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腐的多喵

岁月长河,观之如瀑;绵绵尔期,攥刻于吾。



最近沉迷狐狸精,恨不得打死他(喂喂)

 

食为天【二】

又到了报社的时候……

鱼总上线~~~~

顺便捞捞天鬼终宣:喵喵喵

预售链接:喵喵喵喵喵




饶是吃了晚饭黄少天回家蹲到10点感觉自己又饿了,他趴在厨房窗子上仔细观察了一下楼下张佳乐家的厨房,再鉴于明天是周末于是他愉快地抱起电脑跑下去敲张佳乐的门。

他们两个住上下楼,张佳乐正埋头在厨房奋斗听到敲门声顺口问道:“谁啊?”

开门的是张佳乐的宝贝弟弟张新杰,开门一看是黄少天立马面无表情要关门。张新杰一边关门一边一本正经地回答张佳乐的问题:“喝醉的走错单元楼敲错门的。”

黄少天奋起抵住房门:“张新杰你让开我又不是来找你的!喂喂乐乐!乐乐你弟谋杀啊!他准备拿门板夹死我!乐乐!!救命!你不是说你弟不骗人吗!?我哪走错了我就是来找你的!张新杰你这个死护食的我是闻着味下来的!!”

张新杰在心里暗恨自己不是专业骨科的医生,没僵持多久就被黄少天瞅准空子钻进了自己家门,然后一点都不见外把笔记本电脑扔在沙发上就扑进厨房缠张佳乐去了。

张新杰一个人站在门口严肃思考明天给自家装个门链的问题。

他们三人其实是一个家属院长大的,张佳乐自六岁起身后就多了两个小三岁的小尾巴,一个是自家亲生的乖宝宝弟弟,一个是跟父亲称兄道弟关系好到能穿一条裤子的叔叔家的小话唠。有两个一静一动又听自己话的小尾巴当然很爽,就是张佳乐这么多年一直想不通,两个小尾巴什么都挺好的但是为什么关系就是不好?

因为不仅张新杰单方面烦透了这个话多还跟自己抢了哥还抢食的黄少天,黄少天也被爹妈念叨地烦透了那个隔壁家“成绩又好人又礼貌还乖巧听话”的张新杰。

于是黄少天开始变本加厉缠着张佳乐,要不是黄少天身体素质太好了还直接考入了军校操练了好几年根本打不过,张新杰为此倒是很想掏出手术刀给他几下。

张佳乐在做宵夜,张新杰下班时间不固定晚饭经常到了点对付着过了,如果他晚上再加一台手术那他到家基本上也是饿得前胸贴后背。他本来就不是张佳乐和黄少天那种从部队里面练出来的体制,血糖一低脚步都是虚浮的脸白得似乎连皮肤都要透明了。

张佳乐那个护短的老妈子心看着都提起来了,几下把张新杰搓到沙发上去狠揉了一顿逼着喂了一杯浓蜂蜜水,然后用空调被把人家裹得和蚕宝宝一样不能动弹就去厨房弄吃的了。

黄少天从小到大吃够了张新杰暗地里给的各种亏,对上张新杰他从来都不正面攻击,待会又把人家“欺负地头晕了”张佳乐非得揍他。厨房里挤不下三个人张佳乐连哄带劝把张新杰继续弄回沙发躺着,然后就十分顺手的指示黄少天给自己打下手。

“我果然不是亲生的,”黄少天麻利地给张佳乐切完肉,“你看亲生的多滋润啊啧啧啧,对了他今天又接了几台手术啊居然连门都卡不上了?我跟你说了好多年了百无一用是书生吧你看他细胳膊细腿的不长肉还当医生,遇到医闹你要不在简直完蛋。”

张佳乐上下打量了黄少天一眼表情古怪:“你似乎也没比他胳膊腿粗到哪去……”

黄少天勃然大怒心想你拿张新杰那个胳膊腿跟自己比?可惜还没张口就被张佳乐顺手塞了一勺土豆泥堵了嘴。

那个土豆泥是直接用料理机打碎了的生土豆慢慢混着奶油和肉丁香菇丁葱花翻炒出来的,一口下去除了有肉丁和香菇的韧性简直入口即化只留下奶香肉香和香菇特有的香气,供牙齿反复咀嚼再压榨出深藏的鲜味。黄少天还想来一勺就被看他切完肉用完就丢的张佳乐一脚踹出厨房,和在沙发上安静坐着看报告的张新杰两两对视。

简直相看两相厌,黄少天哼了一声拖过自己的电脑知道张新杰喜欢安静也故意敲得噼里啪啦的。隔了一会想着为什么张新杰还没开口讽刺人就偷偷抬眼去瞅……

张新杰带了耳塞完全把他当空气了。

黄少天气得要死可惜还没来得及惹出点事来就被张佳乐提着领子支使去下楼到超市去买点黄油。张佳乐一面催他快点一面开门:“快点去不然别想吃了你直接回家饿死好了,蹭宵夜还不想干活我惯得你啊?”

张佳乐家门正对着一个电梯,好巧不巧电梯叮的一声到了这层张佳乐简直大喜,推着黄少天后背让他快去快回。电梯门打开后探出来的却不是人腿,一只带着牵引绳的奶茶色小猫踩着地砖啪嗒啪嗒踏步迈着小短腿就出来了。黄少天当时都不管自己手了,蹲在门口喵喵叫着伸手勾引那只小短腿:“你是不是布丁啊乖乖?还记得我不?下午还想抢我三明治呢哎哎乖猫猫腿真短啊你腿怎么这么短啊乖布丁!”

估计布丁这样在大街上被路人抱着搓在店里被顾客搓惯了,招人喜欢到连他的主人都不以为意了。牵引绳另一端的青年好脾气地站在原地任由黄少天抱着自己的猫又亲又蹭,还主动提醒他:“他刚刚下去溜达了一圈脚上全是泥别让踩衣服上了。”

话音刚落布丁已经一脚踩在黄少天脸上凑上去舔人了,张佳乐看着黄少天脸上那个斑驳泥点的梅花印爆笑出声,幸灾乐祸地开口:“让你老说人家腿短吧哈哈哈腿短也能踩你一脸,我是你家隔壁邻居张佳乐不好意思这我弟弟这么搓你家猫。”

布丁的主人倒是很沉得住气,朝张佳乐点点头示意没事正要开口自我介绍,看黄少天顶着一脸幽怨看着张佳乐笑得前俯后仰还抱着自己的猫不撒手,就先笑眯眯地摸出湿纸巾替黄少天擦脸上的印子。黄少天这时才注意到布丁的主人是个和自己年岁不相上下的年轻人,眼睛是天然的笑眼又长又弯,这样的眼睛一笑起来眉眼弯弯简直就是春风拂面。

我擦长得不错笑起来这么好看还带布丁这种萌货上街简直不知道要勾引多少小姑娘小男生!咦他还是那家店的店长手艺也好得不得了简直不知道……

等等!那家店的店长!

黄少天把布丁塞进张佳乐怀里一把握住青年的手:“你是那家三明治焖饭都做得超好吃的店长吧!?店长帅哥你家有黄油吗?借一点行吗?!请你吃宵夜当谢礼啊!”

张佳乐抱着猫简直目瞪口呆,有没有毛病人家手艺那么好能吃我做的?黄少天你借故献殷勤勾搭人也别那我做的当噱头啊!

“连布丁都扣下了……”青年笑眯眯地捏了捏黄少天的手就对旁边已经愣住了的张佳乐笑了笑,“那我就却之不恭了,黄油我家多得是那我回去拿,就麻烦你们帮布丁擦擦脚啦。”

“对了,”青年一边开自己的门一边问正联手揉布丁揉得很开心的两人,“张新杰今天在吧?正好我有也有点东西要给他。刚刚忘了自我介绍了我是跟他同校的喻文州。”

黄少天和张佳乐两两对视后异口同声:“他居然认识(张)新杰?!”

闻言出来的张新杰看他两堵门口还让布丁踩了一玄关的梅花印皱了皱眉:“我之前不是跟你们说了那家店是同学开的让你们先去尝尝味道吗?”

“你同学开店难道不是你去尝了告诉我们好不好吃吗?”黄少天愤愤不平地抗议,“张心脏万一他弄得不好吃怎么办?!”

“我忘了……”张佳乐则是吐了吐舌头弯腰捞起布丁就支使黄少天擦地去,“确实很好吃居然还住隔壁,新杰你这同学是什么专业的啊?我记得你们学校没烹饪啊营养学?”

张新杰顿了顿,神色特别纠结地开口了:“不是,他是学电子信息工程的。”

所以这个完全不对口的专业和现任工作是怎么发展出来的?张佳乐张了张口也没多问,反正这是人家私事,现在任务是把这个短腿的猫爪洗干净然后搓搓搓!

至于厨房?

有大厨来了还要我干嘛?反正看上去和新杰关系也不错我也只用负责吃吃吃了!

喻文州的手艺真的超级不错,黄少天本来还在客厅和张佳乐一起逗布丁的,芝士混了黄油的浓香闻着味他实在是忍不住了一骨碌窜到厨房和喻文州套近乎。

“你这手艺谁要是嫁了娶了你谁肯定是上辈子拯救了全世界,简直闻着味我幸福得就能升仙啊,”黄少天口水滴答地趴在厨房门框上,“我是黄少天,住张佳乐张新杰他们家楼上一层刚好是你家隔壁的楼上。帅哥你家还缺洗碗的吗上过大学当过兵的那种?”

“很快就好了,”喻文州一边盯着烤箱里面铺了满满芝士的土豆泥一边片着梅花肉薄片,“少天你要是在厨房等着闻着味会更饿的。”

年轻人想混熟快得很,更何况黄少天本来就是个外向热切的性子,看着喻文州一刀一刀慢条斯理地切肉再闻着黑胡椒混了芝士和肉的香气简直让他焦急得百爪挠心。实在受不住了抢了喻文州的刀问他:“我来切我来切你要怎么切快教我,你这样慢慢切我看着都要急死了!”

喻文州无奈地指点了一下让黄少天顺着自己切得方向下刀切薄片,不过他倒是真没料到黄少天刀工是真的好,一刀一刀狠准稳快切出来的肉片薄的透明却依然纹理完整。

“很厉害啊,练过吗?”喻文州拿揉好的酥皮去卷肉片和黄少天手脚利落切好的苹果片,苹果片是按照喻文州的要求一刀对半破开整个溏心苹果,然后一片一片完整切下来片开,“不知道少天现在在哪高就啊?要是不当兵了这么好的刀工我都想挖到我们店了呢。”

黄少天尴尬地笑了笑,挠着头不好意思地回答到:“跟张佳乐一样,退下来转成警察来着……”

“那我刚刚还是在想挖社会主义的墙角的事啊,”喻文州打趣了黄少天一句端出了烤好的芝士土豆泥搅了搅,混匀了挖了一勺给他,“尝尝味道淡不淡?”

一些焦脆的芝士土豆硬壳被捣成碎片融进了软滑的土豆泥里面,奶油恰到正好地浓郁又不腻地回甜,多重香气同时让鼻子和嘴巴一起沦陷,颜色也好得让人挪不开眼。黄少天乐滋滋地叼着勺子简直是飘出去给张佳乐张新杰描述有多么多么好吃,喻文州是有多么多么能干。

“瞧你一脸高潮得跟把人娶回家了一样,”张佳乐损了他一句,捏着布丁的小短腿给他挠下巴,“小可怜又要闻着味看着我们吃了啧啧啧太可怜了。”

烤箱打开的时候味道确实浓郁得让张新杰都有些坐立不安了,黄少天是他们哥俩这些年来从未所见殷勤,张佳乐估计黄少天他妈下厨都没可能有这个跑前跑后的待遇。喻文州就做了两个宵夜一盆芝士土豆泥大家就分着吃,还有一盘子玫瑰苹果卷是按人头分。当然怕大家渴了他直接就从家里带了之前煮好冰镇的奶茶。

黄少天吃得都在冒幸福的泡泡了,那个玫瑰苹果卷喻文州先铺了和酥皮等宽肥瘦相间的梅花肉片,肉片切薄了细嫩得本来就像是要化在酥皮里了一样油汪汪地散发着勾魂的香气。喻文州怕加了肉酥皮揉了黄油捍好的这样一烤太油,还顺势铺了一层上好的玫瑰花酱再铺的苹果片。整个对半切开片下来的苹果片单看上面是个完美的上半截心形这下卷好了一看,就是一朵完美的玫瑰花了。

烤的恰到好处吸了多于油脂撒了糖粉端出来的玫瑰苹果卷看着就挪不开眼,一口下去破开层层酥皮和软糯肥香的梅花肉渗透着汁水就迸溅开了,接着就是清脆可口的苹果肉混了浓郁解腻的玫瑰酱。口感丰富层次鲜明有混合得天衣无缝,不太爱吃带肥的肉的张新杰都一口气干掉了两个。

“我收回前面话”,黄少天埋头苦吃,嘴角留着奶茶和油印子都不想管了,“谁嫁了或者娶了你简直是一天胖一斤的节奏一个月下来还得了一年直接都能胖成球了!手艺这么好文州你是开挂啊!”

“前提是还得有人要啊,”喻文州顺手抽了纸替黄少天擦了擦嘴巴,“吃东西的时候说话慢点小心抢着啊。”

张佳乐诡异地瞟了他们两个一眼又瞟了眼吃得一本正经抬头和自己对视的弟弟,小声压低声音没让吃得正欢和喻文州谈笑风生的黄少天他们两个听见:“哎新杰你觉不觉得这是咱俩跟背景墙一样我没搞错的话这明明是咱两屋来着?”

张新杰淡定地喝了一口奶茶看了眼单方面叽叽喳喳和喻文州说个不停的黄少天,和好脾气依然温和微笑听着的喻文州,有些前言不搭后语地同张佳乐说道:“听说曼基康这种短腿猫一样精力旺盛,更何况毕竟现在春天要到了嘛,是不是布丁?”

布丁闻言一脸无辜地看着张新杰喵了一声。



【一】

【三】

说好的报社就是报社

又到了深夜报社的时间,默默端上一盘玫瑰苹果卷……



  1020 86
评论(86)
热度(1020)

© 天腐的多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