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腐的多喵

岁月长河,观之如瀑;绵绵尔期,攥刻于吾。



最近沉迷狐狸精,恨不得打死他(喂喂)

 

食为天【四】

= =大孙上线了……

想把黄烦和喻总褥到山里面去烤麂子……


上章【三】


“真行,”看这韩文清黑着一张脸那人丝毫不介意,“听说你是被一个小军医撂倒的?”

提起这事韩文清脸色更难看:“我记得你是过来交接文件的。”

“这不是没在原本定好的地方找到你就打听了下,”那人耸了耸肩,“劝你一句,脾气好点多听医嘱少吓人,不就没啥不好的了吗?”

韩文清简直怒极反笑:“也是,总比黑户想上正规医院都取不了号。”

那个人顿了顿,突然前言不搭后语的来了句:“其实当年我用的是真名。”

韩文清愣了愣,很快就反应过来了:“那你还真够疯的,难怪张佳乐一门心思荣养到公安来了。”

不管是查户口也好还是查死亡信息也好,公安总归是个好地方,但是张佳乐还是和十九岁那年接到任务离家小军校生一样,过了快十年了还是一如既往地天真和执拗。

有些人不管是死了还是活着都不会在档案上留下一丝痕迹的,就如同他的功勋一样,被封存得严严实实。哪怕将命都留在了那个地方,家属也只会接到一纸烈士通知书。

连他们到底做了什么都不知道。

甚至不敢知道。

那个人的左手似乎不太方便,直直垂着连抬举都有点滞后。韩文清盯着他的胳膊看了会扬了扬下巴问道:“所以说,孙哲平这就是你不遵医嘱的下场?”

“算是纪念品吧,”孙哲平顿了顿,“当年我一门心思要跟老子对着干,他让我老老实实在军区待着一步一个脚印踩着升上去就好,偏偏我不……”

“所以说,”韩文清顿了顿,“你既然能出现了说明也结束了,现在被荣养了对吧?”

孙哲平点点头:“跟朋友做点小生意,不过仍然在某个没办公室的事业单位挂职。”

张佳乐留了只呆瓜黄少天给喻文州,自己提着粥和包子去找弟弟了。把自己的车扶到车库的时候看到一辆探险者,职业病地扫了一眼张佳乐心想非法改装车啊这么高车轮你是要开去干吗?

这神经病一样的改装风格真的跟某人……

张佳乐顿了顿,甩了甩脑袋加快速度去找张新杰。张新杰似乎在和他导师说什么,张佳乐放轻了脚步几乎是不发出声响地挪了过去,将将就听到老头拍着张新杰的肩膀:“应该没事了,那你去吃饭吧,你看你这脸白的让你平时没事吃个零食垫垫还好意思跟我争这不是吃零食的点。”

又!不!好!生!吃!饭!

张新杰瞬间跟心灵感应一样转过头就看到张佳乐,以及他脸上都可以实质化的怨念了。老教授看到张佳乐倒是挺开心的:“给你弟弟送饭啊?那我把他交给你啦,喂完就带回去吧洗洗睡了吧。给了他两天调休,今天早上三四点就把他弄过来了一台手术一连就11个小时小孩怪可怜的。”

11个小时!!!

张新杰绷着后背有点僵硬地给愉快离开的教授挥手再见,然后转过头就被亲哥提着后颈脖子抓进了楼梯间:“又忙起来不顾吃饭了?谁没事跟我说要饮食规律作息规律的?”

张新杰张了张嘴,还没来得及说些什么就被翻过去拦腰勾了一下,没来得及挣扎屁股上就被揍了。张佳乐一边咬牙切齿地揍人一边念叨:“一个二个都不省心,让你不吃饭!让你不吃饭!”

揍屁股不疼,但是都二十好几的人了被亲哥摁在走廊阴影处啪啪几下张新杰心里别扭得要死。张佳乐深知黄少天那种揍完要等他自己凑上去再顺毛,张新杰则要揍完就哄。教训完人就拉到怀里搓他脸:“饿不饿?我打劫了喻文州熬的粥你先吃完我搭你回去,去你办公室等下我跟你讲个八卦。”

“喻文州?”张新杰听完歪着脑袋不自觉地咬了下勺子,“单身人也不错,你说黄少天想追?”

那碗粥还保持着从砂锅里舀出来的温度,汤包有点冷了要先吃,张新杰咬破外皮喝了一口汤啃完整个包子才抬起头问兴致勃勃等着他回复的张佳乐:“所以,黄少天这是看上人家喻文州的脸了还是看上人家手艺了?”

似乎都有来着……张佳乐沉思了一下补充道:“还看上人家儿子布丁了,不过居然怂了,我还以为他要雄赳赳气昂昂跑过去就抓着人家的手告白呢。结果还跟我说别闹,他要考虑一下?真的不是喻文州该考虑一下吗?”

张新杰反而不吭声了,他喝着那罐稀饭想了想小声地开口说道:“那他可能,真的喜欢上了。”

张佳乐一时没反应过来“啊”了一声,张新杰压低声音戳了戳他:“黄少天他在怕,他那个脾气天不怕地不怕的,但是他在怕喻文州因为他受到……”

张佳乐愣了一下随即明白了,这个小办公室里面的气氛安静了一下,张佳乐定了定神决定换个话题:“这么说他居然还是个小情圣,啧啧不知道跟谁学的,对了新杰我到的时候看你们车库有一辆探险者,你还记得我跟你说的那辆吧简直……”

张新杰干净利落地打断张佳乐的话:“那人确认死亡快十年了,所以我有个毒理学的师兄留学进修回来了,单身同性恋身高181有房有车长得不错你要不要见一下?”

所以……但是……这是……我……

张佳乐目瞪口呆地看着张新杰,我……我……我这是被弟弟强行逼着去相亲了吗?

“我……我之前的那个……”张佳乐结结巴巴地没说清一个字,“我……我……不想……”

“那个封存时间最长也是十年,”不知道是想说服谁,声音小得简直细若蚊蝇,“反正等了那么久找了也那么久了……不急吧……又不急是吧……”

他把整张脸都要埋到摊开的手里面了,声音又小又颤抖,张新杰听到都简直气不打一处来。掰开他哥的手恶狠狠地朝他嘴里塞了个汤包:“那你还好意思说人家情圣!?”

小护士噔噔噔踩着小高跟去敲张新杰的办公室半开的门,伸了一个脑袋进来满脸的不服气地告状:“小张博士,那个脸凶巴巴的警官清醒了说要走,然后不是给他开了镇静剂吗他又不要!”

跟在小护士后面的韩文清听到这句话头都大了,忍不住凶了小护士一句:“镇静剂吃多了不好!”

大概因为刚刚轻松收拾了这个不听医嘱警官的张新杰在后面,小护士胆子肥了不少,居然直接呛了回去:“你是医生还是小张博士是医生?!你说不好就不好啊?!”

跟在韩文清后面的人一下子没忍住笑出了声,与此同时张新杰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张佳乐就幽幽地在张新杰身后探出脑袋,满脸就写着幸灾乐祸几个大字:“老韩没想到你都这么大了人了,居然还是个怕吃药的主啊。新杰别怕他不吃药砸你招牌,他家就在黄少天那房子楼上每天我带少天去帮你灌了他再下来睡。”

窝草张佳乐怎么在这?!!!

医院过道的灯亮得很,只要他再往外伸出一点点脑袋那一切都无所遁形。偏偏小护士有了撑腰的人简直喋喋不休:“还有你的朋友也是,什么叫做不想吃就不吃?!他不吃药晚上睡不着伤口好得更慢你知道吗?!”

张佳乐把脑袋支出去看是韩文清的哪个朋友,他还在想如果是老叶怎么会顺着韩文清说不吃就不吃,老叶那一准是直播老韩这么大个人了吃药要人哄的……

孙……

张新杰狐疑地看了一眼张佳乐,伸手捏了把他的手才发现又僵又硬冷汗都浸透了就在瞬间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张佳乐被他手上使劲拉得一个踉跄,表情还僵硬着怀里就被硬生生塞了一个保温桶,张新杰纯粹当外面两个人不存在:“喻文州手艺越来越好难怪都把你养胖了,走,回去我要好好谢谢他。”

张佳乐下意识想反驳自己才吃了喻文州两顿饭而已一点都没胖!还有想被喻文州养胖的那个人是黄少天,可惜张新杰强势起来横了他一眼马上就跟霜打的茄子一样闭嘴了。

韩文清咳了两声,上前两步强硬地伸手想去钳住张新杰的胳膊问他:“药房在哪里?”

可惜手还没碰到张新杰的胳膊,他本来还没事的那只手就被不知道怎么被张新杰翻手用什么划了一下,猛烈的刺痛感一下子抽到了手肘的同时整个胳膊一下子失去了知觉。

张佳乐可怜巴巴地看着张新杰手上他的机车钥匙,有点心痛地提醒他:“老韩他肉厚……你小心……别给我划断了啊……不然待会怎么回家啊……”

我屮艸芔茻……韩文清心里默念着回去非得让张佳乐扫一个月的厕所老子为什么想不开要管你这破事孙哲平你这孙子你自己看着办!然后转身大踏步沿着上面的指示灯去药房了,留下一地烂摊子谁爱管谁管。

孙哲平叹了一口气,给他们哥俩让了一条道出来,就像是经年未见的老朋友一样给张佳乐打了个招呼:“好久不见。”

张佳乐瞟了眼弟弟越发阴沉的脸简直脑子都不够用脱口就是:“……你不是死……牺牲了吗?”

孙哲平简直瞬间要被他气乐了:“……那是被你给气活了。”

没了张佳乐在旁边黄少天突然就跟去了嘴笼一样,一边洗碗还跟喻文州一边进行动作解说。喻文州在外面笑眯眯地看着布丁咬着黄少天的裤腿要往上爬,似乎一点都不介意自己儿子更亲黄少天一样,顺手还托着布丁屁股把他塞进了黄少天的帽兜里面。

“窝草……”黄少天肩膀往下垮了一下,“布丁他多少斤啊?!平时根本没觉得有这么重啊?!”

喻文州洗了手在旁边一下一下切着草莓苹果香蕉什么的,看了眼舔黄少天后脑勺的布丁:“快8个月了整整8斤重,之前我把他养的太胖了这几天在减肥呢,见着人就扑就盼能卖萌要点吃的了。”

黄少天洗完碗一脸震惊地转过头去看趴在他肩膀上喵喵叫的布丁:“没看出来你是这样的小心机婊!卖萌给我看全为了吃的!小坏家伙的肚子上全是肉你本来就腿短再胖下去就连脖子都没了知道吗?!”

但是8斤也不是太重了,黄少天抬手抱出帽子里的小短腿揉着人家肚子问喻文州:“减肥干嘛啊?布丁也不算太胖吧是不是布丁?猫就是要胖点才招人喜欢嘛对不对?”

喻文州把切好的水果放在不同的盘子里冻进了冰箱,慢条斯理地拿出了料理机:“因为布丁要改名啦,是不是布布?下个星期要是减不下来就不能做手术了,所以这个星期要赶紧控制饮食啊。”

“为什么要改名啊?”黄少天一时没反应过来,眼巴巴地看着喻文州给他做思慕雪,“布丁挺好听的啊布布跟叫狗一样是不是布丁?”

冻好的水果混着一定比例的奶油牛奶和酸奶被倒进了料理机,黄少天看着喻文州片了极薄的柠檬和草莓贴在杯壁上,然后一层一层地倒入不同颜色的打好的奶昔酱。里面分层的多色水果奶昔衬着薄片的水果和挂霜的杯沿实在太好看了,喻文州切了几个小块的哈密瓜放在思慕雪最上面再插上一根巧克力棒就催着黄少天去洗手。

“布丁是个男孩子嘛,”喻文州看着黄少天一边喝酒一边解释,“再大一点就要发情了总归闹起来不太好,刚好张新杰介绍了一个以前同校的兽医师兄,都定好下个星期做手术了可惜布丁太胖了得减减。”

布丁吃惯了喻文州白水煮出来的鸡肉都能比罐头好吃几分的手艺,一下子被要求节食减肥简直生不如死,一天到晚缠着主人又闹又蹭奈何喻文州实在是郎心似铁。打不了喻文州的主意,布丁于是打起了所有能接触到喻文州手艺的人的主意。

“真好喝……”黄少天长舒一口气,温度正好的酸奶和奶油香被水果清甜的味道激发得正好,一层一层喝得他心情舒爽,“文州你家还缺猫吗你看我怎么样啊?”

“那和布布比就太瘦了。”

“改什么名啊要叫布布?”黄少天一边喝思慕雪一边和喻文州坐在懒人沙发上看布丁一声一声叫着朝喻文州发嗲讨食,“小可怜别演了,你现在不减那你做了手术以后想胖成什么样啊?”

喻文州撑着下巴看布丁演戏,语气温柔地给黄少天解释:“男孩子做了手术嘛,当然不好继续刺激他了,改叫布布好了免得他老听着布丁有心理阴影了。”

……咦???!!

黄少天用一种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的表情目瞪口呆地看着喻文州:“之前没看出来你怎么这么坏啊?!”

【一】

【五】

然而说好的这章报社……

还是下一章吧……望天

嘿嘿嘿(日常手搓新杰打卡)

顺便心疼一下布丁……


咳……

不会改名的……

就是做了手术也不会没有那啥……

鱼总只是连猫带人一起逗而已……


(基友问我是不是受刺激了写这个题材……)

(确实受刺激了……长胖了……)

  862 41
评论(41)
热度(862)

© 天腐的多喵 | Powered by LOFTER