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腐的多喵

岁月长河,观之如瀑;绵绵尔期,攥刻于吾。


yys策划去死!!

 

强项令【37】

吃货的执念是很可怕的哦

恭喜黄烦简直一抢成名

鼓掌!

上一章:【36】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苏沐秋坐在满是青苔的横木上没耐心的拎着狼蛛腿甩,脚边趴着同样无精打采的精神体白虎一起唉声叹气地反省,觉得自己是不是被小韩家的小向导骗了个底朝天。

说好的打架怎么就成了狩猎,费时费力还不讨好,输了简直完蛋回去非得被宝贝妹妹和叶修笑到死,就算是赢了能有什么好处?

一顿饭?对我这种拿作战饼干都能打发的人这算是什么好处?!更何况弄得好不好吃都是另外一回事了!但是这样一来小韩怎么看不管输赢都不吃亏啊!?输了回去搓自家向导求安慰就好,赢了不仅能抓自己一个痛脚还能继续用这个借口搓自家向导要个表扬……

所以为什么叶修就不是那种身娇体弱易推倒的向导呢?

不过话说回来那种身娇体弱的向导推起来一点成就感都没有哎,小韩一晚上能折腾几次?啧啧啧可怜的小向导能撑得住几次?还是我家叶修那种好,体力好到妖精打架能打到天亮简直……

喂喂苏大哨兵你还记得你是出来比赛狩猎的吗?韩文清行不行一晚上能行几次都跟你这次狩猎没有半点关系啊,你要是输了才是会被叶修嘲笑到死的不行啊。

苏沐秋抓着自家老虎的爪子有一下没一下地摸着,眼神温柔语气和缓地看着自己的精神体:“你要是能吃就好了……”

白老虎默默抽回自己爪子一尾巴抽飞这个一点都不靠谱的主人,有时间想这些有的没的你早收拾好几打魔鬼鸦出来了好吗?!承认狩猎到一半又觉得无聊想回实验室了就这么困难吗?!

所以说……苏沐秋一咕噜爬起来抓住白老虎的爪子恳求地看着他:“我们打劫小韩去吧!”

“如果从他们两个要撞上应该只有一个可能性,”张新杰一边研究着菜谱一边跟喻文州商量着地形,“韩队长的习惯比较固定,他会沿着流水行进……”

“基本上这是老韩狩猎的固定习惯了,”叶修喷了一口烟顺手点了点几个地方,“没有什么能离开水的大型动物,想要赢的话直接沿着流水肯定会有不小的收货。”

“还真是老虎的习惯,”喻文州突然饶有兴趣地接过地图研究了一下,“不过在热带属性的雨林里面还真不知道这种精神体的天性能不能占便宜了。”

那片森林诡异的安静,阳光灿烂从树叶缝隙漏下的明明足够明亮,却没有一点一个森林该有的响动。然而在哨兵的耳朵里这片森林吵闹得简直过分了,韩文清皱着眉头甩了甩手上的血迹看着身后的精神体叼起猎物就凑上来蹭他裤子。

“别,”他伸手抹了把东北虎血汪汪的嘴巴让他别向其他的地方,“才换的裤子要是弄上血洗不掉回去咱两都死定了。”

是哦,东北虎老老实实拖着猎物跟在韩文清身后,小向导身娇体弱是真的,但是发起火来也是个黑肚皮的。强行镇压最多管用一个晚上,然后彻底吃亏的就是自己了。

“所以怎么看,”张新杰敲了敲桌面,“遇上的可能性现在看来还是很大,尤其是一直有一方面哨兵抱着走捷径的心态在里面。”

喻文州不动声色的看了眼遍布森林的监控,韩文清都出现过好几次,苏沐秋虽然有意无意避开着镜头但是还是有那么一两次,通过这些基本上都能推算出他们行进的路线,但是黄少天呢?

黄少天就像是消失在了这片森林里面,别说张新杰了连带着叶修都一时没想起还有只小哨兵偷偷混进了狩猎的场所里,彻彻底底的融入了这片森林。

所以说,喻文州捏着自己的下巴思考着,这就是野生养小哨兵的好处吗?这身手这个防范度只要不开口埋伏起来暴起的时候简直杀伤力十足啊。所以说当年魏队怎么会以为他会养出一个小向导呢?这个从身体素质看怎么都不像是会觉醒成向导的。

那条河清澈美好的简直称得上无害温柔,虽然站在河边的哨兵并不这样觉得,森林里的危险从来都不在看得见听得着的地方。当然还有可能是……韩文清脱去上衣看着搓着手对自己身后猎物简直都要望眼欲穿的苏沐秋招了招手:“直接点,打一架看你能带走些什么。”

苏沐秋背着手笑嘻嘻地看着韩文清:“小韩你都学会玩心眼了啊,以前都是打一架输了的都归对方呢。果然是有了个黑肚皮的小向导近墨者黑了吗?”

一切苏沐秋和叶修的废话在打架打仗的时候完全是应该被屏蔽掉,这是韩文清多年总结下来的经验有道是人以类聚物以群分,跟叶修关系好的过分的一般都是一丘之貉。

说起来他们两个要是赤手空拳上略微吃亏的是苏沐秋,但是要是放任苏沐秋拔出枪来韩文清也觉得自己约莫是脑子进水了。公平斗争说的不是这个公平,以前耿直的韩文清受够了叶修花言巧语各色坑蒙拐骗。一旦近身作战真的要比格斗大概也只能有巅峰时期的孙哲平能够在力量方面和他旗鼓相当了。

要说韩文清的搏斗技巧都是军队里面训练出来的那苏沐秋就是在街头和乱世混出来的,他们手上都见过血但是在这种场合又不可能用上搏命的招式。所以虽然在力量上占了优势但是在不要脸和缠人以及猥琐方面来说……苏沐秋和叶修大概开创了一个时代的风格,唯一区别就是叶修更土更直接一点,苏沐秋还要追求一下华丽效果耍耍帅什么的。

虽然耍帅一不小心耍过头落在叶修手上会被直接解除一切武力威胁然后大肆嘲笑一番。

韩文清压着苏沐秋的手攻击只有一个核心就是不让他有机会摸枪,苏沐秋虽然打定主意想抢韩文清的猎物但是在这种危机四伏的雨林里面,他们两个不仅要缠斗还要当心想要黄雀在后的动物。是故两个人的精神体警惕地在他们身边踱步警惕着,虽然苏沐秋家的白虎还时不时想能不能瞅准时机直接偷东北虎看守下的猎物。

哦,还要看好自己这边已经捕获到的,白老虎一心多用总觉得自家这边虽然不定好不好吃但是架不住苏沐秋发泄一样一顿清扫数量多啊,没事非要抢韩文清家的干嘛呢?

“我们这样也不好分胜负啊,两边猎物都差不多怎么定输赢啊?”苏沐秋跳出了韩文清的攻击圈,两手上举示意暂时休战,“我们想个快点的方法一局定胜负行不?”

“不行。”韩文清干净利落地拒绝他,就算是不好分但是有张新杰在,那结果上自家就不一定吃亏,让张新杰把到口的美食大部分分给别人当晚饭韩文清都没法想象自家小向导会黑化成什么样子。更何况还有个张佳乐陪着胡搅蛮缠,这次他真的脑子进水了才会答应苏沐秋说的一局定输赢。

更何况就是在他从这条河里拖出一条无鳞鱼后苏沐秋才按捺不住跳出来抢夺的,那条鱼有近一人长,浑圆溜滑看上去就是皮肉细腻好吃的,连苏沐秋这种不太关注吃食的也知道这是变异后少有的美味。炖鱼羹也好还是煮鱼片粥亦或是做鱼滑都是能鲜的让人吞下舌头的。这当然也是张新杰交给他的小纸条上面重点表明努力打上标记让他找寻的东西,虽然不好找寻而且攻击力惊人,满嘴尖牙还不仅有一层,三四层看上去又密集又血腥。

“变异的回溯七鳃鳗,”叶修饶有兴趣地调整着监控,“老韩还真宠你啊,要吃啥就给你找啥啧啧啧,看不出来老韩还是这样的人。”

“确实很好吃,”喻文州也笑眯眯地看着那块监控,“不过我还是很好奇你们最后输的做饭是用他打到的食物做饭请大家吃还是用他们狩猎回来的全部食材?”

“当然是输方的。”“肯定是全部的。”

张新杰和叶修对望了一眼,瞬间明白了各自的主意。老韩找到的都是顺着张新杰心意的好吃的他爱吃的,张新杰没别的爱好,吃和撸撸各色猫科是他为数不多的业余兴趣爱好。其实一开始叶修就没觉得苏沐秋会赢,虽然数量上肯定不会少而且优势明显,韩文清一次一拳最多解决一只苏沐秋摸出霰弹枪一枪就是一打。但是这根本架不住苏沐秋他弄回来的不太好吃,而且叶修根本就不想感受一下一只变异兔子身上好几十个甚至上百个铅弹是个什么样的感受。

所以输了也没啥,反正食材老韩那有大不了就累一点多做几个人的晚饭而已,但是要是用输方的……张新杰不吃他也没理由摁着他吃,人家不吃就等着老韩回去开小灶啊。

难道我晚饭就要吃满是枪眼的兔子?这个亏叶修是拒绝吃的。

“所以说有一点是确定的吧,”喻文州一点一点地仔细找寻着什么,“谁猎到的东西就归谁家?”

叶修和张新杰对视一眼,点了点头。

“嗯,这样看来的话……”喻文州摸了摸衣服口袋拿出一个秘钥,直接插到指令窗口,“那我就替少天谢谢各位了,尤其是韩队的一番苦劳,变异的七鳃鳗可一点都不好抓呢。但是要是没苏哨兵缠住韩队,我家少天也不好抓住机会下手呢。”

闻言张新杰的表情称得上巨变,那块斗争鲜明胜负未分的哨兵掐架区域的监控陡然闪出一个身影,快的和当时没来得及关上的门禁处一样只留下一束残影。

然后斗争中的韩文清和苏沐秋同时都停手了,似乎周围没有什么不一样除却……

韩文清的脸陡然阴沉了下去,暴戾地看上去都有点可怕……

张新杰最爱的变异七鳃鳗不见了。



【1】 

【38】


伞这个狩猎都不好好狩猎的哨兵……

没事就八卦啊八卦

(这个老韩有点爱妻狂魔的潜质啊……)

(然而小向导多可爱……我也想搓他)

  488 62
评论(62)
热度(488)

© 天腐的多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