的多喵

岁月长河,观之如瀑;绵绵尔期,攥刻于吾。


yys策划去死!!

 

强项令【14岁的新世界(上)】

我就想搓小新杰……

正太是我心头好……

看出双花韩张以外的cp,真的是幻觉

大写的幻觉!

只想摸鱼不想更正文……

正文什么的……

老韩和伞打一架好难得写哦……

 

 

那堵墙外是另一个世界。 

张新杰每次走过那堵厚墙,看着墙头的高压电网和神经毒素刺将这一小片驻地保护地严严实实,就会想起当年把自己强行塞进这里的那个家伙。

房门在自己走到门口的一刹那突然打开,一张放大的人脸陡然出现在自己面前,然后一双手就探出来把自己拽进了房间然后一把抱得严严实实的。

整个开门抱人进屋关门的过程不过几秒。

“吓着没有嘿嘿嘿?”房间里面一片漆黑,一张脸在自己脸上蹭来蹭去,蹭满足了以后还使劲亲了一口,“怎么不说话啊宝贝?”

张新杰把自己被蹭掉的眼镜抽了回去,掰过一张脸仔仔细细摸了一下:“你怎么胖了?”

“……”

张新杰伸手打开灯,再捧过那张脸捏了捏仔细看了就:“哥哥你真的胖了。”

张佳乐挫败地把脸埋进张新杰的怀里使劲蹭了蹭,然后一把抱起张新杰栽到在了床上:“不要装啊吓到就吓到了!小小年纪吓到了我也不会嘲笑你的宝贝老板着脸干嘛啊!”

“没有吓到,”张新杰从张佳乐怀里挣脱出来,拉平自己被滚得皱起来的床单,“还没走到门口就感受到哥哥你的精神波震动的,欢快地都要破门而出了。”

“……”张佳乐这回完全蔫在了床上,“我精神感官操控真的有这么糟吗?”

“也没有那么糟,”张新杰安慰地摸了摸张佳乐一头乱毛,“好歹也在顶级向导及格线上。”

这个安慰聊胜于无,张佳乐一脸生无可恋地在床上滚来滚去求安慰,可惜还没滚够就被忍无可忍地张新杰撵下了床:“没有洗澡没有换衣服不准在床上乱滚!”

张佳乐被推进了浴室,等他出来的时候张新杰已经换了一张新的床单,还把因为他的到来弄得略微有些乱七八糟的房间重新整理得又干净又有条理。

“有时候我就想啊!”张佳乐看着正跪坐在床边地板上帮他整理带回来的行李包的张新杰,简直感慨万千,“新杰你要是不觉醒就好了,哥哥宁愿养你一辈子啊我这么乖的弟弟还这么能干,不知道以后便宜哪个王八蛋哨兵啊啊啊!!”

张佳乐说得简直就像是他亲眼看见了某个哨兵当着他的面牵走了张新杰,简直怒火中烧一把抱过张新杰又狠狠地蹭了一把。张新杰熟练地抬手回抱住张佳乐,拍着他的背安慰他:“哥哥你又没把你的生活用品带齐回来,你打算一条内裤再穿回去吗?”

“不要在这么温情的时候说这个啊……”张佳乐无力地蹭了蹭张新杰的脸,由着他拿起搭在肩膀上的毛巾给他搓头发,“内裤没带够就不穿吧,实在不行我穿你的?”

张新杰面无表情地加大了手上搓头发的力气:“你穿不上我的,哥哥你大我四岁呢。”

张佳乐是个很没谱的人,天生的一颗又追求浪漫又干净纯良的心,就算是最残酷的战场也没磨灭掉他那点天真。为此张新杰对那个拐走了他哥哥但是还能把他哥养胖养成这个蠢模样的人,有了那么一丝丝的好感,仅仅一丝丝而已。

张佳乐呈现大字型躺在床上装死,张新杰就坐在他身边在他身上捏捏摸摸。张佳乐痒得抱着张新杰滚成一团:“捏什么啊?我的小军医你拿我来复习功课啊?”

“你腿骨断过是不是?”张新杰手摁在张佳乐的膝盖骨上,“这里也是,脱臼了几次?”

张佳乐挠着脑袋伸手去捞被褥:“啊啊啊我好困啊新杰宝贝几点了你睡不睡啊我好困啊先睡了!”

张新杰看着捂着脑袋装鸵鸟的张佳乐,伸手去摸他的胳膊肘:“你这里比起去年来说,骨膜厚了不少,所以脱臼的次数不比你膝盖来的少。”

张佳乐果断掀起被子八爪鱼一样搂住张新杰缠住他的四肢,就把他往被窝里面压:“乖乖乖,说这些干嘛?我知道新杰你医学学的特别好!宝贝这个时候应该安安静静地睡觉的不然长不高!”

说完他立马打起小呼噜伪装自己真的睡着了,不过越来越小的呼噜声泄露了他满腔的心虚。终于他把眼睛睁开了一小条缝,可怜巴巴看人的模样简直能把人气笑。

“在战场上受伤其实……”

“你说过不会再受伤的!”

张佳乐用一种气若游丝地语气试图反抗着:“战场上不受伤这句话骗我我都不会信的……”

“你说给我听的时候我就信了!”

张佳乐抱着张新杰身体蜷曲着,越发把自己团得像只护崽的猫:“我说你就信啊?小笨蛋你这个样子我怎么舍得你长大觉醒让一个不知道哪来的哨兵来带走你啊啊啊啊!”

张新杰把脑袋搁在他的肩膀上,伸手去搂住他的腰:“你说宁愿我不觉醒,要养我一辈子。”

他的声音低低的,听上去又嫩又脆弱,张佳乐听到耳朵里心都要碎了,搂着宝贝弟弟蹭了又蹭亲了又亲:“我也想啊啊啊啊!不觉醒我养你多好的!我们哥两浪迹天涯让大孙在后面煮饭洗碗开车!”

“所以,”张新杰一把掐住张佳乐的肩膀,目光灼灼地盯着他,“你跟那个大孙到底是什么关系?”

呃……

张佳乐觉得现在自己很像被逼问有没有外遇的单亲家长。

他斟酌了一下用词,看着宝贝弟弟的眼睛期期艾艾地回答道:“就是……战友……的啦。”

“只是战友?!”

张佳乐可怜巴巴地点了点头。

“那凭什么你带我浪迹天涯还要个人来开车洗碗煮饭?!”

张佳乐立马扑上去压住张新杰对准腮帮子亲了又亲,一双眼睛笑眯眯地跟喝了蜜一样:“哎呀吃醋啦?我怎么舍得新杰宝贝你动手做这些粗活啊!乖啦乖啦青春期的小朋友就不要老撑着一张脸装酷啊,爱我就要说出来嘛亲爱的么么哒!Mua!”

“他是个哨兵!”

……

自家宝贝太天才太聪明也不是什么好事……

张佳乐困惑地抱着张新杰的腰思考着如何哄开心自家小朋友100招,可惜哪一招对上自家宝贝输的一败涂地的都是自己。但是如何给自家小朋友介绍自己的贴心战友加绑定哨兵顺带炮友……

张佳乐一直觉得,家庭纠纷问题是困扰大部分觉醒者的首要问题。

“他是个哨兵你知道吧?”张佳乐比划着给张新杰磕磕绊绊解释着,“我是个向导……”

这种事情怎么开的了口给这么单纯的小新杰解释嘛啊啊啊啊啊啊啊!

张佳乐像个鹌鹑一样脸颊火烫地把自己捂住被窝里面,张新杰趴在他怀里拿手摸完他的脸又去摸他的心口,然后肯定地下了一个结论:“你喜欢他!”

张佳乐拽着张新杰又白又嫩的手就往自己怀里拉:“怎么可能啦!小孩子都不懂就不要说喜不喜欢的问题啦!乖乖乖我们睡觉啊!”

“你不喜欢他还跟他睡!”

张佳乐噎了一下,心想这是什么和什么啊简直有完没完啊!有这样当弟弟的吗?跟老妈似的逮着你问早没早恋喜欢男的女的进展到哪一步了牵手了没上床了没……

“我喜欢的就能跟他睡啊?”张佳乐捏着张新杰的下巴顺便拍了拍他屁股,“人家最喜欢新杰的!”

张新杰丝毫不受糖衣炮弹的影响:“你跟我睡和跟他睡一样吗?”

张佳乐顿时被他轰成了红血,整个人都要烧起来了,结结巴巴地试图再解释掩饰一下,就被张新杰捂住了嘴:“好吧,我应该问清楚点,你们两是不是性交过。”

张佳乐都快熟了……

他突然觉得自己有点蠢,当年送新杰学什么不好,偏偏让他选了学医,学医的什么不懂?想当年那些军医,哪怕是个姑娘你敢对她吹口哨讲黄段子,没准回报你的是能把你骚脸红的更黄的段子。

张新杰坐在张佳乐的腰上,审视的目光让张佳乐觉得自己是在过x光机或者其他什么能把他里里外外剖析得清清楚楚的。

现在的小孩有那么难搞吗?不该懂的该懂的他统统都懂啊!

张佳乐慢吞吞地伸手搂住张新杰,又把他拽回了被窝,脸贴着脸躺在一个枕头上,活像是要分享秘密的两只小松鼠:“你怎么就长得这么快啊……”

当年拼死拼活把你塞到这个安全区的时候才是个八九岁的小孩,好吧小时候已经很难搞定了长大点了更难搞定。张佳乐理了理张新杰头发,由着张新杰捏着他的手:“我15岁就觉醒了,这样算来你觉醒的可能性比谁都大,觉醒成一个顶级向导的可能性也现在基地里的任何人都大……”

说不希望你觉醒,那就是一个玩笑话。

“我怎么舍得不让你觉醒啊,”张佳乐翻个身让张新杰趴自己身上,“战争一旦开始这个世界哪里都不可能是永远安全的,只有你足够强大才能保证你足够安全。”

“但是……”张新杰抱住张佳乐的脖子,声音迟疑了很多,“哥哥你说过有你在。”

张佳乐苦笑了一下:“那我不在的时候呢?”

战争无法避免伤亡,残酷又冷血地收割着生命,就算是张佳乐是枪兵中一战成名被授予名号的顶级向导,也不可避免他手上和腿上的几次重伤。

“你要长大的,”张佳乐揉着张新杰的脸,免不了又开始咬牙切齿,“长大了觉醒了,迟早会遇上某个哨兵,王八蛋的某个哨兵……”

“所以哥哥你遇到那个哨兵了吗?”

……话题怎么又回到了最开始的地方。

“算是……吧。”

“那你喜欢他吗?”

张佳乐嘴角抽了抽,拿手捂住了脸:“我们能换个问题吗好新杰?!”

张新杰从善如流地换了个问题:“那他喜欢你吗?”

张佳乐在奔溃的边缘:“这个你问我我怎么知道啊啊啊啊!”

“你连他喜不喜欢你你都不知道你就跟他睡!”张新杰简直恨铁不成钢地去掰张佳乐捂脸的手,可惜人小力气没自己哥哥大,好歹掰开一点露出那张红得不能再红的脸。张佳乐对于这种情况简直输的一败涂地:“行行行,我喜欢他才睡得他行了吧?!”

“那你喜欢他什么呢?”

张佳乐躺在床上装死:“真的不能换个话题吗?或者新杰你来说说你喜欢哪种以后哥哥给你留意好不好?!”

张新杰看向他的眼神无比干净澄澈:“我不知道。”

张佳乐啧啧了两声,伸手去捏张新杰的脸:“那以后我给你找个胸大屁股大好生养的,我家新杰这么乖我一定要找个你能收拾得了的!”

“那你喜欢什么样的呢?”

“哦,大孙那样就不错啊,个高长得也帅性情也豪爽啊!身板也够壮实的你看……等等新杰你就不能不看准情况就给我下套吗?”

张新杰的表情无比无辜:“哥哥你自己说的,”

小小年纪心眼这么多……

张佳乐捂着心口哀伤,次次被坑我就怎么这么不长记性啊我!

都怪这个小家伙,张佳乐搂着张新杰的腰把他往被窝摁:“心眼没你多我还收拾不了你了是吧?什么都管新杰你这是要当老妈子?痒不痒痒不痒?”

张新杰被他摁在被窝里面挠痒痒蹭得眼镜都不知道哪去了,小声抽着气无声仰头笑着。张佳乐满意地抱着他在腮帮子上重重亲了口:“快要到你生日了,说吧,这次想要什么生日礼物?”

张新杰缓过气来,好歹在床上找到他自己眼镜戴上:“生日礼物的话……”

“我要觉醒了,想要跟着你去外面的世界看看。”

 

14岁的新世界(中)

正文:【一】

 

咳咳

我可没说老韩胸大屁股大好生养(喂喂

无辜喵脸.gif

啊啊啊啊啊啊乐乐一切对小新杰动手动脚的地方都放着我来啊啊啊

  515 62
评论(62)
热度(515)

© 天腐的多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